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第一百一十二章怎么能对她有反应?

    莫妮卡觉得她太无辜了,原本只是打电话给赢擎苍求她让自己去赢氏上班,正好可以离开英国。.没想到她都还没开口求,人家就爽快的答应了,还直接给了她个经理做。结果她一下飞机就被一大群记者围住,问她什么时候和赢擎苍认识的,怎么谈的恋爱,订婚之后会不会留在国内。然后她就像个被雷劈了的傻子似的,让赢擎苍塞进车里,一直到现在

    “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辛晴?”莫妮卡咬着手绢,“我还想做小阿莎的干妈呢!”

    赢擎苍瞟了她一眼:“我不同意你谁的干妈也做不了。”

    “不是,我说“莫妮卡瞪着他,”你总得告诉我要干什么啊?”莫妮卡不会傻到认为赢擎苍是突然开窍了发现喜欢自己,才和自己订婚了,他一定有什么阴谋诡计。”

    赢擎苍让她坐下:“这个不重要,有件事我想问你。”

    莫妮卡很想把桌子上的文件都丢到赢擎苍脸上,什么叫不重要,这个对她来说才是重要的,但是她不敢,只好咬着牙问:“什么事?”

    “你来的时候我爸醒了吗?”

    “你是他儿子吗?他醒不醒你都不知道。”莫妮卡没好气的说,赢擎苍看了她一眼,“不想要工作了?”

    “没有!”莫妮卡赶紧说,“医生说他脑子里面有个肿块,压迫了神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

    赢擎苍想了想:“那女人呢?”

    “陪着呗,几乎每天都去医院。”莫妮卡讥讽的笑了笑,“估计想着老爷子万一醒来就要立遗嘱呢!”

    赢擎苍点点头:“没事了,你出去吧,我让阿楠给你找了套公寓,就在公司附近,等会他带你去看看。”

    “什么就完了啊?”莫妮卡不干了,“你还没和我说清楚呢!”

    “还说什么?你知道的不是都告诉我了吗?”赢擎苍挥挥手,“赶紧出去。”

    莫妮卡气呼呼的拉开门,阿楠咧着嘴角看着她:“我送你去公寓。”

    “我才不要去!”莫妮卡又冲进来,拍着赢擎苍的桌子喊,“你要是不说清楚,别想我和你订婚!”

    赢擎苍哦了一声:“消息都已经公布了,你想不想的也没用,再说也和你没关系,大家主要是看我。”

    莫妮卡突然安静了,她双手叉腰的怪笑了两声:“呵呵,辛晴就是因为你这么无耻才跑的吧!”

    “你什么时候敢这么和我说话了?”赢擎苍有些惊讶莫妮卡的胆子。

    莫妮卡撇撇嘴:“以前是我年少无知不懂事,以为喜欢你,才事事都听你的话,现在谁还怕你啊!”

    “唔,好吧!”赢擎苍按了下办公桌上的铃,一直在门口偷听的阿楠马上跑进来。

    莫妮卡白了他一眼,赢擎苍淡然的说:“去把她的档案拿出来,营销经理的职位重新安排人。”

    “不要!”莫妮卡一把拉住阿楠,“你敢去!”

    阿楠为难的看着赢擎苍:“少爷”

    “听不听话?”赢擎苍问莫妮

    卡。

    莫妮卡张牙舞爪的嚎叫了一声,然后一咬牙:“听!”

    “早这样多省事,耽误我时间,出去吧!”赢擎苍像赶苍蝇一样,把两个人赶出去。

    莫妮卡惹不起赢擎苍,就把火都发到阿楠身上,去看了公寓以后,让阿楠陪着她去买东西,足足买了五趟!

    “刚刚买窗帘的时候,为什么不买桌布?”

    “因为刚刚那家的桌布不好看。”莫妮卡理直气壮的说。

    阿楠差点把方向盘扳下来,明明就是一模一样

    等到他好不容易从莫妮卡家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了,阿楠跑回公司去见赢擎苍,自从阿莎跟着辛晴去法国后,赢擎苍就住在公司很少回去了。路上他还买了晚餐,赢擎苍正和沈公子在说话,看到阿楠奇怪的问:“我以为你早走了,怎么又回来了?”

    阿楠正要说话,手机就响起来,他一看来电号码就觉得头痛,接通后里面是震耳欲聋的音乐,还夹杂着莫妮卡的尖叫。

    “阿楠,快来救我,我被人欺负了,烈焰酒吧!”

    “喂喂”阿楠一句话都没说,电话里就忙音了。

    沈公子看他的摸样好奇的问:“你怎么了?我还没见过你这种表情呢!”

    “莫妮卡小姐的电话,她说在烈焰酒吧,有人欺负她。”

    “哈!”沈公子乐了,“不可能,那是我的地盘。”

    赢擎苍看了他一眼:“你的人认识她?”

