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第一百一十五章还记得马背上吗?

    辛晴心不在焉的听到莫妮卡在那边叫:“我什么也没说,你可以无视我!你和辛晴去生孩子吧!”她偷偷拿眼睛往赢擎苍身上瞟,谁知道人家正好看过来,她正要回头就听到赢擎苍说。

    “亲爱的,专心一点,你看看阿莎!”

    辛晴低头一看,阿莎趁她不注意把喂小羊的奶瓶塞到自己嘴里去了,正鼓着小嘴在那吸奶。辛晴吓了一跳,赶紧夺过来,可是阿莎不干了,开始哭。赢擎苍走过来将早早准备好,热在保温桶里的奶瓶塞到阿莎嘴里,阿莎一边喝,一边冲着赢擎苍哼哼。

    “小没良心的,这么喜欢他,以后不抱你了!”辛晴把阿莎往赢擎苍怀里一搁,站起来跑到一边。赢擎苍抱着阿莎慢慢走过去:“你小心羊踢你。”

    “为什么踢我?”辛晴没好气的问。

    赢擎苍指着她的说:“你快把羊的毛揪掉了。”

    辛晴这才发现她一直揪羊背上的毛,那只羊正瞪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她。辛晴猛的扭过头:“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说了不想看见你,看见你我就会难受,你为什么非要跑来?”

    “我说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你愿意和谁订婚你就订,真的也好,假的也罢,都和我没关系。你有苦衷又怎么样?你是为了我好又怎么样?我说过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就是不可能。”大概是憋了太久,辛晴终于爆发了,她把一直以来心里的话都吼了出来。

    “算我求你,你不要来找我了,你要让我永远活着有你的记忆里不能走出来,永远不能有新的开始,这样你就高兴了?你的目的就达到了是不是?”

    阿澈和莫妮卡大气都不敢出,远远站着看。阿莎被辛晴的样子吓到了,突然扔掉奶瓶冲她伸手要抱抱,一边扯着嗓子哭。辛晴吸了吸鼻子,把眼泪憋回去,抱过来阿莎就走。莫妮卡想了想急忙跟上去,赢擎苍依旧不紧不慢的从羊圈里走出来。

    “少少爷。”阿澈小心的看着赢擎苍。

    赢擎苍瞅了他一眼:“干什么?”

    “你你没事吧?”

    “没事。”赢擎苍嘴角带着抹笑意,慢悠悠的走了。

    有脾气就好,这么久了辛晴要不就对他客客气气,要不就躲着不说话,今天这样吼出来让他觉得辛晴没有变,她对自己的感情和自己对她一样。赢擎苍不想承认自己在害怕,他害怕辛晴因为拍卖场的事情恨他,怕她对自己的感情因为时间和误会消磨殆尽,更别说如今还有个威廉在旁边虎视眈眈。

    赢擎苍很想问辛晴是不是赢皓让她离开自己的,到底赢皓对她说了什么,可是他没勇气问。他怕问出真相以后他会生气,到底什么样的事能让辛晴丢下他,难道她们之间的爱就这么禁不起考验,他怕自己会埋怨辛晴不够勇敢,更怕这个真相自己没办法接受。

    “辛晴”莫妮卡走到辛晴身边蹲下。

    “我没事。”辛晴坐在草垛上,阿莎已经睡着了。

    莫妮卡看着她:“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谁都看的出来你放不下,而阿苍心里也只有你,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对方呢?”

    “是他在折磨我。”辛晴狠狠擦

    了把眼泪,“是他非要跑我跟前来,让大家都不舒服。”

    “你到底为什么要离开他啊?”莫妮卡抓了把头发,“好好的在一起不行吗?”

    辛晴看着睡着的阿莎,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们不能在一起,不能。”

    “为什么?”莫妮卡瞪着她:“是不是有谁威胁你了?你告诉,我去帮你搞定。”

    将阿莎抱起来,辛晴拉着莫妮卡的手:“我们回去吧!”

    “你还没说呢?你和我说啊!”莫妮卡一路上都在追问,可惜辛晴就是不说,最后被她逼的急了,辛晴威胁她:“你要是再问,我就去一个你们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别!”莫妮卡举起双手,“我不问了,不问了还不成!”

    辛晴这才点点头:“嗯,走吧!”

    晚饭是农场特别准备的烤全羊,在别墅前面的葡萄架下,厨师现场用苹果树架着羊烤,还有农场自己酿的葡萄酒。辛晴原本以为赢擎苍会生气,以他的性格,怕是会甩手而去。结果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看到她抱着阿莎出来笑眯眯的把阿莎接过去,然后拉着自己坐下。

    见辛晴一直盯着他,赢擎苍侧脸问道:“怎么?还想发脾气?”

    “我没发脾气。”辛晴撇撇嘴,“我是”

    “好啦!”赢擎苍打断她的话,“我这次回去,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我们能不能不吵架?”

