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一百二十三章你要怎么补偿我?

    辛晴是在医院里醒来的,睁开眼睛看到的人是张宓

    “你怎么来了?”她坐起来,奇怪的问。

    张宓一边给她倒水一边说:“你家男人什么都知道了,我是来作证的!”

    “啥?”辛晴没反应过来,她觉得头还是晕。

    门推开,赢擎苍和沈公子走进来,辛晴的目光自然的放在赢擎苍的耳朵上,明明受伤的是他,怎么现在躺在这儿的是自己

    “医生说你最近压力太大,又受到了惊吓,身体承受不住才晕倒的。”赢擎苍看着她,“现在该我们算算帐了。”

    辛晴听他这么说,突然有些心虚:“算算什么帐?”

    “被那老头子说了几句,竟然就相信了,要和我分手。你对我的感情只有这么一点点吗?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动摇?”赢擎苍越说脸越沉,这一年多来的担心和愤怒都并发出来,他忍太久了。

    辛晴胡乱摇了两下脑袋:“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行啦!”张宓戳了她脑门一下,“别装了,不是说了我是来作证的吗?赢擎苍他爸已经全说了,那个茉莉也都交代了,当初就是赢皓给你家男人下的药,然后在赶走你的。”

    辛晴呆呆的听完,也没什么反应,就那么坐着。看到她这副样子,赢擎苍又心疼又生气。

    “哑巴了?”坐到她身边,赢擎苍缓缓开口道,“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相信那些东西,你倒好,不但信了,还因为那狗屁祖训离开我。还是你根本就不爱我?所以才能说走就走,说分开就分开,你”

    赢擎苍闭嘴了,因为突然抬起头的辛晴满脸都是眼泪。

    “你和我吼什么吼?你以为我就不痛苦吗?你不停的出意外,一次比一次严重,你爸说我离开你,就能救你,我能拒绝吗?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再出意外?万一你真不在了,你要我怎么办?”辛晴瞪着他,“一边哭一边说,“离开你,可至少我知道你会好好的,哪怕不在一起,我也知道你在另一个地方,想你的时候我还有个方向可以看。要是要是你人都没了,我要往哪里看?”

    赢擎苍突然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力气大的让辛晴骨头都疼。

    “对不起!”赢擎苍死死抱着她,好像要把她溶进自己的身体里。

    沈公子对张宓使了个眼色,张宓不想走,被他拖出去了。

    “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赢擎苍的声音低低的回荡在病房里,“我多希望你能自私一点,不要为了我而离开我。我是个傻瓜,那正说明你有多爱我。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我爱的比较多,你总是跟着我的脚步,接受着我不停塞给你的感情。我错了”他双手捧着辛晴的脸,一下一下的吻掉她脸上的泪珠。

    “你很爱我对不对?像我爱着你一样,我们谁也离不开谁。辛晴,不要再和我分开,不管什么原因,相信我。我不会让自己有事,我还没有娶你,还没有和你生孩子,还没有在我想做的地方和你。”

    “咳咳!”辛晴差点把鼻涕喷出来,瞪了赢擎苍一眼,呜咽的说:“你你在说什么啊!”

    赢擎苍闷声笑了两声,又将她搂进怀里:“我是提醒你,你离开我一年多,让我这么久都没有碰你,你要怎么补充我!”

    “可可是”辛晴结结巴巴的,想说祖训的事。

    “我不知道为什么祖训后面突然多了那几行字,但那绝对不是什么意外。”赢擎苍拿毛巾帮她擦干眼泪,发现太干了擦的她脸疼,又跑到卫生间弄湿才将辛晴抱进怀里,一边擦,一边说,“那几个绑架你的人已经问过话了,他们交代了是威廉让他们这么干的。还有,之前让艾丽给你下药的事,也是他在背后搞的鬼,还有你被拍卖场抓走,是他鼓动的米拉,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在背后操作的。”

    辛晴张着嘴,一时间没办法接受。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费这么大功夫害他们,到底有多深的仇?

    赢擎苍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一直在查他的身份,可惜查不到。”

    辛晴突然想起什么:“戴安妮呢?”

    “她被威廉丢在公路旁边,腿上中了一枪,已经做了手术,现在还没醒。”赢擎苍顿了下还是说道:“一开始我也怀疑过她,现在看来她和威廉没什么关系。”

    辛晴不敢看赢擎苍,把头埋在他怀里问:“如果都是威廉干的,那我离开你这一年是不是很傻”

    “你说呢?”赢擎苍狠狠的在她脸上吻了一下,“不管是不是他干的,离开我这种事情都很傻!”

