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第一百二十五章每一鞭都抽在他心上

    “少爷!”阿澈叫起来,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赢擎苍放在桌子下面的手在滴血,站起来走到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一个踉跄,喷出一口血。 ..

    沈公子赶紧过去扶他,赢擎苍摆摆手:“没事,咬破牙根而已。”他伸出手,掌心和虎口都是血,田姨一边哭一边给他擦,阿莎突然大哭起来,小孩子对情绪最铭感了,她感觉到大家都不对劲。

    张宓赶紧把阿莎抱过来:“我上楼去哄她睡觉。”这种时候她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照顾孩子。

    赢擎苍收拾干净,重新坐到电脑前:“说你出的条件。”

    “哦哟!别着急嘛!”威廉笑的有些神经质,“我先给你看点东西。”电脑里开始播放威廉鞭打辛晴的视频,赢擎苍看到辛晴咬着牙,死都不吭声。看到她对着摄像头微笑,看到她终于熬不住昏过去。

    沈公子死死按着赢擎苍,双胞胎的手把沙发背都拧烂了。终于威廉又出现在镜头里,他带着抹嗜血的微笑对赢擎苍说:“明天早上一个人来南部的庄园,至于是哪一幢,如果你忘了,可以问问你爸。”

    威廉伸出舌头在辛晴脸上舔了一下:“放心,她没死,我可舍不得让她死。不过你要是再敢耍什么花招,带着别人一起来,那我就不知道我一激动能做出什么事情了。”

    电脑里的威廉挥挥手,屏幕变成一片灰白。

    赢擎苍一拳把笔记本砸烂,拿起电话打给赢皓,沈公子也打电话叫所有人回来,他们必须安排部署好,绝对不可以让赢擎苍一个人去,那个威廉已经疯了,他是铁了心的让赢擎苍死。

    “辛晴!辛晴!”

    辛晴觉得她浑身上下都在疼,疼的她根本不想清醒,她努力睁开眼睛,眼前有个模糊的身影。戴安妮不敢动她,辛晴全身都是伤,连脸上都有非常深的三道伤口。

    “喝点水吧!”戴安妮面带不忍,可她也没办法,只能喂她点水。

    辛晴慢慢的把头侧过去不看她,她快要疼死了,谁来杀了她吧!

    戴安妮看她不喝,小声说道:“威廉已经通知了赢擎苍,他马上就会来救你,你必须坚持下去。”

    辛晴一听,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睛努力想睁开,戴安妮赶紧把吸管喂进她嘴里。

    “我知道你担心赢擎苍,可是他一定会来救你的。”戴安妮一咬牙,“这座房子下面埋了炸弹,威廉根本就没想让你们离开。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辛晴看着跑出去的戴安妮,眼泪划过伤口,灼疼的感觉都比不上她现在心里的痛苦。

    赢擎苍你千万不要来啊!

    初夏的早晨微风徐徐,郊外美丽的景色掩盖了所有夜晚发生的与残忍,威廉站在一座房子外面,看着赢擎苍打开车门慢慢走过来。

    “很守时,车里没别人吧?”威廉叼着支雪茄,扫了眼不远处的车。

    赢擎苍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你不会自己去看看。”

    “嗤!”威廉笑了声,“我相信你不

    会那么傻,把人藏在车里。”

    看着身后两层的小木屋,赢擎苍挑了挑眉:“没想到这幢房子还在,看来你经常来打扫,很干净。”

    “呵呵呵!这么重要的地方,我当然会好好留着。“威廉回头看了看,“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憎恨这里。你那时候应该是4岁吧?你还记得发生了的事情吗?”

    他突然咧了下嘴:“如果不记得,也没关系,等一下我会帮你回忆的!”

    “我们一直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竟然成了威廉家的继承人。你现在过得很好,没有必要因为上一代的恩怨毁了这一切。”赢擎苍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和赢皓通电话时,赢皓告诉他,威廉所说的房子应该就是当年那女人和她情人绑架自己时所呆的地方。赢皓说当年他知道威廉的存在,曾经派人找过,可得到的结果是他得病死了。没想到他隐忍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找赢家报仇。

    “你当然会这么说!”威廉冲他吼道,“我亲眼看着我父亲跳崖,是你们赢家逼死他的。我怎么能看着你那么幸福?”威廉转身走进屋子里。

    “不是想见你的女人吗?进来啊!”

    地下牢房里,辛晴昏昏沉沉的,手腕被吊的太久,已经没了知觉,她眯着眼睛,看到赢擎苍站在那。

    “呵呵”辛晴想笑,“做梦了”

    “阿晴!”赢擎苍忍着想杀人的冲动,慢慢走向辛晴。辛晴动了动,小声的说了句什么。赢擎苍想把她放下来,突然啪一声,他背后一痛。

    “我可没答应你碰她,往后退!”威廉手里拿着个遥控器,“看到这个红色的扭没?只要我一按下去,这里就会砰一声炸成平地!”

