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第一百二十六章一年都没碰过你

    辛晴想戳他,可是没力气,赢擎苍把脸主动凑过去:“想亲我?”

    “走走开!”辛晴瞪了他一眼,咳嗽了几声。赢擎苍不敢闹了,“等你好了,让我干什么都行!现在乖乖的躺着别乱动。”

    辛晴这次在医院呆的时间最长,她身上最严重的几道伤口,深可见骨,其中有一道在耳朵后面,医生说就算整容也可能会留下痕迹。张宓知道以后特地嘱咐他们千万不要告诉辛晴,反正在耳朵后面她现在也看不见。

    赢擎苍自己是不介意的,辛晴就算浑身都是疤她也是自己的。但是被张宓和沈公子教育后,他也开始害怕了。女人对容貌肯定会在意,何况是辛晴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要是让她知道可能会留下疤,心里一定无法接受,所以关于辛晴耳朵后面有疤的事情就这么被瞒了下去。

    这几天伤口开始结疤了,浑身都痒痒,医院害怕她挠,给她手上套了个白套子,圆圆的像个猫爪。

    “我们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这问题她都憋了好几天了,赢擎苍的脸色一直不太好,他还是不能抱辛晴,因为他一碰,辛晴就说痒,只好每天拉拉小手,亲亲小嘴什么的,可今天手都被包起来了。他狠狠的堵住辛晴的嘴,把的舌头勾进自己嘴里,使劲吸允。直到辛晴喘不上气,小脸红红的开始捶打他。

    “怎么这么久了还不会换气?”赢擎苍恨铁不成钢的问,“等你好了我带你学游泳。”

    “辛晴捂着有些红肿的嘴唇问他:“这和游泳有什么关系。”

    赢擎苍白了她一眼:“可以学换气。”看到辛晴脸红扑扑的,赢擎苍忍不住又啃了几口,辛晴突然推开他,“我脸上的疤好了吗?”

    “还没有,你别乱碰。”赢擎苍眼神瞟了瞟,昨天辛晴睡着的时候,他偷偷看了看她耳朵后面那道疤,深褐色的伤疤像条虫子趴在那,赢擎苍不觉得丑陋,他只担心以后真的好不了,辛晴会难过。

    “你给我找个镜子吧!”辛晴看着他,她知道鞭子抽到过自己的脸,她看的到自己胳膊上那一道道红色的伤疤,她不敢想自己脸上是不是也这样。

    赢擎苍犹豫了一下:“等好了再看吧!”

    “不要。”辛晴摇头,“我就要现在看。”

    摸了摸她的脸,赢擎苍开口说:“好,我去拿镜子。”

    等辛晴拿着镜子,她却不敢看了。

    “我脸上的疤是不是很胳膊上的一样?”她问赢擎苍。

    赢擎苍摇头:“没有那么严重。”

    辛晴咬了咬牙,慢慢把镜子举起来,然后就看到自己左边脸上有一道浅红色的疤,额头上面还有两道,不过颜色更浅一些。她松了口气,比她想象的好。

    “额头上的肯定会褪掉,脸上这道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印子。”她放下镜子问:“我都这么丑了,你还亲的下去。”

    赢擎苍松了口气,辛晴没发现耳朵后面那道。听见她这么说,赢擎苍不满意了:“你什么意思?我又不是因为这张脸才喜欢你的,我不是说了,你就是变成灰都是我的人吗?

    ”他轻轻将她抱进怀里,压低声音说,“你身上每一道疤痕,都在提醒我没有好好保护你,让你受到了伤害。都在提醒我从今以后要把你牢牢的绑在我身边,杜绝所有的危险。”

    辛晴想哭,可想到医生说眼泪对伤口恢复不好,又憋了回去,吸了吸鼻子从赢擎苍怀里仰起头:“这是你说的,以后我变成丑八怪你也不能不要我!”

    “嗯!”赢擎苍重重的点头,又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辛晴这回放心了,又想起刚刚的问题,揪着他的袖子问:“你还没说我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小时候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了,给老头子打电话,他说当年救我的时候,他们曾经挖过地道,威廉是不知道的,而且那地道至今还完好。”

    “你的人一早就躲在地道里了?”辛晴有些意外,原来这么简单,如果威廉知道了,一定觉得死的冤枉,“他是不是死了?”

    赢擎苍点点头:“死了,两具尸体都烧焦了。”

    “戴安妮太不值得了。”辛晴想到那个傻女孩,“把自己的爱给那种人,最后还赔上了性命。”

    这么想,辛晴更觉得自己幸运了,她主动亲了赢擎苍一下:“谢谢你!让我爱上值得爱的人。”

    “知道就好,以后再乱跑就把你腿打断。”赢擎苍凶巴巴的说,眼低却满眼柔情,辛晴嘿嘿笑了两声把头埋进他怀里。

    张宓一脚踹开门:“我说你们墨迹完了没?我都在门口站了十分钟了。”

    “我拦不住她,你可以把她踢出去!”沈公子跟在后面耸了耸肩膀。

    辛晴却一点都不害羞的抱着赢擎苍:“墨迹一辈子都不够!”

