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第一百二十四章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弟媳

    辛晴看着戴安妮,如果说之前赢擎苍告诉她一切都是威廉安排的,辛晴还好奇他是怎么做到那些的,原来人家一直就在自己身边。 怪不得去参观钻石场的时候会被陷害,怪不得自己会被拍卖场绑架

    “你不怪我?”戴安妮看到辛晴面色平静,忍不出问道。

    辛晴看着她:“我们本就交际不深,也没什么好怪的。”相反辛晴觉得这个女人其实是不愿意那么做的吧,不然她一开始接近自己的时候,就不会那么淡然了,最起码也会取得自己的信任,成为好朋友,那样的背叛才让人深刻。

    “呵呵!”戴安妮笑道,“我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赢擎苍那样的男人会这么爱你。现在我知道了,你虽然看起来弱小,可你那身体里隐藏着巨大的力量,你的勇敢,坚强,才是让男人着迷的本质吧!

    “你很爱他吧!”辛晴突然说了句。

    戴安妮脸变了下,然后苦笑了一声:“连你都看的出来”

    “若不爱他,怎么会愿意为他做这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辛晴顿了顿,接着说道:“可是他并不爱你。”

    “你怎么知道?”戴安妮的目光慌乱一闪。

    辛晴微微一笑:“如果他爱你,就不会为了抓我而打伤你。这种男人,值得你爱吗?”

    “有时候太聪明了,会不招人喜欢的!”威廉推开门,笑眯眯看着辛晴。

    辛晴没理他,而是看着戴安妮说:“这就是你要的?”

    戴安妮突然从轮椅上跳过来,狠狠甩了她一巴掌。

    “你闭嘴!谁让你用那种眼神看我的?我不需要怜悯。”

    威廉走过来,将戴安妮扶到轮椅上坐好:“亲爱的,不要这么激动,现在可不能让她受伤,不然就没意思了!”说完他走过来,将辛晴抱起来,辛晴的手脚都被捆住,只好任由他抱着走。

    “别急!我们去给赢擎苍演一场好戏!”

    辛晴打了寒颤,威廉的眼中满是疯狂与阴毒。

    这好像是个独立的房子,威廉抱着她走下楼之后,又从储藏室的暗梯中下到地下室,下面竟然是一间牢房。辛晴看到整面墙上挂满了各种刑具,在冰冷的石壁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威廉将她的双手吊在绳子上,环顾四周得意的问:“怎么样?这里很不错吧!”他抓住辛晴的头发让她看向左面的墙壁,满墙都是泛黄的相片,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辛晴的双眼赫然睁大,那相片上都是同一个小男孩,三四岁的年纪。所有的相片里,他都被吊在墙上,身上有各种伤口,大大小小布满全身。有的相片里还能看到一位穿着礼服的金发女人,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一个男人对小男孩施暴,还有的照片里是她骑在那个男人身上,那男人还一边拿着鞭子抽打吊在半空的小男孩。

    “呜呜”辛晴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看向威廉,眼中带着恨意。

    威廉松开她的头发,反手给了她一巴掌:“哈哈哈哈

    哈!怎么样,这间房子可是赢擎苍呆过的,现在轮到你了。”

    “呸!”辛晴吐掉嘴里的血,“照片上那个男人是你爸吧?你是来为你爸报仇的?”威廉和照片上的男人长的有七分像,辛晴又看了照片上的女人一眼,心中有一瞬间的震惊。

    威廉慢慢的解开扣子,脱掉外套,一边说:“严格来说,赢擎苍应该叫我哥哥!”他看着辛晴笑,“可惜我父母是不承认有他那个孩子的,不然,我也会把他当好兄弟!”

    “那你和你父母真是三只牲口,正好一家人!”辛晴觉得赢擎苍母亲那种女人简直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她不配做一个母亲。

    威廉并不介意辛晴这么说,他满吞吞的将一抬摄像机架好,然后从墙上拿下一根黑色的鞭子,对空挥了几下。

    “为了你,我特地从新定购了这些可爱的工具。哈哈哈哈!”威廉笑着对辛晴说,“来,你乖乖的叫,然后我们把你美妙的声音送给赢擎苍!”

    “啪!”鞭子狠狠的抽在辛晴身上,她咬着牙,身子震了一下:“我不会让你如意的,你这个疯子!”