    赢擎苍看着他:“我已经来了,你要报仇冲我来,放她走。”

    “哈哈哈哈!”威廉大笑道,“好啊,放她下来也可以,那你代替她把自己绑上去。”

    辛晴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做梦,赢擎苍是真的来了,她一听到了威廉的话,拼命的摇头,可惜她受伤太重,根本没有力气,赢擎苍看到她脑袋动了动,赶紧把她从绳子上解下来,看到辛晴的手腕已经黑的发紫,肿的很胳膊一样粗,他眼里的黑色布了层血红。赢擎苍尽量让自己冷静,他把衣服脱下来给辛晴盖上,转身对威廉说。

    “送她走。”

    威廉一鞭子抽过来:“你做梦!”

    赢擎苍怕他打到辛晴,伸出胳膊挡在身前,威廉更兴奋了,一边抽一边叫:“啊哈哈哈哈!你看看,你现在和墙上的照片里一样,当年我爸能抽你,现在我也能!”

    等他抽累了,威廉扔掉鞭子,快速跑到牢门外面,把铁门锁上:“别说我这个做哥哥的不疼你,你们两个就去阴间做夫妻吧,啧啧你们应该感谢我让你们死在一起!哈哈哈,等一下我按了按钮,你们就会炸成碎片,谁也分不清是谁,可以永远的再一起了!”

    辛晴靠在赢擎苍怀里,努力睁开眼想看清楚这个男人,赢擎苍抱起她,在她耳边小声说:“不怕,我们马上就会离开这里,我不会让你死的。”

    威廉匆匆跑上去,看到戴安妮已经坐在车

    里等他,他转身看了屋子一眼,眼中闪着疯狂的光芒跳上车,踩着油门开出去。等车子开到山坡上,他停下车对着屋子来了个飞吻,然后按下了按钮。

    “怎么回事?”威廉脸一沉,看着毫无动静屋子,“为什么没爆炸?”

    啪!他给了戴安妮一巴掌:“是不是你干的?”

    “我没有!”戴安妮捂着脸,眼里含着泪,“你知道我不会背叛你!”

    “妈的!”威廉看到有几个人护着赢擎苍从屋子里走出来,“他们怎么进去的?”他想掉头回去,戴安妮拦住他,“他们现在人多,你回去不是送死吗?”

    威廉想了想:“我们先离开,下次再说!”

    他刚发动车子,就听到一声抢响,从旁边树林里开出几辆车,沈公子正站在车门上,瞄准他的车射击。

    “想抓我?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威廉一脚油门踩下去,爆了胎的汽车歪歪扭扭的冲到公路上,沈公子带着人开车追。

    又是几声枪响,威廉的车失去平衡,车胎全部被打爆了,他满眼疯狂的神色,继续往前开,戴安妮突然尖叫起来:“转弯!”

    威廉赶紧踩煞车,可是车子已经失去控制,一头冲下公路,从峭壁上翻下山崖。

    沈公子将车停好,站在公路边上看着车子掉到崖底,然后发出巨大的爆炸声,火光冲天。

    “找,死要见尸!”

    辛晴觉得有人在叫她,可是她不想醒,醒来身上会好痛,那么多的伤口,以后一定不能穿裙子了。

    “妈咪!妈咪!”

    “妈咪睡觉了,阿莎自己玩好不好?”

    辛晴听到这里,意识又不清楚了,什么都听不到。

    两天后

    辛晴缓缓睁开眼睛,白色的天花板,床头有花香飘来,她张了张嘴,发出一声嘤

    “阿晴!”赢擎苍猛的站起来,“你醒了?”

    辛晴一看到他,眼泪就掉下来了。赢擎苍以为她不舒服,赶紧叫医生。这下大家都知道辛晴醒了,一窝蜂的涌进来。医生检查了之后说没事了,赢擎苍又把这些人赶了出去。

    “阿晴!”赢擎苍想抱她,又怕碰到她的伤口,辛晴的手上都是伤,他真不知道该抓她哪里。

    辛晴咧着嘴角扯出个笑:“我毁容了,你还要不要我。”

    “你就是变成灰,都是我赢擎苍的女人!”赢擎苍霸道的说,低头亲了她一下,端起杯子小心的喂她喝水。

    辛晴伸出手想拽他,赢擎苍赶紧小心的将她的手握在掌心:“你别乱动,伤口会疼。”

    他一说疼,辛晴的眼泪又掉下来了:“真的好疼,我当时都想死了。”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赢擎苍的吻轻轻落在辛晴脸上,“如果他不是要找我报仇,这段时间你就不会出这么多意外,是我连累了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