    “啧啧你死而复生之后,脸皮也变厚了。”

    赢擎苍也发现辛晴经过这次之后特别黏自己,不知道她是害怕了还是怎么着,会主动抱自己,还愿意腻在自己怀里了。对此某人是非常高兴的,他想没准回头上了床,小女人也会变的开放许多

    “事情都处理好了,威廉家族那边想和你谈谈。”沈公子皱着眉头道,“我看他们是来者不善。”

    赢擎苍想了想,嗤了一声:“不管他,就说我现在没空,想见我就到中国来。”

    半个月后,辛晴才从医院出来,她身上的疤很多都已经变成了淡淡的粉色,沈公子不知道从哪买来个据说很贵很管用的药,每天擦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完全消失了。额头上的印子已经不见了,左边脸颊上的那道印子也很浅,相信用不了几天也会消失。辛晴出院回到家的那天晚上,自己在洗澡的时候发现了耳朵后面的那道疤,果然如赢擎苍所料。

    “这个一定好不了了,我以后不能穿裙子,也不能扎头发了。”辛晴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赢擎苍将人从浴室里拖出来,抱到床上固定在自己怀里:“哪里有那么严重,我问过医生了,等疤褪掉变成印子以后可以做整容,现在技术这么发达,随便整整就好了!”

    “真的?”辛晴不太相信。

    赢擎苍突然邪魅的挑了下嘴角,看的辛晴心里痒了一下,然后就发现她的睡衣被扒掉,整个人着被赢擎苍压在身下。赢擎苍把身上的浴袍丢到床下,手沿着辛晴的肌肤一直往下走,头也俯下去,在她娇嫩的大腿根上吸出一排印子。

    “可以把这里的皮植过去,看看,多软,多嫩。”

    辛晴打了个哆嗦,仰起头,赢擎苍眼中一黑,“一年多的债,就从今天开始还吧!”

    像是渴望了已久的种子,终于回到了大地的怀抱,两个人死死的纠缠在一起,恨不得将对方镶嵌在自己的骨血里。整个晚上,赢擎苍要了她一次又一次,辛晴一直在最高处,每一次要落下来的时候,就会被送上到更高的地方。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受不住,睡了过去。

    梦里,辛晴好像被什么东西缠着,又痒又酸,她想动,可是一下都动不了,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床上,肚子下面垫了个枕头,赢擎苍还在她身上。辛晴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声音:“轻轻点。”她看了看窗外,天已经亮了,难道这个男人整晚都在做嘛?

    “还不够,你欠了我一年!”赢擎苍抱起她,直接走进浴室,辛晴看到镜子里两个人的姿势,羞愧难当捂着脸任由男人将她放进浴缸里,然后又开始新的一轮

    张宓盯着她:“看你那张脸,嫩的都快滴出水来了,这一晚上是被浇灌了多少!”

    “哪哪有!”辛晴把头埋进碗里,心不在焉的喝着粥。

    “啧啧!”张宓一脸色相的看着客厅里和沈公子说话的赢擎苍,“你们家男人的体力真不错,一晚上耶!我以后也要找这样的。”

    辛晴被她没羞没臊的话惊到了,结结巴巴的说了句:“沈沈公子不行吗?”

    “他?”张宓怒了,“你提他做什么?他和我没关系。”

    好吧,辛晴瘪瘪嘴,转移话题:“明天我们就回国,你赶紧回去上课。”

    张宓哀怨的说:“就我一个人了,芊芊那个妖怪半个学期就修完了一年的课程,她已经提前毕业了。”

    “所以,你赶快来巴结我吧!“辛晴得意的看着她。

    “你还要回去上学?!”张宓又惊又喜。

    辛晴白了她一眼:“当然了,我之前办的可是休学,我还没毕业呢!”

    “可是你去上学没用了吧,你都已经功成名就了!”张宓挤挤眼,“记得回头给我签名。”

    “一边去!”辛晴丢了个苹果给她,“很多东西要学的。”

    第二天,辛晴终于结束了一年多的国外生活,跟着赢擎苍回到了s市,施芊芊去机场接她的时候,抱着她就不撒手,等到回了赢家,她摘掉墨镜,换了衣服,施芊芊看到她身上的那些淡淡的疤印时,直接崩溃了,哭的天昏地暗的

    施芊芊还没哭完,莫妮卡又跑来了,她是哭着进来的,因为她威胁阿楠看过那段辛晴被打的视频。然后阿莎看的这么多人抱着她妈咪哭,又被吓到了,也跟着哭起来,直到赢擎苍吼了一声,大家才安静下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