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一百零四章到底是谁要杀我

    这种大克拉的钻石很考验设计师的水平,大颗的钻石没有办法做造型,一向都只能作为单独的项链吊坠,通常都用小碎钻在大钻石的后面做一个托,或者和项链本身连起来,做一个整体的造型。<冰火#中文 ..

    但是辛晴打破了这个传统,她用了99颗小黑宝石做成一个黑色的架子,用999颗小碎钻做成连理枝的造型当做整个项链,项链一直延伸到粉钻的后面,正好把黑宝石架子和粉钻链接起来。亮点是,在黑宝石架子上,用碎钻和各种颜色的宝石做了两只相依而偎,深情对看的小鸟。

    “这是鸳鸯!”辛晴的目光带着祈希,“在中国,自古流传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好爱情夙愿。”

    很简单,但却是无以伦比从未有过的大胆设计,丹尼尔和老女人都露出惊叹的表情,老女人第一次带着满意的目光和辛晴说:“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名非常优秀的设计师,你的大胆构想总是让我们眼前一亮。”

    “是啊!”丹尼尔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能把中国元素不着痕迹又体现的如此完美,太棒了!”他称赞道:“我们期待看到项链的成品!”

    辛晴对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施芊芊看过她这次的作品后是这么说的。

    “如果你把在专业领域上的智商放在日常生活里,你能把赢擎苍都虐死!”

    关于这一点辛晴也觉得奇怪,她在设计东西的时候好像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会软弱,不会哭。她觉得自己特别的勇敢,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自信。

    晚上两个人去一家很流行的甜品店里吃冰淇淋庆祝,她们进去的时候正好碰到戴安妮出来。

    “好巧啊辛晴!”戴安妮主动和她打招呼。

    辛晴也客气的说:“是啊,没想到你也吃这种东西!”

    “我也是小女生啊!”戴安妮开玩笑的说,“对了,我会陪你一起去比赛。”

    辛晴有些惊讶,戴安妮解释道:“这是ck的传统,每一次参加比赛的学生都由上一次的学生陪伴。”

    “应该是怕我们不熟悉规则和紧张吧!”辛晴想了想觉得可以理解,毕竟第一次去参加那么大的比赛,又没有经验,谁知道会出什么意外情况。

    “按照规矩,我也不能提前看你的设计,希望到时候你能一鸣惊人。”戴安妮临走时笑着对她说。

    两个人坐下后,施芊芊一直皱着眉头。

    “你怎么了?”辛晴看她心不在焉,“不喜欢这个口味的话我和你换!”

    施芊芊白了她一眼:“你就知道吃,刚刚那个女人,你最好少接触。”

    “你说戴安妮?”辛晴有些不解,“你不喜欢她?”

    “你没觉得她看上去很奇怪吗?”施芊芊侧头想了下,“但是我又说不上来她哪里奇怪。”

    辛晴看着她:“我和她连朋友都算不上,你不用担

    心。”

    对于她的观察力,施芊芊不敢苟同,她更相信自己的知觉。这天晚上她和丁磊通话的时候,让他和赢擎苍说一声,去查查那个叫戴安妮的女人。这些辛晴是不知道的,她开始整日窝在ck的工作间里,和工人师傅一起完成首饰的成品,转眼就是圣诞节,还有一周就是比赛时间,辛晴将最后的成品交给ck,比赛的那天会有专门的保全人员护送作品去参赛。

    圣诞节的前一天,施芊芊终于回去了,是丁磊他妈亲自打电话来求她回去的,她终于知道原来现在的丁氏根本就不属于她们家,尽管心里恨儿子当年没有听她的话把股份转让过来,可现在她毫无办法,不但同意施芊芊和丁磊的婚事,还催着他们赶快结婚,这样丁氏财团才有保障。

    施芊芊离开的当天,辛晴一个人拖着个圣诞树往屋子里移动时,看到了阿澈那张可爱的脸。

    “小姐!圣诞快乐!”阿澈边说边下车帮她抗树,紧接着车门又被打开,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啊呜咩妈!”阿莎穿着粉色的兔子大衣在赢擎苍怀里冲她伸手。

    “宝宝!”辛晴高兴的扑过去,抱过阿莎就一顿亲,阿莎也高兴的在她脸上涂口水,咯咯咯笑个不停。

    赢擎苍穿着黑色的大衣,站在那看着她。辛晴忍不住眼圈又红了,吸了吸鼻子说:“进进去吧!”

