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一百一十章意外受伤

    赢擎苍听到这个消息时,脸上的表情只是惊讶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继续逗阿莎去了。.沈公子见他这样,也就没说什么,跑到厨房去帮着拿碗筷。

    辛晴一直抱着阿莎,不是她想抱,她才不想和赢擎苍离这么近,只是阿莎非要她抱着然后要赢擎苍陪着玩不可,不然就哭。

    “你真不打算和她订婚了?”辛晴忍不住脱口问道,问完她就后悔了。

    赢擎苍看了她一眼:“她三番两次的惹你不高兴,我和她之前的协议作废。”

    “那你抓她干什么?”辛晴突然觉得心里好像抓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可是只有一瞬间就没了。

    “她隐瞒了一些事,这些事对我很重要”赢擎苍顿了一下,还是没继续往下说。他本来是想说如果不是想要知道你非要离开的真相,我怎么会在拍卖场让你那么难过,每次一想到这个,赢擎苍就恨不得捅自己一刀。可是他不想在辛晴跟前提了,他不想让辛晴回忆那些让她害怕的事情。

    辛晴没话说了,她知道赢擎苍肯定不会告诉她是什么事,不然沈公子在替他求情的时候早就说了。不过能让赢擎苍那么在乎的事情,会是什么呢?

    “想知道吗?”看她的表情,赢擎苍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突然冲她笑了下,“和阿莎搬回赢家去我就告诉你!”

    辛晴抿了抿嘴唇:“我一点也不想知道,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没关系。”

    “那你刚刚问什么。”赢擎苍突然靠近她,辛晴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额头上,她腾的站起来,把阿莎往赢擎苍手里一放:“我去帮忙端菜!”说完就冲到厨房里去了。

    沈公子端了杯红酒晃出来,看了眼辛晴的背影,好奇的问赢擎苍:“你干什么了又?把小晴晴吓成那样!”

    “没什么,试探了下她身体对我的反应。”赢擎苍心情很好,满脸笑意。

    辛晴此刻却和他相反,正捂着脸在骂自己没出息。

    “你的头发要掉到那条鱼上了!”施芊芊在整理送来的年夜饭,看到辛晴那个样子猜也猜的到,“赢擎苍怎么你了?”

    辛晴啊了一声,赶紧说:“没有啊!”

    “没有?”施芊芊看着她,“那你脸那么红干什么?”

    辛晴听了拍了拍脸:“很红?”

    施芊芊点点头:“很红。”

    该死辛晴咒骂了一声,又冲进卫生间。等她收拾好出来时,大家都要准备吃饭了。

    赢擎苍和沈公子一直待到过了午夜才走,离开时赢擎苍看着辛晴说:“如果你真想把阿莎带走,那么我让田姨和你去法国。”说完没等辛晴拒绝就离开了。

    “你考虑清楚了,真要带着阿莎吗?”施芊芊洗完澡跑到辛晴房里,“那样恐怕以后你们真没什么机会见面了。”

    辛晴点点头:“所以才要带阿莎走。”

    “你还爱他吧?”

    辛晴恍惚了一下:“爱吗?”她自己都不知道。

    “若

    是不爱,又何苦离开。”施芊芊拍拍她的肩膀回房睡觉去了。辛晴躺在床上,看着一旁睡的吐泡泡的阿莎,心一下就柔软起来,她亲了亲阿莎的脸蛋说:“宝宝,我还爱着他呢!那个人,是你的爸爸哦!可惜,我们注定不能再一起了,等你长大了,代替妈妈来陪他好不好?”

    回答她的是阿莎嘴角泡泡破掉的声音

    赢家,赢擎苍和沈公子坐在书房里,他们面前还有一个中年人,中年人满脸的横肉,一身杀气,一看就是血里滚,刀里混的道上人。不过他此刻表情却很纠结,小心翼翼的看着前面两个男人。

    “说吧!”沈公子看着他,“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点了下头,赶紧开口:“少爷,兄弟们没偷懒,很小心的看着那女人,不知道从哪来的一批人,绝对不是本地的。而且”中年人想了想接着说,“他们好像不想伤人,只是把人救走了。”

    “不想伤人?”赢擎苍的手猛的一握,“你确定?”

    中年人肯定道:“我确定!”

    “阿苍,是我们认识的人吗”沈公子皱了皱眉头,“身手上能看出什么不?“

    中年人点了下头:“像是西方人。”

    “怎么判断的?”

    “打法!”

    沈公子挥挥手:“很好,下去吧!”

    中年人鞠了个躬,才退出去。

    “有话就说,看我干什么?”赢擎苍见沈公子盯着他,目光隐晦。

    沈公子咳嗽了两声:“你猜到了对吧?”

