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第一百二十九章签字吧女人

    当车子停在市政大楼的时候,辛晴知道了赢擎苍想要做什么了,张宓和沈公子一左一右站在他旁边冲她嘿嘿直笑。

    “快点!你家男人走了后门,不用排队”

    辛晴看到赢擎苍温柔的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没带身份证。”

    “早上出门我就带出来了!”赢擎苍牵着她,“我们先把证领了,手续都办好,国庆节举行婚礼应该就差不多了。”

    辛晴乖巧的点点头,赢擎苍的意思是在告诉她,如果过了夏天耳朵后面的疤还没好,就得去做整容。对赢擎苍这种偶尔霸道的性格辛晴越来越习惯了,而且她觉得很好,心里像是有了依靠。她觉得现在赢擎苍就是大树,自己就是缠绕在大树上的寄生藤,没有大树就活不下去。

    以往那种什么女人要自强独立,没有男人也能活的很好的宣言,现在辛晴听了只想撇撇嘴。她就愿意在赢擎苍的羽翼下生存,并且牢牢的把他缠在自己手里。

    交了19块钱,照了相,五分钟后两个人就拿到了红本本。然后赢擎苍领着他走到隔壁房间,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等在那,他身后还站着几个捧着一堆文件的人,其中有个女的一脸羡慕又妒忌的看着她。

    辛晴被那样的目光看的心里毛毛的,自己不认识这些人啊?

    “辛小姐!”站在前面戴眼镜的年轻人非常客气的和她打招呼,辛晴一脸茫然的看着赢擎苍,赢擎苍将她带到座位上,然后在她旁边坐下。

    “可以开始了。”这话是对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说的,对方点点头,让后面几个捧着文件的人将他们手里的文件整齐的放在桌子上,辛晴扫了一眼,起码有十几份。

    “辛小姐,这一排是赢先在全世界的五十一处房产,分别在中国,纽约,英国,法国,希腊”带眼镜的年轻人念了一大堆国家名字,然后递给她一支笔,“您可以签字了。”

    辛晴往赢擎苍怀里一缩:“他想干什么?”

    赢擎苍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签字,这些房产现在是你的了。”

    “我不要!”辛晴把笔往桌子上一丢。

    张宓在旁边瞪她:“你傻啊?赶快签,签完你就是女富豪了!”

    “你不要我了吗?”辛晴却抿着嘴一脸委屈的看着赢擎苍,那表情让赢擎苍心疼坏了,将人抱在怀里狠狠亲了一口,“胡说什么?这是结婚礼物。”

    辛晴摇头:“我不要,我们一直在一起,我要那些做什么?”

    “这是我对你的承诺,我知道物质不能代表什么。但是这些可以最直接的告诉别人,你对我多么重要。日后在有人窥视我,你就直接告诉她,赢擎苍所有的钱都是我的,你要是愿意养他,你就来吧!”赢擎苍难道开这种玩笑,捏了捏她的鼻子说,“以后我就是给你打工的了,辛老板!”

    “我我都弄没了怎么办?”辛晴吸了吸鼻子。

    张宓又开口了:“你又不把财产装在口袋里,去哪里弄没啊?我说大姐,你就快签吧!”

    辛晴忍着眼泪把最前面一排文件都签了,戴眼镜的年轻人收起来,又推上来一排:“这是赢先生在世界各地的产业,包括8家星级酒店,5座度假村还有3个葡萄

    酒庄,和2个农场!”

    “你真有钱!”辛晴看着那些文件上的图片,有几个酒店她只在杂志上看过介绍,据说住一晚的钱可以买辆车。”

    戴眼镜的年轻人笑了笑:“现在辛小姐比赢先生有钱了!”

    最后的文件是赢氏的股份转让书,赢擎苍将赢氏一半的股份转到了她名下。

    “另一半是赢家上一代积累下来的,所以我没动,我给你的,都是我自己的!”赢擎苍看着要哭出来的辛晴,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来。沈公子在一旁啧啧摇头。

    “看来,没有哪个女人能经得起这一招,趁着小晴晴现在这么感动,阿苍你赶快提要求,让她扮女仆兔女郎什么的!”

    张宓鄙视的盯着他:“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下流?”

    “我这是情趣,你这种疯女人当然不懂。”

    “你那是!”张宓盯着他下面,“早晚得艾滋病。”

    赢擎苍冷冷的扫了他俩一眼:“再吵就出去。”

    “不要,我是见证人!”张宓不吭声了,乖乖坐好。

    辛晴把所有的文件都签完了,沈公子和张宓作为见证人也签了字,最后戴眼镜的年轻人作为经手律师盖了个章。

    “好了!”他站起来恭喜辛晴,“辛小姐,您现在已经进入全球富豪排行榜,希望日后还有机会为您服务!”

