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第一百二十章我要那个女人坐牢

    赢擎苍回国了,他走的时候都没和辛晴说一句话,因为辛晴死活都不肯跟他回去。

    “如果你再逼我,我就嫁给威廉。”就是这句话让赢擎苍转身就走的。他走的那天,辛晴看着飞机划过头顶的天空,哭的肝肠寸断,吓的阿澈差点给赢擎苍打电话把他叫回来。

    沈公子看着自打从法国回来后就每天忙个不停的赢擎苍,忍不住开口说:“你就是把自己累死了也没用,你还是忘不了小晴晴。”

    “谁说我要忘了她?”赢擎苍正在看文件,头也不抬的说。

    那你每天掉个脸给谁看

    沈公子撇撇嘴:“其实想开点,现在结婚的都不是第一次对吧!再说了,小晴晴的第一次不是也给你了吗?那就是个意外,你不要老想着了。”

    “啪!”赢擎苍吧一个文件夹丢过来,“辛晴没有。”

    沈公子把文件夹从脸上拿下来:“什么没有?”他看着赢擎苍,眼睛越瞪越大:“你是说小晴晴那晚没和那个威廉’

    “闭上你的嘴。”赢擎苍作势又要拿东西丢他。

    沈公子捂着嘴,声音从指缝里传出来:“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了解辛晴。”赢擎苍靠在椅背上,看着天花板,“如果她真的认为自己和威廉发生了什么,不会那么镇定,也不会当什么都没发生,那丫头心重的很。”

    “所以说辛晴是知道自己没有被那个,所以她的反应才像没事一样?”沈公子吸了口气,又觉得不太对,“那要是她判断错了呢?”

    赢擎苍瞪了他一眼:“狗嘴吐不出象牙。”

    “ok!”沈公子高举双手,“就算没有吧,你打算让那个艾丽一直呆在监狱里吗?”

    “是她自己活该被人利用,如果不是她背后的人要陷害她,我也没机会推一把。”赢擎苍敲着桌子,“我怀疑这个人,还是针对我的。”

    沈公子皱着眉头:“我不得不佩服那个人啊,这次你是棋逢对手!”

    “他不配。”赢擎苍厌恶道,“总是对周围的人,和我在乎的人下手,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入不了我的眼。”

    辛晴此时正病忸忸的窝在沙发里,自从赢擎苍走了以后,她就一直这样,她觉得这次两个人一定彻底结束了。赢擎苍那么骄傲的人,不会要和别人上过床的女人。是辛晴放任他误会的,并没有向赢擎苍解释自己和威廉什么都没发生。看着桌上的玫瑰花,辛晴闭上了眼睛,如果嫁给威廉,是不是就一切都解决了,她也不用再痛苦,赢擎苍也能解脱。

    “妈咪!”阿莎摇摇摆摆的跑过来,看到桌子上的花一把推下去,还用力踩了几脚。跟在她身后的阿澈暗中做了个v的手势。

    阿莎干的好!

    “阿莎?”辛晴把她抱起来,“你不喜欢花花吗?”

    阿莎瞪着地上的玫瑰花,好像瞪着什么讨厌的东西:“不喜欢!”

    “你之前不是很喜欢吗?”辛晴奇怪的问,阿莎每次到公园都

    捡野花自己往头上带。

    阿莎鼓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有花花就没有爹地了!”

    “你在说什么?”辛晴惊讶道,“花花和爹地有什么关系?”

    阿莎哇一声哭出来:“妈咪不要阿莎和爹地了,妈咪要和送花花的叔叔走了。”

    辛晴脸一沉,看了眼正要溜走的阿澈。

    “站住!你都跟阿莎胡说些什么?”

    阿澈转过身:“我我说的是事实啊!”他偷偷看了辛晴一眼,“小姐不是想要跟那个威廉走吗?”他非常聪明的把嫁换成了走,这样阿莎才听的懂。

    “哇”果然阿莎哭的更大声了。

    辛晴狠狠瞪了阿澈一眼,赶紧哄阿莎:“阿莎不哭,妈咪怎么会不要阿莎呢!阿莎是妈咪的宝贝。”阿莎在她怀里抽泣着,没过一会哭累睡着了。辛晴将她交给田姨送上楼,然后正想收拾阿澈,门铃就想了。

    “我去开门!”阿澈赶紧溜,打开门一看脸就冷了下来,“你还来干什么?”