    辛晴看着他:“我没和你吵架,我说的是事实。”

    “好。”赢擎苍严肃的说,“如果你现在告诉我为什么非要离开我,我就马上走,永远不见你。”

    “你”辛晴咬着嘴唇,“我不是说过吗,我不想嫁一个因为什么祖训喜欢我的男人。”

    赢擎苍盯着她:“你喜欢我是因为祖训?”

    “是。”辛晴想了想,“所以我要离开。”

    “赢皓和你说了什么。”赢擎苍突然问。

    “他”辛晴猛然住嘴,“你什么意思?”

    阿莎不知道从拿了个葡萄枝往嘴里塞,发现不好吃,又吐出来想塞到辛晴嘴里。赢擎苍将阿莎的手拉过来,把葡萄枝放进自己嘴巴里,阿莎高兴的拍手。

    “好了,不说了!”赢擎苍接过阿澈递来的盘子,“吃饭。”

    第二天的活动是赢擎苍安排的,他抱着阿莎去了马场,指着几匹刚出生的小马:“阿莎,你喜欢哪个呢?”

    “你不会是要给她买匹马吧?”辛晴吃惊的问。

    赢擎苍笑了笑:“是要买一匹。”

    “太奢侈了。”辛晴知道买一匹马不贵,可是养一匹就很贵了,尤其还是寄养在农场的这种,光寄养费一年就十几万,还不算各种花销。“她这么小,买匹马干什么。”

    “先让她和小马熟悉熟悉,等过几年一起长大了才有感情,到时候学起来她就不害怕了。”赢擎苍顿了下,“你不觉得女孩子会骑马很重要吗?”

    辛晴瞪着他:“有什么重要的?又不能骑到大街上去。”

    “如果会骑马,以后和男生骑马时,才不会被人在马上欺负,你说是不是?”赢擎苍笑的意味深长,辛晴的脸腾一下就红了,直接踢了他一脚,跑到马房外面去了。

    这个该死的男人,他竟然还敢提那次他们在英国骑马的事。辛晴捂着脸,森林中两个人在马背上纵欲的一幕幕画面在脑子里回放,莫妮卡见她一直原地跺脚以为她不舒服。

    “辛晴你没事吧?”莫妮卡走到她前面一看,“天啊?你生病了?脸怎么这么红!”

    一把捂住她的嘴,辛晴往马房里瞅了瞅小声说:“你喊什么,我没事。”

    “你不会是在害羞吧?”莫妮卡眼睛一亮,“嘿嘿,他又和你说什么了,让你脸红成这样。”

    辛晴急了:“你还说?”

    两个人正闹着,阿澈从里面跑出来:“少爷让你进去看看阿莎选的马。”

    “阿莎那么小,怎么知道选什么,还不是他自己选的。”辛晴拉着莫妮卡进去,看到阿莎正抱着一匹白色的小马不放。

    赢擎苍听到她这么说指着那几匹马:“这可是阿莎自己选的,她只抱这匹白色的。”

    “啧啧,我们小阿莎选的是白马王子啊!”莫妮卡蹲到阿莎身前,摸了摸那匹小马的头:“很漂亮!”

    像是知道自己选的小马被夸了,阿莎高兴的站起来歪歪扭扭的走到辛晴身边,拉着她的手往小马那走,走近了以后又拉着辛晴的手让她去摸小马的头。

    辛晴赶紧摸了两下也夸奖道:“阿莎的小马真漂亮!”

    “取个名字吧,我们好去办手续。”赢擎苍看着辛晴,“这可得你取,取的不好听,等阿莎长大了,会不高兴的。”

    辛晴翻了个白眼,想了想:“就叫小雪吧,不然太复杂了她也记不住。”

    “小姐,这匹马是公的。”阿澈提醒她。

    辛晴啊了一声:“长这么秀气是公的?”

    “马不都长的一样吗?”莫妮卡把那几匹下马看了一遍,“你竟然还能看出来秀气。”

    “那就叫小白。”辛晴说完,其他三个人都看她。“咳咳,俗名好养活!”

    赢擎苍笑着拍了拍阿莎的脑袋:“那从今天开始,这匹马就是阿莎的小白了!”

    “白!”阿莎竟然发出个音节,辛晴高兴之余不忘记说,“看吧,我就说取个简单的吧!阿莎马上就会念了。”

    几个人去办了手续,签了合同,小白从此就是阿莎的了,会一直由农场来喂养,阿莎可以随时来看。等到小马大一点,农场还会教阿莎如何骑马。

    傍晚的时候,他们驱车返回,到家时已经快午夜。辛晴上楼时,赢擎苍叫住她。

    “明天一早我和莫妮卡回国,有什么事你吩咐阿澈,不要自己硬抗。以后不要在随便欠别人人情,不然下次说不定就不是拍广告那么简单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