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第一百零六章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赢擎苍又进入了快崩溃的边缘,这种心情上一次出现时,是辛晴被绑架的时候。刚刚在拍卖场,他简直无法相信会在那种地方看到辛晴,她哭泣的被关在笼子里,满眼无助的看着自己。最让他痛恨的是,自己竟然不能冲下去救她。阿澈听了他的命令去拍卖时,却被威廉抢了先。

    门被打开了,威廉挡在门口。

    “让开!”赢擎苍看都不看他。

    威廉有些无奈的开口:“不是我不让,是辛晴不想见你。”

    赢擎苍脸一沉:“我要去看看她。”

    “别进来!”辛晴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明明声音不大,却像锋利的尖刀砍在赢擎苍的心上,痛不欲生的让他语调都带着颤音:“让我进去看看你,看一眼我就走。”

    “我很好,就算我不好,也和你没关系。”辛晴只要一想到在拍卖场里赢擎苍转过头去的画面,就觉得整个人都冰冷刺骨,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赢擎苍。

    威廉侧了侧身子,将赢擎苍挡住:“赢先生,你也知道她今晚经历了什么,让她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我想知道她是怎么到那种地方去的。”赢擎苍后退了一步,站在门外看着威廉,眼光带着探究。

    威廉眉头微皱,然后还是说道:“她和同伴在街上走散了,遇到了拍卖场的人就被打昏带去了拍卖场。”

    “那么多人,为什么只有她?”赢擎苍盯着威廉。

    “赢先生是在质问我吗?”威廉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如果你能查出来最好。”

    “我会的。”赢擎苍转身离开,又顿了下脚步扭头看着威廉:“希望,不会和你有什么关系。”

    辛晴看着走进来的威廉,又向他身后探了探,威廉好笑的说:“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

    “走了最好。”辛晴冷冰冰的吐出句话,一个翻身,继续睡觉去了。

    昨晚恐怖的经历让辛晴受了非常大的刺激,第二天她还要强打起精神去参加比赛。穿上桃红色的旗袍衬得她的脸色越发苍白了,想了想,辛晴给破例给自己画了个浓妆。脸上的胭脂和眼影,还有唇彩都用了亮丽的桃红色。

    “很漂亮!”威廉看到她时赞叹道,“你可以坚持到比赛完吗?”

    辛晴吸了口气,挺了挺胸:“没什么不可以,我是来拿第一的!”

    比赛场地就在酒店的顶层,戴安妮早就等在那,一看到辛晴赶紧迎上来,盯着她的脸看了半天才开口问:“没事吧?”

    “没事。”辛晴摇了摇头,“谢谢你报警。”

    戴安妮好像松了口气,还上前抱了她一下:“没出什么事就好,不然我一辈子都不安心,拉你上个街就把你丢了。”说完又对着威廉点了点头,“威廉先生,谢谢你把辛晴救出来!”

    “我和辛晴是朋友,应该的。”威廉笑了笑,然后对辛晴说

    ,“我要去评委席了,祝你成功!”

    “我会的,谢谢!”

    比赛第一轮是所有的作品都放在台上,评委从其中选出十件入围决赛,再由设计师阐述设计理念。辛晴没什么悬念的进入第二轮,她下台休息时,看到了赢擎苍,他身边依然站在茉莉。他们身后的阿澈一脸沮丧,看到辛晴看他,赶紧跑过来。

    “小姐,你没事吧?”

    辛晴摇了摇头:“我没事。”

    “阿澈,以后不要叫我小姐,我和你们家少爷没关系。”

    “不是的,小姐,你听我解释。”阿澈急的脸都变了,“昨天少爷让我去救你,可我正要上去时那个威廉就出现了,我就比他慢了一步,你要怪,就怪我,不是少爷的错,他怎么会看着你被人拍卖。”

    辛晴安静的听完他的话,缓缓的开口:“你是想说,他有苦衷。”

    “是是是!”阿澈使劲点头。

    “因为他有苦衷,所以就当做没看见我,因为他有苦衷,所以就轻易的粉碎了我那时的希望”辛晴叹了口气,“阿澈,你无法理解我当时的心情。”

    说完她转身离开,不理会阿澈在后面叫她。

    昨晚,她看到赢擎苍的时候,仿佛看到他站在一片光后面对自己伸出手,然而当她正要把手伸给他时,他却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带走了全部的光。虽然辛晴被威廉救了出来,但是当时那种绝望冰冷的心情,蚀骨透血,她此时恨不得捅赢擎苍几刀。

    “辛晴!”戴安妮冲她招手,“该你了。”

