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一百二十八章你要小心我妈

    原来,那李贵成也是农民出身,年轻的时候日子过的很苦,她的妻子却一直跟着他创业,等到他小有所成,妻子却因为多年过度疲劳,身体严重亏损,得病死了,只留下年幼的女儿。而赵佳丽却长的和李贵成死去的妻子有几分相像,尤其是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这事可真够故事的,和似的。”沈公子看完以后啧啧道:“我要是她,就老老实实和老头子过日子。”

    赢擎苍冷笑了一声:“我倒是希望她不老实,这样就有借口收拾她了。”

    “不管怎么说,我让人先盯着吧!”沈公子突然笑的很淫荡,“你说那老头子能满足她吗?可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啊!”

    赢擎苍扫了他一眼:“要不你去试试?”

    “滚蛋!”沈公子把手里的文件砸过去。

    辛晴回国后的第二个星期,接到了辛语蝶的电话,她约辛晴去幼儿活动中心见一面,还要她带着阿莎一起。辛晴到了以后才发现她对阿莎简直太不关心了。原来一岁的宝宝就可以上亲子班了,阿莎都已经快两岁了,辛晴从来没让她上过。看到辛语蝶带着快3岁的两个龙凤胎一起上亲子课,辛晴羡慕的不得了,当下就跑去给阿莎也报了名。

    这个亲子中心是s市最好的,辛语蝶还鼓动她报了宝宝音乐班。

    “现在什么都得趁早,你看那边那个。”辛语蝶指着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小男孩说,“人家都会弹钢琴了!”

    辛晴顿时觉得她把阿莎给耽误了,决定从现在开始一定不能让阿莎输在起跑线上。

    等上完亲子课,将三个宝宝放在游戏垫上玩,辛晴和辛语蝶坐在旁边聊天。

    “我早就说过你会回来,果然吧!”辛语蝶打量着辛晴,“赶紧把证领了,回头生个孩子。”

    辛晴指着阿莎说:“我有女儿了呀!”

    “那是你外甥女。”辛语蝶白了她一眼,“阿莎跟赢擎苍可没关系,你至少要考虑他的感受吧!”

    辛晴听她这么说,才意识到,对赢擎苍来说,阿莎可不就是养女,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对了。”辛晴突然想起来,“你和你妈”

    “没联系。”辛语蝶打断她的话,“怎么?你见到她了?”

    辛晴把她们那天吃饭碰到赵佳丽的事情讲了一遍,还把赢擎苍告诉她的那些资料都详细的告给了辛语蝶。

    “她的命还真好。”辛语蝶听完沉默了好久才说,“不过和我没关系。”她看着地上玩耍的双胞胎,“我现在只想陪着我的孩子,看她们平安快乐的长大。”

    辛语蝶又转头对辛晴说:“如果照你说的,她把自己说成受害者,那现在你回来了,她一定会忌讳你的,万一你去拆穿她,她就完了。”

    “我可没那个功夫去搭理她。”辛晴撇撇嘴。

    洗语蝶叹了口气:“我是她养大的,我太了解她了,按照她的性子,是不会管你搭不搭理她的,反正她觉得你威胁到她,她就会像疯狗一样扑

    过来咬死你。”

    “不不会吧?”辛晴打了个哆嗦。

    辛语蝶冷笑了一声:“你真以为当初你母亲的死只是辛鹏飞一手策划的吗?这里面少不了她的推波助澜,她是个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看她最后把辛鹏飞送进监狱就知道,那女人没良心的。”

    “你就这么恨她?”辛晴觉得辛语蝶比自己还恨赵佳丽,可那是她亲妈啊!

    辛语蝶笑了笑:“我本来就比你自私,她当初毫不犹豫的就把我送人,那个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妈死了,我就是个孤儿,从今以后我只为自己活。”

    分手时,两个人约好以后每周一起来上两次亲子课,辛晴坐车回家,今天是阿澈来接她。

    “小姐,那个辛语蝶真的变好了?”

    辛晴想了想说:“她没变,只是她有了要保护的人。而我对她现在没有什么威胁,反而我们有个共同之处,就是我们都是母亲!”说完辛晴拿出一个串珠玩具对阿澈说,“你看!你看!这是今天阿莎亲子课穿的,以后我们也要来上亲子课了,是不是呀阿莎!”辛晴本来想逗逗她,结果阿莎大概是今天玩累了,已经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晚上赢擎苍回来,辛晴又拿阿莎今天穿的串珠显摆,赢擎苍好笑的抱着她往浴室里走。

    “干什么?我洗过澡了。”

    “洗过了?”赢擎苍脱掉她的衣服,“那就再洗一遍!”