    “看见我们是不是特别高兴?”赢擎苍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

    辛晴假装没听到,这的确是惊喜,原本她对圣诞节也没什么想法,又不是外国人。可是这几天街上全都是一家团聚的气氛,所有人都赶着回家,她下午去超市的时候,连超市都要提前关门。对外国人来说,今天就是除夕夜。她不想孤零零的一人,才从门口砍了棵小松树想装饰一下,好歹也算是过节了。

    “阿澈,你今晚也留下,我们一起过节!”辛晴看到阿澈忙着装圣诞树走过去帮忙。

    阿澈看了眼赢擎苍,赢擎苍点点头。

    幸好辛晴买了很多食物,还有一只圣诞节特价的烤鸡。三大一小围着圣诞树吃晚饭,阿莎是最兴奋的,她已经可以站起来走几步了,就一个劲的绕着圣诞树跑。阿澈怕她摔跤,在后面像个老母鸡似的一直跟着她。辛晴看着壁炉里烧的暖暖的柴火,又看了眼靠在沙发上慵懒喝红酒的男人,觉得自己好幸福!

    虽然这种幸福是暂时的,像是灰姑娘的水晶鞋,过了十二点就会恢复原样,但总算是个美好的夜晚,留下一个美丽的梦。

    赢擎苍并没有多待,第三天她就带着阿莎回国了,走的时候他对辛晴说。

    “我最近比较忙,恐怕一直到过年都没空过来了,你过年回去的时候提前说一声,我让阿澈来接你。”赢擎苍看她想说什么,直接打断道:“你还是住赢家,可以多陪陪阿莎,还有乐乐。”

    上车时,赢擎苍又对她说:“提前祝你比赛成功!”

    “谢谢!”辛晴亲了亲阿莎,对他们挥挥手。

    距离比赛还有一天,ck把机票给她送了过来。辛晴收

    拾好行礼,特地都带了有中国风的衣服。第二天一早到达机场,戴安妮已经在等她了。结果在登机口,她竟然看到了威廉。

    “辛小姐!我就知道会碰到你。”几个月没见,威廉依旧贵公子的摸样,笑容恰到好处的朝着辛晴走过来。戴安妮见状悄悄说了句,“我先进去了。”说完都没等威廉走过来就离开了。

    辛晴心里不禁想,果然是贵族小姐,对威廉这样的男人都不多看一眼。

    “威廉先生,难道你也要去参加比赛吗?”辛晴开玩笑似的问。

    “呵呵,我倒是想啊,没那个本事。”威廉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牌子递给辛晴,辛晴接过来看了一眼,惊讶道:“特邀评委?”

    威廉故意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嗯你要不要贿赂一下我啊!”

    “好吧,要是你把第一名颁给我,我就给你做顿中国的饺子吃!”辛晴也不客气的和他开玩笑。

    两个人说完都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威廉看了看时间:“先登机,下了飞机再说!”

    “好!”辛晴点点头,威廉肯定不会和她做一个舱的,果然上去后,她进商务舱,威廉进了头等舱,两个人隔空挥了挥手。

    同一时间,沈公子推开赢擎苍办公室的门。

    “没有。”他的精神看起来更糟了,像是几天没睡觉一样。

    赢擎苍皱着眉头:“你是说,和我们之前查到的一样?”

    “是的。”沈公子给自己倒了杯红酒,靠进沙发里,“干干净净,我连他大学里的事都挖出来了。那个威廉是他们家族这一辈最优秀的继承人,从上学起就是风云人物,但是他很低调。据说他的智商高达180,在学校的时候,年年成绩第一。”

    “难道我们的方向错了”赢擎苍想了下,“那个戴安妮呢?”

    沈公子打了个哈欠,“那个女人就更没问题了。”他丢过去一个文件袋,“那,都在里面,你自己看。”

    赢擎苍打开文件,也是只有一张纸,没落贵族的千金小姐,规规矩矩的上学,生活,家族指望着她嫁给有钱的贵族,从小就是按照淑女的路子培养她。

    “你是不是怀疑威廉是当初绑架辛晴的人?”

    赢擎苍摇摇头:“他不是,我查过他的出入境资料,没有记录。”

    “偷渡呢?”沈公子说,“只要花点钱,完全进的来。”

    “那会很狼狈。”赢擎苍挑了挑眉,“你也见过他吧,那样的人,你觉得会去偷渡吗?”

    “的确不会。”沈公子想起威廉的摸样,“所以,现在又要重新分析了。”

    赢擎苍突然看着他问:“你觉得,我们是不是一开始思路就错了。那个绑架辛晴的人,既然目的是我,那么他有可能根本就不在辛晴身边。”

    “你的意思是,他在你身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