    威廉仰起鞭子,啪啪啪几下又抽到辛晴身上,辛晴咬着牙,每抽一下,她的身子就剧烈颤抖一下,可她就是不吭声。

    “啧啧啧啧!”威廉摇着头,伸手在辛晴身上戳了戳,正好戳在那道最深的伤口上,辛晴吸了口冷气,出了身冷汗,却仍然咬着牙一声不吭。

    “你还真是爱他,疼死都不吭声吗?”威廉摇了摇头,“真是让我妒忌啊,我要怎么样才能毁了你的爱呢?”威廉走进她,辛晴有些害怕,她宁愿威廉打她,也不愿被他强奸。

    “害怕了?”威廉用鞭子挑起她的下巴,“放心,真要干你,也不是我,我会找七八个流浪汉来轮流伺候你的,干到你死为止。哈哈哈哈哈!”威廉的眼中全是疯狂,和之前那个如玉公子判若两人。

    辛晴忍着疼,看着他:“你不去演戏真浪费了。”

    “谁说我是演戏?”威廉突然的气息突然变了,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看!这不就是我吗?”平静的目光突然划过狰狞,鞭子又狠狠的朝着辛晴抽过来。

    啪!啪!啪!空荡的地下室发出刺耳的回音,每一下都让辛晴浑身像火烧一样,她的神智开始恍惚,嘴里忍不住发出呻吟声,这更加刺激了威廉,他甩着鞭子,每抽一下就对着摄像机说一句话。

    “赢擎苍,你看到没?你的女人就快死了!哈哈哈哈”

    “你当年害死了我爸妈,今天用你的女人来偿命!哈哈哈哈”

    夜,沉的让人心凉。

    沈公子调动所有在法国的关系,仍然找不到任何线索,阿澈和阿楠一直沿着医院附近找人问询,希望能有人见到过辛晴。赢擎苍站在窗边,一动不动。

    “少爷,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吃点吧!”田姨抱着阿莎,阿莎对着赢擎苍伸出手,“爹地!”

    赢擎苍将她抱过来,坐到沙发上,哭睡过去的张宓突然醒过来,叫了一声辛晴!<

    br />

    “没事,没事。你不用管我,我做梦了,做梦了。”

    沈公子从外面冲进来,手里拿着张纸条:“有人把这个帖在门上。”

    赢擎苍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注意墙上的画。

    “什么东西?”张宓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墙上有什么画?”

    赢擎苍将阿莎交给田姨,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沈公子把挂在玄关的一副风景画摘下来,赢擎苍把挂在壁炉上的那副小天使摘下来。这房间里就两幅画,他们把画放到桌子上,伸出手将花里里外外摸了个遍。

    “有了。”赢擎苍突然说,他的手在小天使的眼睛上点了一下,那副画竟然从中间分开,里面藏了个很小的摄像头。

    张宓尖叫到:“天啊!原来他一直在监视我们。”

    赢擎苍的紧绷着脸,漆黑的眸子像黑夜的大海,仿佛要将一切吞没,他把摄像头拿下来,正要狠狠的扔到地上,摄像头里面突然传出威廉的声音。

    “摔了的话,就看不到你女人哦!”

    沈公子赶紧把笔记本打开,将摄像头连在电脑上。

    屏幕闪了几下,画面上出现一间黑乎乎的牢房,随着镜头转动,威廉的出现在里面,他身后用块布盖着什么。

    “说出你的要求。”赢擎苍捏着拳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威廉哈哈哈哈大笑着,目光挑衅的看着赢擎苍:“这个地方,你不觉得面熟吗?”他将摄像头又转了个方向,赢擎苍他们看到一面照片墙,他双手一锤桌子,“我早该想到的,我怎么把你给忘了,你是那个男人的孩子。”

    “哦!”威廉撇撇嘴,“你是不是应该叫我哥哥,我亲爱的弟弟。”他捂着胸口,“虽然母亲不喜欢你,根本没把你当成她的孩子,但是我还是很愿意认你这个弟弟的!”

    张宓想开口,沈公子碰了她一下,摇了摇头。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赢擎苍看着电脑里一脸疯狂的威廉,“辛晴呢。”

    威廉啊了一声:“我的弟媳啊!”他把身子慢慢往后退,“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一定好好招待她的!”说完,他把那块布扯下来,张宓啊的尖叫了一声,站起来就要往外冲,沈公子一把抱住她,张宓一边挣扎一边不停的喊,“他杀了小晴,我要去救小晴,我要去救她,她死了,她死了!”

    “你冷静点!”沈公子咬着牙,“辛晴没死,肯定没死,不然他就不会找我们了。”

    阿澈和阿楠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此刻站在赢擎苍身边,他们生怕少爷崩溃,电脑里辛晴被吊在半空,身上全是鞭打的伤口,没一处好的地方。

    “呜呜呜”张宓扑进沈公子怀里,“那个畜生,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沈公子把张宓抱回沙发上,看着一直没动过的赢擎苍。

    “你必须冷静,不然没人能救辛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