    辛晴脸红了红:“对不起,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我都会和你商量。”

    “早这样多好!”赢擎苍啃了口她的鼻子,“以后就待在我身边,哪也不许去!”

    辛晴点点头,她觉得和赢擎苍分开这一年,不但最痛苦,还是最倒霉的一年。不管那个祖训怎么说,她都不要信了。

    在赢擎苍怀里动了动,突然感觉到身下多了根硬邦邦的棍子。

    “别再动了。”赢擎苍按着她,声音有些沙哑,“医生说你身子太虚,不然我早就把你按在床上狠狠的要你!”

    辛晴不敢动了,乖乖的让赢擎苍抱着。终于可以把她抱进怀里,又看到辛晴这么听话,赢擎苍心里一瞬间被填的满满的。他将下巴搁在辛晴头上,手摸着她的手腕,小声说:“等你好了之后,要答应我,我说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我说去哪做,就去哪做!”

    “你你脑子只有这些东西吗?”辛晴掐了他一把,“你这一年多是不是碰别的女人了?”

    刚说完,她的屁股就被拍了两下,赢擎苍咬住她的耳朵:“再敢胡说,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扒光了?你亲自感受一下就知道我有没有碰过别人了。”

    砰一声门被推开,张宓大大咧咧的走进来:“我说,要扒光什么的回家再说吧,我快要饿死了,你们吃不吃饭?”

    赢擎苍看了眼跟着后面嘿嘿笑的沈公子,给了他一记眼刀,竟敢故意放这个女人进来。

    “赶快出院吧,老躺在医院里,身体会更虚弱。”张宓看了眼犹豫的赢擎苍,靠近他说,“在医院的话,不方便吃哦!”

    />

    “马上出院。”赢擎苍转头对沈公子说,“你去办手续。”

    辛晴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就不知道收敛一下吗?看张宓一个劲在那嘲笑她。

    “她是妒忌,就剩下她一个人孤家寡人了。”赢擎苍毫不犹豫的打击张宓。

    张宓指着他骂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我大老远来为你作证,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

    “别把自己说那么高尚,你不过是跑了看热闹而已。”

    “辛晴,你还是考虑换个男人吧!”

    快两天没见辛晴的阿莎,看到家里一下多了这么多人很开心,尤其是赢擎苍也在。大概是因为之前一直和赢擎苍再一起,辛晴总觉得阿莎对赢擎苍的感情比对自己的多,从赢擎苍进门那孩子就没从他身上下来过,还不停的把自己的好吃的往赢擎苍嘴里塞,一直爹地爹地的叫个不停。

    “阿莎,你要回家了!开不开心?”张宓一直凑在阿莎跟前想抱抱她,无奈小家伙不肯从赢擎苍身上下来,一点都不给她面子。原本赢擎苍的意思是明天就走,可辛晴还有ck的事情需要处理完,而且她还想去看看戴安妮,毕竟人家是因为自己才被连累的,于是回国的日期被定在三天后。

    “你看起来气色不错!”辛晴手捧着鲜花看着病床上的戴安妮。

    戴安妮笑了笑:“其实还好疼呢!”

    “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辛晴内疚的说,戴安妮瞪了她一眼,“和你开玩笑呢!快坐,你是不是要回国了?”

    辛晴点点头,把花插进花瓶里:“明天就走,以后可能没机会再见了。”

    “是啊!”戴安妮叹了口气,“要不你留下吧!”

    辛晴头一歪,眨眨眼睛:“好啊!”

    “呵呵!那赢先生还不杀了我!”

    赢擎苍就在门口,因为威廉还没抓住,这几天他都和辛晴形影不离。

    突然传来敲门声,一个带口罩的医生走进来。

    “到时间去拍片子了。”医生看完戴安妮的病历说,指了指放在床边的轮椅。

    辛晴站起来扶着戴安妮坐上去:“我推你去。”

    “谢谢!”戴安妮给她一个微笑,赢擎苍在门口看着,辛晴对上他的眼睛,声音就不自觉的带着娇气:“我们马上就回来,你在这里等好不好?”

    赢擎苍的眸子温柔的能滴出水来:“我陪你一起去!”

    “辛小姐,麻烦你把病人扶到机器上。”赢擎苍关好门,站在门口等,心里想着是赶快回国,带辛晴去看中医,把身体调理好。赢擎苍想着想着就不知道想到哪去了,然后他就看到一个护士推着个病人走进ct房。他猛的一惊,砰的推开门,吓了里面的人一跳。

    “刚刚的人呢?”

    “什么人?”那个护士莫名其妙的问。

    “该死!”赢擎苍转身就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