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一百零九章请把女儿还给我

    “啪!”辛晴一巴掌打在茉莉脸上,整个人气的浑身发抖。<冰火#中文 ..

    “你个贱人,你敢打我?”茉莉扑上来就要打辛晴,被赢擎苍拽着胳膊翻倒在地。

    田姨和福伯听到动静都跑出来,田姨一看阿莎的样子也急了:“哎呀,我就去给宝宝冲了奶粉,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阿莎乖!妈妈来了,妈妈来了!”辛晴小心的把阿莎嘴上蹭到苹果泥都擦掉,然后对田姨说:“谢谢您一直帮我照顾阿莎,帮我把她的东西都收拾好,我要带她走。”

    “小姐!”田姨看到辛晴很高兴,结果听她说要带走阿莎,为难的看着赢擎苍。

    赢擎苍正冷冷的看着坐在地上的茉莉,茉莉捂着脸,不敢看他,却时不时的瞪辛晴一眼,恨不得咬死她。

    “阿莎和辛晴出去住几天。”赢擎苍的话说完,辛晴就面无表情的说,“我改主意了,阿莎我带回法国。”

    赢擎苍皱了皱眉头:“你一个人怎么照顾她?”

    “那是我的事,我不会在让阿莎留在这里被人虐待。”辛晴抱起阿莎准备上楼收拾东西,冷冷的丢给赢擎苍一句,“如果你阻止,我们法庭上见。”

    辛晴把阿莎的东西全都收拾好,福伯和阿澈帮她搬上车,田姨一直偷偷掉眼泪,说白了阿莎算是她从小带的,早就有了感情,自然舍不得。从头到尾,辛晴看都没看赢擎苍一眼,赢擎苍黑着个脸,浑身散发着冷意。等到辛晴抱着阿莎坐上车,他也拉开车门要上去。

    “你不用送我,阿澈送。”辛晴依旧不看他。赢擎苍一拳捶在车门上,“滚过来!”他这话是对站在门口的茉莉吼的,茉莉磨磨唧唧的走过过来。

    “跪下。”赢擎苍死死盯着她,恨不得把这个女人脖子拧断。

    茉莉瞪着他:“你你说什么?”

    “道歉。”赢擎苍一脚踢上去,茉莉一个趔趄头差点磕到车上,她跪在那,终于哭了出来。

    辛晴默然着看着他们:“要演戏,等我走了你们慢慢演。阿澈,你要是不开车,我就下去自己走。”

    “马上开!”阿澈赶紧关好车门,偷偷看了一眼赢擎苍,然后发动车子走了。

    赢擎苍在原地站了好久,然后转身上了另一辆车:“福伯,我回来的时候,不要在看到这个女人。”

    茉莉扒着车门不让他走:“赢擎苍?你说过要和我订婚的,你不想知道”

    “我也说过,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不然我不介意用别的方法。”说完他踩下油门,扬长而去,回了公司,阿楠已经从阿澈那里听说了,见他来了赶紧问:“少爷,让小姐带走阿莎吗?”

    如果辛晴带走阿莎,以后赢擎苍就没有借口带孩子去看人了。

    “您可以让律师去找小姐淡淡”

    赢擎苍挥了下手:“没用,再去用她没结婚不能收养孩子这一招的话,她敢马上就随便找个人结婚你信不信?”

    &nb

    sp;  “啊!”阿澈张了张嘴,不敢说话了。

    沈公子从外面冲进来,大呼小叫的:“喂喂,你又干什么了?怎么小晴晴要带阿莎走了?”

    “你来的正好,让你的人把茉莉带走,不管用什么方法,也要让她把话给我吐出来。”赢擎苍交代完,又对阿楠说,“收回所有摩根家族的资金,告诉他们,我不要茉莉了,还想和我合作,让他们拿出态度来。”

    阿楠点头出去执行命令,沈公子啧啧嘴得瑟:“呦呦,那个蠢女人干了什么?让你终于不耐烦了。”

    赢擎苍烦躁的随便从办公桌上抓起个东西就朝沈公子砸过去,沈公子一边躲开,一边继续幸灾乐祸:“我早说让你不要顾忌那么多,直接逼她说出来就好了,你非要绕圈子,现在好了吧,我看你以后拿什么借口再去找小晴晴!”

