134第一百三十三章你去勾引她吧

    辛晴知道赢擎苍从来不看电视,所以他不知道翎琅很正常。 ..这时候史密斯走过来对着他们举了举酒杯:“赢先生喜欢人多热闹吗?”

    “不喜欢。”赢擎苍完全不给面子,直接说。

    对方却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也不喜欢。那么,我们去里面找个安静的地方淡淡吧!”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

    “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威廉家族下一任的继承人史密斯,很高兴见到赢擎苍先生和辛晴小姐,或者我应该该改口叫赢太太!当然,还有沈公子,你父亲的大名我如雷贯耳,可惜没有机会拜访他老人家!”

    沈公子翘着腿做在沙发上,翎琅并没有跟来,一个床伴是没有资格坐在这里的。

    “看来你的情报网不错!”他看了史密斯一眼,“说吧,你的目的。”

    赢擎苍正在关心晚上没有吃饭的辛晴饿不饿,就像是完全没听到他们的话,史密斯也不介意,坐下以后对沈公子说:“辛小姐之前代言的产品,我们希望赢氏做大中华区的代理商。”

    “你想获得什么?”赢擎苍终于看了他一眼,“威廉家族一直将市场放在北欧和东太平洋,你们是和大海打交道的。什么时候也要上岸了。”

    史密斯给大家倒了几杯香槟一边说道:“那都是老东西们不开化,守着祖宗的规则等死。”他端起酒杯自己抿了一口,“我要让威廉家在我手里彻底变样。”

    “你想和我合作?”赢擎苍挑了挑眉,“理由呢。”

    “双赢!”史密斯看着他,“我知道你一直想进欧洲市场,有了威廉家你会方便很多。”

    赢擎苍轻笑了一声:“我是说我的理由。”

    史密斯盯着他,半响之后笑出声:“如果威廉家的合作不够,那么死掉的那个家伙最大的秘密应该够了吧!”

    辛晴听到这句话时,不由之主的抖了一下,赢擎苍马上察觉到,搂着她的手又紧了些:“没事,他已经死了!”

    “嗯,有些条件反射。”辛晴回他个笑脸。

    沈公子敲了敲桌子:“你非得提那个恶心的玩意吗?”

    “我以为你们很想知道。”史密斯耸了耸肩膀。

    辛晴站起来:“我还是出去吧,你们谈。”

    “一个人可以吗?”赢擎苍不放心。

    “我又不是小孩子!”辛晴瞪了他一眼,软绵绵的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赢擎苍在她额头亲了一下,亲自送她到门口:“别乱跑,我马上就好!”

    辛晴端了杯果汁贴墙站着,尽量减少存在感。这些所谓的名流贵族她一个都不认识,也没打算认识。

    “你好!”翎琅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微笑的和她打招呼。

    辛晴点了下头:“你好!”

    “我没打搅你吧?”

    “呵呵,没有!”辛晴笑了笑,“你怎么不去和她们聊天?“

    翎琅摇了摇头:“她们啊,除了比谁带的珠宝贵,就是比谁的

    男人有钱,没什么好聊的!”

    “你很不一样。”辛晴夸奖她。

    翎琅眨了眨眼睛:“不如说我比较识时务?”

    “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

    “我知道!”翎琅笑了笑,“可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运气呀!你知道她们都在背后说你什么吗?”

    辛晴好奇的问:“怎么我也是被谈论的话题啊?”

    “当然了,以前她们赌你什么时候被赢擎苍甩了,现在她们又说赢擎苍是不是有什么把柄握在你手里。”翎琅叹了口气,“反正就是不承认他是因为爱你。”

    “可以理解!”辛晴想了想,“放在以前,我也不相信。”

    翎琅又稍稍靠近她:“虽然这么问不太礼貌,但是他真的把财产都送给你了吗?”

    “报纸上不是都说了吗!”辛晴歪着脑袋看着翎琅。

    翎琅眼睛亮了亮:“她们都说是你自己放出消息炒作的!”

    “呵呵呵!”辛晴忍不住笑了,赢擎苍走过来时,正好看的她一脸娇笑的低着头,翎琅站的和她很近,两个人的额头都快碰到了。

    赢擎苍脸一沉:“少让你那些女人接近辛晴。”

    沈公子跟着后面吊儿郎当的瞅了一眼:“那是女人,你有什么好防的?”

    “就因为是女人才防。”赢擎苍瞪了他一眼,快步走到辛晴身边,“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辛晴觉察到熟悉的怀抱,后退了半步靠在赢擎苍怀里说:“听翎琅小姐讲了些好笑的事情,你们谈完了?”

    “嗯!”赢擎苍搂着她朝外走,“我们回家吧?”

    辛晴点点头,转身和翎琅挥挥手,“再见翎琅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我的荣幸,再见!”