    辛晴探头过去,看到迈尔站在门口,一脸的颓废,身上的西装也皱皱巴巴的。

    “你怎么了?”辛晴将人迎进来,“坐吧,阿澈去帮我倒茶。”阿澈狠狠的瞪了迈尔一眼才不甘愿的进了厨房。

    迈尔痛苦的看着辛晴:“我知道我没资格来见你,更没资格求你。”他突然抓住辛晴的手,“能不能不告艾丽,我会带她去国外,再也不回来。”

    辛晴叹了口气:“你先别急,喝茶。”

    “她是我妹妹,从小父母就忙,是我把她带大的,是我没教好她!”迈尔捂着头,“我也恨她,可是她是我唯一的妹妹,小时候经常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家,没有人理我们,只有我们俩。”

    “你不觉得的你这样做是害了她吗?”辛晴忍无可忍的开口,她不是圣母,在被人那样算计伤害后,还去原谅她。

    迈尔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以后会好好教她的,你给她一个机会吧?”迈尔想了想又说,“我知道这种事情对保守的东方人来说不太能接受,但是我听说威廉已经像你求婚了,他会对你负责的。那既然这样,就放过艾丽好不好?”

    辛晴一下就生气了,她没想到迈尔会这么说。

    “迈尔,你走吧!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我也没有你这样的朋友。”辛晴站起来,“至于你妹妹,我不会告她,但是我保证,她这样下去会惹更多的麻烦,早晚把你和她都害死。”

    “谢谢你!谢谢你辛晴。”迈尔跌跌撞撞的走到门口,眼底带着深深的内疚看了辛晴一眼:“再见,你一定会幸福的!”辛晴砰一声把门关上了。

    辛晴没在去管迈尔兄妹的事情,这两个人已经和她的人生没有关系了,结果没几天阿澈就告诉她艾丽被判了终身监禁。

    “怎么会判刑呢?”辛晴听了以后不敢相信。

    阿澈点点头:“她是从两个网友那里买的春药,那两个网友在见过她以后死了,现场所有的迹象都表

    明她是最后一个接触死者的人,而且还在其中一个死者的电脑上发现日记,上面写了艾丽说如果他们不给她找春药,就找人收拾他们。所有警方怀疑是三个人起了争执,然后艾丽杀了人。

    辛晴捂着嘴半天都没说话,她知道艾丽没轻没重的,可是杀人她胆子也太大了吧!

    “她是自作自受,小姐不用替她难过。”阿澈看她那样,以为她还在替艾丽难过。

    辛晴摆摆手:“我不是难过,只是有些感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第二天她去学院图书馆查资料的时候听别人说迈尔离开了学院,也没有去美国学习,不知道去哪里了。辛晴挺替他可惜,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自己选择的,他既然想不开,没人能帮他。

    威廉也一直没出现,但是依旧每天送花过来,有时候附带一张卡片,上面写着考虑好了吗?辛晴一直没给他回话,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干脆不去想,正好上次设计的首饰已经出来了,她今天拿着设计稿来给ck看。离开的时候意外的碰到了好久没见的兰达。

    “嗨!”兰达主动和她打招呼。

    辛晴警惕的看着他,说了声:“你好。”然后就要走。

    “别急啊!”兰达拦住她:“我有点设计上的事情想请教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吧!”看到辛晴不动,兰达叹了口气,“小姐,这里是办公室耶,我能把你怎么样?你大叫一声我就完了。”

    辛晴不确定的问:“你真是想讨论设计?”

    “不然呢?”兰达好笑的看着她,“我知道你什么身份,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辛晴只好跟着兰达进了他办公室,为了安全,她特意把门打开,兰达递给她一张设计稿:“你看看,这个戒指的戒面这样处理合不合适。”

    “不错”辛晴看到画稿上的戒指,“很好看。”

    兰达笑眯眯的在她身旁坐下:“那位赢先生有未婚妻了你知道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辛晴动了动椅子,离他远点。

    “我之前去中国玩,好巧不巧的碰到他和未婚妻参加宴会。看来现在没人养你了,不然你也不会跑来ck上班,一个人带孩子过的很辛苦吧?”兰达的手慢慢移到自己裤子上。

    辛晴腾的站起来:“这和你没关系,我想你并不需要和我讨论什么。”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别装的和烈女一样,又不是没和男人上过床!”兰达也站起来,一把掀开衣服,露出两条腿中间那丑陋的玩意,还用手撸了两下,发出恶心的呻吟,“不如跟了我,我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辛晴啊的叫了一声,抄起桌子上的咖啡壶就朝兰达下身砸去。兰达没想到她还能这么冷静的反抗,没躲开被咖啡壶里正煮着的热咖啡浇了个正着。

    “啊!”惨叫声换成了他,辛晴趁机跑出去,一口气跑到出ck,一直跑到下一条街口才捂着胸口坐到马路边上喘气,喘着喘着,眼泪就控制不住掉了下来。

    “怎么又在马路上哭了?”一个声音传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