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一百二十七章又攀上高枝的女人

    “哭够了?”赢擎苍扫了眼几个女人,“哭够了就赶紧走,别都在我家呆着。.”

    一帮人被赶走了,赢擎苍看着辛晴和乐乐抱在一起,脸色稍微好了点,终于回来了,他的女人!

    阿莎显然是最高兴的,可以和爹地妈咪住在一起,因为在法国时她都和辛晴睡,所以现在幼小的心灵以为可以和爹地妈咪一起睡,直到晚上要睡觉时,她被一个人放到婴儿室,睡在小木床上时,阿莎才反应过来,嘴一撇就开始哭。

    赢擎苍正抱着辛晴在洗手台上,一边咬着她的耳朵,手在下面不停的拨弄。辛晴眯着眼睛,两只手在他胸口捏捏,嘴也凑上去亲亲。

    “非常好,要继续保持!”他收回手,两个人紧紧的结合再一起。辛晴瞪了他一眼,却因为含着春情,毫无威慑力。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现在可以主动回应赢擎苍,甚至渴望呆在他身边,只要在他怀里,自己就很安心。

    看来分开一年多,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现在两个人都恨不得连在一起。

    赢擎苍抱着辛晴走到床上,正要继续时,田姨在外面敲门:“少爷,阿莎哭着要找你们。”

    “不许进来,带她去睡觉。”

    “哇”听到赢擎苍这么严厉的声音,阿莎哭的更凶了,嘴里不停的喊妈咪。

    辛晴推开赢擎苍,穿好睡裙打开门,将哭的抽抽的阿莎抱进来,阿莎把头埋在她怀里蹭蹭,小手死死的搂着辛晴的脖子。

    赢擎苍躺在床上瞪眼,辛晴抱着阿莎四只眼睛一起盯着她,被两双水雾雾的眸子这样看,谁都受不了,赢擎苍伸出手:“过来!”辛晴欢呼一声扑过去,阿莎高兴的挥舞着自己的小手,躺在辛晴和赢擎苍中间。赢擎苍搂着辛晴亲了亲她,阿莎赶紧也把脸凑上来,赢擎苍也亲了亲她。

    “睡吧!”

    灯光调暗,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和孩子,赢擎苍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她们就是自己这辈子的幸福,谁要是想毁了自己的幸福,他就要谁的命。

    第二天辛晴去了学校,把手续办了下,九月份开学回来读大四。学校对她还能回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不但免除了她的学费,还给了最高的奖学金。虽然他们知道辛晴不缺钱,但是学校对外宣传的时候会说美女学霸,世界顶级珠宝设计师什么的,来让学校显得高大上一些。而且,因为学校本部扩大修建,这里将被改建成学校的体育馆,设计系将在开学的时候搬回本部。

    辛晴在校长热情的攻势下,终于答应了开学时在新手入学仪式上演讲,然后她去了宿舍帮张宓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

    “搬到本部离我家很近,我下学期也不住校了。”张宓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絮叨,“你和芊芊都不在,就我一个人,和傻子似的。”

    辛晴点点头:“嗯,也对。”

    “不过离你家可够远的,要横穿大半个城市呢!”

    “可不是,不过我已经很校长谈过了。”辛晴得意的笑起来,“他同意我早上那节课不用上,而且不用修学分,也会让我

    毕业!”

    张宓恶狠狠的瞪着她:“走后门,设计师了不起啊!”

    “唔那我帮你申请了毕业以后去ck学习的机会,看来你也不用去了!”辛晴故作为难的看着张宓。

    “啊!”张宓大叫一声扑过来,“真的?他们同意了?”

    辛晴仰着头:“当然!”

    “后门这种东西该走的时候还是要走的!”张宓拍拍她的肩膀。

    辛晴呸了她一口,两个人闹成一团。

    等到她们拖着行李出了校门,正好看到赢擎苍的车开过来。

    “我靠,要不要这么神?还是你在她身上装雷达了?”张宓瞪着赢擎苍,却看到沈公子从后面冒出个头,“这就叫心有灵犀,你这种疯女人是不会懂的。”

    张宓冷笑了两声:“你这种禽兽更不会懂。”

    对于他们俩一见面就吵架的情况,其他人已经见怪不怪了,阿澈帮忙把行李放好,然后问赢擎苍:“少爷,我们去哪吃饭。”

    “我要吃泰国菜!”张宓举手,但是被直接无视,赢擎苍看着辛晴,“新城那边开了一家私房菜,我们去试试?”

    辛晴点点头,笑的像个小兔子,让赢擎苍忍不住上了车就把她抱进怀里,张宓气呼呼的坐在两个人对面说了句:“秀恩爱,分的快!”

