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第一百一十九章她在我的床上

    赢擎苍接到电话就往机场奔,沈公子和他在一起。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觉得还是把辛晴叫回来吧!”沈公子看着赢擎苍,打刚刚起这个男人就绷着脸,身上的冷气能冻死人。听到他这么说,赢擎苍握了握拳头。

    “我也这么想,不管怎么样,这次我都要把她带回来。”

    阿澈的电话打进来,赢擎苍压下心里惶恐接了电话。

    “少爷,小姐被威廉带走了。”

    此刻,辛晴连哭都哭不出来,她没想到艾丽会做出这种事情

    “艾丽,你赶紧把门打开。”迈尔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衣服凌乱,看起来非常狼狈。

    “哥!”艾丽在门外说道:“我是为你好,你不是喜欢辛晴吗?反正她现在离婚了,等你们上过床就可以再一起了,我这可是为你好。”

    辛晴一边喝冰水降低燥热,一边冷笑了一声说:“你不就是怕你们家用你联姻吗,所以急着让你哥结婚。但是你怎么能给我们下药?你这是犯法的!”

    “辛晴!”艾丽喊了声,“你就别挣扎了,我哥一定会对你好的,你嫁到我们家我们都会对你好的!”

    体内的燥热越来越不受控制,辛晴知道这种感觉,她曾经经历过一次。上一次有赢擎苍救她,可现在呢?辛晴又害怕又难受,再听到艾丽的话,气的浑身都发抖。

    “我以为你只是年纪小不懂事,我错了,你根本就是自私无耻。”辛晴好久没这么恨过一个人了。迈尔此时比她好不了多少,他站在门口想把门撞开。

    “哥,你就别费力气了。这种酒店的门都是特制的,隔音好质量高,你撞不开的。”

    迈尔也生气了,他对着门吼道:“艾丽,你还有没有把我当哥哥?”

    “哎呀,我是为你们好,你俩就别再挣扎了,我明天早上会来放你们出去的。”说完门外就没动静了。

    辛晴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往浴室跑,她把淋浴打开,让冷水淋在身上,然后拿了条浴巾弄湿,围在身上跑出去对迈尔说:“你快点进去。”

    迈尔知道她的意思,直接站到淋浴下面,冰冷的水让两个人占时冷静下来,迈尔一脸痛苦的看着辛晴:“对不起”

    “行了,不是你的错。”辛晴无力的摇了下头,“现在我只希望我们能靠着冷水熬过今天晚上。”

    “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迈尔站在淋浴下面,捏着拳头,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了,他是男人,对药物的反应比女人要大的多。他想了想对辛晴说,“看到桌上的烟灰缸没,等一会我要是控住不住自己,你就用它砸我的脑袋。”

    辛晴苦笑了一声:“希望到时候我有力气。”

    接下来两个人谁也不说话,漫长的夜晚,身体里肆虐的药物,都快让人崩溃。迈尔的两只眼睛都已经开始充血,他用毛巾把自己绑在水龙头上,辛晴也好不到哪去,她小声的抽泣,控制着自己不去脱衣服。两个人都知道,他们快坚持不住了。

    “你们放开我!”门外突然传来艾丽的声音,还有混乱的脚步声。

    &n

    bsp; “就是这间?”一个男人问。

    艾丽没好气的声音响起来:“我就不给你钥匙,有本事你们把门撞开!”

    接着就传来巨大的撞门声,足足撞了五六下,才听到砰一声门咣的被撞开,辛晴窝在角落里,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看清楚些,几个人闯进来,其中一个快步走向自己。

    来人将她抱进怀里,辛晴努力想看清楚他的脸,可眼前一片模糊,她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发出声音:“赢擎苍”

    脑子像灌了铅,意识慢慢回来,辛晴揉了揉眼睛,猛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全身的躺在床上。

    “你醒了!”有些担心的声音传来,辛晴脸色惨白的看到威廉裹着浴袍站在门口。

    威廉将手里的牛奶放到床边,看着她,目光坦诚:“辛晴,昨天我赶去救了你,但是你中的是非常劣质的春药,量又过大。而且时间也太长了,我来不及送你去医院,会有生命危险的。”

    “你别说了。”辛晴的眼泪早就模糊了双眼,整个脸庞都是湿的,她把自己裹在被单里跌跌撞撞的冲进去浴室。

    威廉站在浴室门口,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我会负责的,让我照顾你和阿莎吧!”