    说完对赢擎苍点了点头,带着人离开了。

    辛晴一直傻呵呵的笑,直到去了饭店嘴都没合拢。赢擎苍好笑的看着她,将一块排骨塞进她嘴里。

    “行了,我们是来庆祝的,你再一副傻乎乎的样子,我就后悔了。”

    辛晴一听立马说:“你敢!”然后她嘿嘿两声,“后悔了你就是穷光蛋了!”

    包厢的门砰一下被推开,莫妮卡气冲冲的走进来,身后跟着阿楠。

    “你们太过分了,我就出差几天,你俩就把证领了。”

    赢擎苍瞟了眼阿楠:“随意透露老板行踪,扣你一年薪水。”

    “我是被逼的!”阿楠冤枉死了。莫妮卡瞪了他一眼,“你怕什么?他现在已经不是咱们老板了!哈哈辛晴,你给我加薪水吧!”

    其他几个人很同情的看着莫妮卡,只有辛晴还认真的问:“可以吗?”

    赢擎苍还没说话,莫妮卡又打断他:“你问他干什么,你现在是大股东!”

    “那个莫妮卡。”阿楠好心的提醒道,“虽然少爷把股份转给了小姐,但是他有一份授权书,上面写了赢氏的大小事务都由他来决策。”

    “啊?”莫妮卡僵硬的转头看着赢擎苍,“表哥!”

    赢擎苍淡淡的说:“我不记得有你这样的表妹。”

    莫妮卡凑到辛晴身边:“辛晴,你不会让我被开除吧!”

    “嘿嘿!”张宓幸灾乐祸的说,“你太不了解赢擎苍了,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不知道他多凶残吗?”

    莫妮卡顾不上和她

    斗嘴,挤出几滴眼泪眼巴巴的看着赢擎苍:“赢总,请给我个机会将功赎罪!”

    “好!”赢擎苍利落的答应了,反而让莫妮卡不太适应,她忐忑的问,“我准备要我做什么?”

    赢擎苍给辛晴夹了口菜,才慢悠悠的说:“月底威廉家族的人过来,你负责接待。”

    “那个变态的家族?”莫妮卡叫道,“那一定也是变态,太危险了!”

    “我把阿楠借给你。”赢擎苍无视阿楠的祈求的目光,“他可以当你的保镖,24小时随叫随到。”

    莫妮卡一拍桌子:“交给我了!”

    为了辛晴的安全,赢擎苍封锁了消息。但是没过几天,报纸上突然多了个头条,说赢氏总裁为娶佳人,拱手将全部财产当聘礼的报道。之前戴眼镜的律师打电话来致歉,说是他管理不严,底下的人透露出去的,他已经对业内发了通知,以后没人会聘用那个人了。

    辛晴知道了以后神叨叨的对赢擎苍说:“我知道是哪一个!”

    “什么哪一个?”赢擎苍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文件,听到她这么说,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辛晴窝在沙发上吃冰淇淋,这个紫色沙发是赢擎苍专门为了她刚放进来的,软软的很舒服,就是和整个黑色办公室的风格不搭。

    “那天的律师里不是有个女的吗?一定是她把消息泄露出去的。”

    “我们家小迷糊长大了啊!都会分析问题了!”赢擎苍抬起头夸奖她。

    辛晴呲了呲牙:“这是女人的直觉,她那天看我的眼神就凶巴巴的,好像我拿的是她的钱一样。”辛晴一副哲人的模样说,“裸的妒忌。”

    “照你这么说,现在你就是女性公敌,全城的女人都妒忌你!”赢擎苍看她那得意的小摸样,心里一阵发痒,丢下文件走过去把人捞进怀里。

    辛晴狗腿的靠过来:“是啊!她们都羡慕我,我都觉得我太可恨了,怎么运气这么好呢!”

    “阿晴!”赢擎苍突然叫她,辛晴看着他,“怎么了?”

    赢擎苍摇摇头:“没事,就是想叫叫你!”说完紧紧把人抱起来,放在怀里。

    这才是辛晴,她才20岁,还是个小女孩,现在这样的举动才像她。赢擎苍想起一开始辛晴和他再一起时的样子,那时候的她就像个被遗弃的小兽,脆弱又敏感,对周围的人和事都带着警惕。明明很害怕,却因为骄傲而屡屡和他唱反调。后来他们相爱了,辛晴也没有完全放下心房,总是小心翼翼,如今这样的反应才对!

    “你要一直这样,我希望你活的肆意精彩,不要顾及,有什么事我都替你顶着,你就在我身边陪着我就好!”

    辛晴从赢擎苍怀里抬起来:“你会把我惯坏的!”她嘟着嘴,眼圈又红了。

    “那好好报答我吧!”赢擎苍说完,就含上她的嘴唇,手也不客气的伸进裙子里,慢慢的不满足光用手,他将辛晴的上衣掀起来,脑袋压上去,正要把内衣的带子解开,就听到砰一声。

    “我说”沈公子的声音戛然而止,赢擎苍快速的转身,把辛晴按在怀里,然后阴森森的看着沈公子,“你想好怎么死了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