    “摩根家族曾经帮过那老头子,医生说他没多少日子了,我想拖一拖在动手的。”赢擎苍揉着眉心坐下来,目光却突然凌厉一闪,“可是茉莉不断挑战我的耐心,现在辛晴更讨厌我了,真是该死!”赢擎苍锤了下桌子,想到辛晴连看都不再看他,心里就又慌又恨。

    “你最好给你外公打个招呼,不然摩根家的人去找他,老头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沈公子站起来,“至于茉莉那个蠢货,交我给,我一定让她把真话吐出来。”

    “辛晴那边”赢擎苍突然说了句。

    沈公子站在门口露出个脑袋呲呲:“你放心,我会去把事情和她说清楚的,但是我估计就算说清楚了,小晴晴也不会原谅你。”

    “滚!”赢擎苍把烟灰缸丢出去。

    沈公子怪笑着跑了。

    辛晴和施芊芊在帮阿莎整体整理东西,张宓看着坐在她怀里啃苹果的小人赞叹道:“你们别说啊,阿莎宝贝长的真像辛晴!”她戳了戳阿莎肉呼呼的小脸,“就像是缩小版的辛晴。”

    “这样正好,以后长大了,也不会有人怀疑她不是亲生的。”施芊芊摸了摸阿莎的头,阿莎很给面子的在她手心蹭了两下。

    张宓撇撇嘴:“是亲生的,问题是和谁生的?”她碰了碰辛晴,“你这是要彻底和赢擎苍断干净吗?”

    “不然呢?等他们结婚以后继续虐待我的小阿莎?”辛晴一想到这个就怒火中烧,恨不得掐死赢擎苍,竟然让别人那么对阿莎。“这是我正好看见了,没看见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她刚刚回到施芊芊家第一件事,就是仔仔细细的给阿莎洗了个澡,顺便检查她身上有没有伤痕什么的,连放大镜都用上了,生怕没有外伤,却用了针扎,外表看不到。幸好干干净净白白胖胖的什么也没有。

    其实也怪茉莉倒霉,她平时根本就没机会接触阿莎,田姨和福伯把小宝宝照看的很好,也就是今天第一次她就让辛晴碰上了

    晚上沈公子又跑过来,死皮懒脸的要留下吃饭,整顿饭都在为赢擎苍洗白,一直到很晚还不肯走,后来施芊芊让他送张宓,沈公子顺嘴就说了句。

    “我的车才不让她坐!”

    &n

    bsp;然后张宓就乐呵呵的拿起衣服,揪着沈公子的耳朵出门去了,“老娘今天不但坐了,还要用脚踩你的方向盘。”

    “小晴晴。”临走时,沈公子在门外突然严肃起来,他看着辛晴说,“我知道说再多都没用。可是,你了解他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和我一样清楚,别为难自己,这样让大家都痛苦。”

    辛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关门时说了句:“这样的痛苦,比较单纯。”

    沈公子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告诉给赢擎苍后,赢擎苍也不明白。只有辛晴自己明白,既然她和赢擎苍最终是不能再一起的,与其像以前一样纠缠不清,不如借着现在断个彻底。所以,她才决定把阿莎带走。这样她和赢擎苍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牵绊了。

    但是辛晴显然低估了赢擎苍不要脸的程度

    “你来干什么?”大年三十,一大早门铃响,辛晴打开门就看见赢擎苍抱着个大盒子和沈公子站在门外面。

    “呵呵!我们都是孤家寡人,大家一起过年多热闹!”沈公子一边说,一边推着赢擎苍往进走,辛晴还想拦着,就听到软绵绵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来。

    “爹地!爹地!”小阿莎这两个字叫的特别清楚,辛晴扭头就看到小人摇摇摆摆的冲着赢擎苍扑过来,一头扎进他怀里。赢擎苍一手把阿莎抱起来,阿莎贴着他的脸蹭蹭。

    “爹地陪阿莎玩好不好!”赢擎苍从大盒子里拿出一个洋娃娃,阿莎一边拍巴掌一边说:“爹地娃娃!爹地娃娃!”

    等辛晴反应过来时,父女俩已经坐在客厅里玩耍去了。

    “行了,你真忍心让他一个人在家里过年啊?”沈公子凑过来,辛晴瞪了他一眼。施芊芊早就和丁磊偷偷在厨房看着,丁磊很不满意原本的二人世界被这么多人破坏。

    “我现在去订机票,我们去国外过年。”他恶狠狠的说。

    施芊芊亲了他一下:“乖,我们不能走,不然辛晴会难过的,人多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热闹嘛!”

    “那今天晚上你要在上面,还要任由我欺负!”丁磊乘机提要求,施芊芊在床上总是放不开,丁磊一直在调教她。

    施芊芊瞪着眼睛:“你怎么这么无耻?”

    “不答应,我现在就去订机票!”

    施芊芊掐了他一把,才悻悻点了点头,“那你出去招呼赢擎苍,我让饭店把年夜饭送过来。”

    赢擎苍一点都没有来别人家的自觉,丁磊几次像骗他答应明年让一个项目出来,都被他毫不客气的拒绝了,最后丁磊冷笑着说了句。

    “活该你女人不要你!”

    赢擎苍看那了他一眼,冷冷的丢过来一句:“我听辛晴说,你性生活不是很愉悦,要我教你吗?”

    噗丁磊差点吐血,怎么闺蜜之间连这些都说?

    气氛一直到晚饭前都还不错,直到沈公子突然接了个电话,然后表情慎重的对赢擎苍说:“茉莉被人救走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