    浴室里传来流水的声音,伴着辛晴的哭泣声,威廉也不再说什么,转身把他准备好的衣服拿过来,背对着门把衣服送进去,然后他正准备穿裤子。

    “叮咚!”门铃突然响起来,威廉光着上半身去开门,刚打开门就被大力的推开。赢擎苍看到威廉时,整个人都散发着阴冷的气息,沈公子紧紧挨着他,准备随时帮他把人解决掉。

    “赢先生。”威廉镇定的把上衣穿好,看了眼浴室的方向。

    赢擎苍推开他直接把浴室门打开,里面传来辛晴的尖叫。

    “赢擎苍?你你怎么来了,你放开我,啊!你要干什么?”

    “别动。”赢擎苍的声音传来,“我不想伤到你。”

    赢擎苍抱着辛晴出来,看都没看威廉一眼朝门口走去。

    “辛晴,我刚刚说的话是认真的,你考虑一下。”

    一路上,谁都不说话。沈公子和阿澈坐在前面偷偷看后面两个人,赢擎苍死死的把辛晴抱在怀里,辛晴低着头,头发还在滴水。

    “艾丽如今被拘留着,我会让她下辈子都呆在监狱里。”赢擎苍突然开口说,“昨晚的事情都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

    辛晴猛的抬起头盯着他半天,然后自嘲似的笑了笑:“你这是自欺欺人,你不是都看见了吗?”

    “我看见什么了?他光着上半身,而你在浴室里?”赢擎苍眼眸低垂着,看不清颜色,“你是自愿的吗?你喜欢他?愿意和他上床?”

    “这很重要吗?”辛晴脸色苍白,“不管愿不愿意,都已经上过了。”

    赢擎苍皱着眉头,捏着她的下巴:“不要故意激怒我,我现在的确很生气,我不敢保证我能不能控制住,会不会去杀了他再杀了你。”

    辛晴不敢吭声了,她觉得赢擎苍说的是真的,刚刚有那么一瞬间,赢擎苍眼中并发出

    一种要毁灭一切的光芒,虽然稍纵即逝,但辛晴感觉的到。

    回到家,一整晚没见她的阿莎哭着扑到他怀里,辛晴一见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田阿姨在旁边抹眼泪,嘴里念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辛晴吸了吸鼻子将阿莎交给田阿姨:“我上去换衣服。”

    刚一进卧室,赢擎苍就跟了进来。

    “我很累了,不想和你吵架。”辛晴无力的靠在床边,赢擎苍走过来看着她:“收拾东西,明天回国。”

    辛晴腾的坐起来:“我回国?我为什么要回去?”

    “难道你还想昨晚的事再发生一次吗?”赢擎苍冷冷的说,“或许下一次你就连命都没了,到时候我就把阿莎丢到孤儿院去。”

    赢擎苍的口气不太好,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愤怒,怕自己失控伤到她。

    “我不回去。”辛晴站起来拉开门,“谢谢你赶来救我,现在我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赢擎苍盯着她,突然嘴角一挑:“你不要忘了我们之前还有协议,如果我强行要求你走,你必须跟我走。”说完不等辛晴反应就摔门而去。

    辛晴叹了口,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打开手机,发现有很多未接电话,竟然还有张宓和施芊芊的,想了想她给施芊芊打过去。

    “没事了?”刚响两声,施芊芊就接起来,“我们听沈公子说了,看来他们已经把你带回来了。”

    张宓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辛晴!听说你被那个威廉带走了,他送你去医院了吗?”

    “没有”辛晴咬着嘴唇,“他带我去了酒店。”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钟,张宓尖叫起来,施芊芊制止她,然后问辛晴:“上床了?”

    “他说上了。”

    “什么叫他说?”施芊芊问,“你自己不清楚?”

    辛晴摸了摸自己的腰:“我觉的没有,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而且昨晚的事情我也记得,他喂我吃了什么药,然后我就睡着了。虽然他说我们发生了关系,但是我觉得没有。”

    张宓好像是松了口气直叫唤:“吓死我了!那他干嘛要说谎话?”

    辛晴没吭声,施芊芊嗤了一声说:“他喜欢你,看来是想用这种方法让你答应和他再一起。”

    这也是辛晴再去浴室以后想到的,再加上这段时间威廉为她做的这些事,辛晴觉得他可能是喜欢自己。

    “他说会负责,让我考虑嫁给他。”辛晴闭上眼睛,“要不,我答应算了。”

    “你疯了?”张宓喊道,“赢擎苍怎么办?”

    施芊芊很冷静的开口:“如果你只是为了让赢擎苍死心,大可不必牺牲自己,除非你真的喜欢那个威廉。否则,就算你嫁人了,赢擎苍也不会放弃的。”

    辛晴想到回来路上,赢擎苍的样子,打了个哆嗦。

    “我先挂了。”

    “好的,自己好好想想!”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