    “额不认识。”沈公子站起来,“走,我跟你去一趟。”

    烈焰酒吧里,两个女人正站在台上一人拿着一瓶酒划拳。她们都穿着性感的裹胸短裙,四条白花花的大腿在周围的男人眼中就是上好的春药,一群男人围在台下起哄。

    “谁输了谁脱光走出去!”一头黑发的美女又拿起一瓶酒,她对面是个棕发碧眼的外国妞,听到这话哈哈大笑了两声,“好!谁不脱谁是婊子!”

    沈公子和阿楠进来的时候,两个女人正一人拿着瓶洋酒对瓶吹,他的手下一见他来了,赶紧迎上来,“少爷!我们看着呢,不会让张小姐出事的。”

    “从今天起,那个和张宓拼酒的女人也列入保护范围。”沈公子揉了揉眉心,“这两个女人凑到一块,得把周围人都整疯了。”

    那个手下傻眼了:“少爷,那个外国妞也是你的女人?”

    “放屁!”沈公子给了他一下,“什么叫也是,我能看上那种疯婆子吗?”

    阿楠拉了他一把,别磨蹭了,快点把人弄下来,要脱衣服了。

    沈公子赶紧叫几个人把张宓和莫妮卡抱下来,两个女人还叫唤着要喝死对方。沈公子把莫妮卡交给阿楠,自己把张宓塞到车里。

    “别动了!不然把你扔下去。”沈公子忍无可忍的说,“裙子拉好!”张宓都把裙子卷到大腿根上了,听到他这么说,还抛了个媚眼:“好看吧!你又不是没看过。”

    “掐死她算了。”沈公子咬着呀一边开车,一边按

    住张宓的手。张宓想起莫妮卡问他:“原来那个就是和赢擎苍订婚的女人啊!哪里有辛晴好?”

    沈公子见她口齿还清楚,知道她还清醒,便嘲笑道:“怎么?没喝过人家,妒忌啊!”

    “我妒忌?”张宓坐起来,托住自己胸前的两团:“我胸不比她小吧?”又把腿抬起来,“我腿也不比她短吧?”

    沈公子脸一黑:“放下,颜色都看到了。”

    “脸我也不比她差啊!”张宓又把脸凑过来,软绵绵的胸压在沈公子的胳膊上。

    沈公子瞟了眼张宓,此刻正满脸潮红,微微张着嘴,眯着眼睛看着自己,他感觉到自己身下一紧,暗骂了句该死,一把推开张宓。

    “你给我坐好,不然我把你扔下去!”

    张宓嗤了一声,鄙视他:“你的眼光和赢擎苍一眼,都那么差劲。”说完头一歪就睡着了,沈公子终于松了口气,看到张宓那两条腿又皱了皱眉头,把自己的外套给她盖上,一抬头又看到一片雪白的胸脯,他喉咙吞咽了一下,不耐烦的把后座的沙发套扯下来,丢到张宓身上,连头都盖了起来。

    第二天赢擎苍看到阿楠时,盯了他半天问了句:“你被莫妮卡推到了?”

    “少爷!”阿楠扑过来,“让我和阿澈换吧,我去保护小姐和阿莎,让阿澈回来跟你吧!”

    赢擎苍看他这样子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都露出惊讶的神色:“莫妮卡怎么你了到底?”

    “没怎么,就是她喝醉了,然后又是打人又是掐人的,还不让我回家,抱着我的脚睡了一晚上,还不让我上床,我就在地板上躺了一夜。”阿楠一脸委屈,还把袖子撩起来给赢擎苍看,上面青青紫紫的一片。

    赢擎苍忍着笑:“那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凶了?”

    “她一直都那么凶,只是在你跟前不敢凶而已。”阿楠揉了揉胳膊,“反正我说什么也不想在和她接触了,那种女人除了长的像女人,骨子里比男人还凶残。

    “她过几天去营销部上班,你见不着的。”赢擎苍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你一天假,回家睡一觉。”

    这边张宓已经在给辛晴打电话了,她一清醒就想到昨天晚上的事,赶紧向辛晴汇报情况。

    “我说,那个莫妮卡不简单啊!”

    辛晴那边是中午,她正喂阿莎吃饭呢,就听到张宓来了一句。

    “你见过她了?”辛晴奇怪的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张宓把在酒吧和莫妮卡拼酒的事说了一遍。

    “那姑娘是条汉子,我喜欢!”

    辛晴挂了电话,嘴角抽搐了两下,如果莫妮卡知道被人这么夸奖,一定不会喜欢这个人

    “小姐,有个男人在门口要见你。”阿澈从外面回来一脸纠结的说。

    辛晴没注意他的表情,站起来从窗户往外看去:“谁啊,怎么不进来?”

    “那个威廉。”阿澈没好气的说,同时辛晴也看到了正站在外面冲她挥手的男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