    赢擎苍扫了她一眼,敲了敲挡板:“阿澈,前面停车,把张宓放下去!”

    “啊!你们是最般配的一对,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张宓狗腿的冲着赢擎苍笑,沈公子侧头看着她,“你真出息!”

    辛晴没想到,去吃个饭,还能碰到故人,还是最讨厌的那个人。

    “真是好久不见!”赵佳丽穿着紫色的旗袍,脖子上带着一大串珍珠项链,头发高高的盘在脑后,看起来高贵典雅,原本就美艳的面容保养的不见一丝皱纹,以一个40岁的女人来说,她的确是个美人。

    辛晴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样子好像是老板?”

    “这是我的餐厅!”赵佳丽带着炫耀的口吻说,然后又捂着嘴呵呵笑道,“当然,在赢总面前不过是小儿科,她拍拍手,有服务生递上来一张金卡。

    “今天这顿我请,以后要常来,这是贵宾卡!”她并没有把卡递给辛晴,而是送到赢擎苍跟前,赢擎苍看都没看都,而是柔声对辛晴说:“走吧,这里东西脏了,不好吃!”

    赵佳丽冷笑着,看着辛晴几个人出去的背影,呸了一声:“德性,爱来不来!”她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年轻女孩,一脸憧憬的问她。

    “赵姨,那是你朋友吗?”赵佳丽马上换了副笑脸,扭头拉着那女孩:“小茹,那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过把我赶出来的前夫的女儿。”她面露难色,“看来她还是很讨厌我。”

    李小茹长的不算漂亮,清清秀秀的普通女孩,她听到赵佳丽这么说,赶紧安慰她:“我想她只是不了

    解您,您不是说她在国外吗,现在回来了,以后多请她来咱们店里吃饭,人嘛,相处久了都有感情的。”

    “唉!”赵佳丽拍了拍她的手腕,“还是小茹懂事。”

    张宓成功的吃到了泰国菜,她一边啃螃蟹一边得瑟:“我要谢谢那个女人!不过她貌似混的不错啊。”

    阿澈看到赢擎苍盯着他,赶紧说:“之前是想收拾她,可是那会小姐就出事了,所以这事就搁了下来。”

    “去查,看她跟谁了。”赢擎苍搂着辛晴,“放心,不会让她过这么舒服的。”

    辛晴因为身上的伤还没好彻底,不可以吃辣的刺激食物,正在喝椰子盅,听到这话,一间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放过她?”赢擎苍太了解自己的女人了,看辛晴的表情就知道她圣母病犯了。

    辛晴嘿嘿笑了笑:“也不是啦,就是现在我有你嘛!又过的很好,几乎都要把辛家的那些事忘了。今天突然看见她才想起来,好像那些都是上辈子的事了,一时有些恍惚。”

    这番话取悦了赢擎苍,这说明他让辛晴觉得安全和幸福,不然她不会有这种反应。

    “那好,只要她不来招惹你,咱们就不理她。”赢擎苍给她夹菜,“来,快吃,不然都让猪吃完了。”

    噗张宓和沈公子一起把嘴里的菜喷出来。

    “你说谁是猪?”

    “他才是猪!”

    沈公子怒视张宓:“他说的是你。”

    “阿澈!”张宓指着沈公子问阿澈,“你说,赢擎苍是说我还是说他?”

    阿澈默默的端着碗汤:“反正不是说我。”

    辛晴一边吃一边看着他们闹,赢擎苍的目光一直放在她身上,生怕她笑的把自己呛着。

    吃过饭,阿澈送辛晴和张宓回家,赢擎苍和沈公子回公司。

    “你真要放过那个赵佳丽?”沈公子歪在沙发上看着赢擎苍,他才不信这家伙会这么仁慈。

    赢擎苍递给他几张纸:“你觉得可能吗?这是之前阿楠调查回来的资料。”

    “东北来暴发户?”沈公子看到资料上的介绍,“年龄可不小了,快70了都!”他又往下看了几行,乐了,“这女人命还真好啊!这种事都能让她碰上。”

    赵佳丽因为勾引她表妹的老公被赶出来,也是老天爷帮她,上演了一出狗血的相遇,她一个人无家可归在街上游荡,被一辆汽车给刮到了,等她在医院醒来时,发现一个老男人一脸深情的看着她。

    这老男人叫李贵成,在东北做皮草出口生意,赚了不少钱,跑到南方来投资房地产。他知道赵佳丽没地方去,不但把人带回家,还贴心照顾,赵佳丽一看是个有钱的主,顿时把自己说成是前夫入狱,自己就被前夫和他老婆的女儿敢了出来,各种可怜。原本想着能当个床伴情妇什么的就不错了,谁知道李贵成直接就向她求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