    台上的辛晴犹如一株盛开的桃花,赢擎苍带着心疼和悔恨。她的身体一定很不好,不然不会画那么浓的装来掩饰。想到刚刚阿澈说的话,赢擎苍就恨不得杀了自己。这一次,他真的让辛晴伤心了。

    她会不会就此心死不再见自己?赢擎苍感到恐慌。

    “阿苍!那个不是辛晴吗?她竟然没被淘汰掉。”一旁的茉莉抓着他的胳膊说,眼中带着妒忌与不屑。

    赢擎苍甩开她,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茉莉有些害怕的把手缩了回去。

    “你还生气呀,不是让阿澈去救她了嘛!她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那。”

    “闭嘴。”赢擎苍的眼神像刀子一般阴狠,“你最好不要在和我说话,不然我怕我忍不住掐死你。”说完他站起来走到后面一排坐下,看都不看茉莉一眼。

    茉莉咬着牙心中冷哼一声:哼,你为了那个臭丫头,这么对我,等会我要她好看!

    “所有人都向往美好的爱情,在中国,鸳鸯象征着至死不渝的爱情,连理枝代表着两个人生生世世都纠缠再一起,永不分离。我们有美丽的诗曾经这样歌颂,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辛晴袅袅身姿站在台上,手里捧着那款名为幸福的项链,她的目光悠远,不知道看向什么地方。

    “虽然现在,我也不相信爱情。可是人活一辈子,总会为了一个人忘

    记自己的去爱一次,为了一个人,可生,可死。我希望大家都可以找到这样一个人,不问因果,不问前尘,用尽自己的全力去爱一次。那怕之后会粉身碎骨,那随风而去的过往也会记住你们的爱情,在这滚滚红尘中,永远流传

    评委席上的威廉带头鼓掌,很快所有的评委,包括参赛的选手都站起来,辛晴毫无悬念的赢的了天使之泪的奖杯。评委给她颁奖时说。

    “你的那番话,让我们觉得你的作品好像是活的,好像是件有灵魂的作品!恭喜你,你会成为优秀的珠宝设计师,期待你日后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然而等辛晴拿着奖杯走下台时,突然听到有个女声惊讶的喊道:“你不就是照片上的女孩吗?昨天在地下拍卖场被男人拍卖的那个!”

    辛晴的脸一下子毫无血色,连浓艳的妆都无法掩盖,她身上晃了晃,一旁的戴安妮赶紧扶住她。人群中茉莉举着手机走过来,她不停的给周围的人看:“来来来,你们看看,这是不是她?”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黑色情趣内衣的女孩,被人关在笼子里,躲避鞭子的情景,露出来的半张脸,的确很像辛晴。

    阿澈最先冲出来,脸色不好的对着茉莉说:“请你回去。”

    “你什么身份,凭什么和我这么说话。”茉莉不屑的看了阿澈一眼,又要给人看手机里的相片,却突然被一只手夺了过去,砸在地上。她正要开口,就狠狠的挨了一耳光,直接将她打翻到地上。

    “你你打我?”茉莉捂着下巴,口腔里充满着血腥味。

    赢擎苍浑身散发着可怕的杀气,他上前一步,掐住茉莉的脖子:“我说过,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

    “你你不想知道”茉莉被赢擎苍生生从地上提起来,她挣扎着想扒开赢擎苍的手。

    赢擎苍将她丢到旁边的桌子上,茉莉滚了两圈才掉下来,她看着赢擎苍,捂着脖子不敢说话,满脸都是泪水,眼中全是恐惧。

    “我有很多种方法和你合作,希望你不要逼我选择最残忍的一种。”赢擎苍说完不再理会茉莉,几步走到辛晴身边。

    辛晴却后退了一步,低下头不看他。

    “对不起”赢擎苍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要怎么做你才会原谅我”他想伸手抱抱辛晴,却看到她突然抬起头眼中带着防备,讥讽,还有恨意。

    赢擎苍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你怎么可以恨我?他觉得心脏像被人捏着,怎么都喘不过来气,阿澈赶紧过来扶着他,同时一脸祈求的看着辛晴。

    “怎么了?”威廉走过来,站在辛晴身边,“昨晚上我们去的那家餐馆东西不错,等下再去吧?然后吃完了还能像昨晚一样沿着海边散散步。

    戴安妮也突然笑着说:“对对!我们今天早点去,省得像昨天一样那么晚才回来!”

    辛晴感激的看了两个人一眼,然后转身就走。威廉挡在要追上去的赢擎苍前面小声说:“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昨晚的经历吗?等离开这里再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