    “不是我外公,就是我爸。”赢擎苍冷笑了一声,“如果是我外公,我倒是可以给他找个理由,因为不忍心好友的后代被折磨,所以把人带走了。可要是我爸”赢擎苍猛的站起来,“那就意味着,这件事情他也有参与。”

    “如果是赢伯伯给你下药,又逼走了辛晴那他的目的是什么?”沈公子觉得很奇怪,“当初不是他要死要活的让你们在一起吗?”

    赢擎苍拧着眉头:“其实我早该想到,除了他,谁还能让辛晴委屈求全离开我。”

    “他用的什么理由?”沈公子频频摇头,“说不通啊!”

    “想知道很容易,让他自己说出来就好了。”

    “现在回英国?”沈公子也站起来,“我也去!”

    赢擎苍的电话突然响起了,他看了眼号码接起来。

    “少爷!老爷出事了。”阿楠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出来,声音大到沈公子都听的见,他摸了摸下巴,“这还真是巧啊!”

    赢皓和朋友喝完茶回来的路上,碰到了组织的游行,那些人和警察发生冲突时误伤了赢皓,他的脑袋撞到了防爆板上,当场就昏了过去。赢擎苍和沈公子第二天飞到英国时赢皓都还没从重症室出来。

    “阿苍!”荣丝蔓看到他,面带悲伤的迎上来,沈公子非常有礼貌的叫了声:“赢阿姨!”

    荣丝蔓脸变了变,没去和沈公子计较,只是无助的看着赢擎苍,“你

    爸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我我”

    “你放心,他死不了,祸害活千年。”赢擎苍看都没看她,直接进去和医生了解情况,没待五分钟就又出来拉着沈公子就走,“这里有人照顾,我们回趟赢家。”

    “阿苍!”荣丝蔓急了,“你不留下吗?”

    赢擎苍转身看了她一眼:“你不是曾经抱怨过他床上不行,你没机会伺候他吗?现在他就躺在床上,你可以慢慢伺候了。”说完丢下一脸难堪的荣丝蔓离开了。

    “噗哈哈哈!”沈公子一边开车一边笑,“那女人的表情实在是哈哈哈哈!”

    赢擎苍瞟了他一眼:“看路。”

    “放心!”沈公子又笑了半天这才想起正事,“好好的回赢家做什么?”

    “你觉得,有什么事情能让他背着我赶走辛晴,还不惜给我下药?”赢擎苍面带讥讽的问。

    沈公子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赢家祖训!”

    赢皓对赢家祖训的迷信程度,从之前他要赢擎苍和辛晴再一起时就能看出来,如果祖训说他死可以让赢家世代昌盛,那赢皓一点毫不犹豫的选择去死。所以让他突然改变的也就只有祖训这一个因素了。

    站在赢家地下的木门前,沈公子一摊手:“你没钥匙?”

    赢擎苍摇摇头:“这个门只有每一代的家主才能打开。”

    “那你还回来看什么?”沈公子白了他一眼,“明知道打不开。”

    皱了皱眉头,赢擎苍说:“走,去他书房看看。”

    结果依旧令人失望,什么都没有,赢擎苍仿佛早就料到一般,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要不去你外公那边看看?”

    “这事肯定和他没关系,我们不用浪费时间。”赢擎苍想了想,“既然老头子现在躺在医院里,不管是不是他做的目前都对我们有利。你想想,他会把人藏到哪去?”

    “你回去让阿楠查查有没有那些人的出入境记录,我让道上的兄弟去看看最近偷渡进来的都有些什么人。”沈公子扯了下嘴角,“我到希望他们是正大光明进来的。”

    “怎么说?”

    沈公子瞟了他一眼:“你想啊,如果他们是正常途径入境,那么就一定有入境记录。可他们现在带着茉莉,不可能走正常程序出境,这样我们一查就查到了。”

    “可如果他们只有入境记录,没有处境的,那么我们更容易就找到他们!”赢擎苍接着他的话说。

    “对!”沈公子眨眨眼睛,“现在就看看我们的运气如何了!”

    辛晴以为接下来还会见到赢擎苍,谁知道那天离开之后,人家再也没来过,还是丁磊从阿楠那得来的消息,辛晴才知道赢皓出事了。

    “他爸都昏迷不醒了,他竟然没在英国陪病人,听说早就回来了。”张宓一边吃东西一边鄙视赢擎苍,“这么不孝顺的男人,以后肯定对老婆也不好!”

    施芊芊瞪了她一眼:“别人的家事你胡乱评论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