    看着两个人离开,翎琅笑吟吟的对沈公子说:“她是好女人,怪不得赢先生那么爱她!”

    “那你就离她远一点,赢擎苍不喜欢。”沈公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翎琅嘴角露出抹淡淡的笑容点点头。

    晚上阿莎闹着不肯睡觉,辛晴哄了半天才把人哄着,回了房间看到赢擎苍坐在露台上抽烟。

    “那个史密斯说了什么?”她走过去,赢擎苍马上把烟掐了,伸手将她抱进怀里,“说了些以前威廉做的事,没什么要紧的。”

    辛晴将他的脑袋从自己胸口抬起来:“骗人,没什么要紧的你干嘛抽烟!”

    赢擎苍只有烦躁的时候才会抽烟,这一点现在辛晴很清楚。

    “真没什么。”赢擎苍想摇头,无奈辛晴两只手掐着他的脑袋,“好吧,我告诉你。”

    辛晴这才松手,赢擎苍靠在她胸口说:“史密斯说威廉不知道为什么得到了上任家主的喜欢,甚至把继承权也给了他。十年前史密斯就发现他开始关注我,一直没动手是找不到我的弱点,直到你出现。”

    “他活着就是为了找你报仇。”辛晴将赢擎苍抱的更紧,“

    这样做值得吗!”

    赢擎苍的手在她背上轻轻抚摸:“对他来说,可能那就是活着的目的吧。”

    辛晴还想问,感到自己胸口突然湿漉漉的,她一低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赢擎苍已经把她的睡衣带子解开了。

    “痒”她嘤咛了一声,赢擎苍用力吸了吸,抱起她往床边走,”来,我给你止痒!”

    等到赢擎苍将她搂在怀里准备睡觉时,辛晴浑身连指头都不想动,赢擎苍就像个永远吃不饱的凶兽,每一次都要将她弄成这副样子才罢休。迷迷糊糊中,辛晴想起什么问他:“是不是应该去把避孕结束掉啊!”

    “嗯,我已经安排好了,下周纽约的医生飞过来帮你拿。”赢擎苍在她肩膀上细细亲吻,辛晴缩了缩脖子,“那么麻烦,国内的医院不行吗?”

    “小心点好,之前出过次问题,顺便让医生给你做个检查。”赢擎苍不知道上一次拿掉孩子对辛晴的身体会不会有大的影响,所以他一直打算的就是晚一点要孩子,辛晴刚刚20岁,等她23岁的时候再说吧!

    方露最近开始着急了,赢擎苍根本不见她,连莫妮卡都不再怕威胁,她继父已经问过好几次情况了,如果她在拿不出合作计划,恐怕就会被叫回去,那她就再也没有机会接近赢擎苍了。方露想来想去,认为都是因为辛晴,如果没有辛晴赢擎苍不会不见她。所以,想接近赢擎苍就要先让他厌恶辛晴。

    如果莫妮卡知道她有这么想法,一定会直接把她送到神经病医院去,这个女人有高度臆想症

    方露在国内并不认识什么人,她想了想,觉得只有一个人可以帮她!这个人今天就到了,方露一想到接下来的计划就觉得兴奋,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个超大号的自慰棒,一边用力一边嘴里喊着赢擎苍的名字。

    “赢擎苍,你是我的男人你太棒了!”她的身体快速抖动了几下,脸上露出抹迷离的笑容。

    赵佳丽嘟着红唇,和身边的男人撒娇。

    “你要是不说,我以为你才二十多岁呢,真年轻!”方清平捏了捏女人的手,一脸殷勤的笑。

    赵佳丽把手抽回来,娇笑的推了他一把:“方先生真会说话,我可都40岁了,比你大8岁呢!”

    “你看起来像比我小8岁!”方海清平直接将人搂在怀里,赵佳丽半推半就的说:“哎呀,注意一点,这是飞机上。”

    她去香港购物,在飞机场遇到了方清平。一开始是方清平先注意到赵佳丽,一眼就看上她上来搭讪,没想到他们同一架航班都飞s市,这下两个人一拍即合,在飞机上就勾搭的火热,方清平看着赵佳丽在他怀里的骚样恨不得当场就脱掉裤子大干一场。

    落地时,有司机来接赵佳丽,两个人装做不认识各自分开,其实早就留下了联系方式,约好了明天酒店见。方清平到了酒店找到方露时,她还没来得及把刚刚的自慰器收起来。

    “过来!”方清平两下把衣服脱了,让方露跪在床上。方露咬着嘴角配合着他,还不停的喊用力。等两个人都爽完后,方清平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说吧,有什么好处给我,大老远的把我叫来!”

    方露也不穿衣服,就坐在床头点了支烟:“我想你帮我勾引个女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