    辛晴被赢擎苍压在浴缸里,等到被抱出来的时候,两条腿都发软,站都站不住,赢擎苍将她抱上床,自己也挤进来抱着她。

    “你看,辛语蝶都比你聪明,她还真说对了。”

    端着杯子喝了几口水,辛晴才扭头看了赢擎苍一眼:“你说什么呢?”

    “赵佳丽。”赢擎苍捏了捏她腰上的软肉,“那女人又开始不老实了。”

    辛晴瞪大眼睛:“她她干什么了?”

    “她鼓动那个李老头参与下半年新城开发权的拍卖,以他们的财力根本就不可能拿到那个项目。”

    “那李老头就听她的话?”

    赢擎苍亲了亲她的小脸才说:“那李老头对她言听计从,给她买了房子,公司的股票也分给她百分之十,那天我们去的饭店,也是送给她的。”

    “啧啧,这老头是个痴情的人呢!”辛晴往赢擎苍怀里蹭了蹭,“辛语蝶说他好像还有个女儿。”

    赢擎苍点点头:“是有一个,比你还大一岁。”

    “看来赵佳丽对人家的女孩不错,不然也不会骗的人家对她这么好了。”辛晴的笑容也带着讽刺,“等着吧,她这种人坚持不了多久,很快就原形毕露了。”

    赢擎苍的手慢慢从辛晴背后往下,嘴里若无其事的说:“她已经忍不住了,她在外面包养了小白脸!”

    “她怎么敢?”辛晴惊讶了,这个女人真是

    “嗤,有什么不敢的,那李老头多大

    了?哪能满足的了她。”说完赢擎苍的手顺着辛晴的大腿滑进去。

    辛晴哼了一声,夹住他的手:“你还没够?”

    “你现在要好好伺候我,不然等你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我就不喂饱你,看你怎么办!”赢擎苍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辛晴突然笑了笑,挑着眉眼说,“那我也就出去养个小白脸呗!”

    “你敢!”赢擎苍扑上来。

    田姨抱着阿莎站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的动静,无奈的捏了捏阿莎的小脸说:“走吧,看来你还是得自己睡了!”

    过了几天,辛晴才想起来,有个很重要的人,她还没有见。

    “回来半个月了快,才想起我来。”陈铭看着辛晴,“真没良心。”

    辛晴双手合实,做了个拜拜的姿势:“对不起!对不起!我真忘了,回国后倒时差,记忆不太好。”

    “过年的时候,不是还斩钉截铁的说永远不回来吗?怎么这才几天啊,不但回来了,还又和好了?”陈铭看着停在咖啡馆外面的车,阿澈正坐在里面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辛晴没有说威廉的事情,只是说了是赢擎苍商场上的仇家干的,现在都弄清楚了,自己误会了赢擎苍。威廉这个人,毕竟牵扯到赢家过去的一些辛秘,还是不要到处说的比较好。

    “看看,因为误会分开了一年,还遇到那么多危险,以后不要那么任性了。”陈铭心有余悸的说,“你把墨镜摘下来我看看,身上好像已经看不出来了。”陈铭盯着辛晴的胳膊看了半天,发现是有几道很浅很浅的印子,不仔细完全看不出来。

    辛晴把墨镜摘掉,她左边脸颊上还是有道挺明显的粉色印子。

    “没事啦!”看到陈铭的脸沉了沉,辛晴安慰道,“已经去看过整容医生了,人家说过段时间就好了!”辛晴不打算再让陈铭看耳朵后面的那到疤了,那道疤还是很明显的。幸好她的长发能挡住,赢擎苍说过几次要结婚,也是因为这道疤不能拍婚纱照。辛晴不想去做整容,她想试试能不能自己好。

    “你啊!”陈铭摇了摇头,“真让人操心。”

    辛晴哈了一声,瞪着他,“你还不是?找到女朋友了吗?”

    “听说你现在是著名的设计师了?”陈铭转移话题,辛晴还想问什么,他都扯到别的地方去,就这样到分手的时候,辛晴也没机会问他感情的事。

    阿澈看到辛晴一脸懊恼的坐在后座上,叫了她一声:“小姐,你知道我们现在要去哪吗?”

    “不是回家吗?”辛晴看了看窗外,“咦?不是回家的路,我们要去哪?”

    阿澈嘿嘿笑了两声:“少爷说不让我告诉你,要保密,等一会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你不是说以后听我的话吗?什么时候又叛变了?”辛晴也嘿嘿两声看着阿澈,阿澈啊了一声,“开车的时候不能说话,我要专心开车了!”

    辛晴瞪了他一眼,心里笑了笑,不知道赢擎苍又要搞什么鬼,这几天他没什么不正常的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