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一百零二章你明明很喜欢

    正给辛晴换衣服的赢擎苍听到她喊的话一愣,满脸的担心与怒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眼底满是柔情,嘴角的笑意再也掩饰不住。

    “唉我该拿你怎么办呢?”赢擎苍小心的把辛晴放进被子里,在她额头吻了吻,然后就抚摸着她的脸,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昏迷的时候觉得遇到危险,叫的是自己的名字,这是她最本能的反应,明明就放不下,明明就很爱自己,却非要离开。

    赢擎苍又叹了口气,怕辛晴总避着不见自己,所以不敢对她太好,就用这种方式不断的出现在她身边,哪怕是惹她人气,但至少不会忘了自己。她非要这样,自己就顺着她,反正不管是两年也好,几年也罢,她最终是要回到自己身边的。

    辛晴觉得头快炸了,正想伸手去揉,已经有一只手力道刚好的放在额头上,辛晴舒服的说了声:“谢谢,再重一点!”

    “好的。”一个声音回答,辛晴满意的又想睡过去,突然瞪大眼睛,整个人都清醒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

    赢擎苍一边继续给她揉额头一边说:“我路过你家,看到你晕倒在门口,就好心把你扶进来,结果你就不让我走了,非要拉着我一起睡。”赢擎苍低了下头,辛晴有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也慢慢的低头去看,发现自己像个八爪鱼一样趴在赢擎苍身上。

    “啊!”她连滚带爬的摔下床,赢擎苍换了个姿势,悠哉的靠在床头看着她,“你不用这么激动,我不会让你负责的。”

    辛晴捂着脸冲进卫生间,赢擎苍抿着嘴角穿好衣服下楼。等到阿澈把午饭送过来,辛晴还没下来。没办法,赢擎苍只好又上楼去叫她。

    “你打算住在里面吗?”赢擎苍敲了敲门。

    辛晴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别管我,你走吧!”

    “我照顾了你一晚上,你就这么赶我走?”赢擎苍嗤笑了一声,“好吧,我走。”

    门唰的一下打开,辛晴捂着脸,就露两只眼睛看着他:“我我去做饭。”

    结果下楼看到桌子上已经摆的满满的,她更不好意思了:“这家店的东西要排队的,还离的很远,你你吃完赶紧去休息一会吧!”

    “这还差不多。”赢擎苍坐下来开始吃饭,完全不考虑真正去排队买饭的阿澈的感受。

    辛晴坐在赢擎苍对面,头也不抬,机械的往嘴里塞东西。

    “你连这个也吃?”赢擎苍突然看着她说。

    辛晴把刚夹的菜放进嘴里:“什么?”然后她就跳起来。

    “呸呸”

    “怎么又吐了?”赢擎苍幸灾乐祸的笑着问。

    辛晴喝了一大口水,觉得嘴巴里还都是大料的味道,这下再也不敢不专心了,认真的吃完饭,赢擎苍又把装钻石的盒子递给她。

    “我已经委托给了ck,并且指定由你来设计,ck决定就让你用这款项链去参加年底的比赛。”

    这次辛晴很平静的接过来,还说了声谢谢:“我会努力的。”

    刚刚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她想的很清楚,路是

    她自己选的,如今男婚女嫁各不相干,自己有什么可不满的。辛晴不停的这么说服自己,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说服自己。

    “你不会乘机故意设计坏吧?”赢擎苍突然问了句。

    辛晴那点伤感瞬间飞到太平洋去了,她瞪着赢擎苍:“我是那种人吗?你这是侮辱我的职业操守。”看到赢擎苍还是一副奇怪的表情,她又说,“再说了,我干嘛要故意设计坏?”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开个玩笑而已。”赢擎苍喝了口咖啡,“好了,我上去睡觉,下午的飞机回国。”

    辛晴心一慌:“下下午就走?”

    “舍不得我?”赢擎苍挑着嘴角,露出个邪魅的笑容,辛晴低头喝汤,含糊的说了句:“怎么会。”

    赢擎苍站起来点点头:“最好不会,反正我也不会为了你留下来。”

    “呵呵,那真是求之不得!”辛晴对着赢擎苍的背影呲牙,这个男人现在说话越来越不让人待见了。她小声嘟囔了句:“赶快走吧,走了我一个人自由自在。”

    没发现赢擎苍上楼的背影突然顿了一下,辛晴只是觉得怎么温度一下就低了好多

    下午辛晴没有去机场,只是把赢擎苍送到门口,她还在酝酿离别话语时,赢擎苍就冲她挥挥手上车去了。倒是来接他阿澈还特地把头从车窗里伸出来和她说再见。看着远去的车子,辛晴眼圈不由的又红了红,吸了吸鼻子跑回房间就看到桌子上的钻石,打开盒子,璀璨的光华在高水平切割的粉钻上流转,辛晴忍不住裂开嘴角。

    女人对这种东西真的没什么抵抗力,不管你是什么样属性的女人,钻石这种东西都可以一击秒杀,盖上盒子,辛晴打开电脑准备查资料。现在离年底还有2个月,时间一点都不富余,她得尽快拿出设计方案来。

    赢擎苍的办公室里,沈公子一脸哀怨的看着他。

    “你要是再这样干脆把公司搬到法国去算了。”沈公子抱着靠枕缩在沙发上,看起来精神萎靡,“你去追老婆了,把我一个人丢这当苦力。”

    阿楠听了插嘴道:“大部分活都我干了,你就是签了签字而已。”

    “你是拿工资的!”沈公子指着他,“我呢?我是白干!”

    赢擎苍看他一副要死的样子,想了下:“你说的对,这段时间的确辛苦你了。”

    “是吧!是吧!”沈公子听他这么说,赶紧附和,“那你怎么感谢我?”

    “我给你安排个度假!”赢擎苍说。

    沈公子盯着他看了半饷,站起来说:“不用了,我自己安排就好。”说完就想走。

    “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赢擎苍有些惊讶。

    沈公子白了他一眼:“呵呵,以你的无耻程度,这个度假的地点一定在法国,然后顺便帮你照顾小晴晴,对吧?”

    “你错了。”赢擎苍严肃的说,“我没这么想。而且,说道照顾,你去了还不知道谁照顾谁。”

    沈公子眼睛一亮:“那你安排我去哪?”

    赢擎苍丢过去文件袋给他:“这是我手上关于威廉的资料,你

    看看。”

    “就一张?”沈公子从里面摸出张纸。

    上面也就几行字,介绍了威廉的出生时间,地点,以及他在哪里上的学,如今从事的职业,还有关于他家族的简单介绍。

    “不管我们怎么查,也只能查到这些。”阿楠有些惭愧,这些资料基本没什么用。

    沈公子皱了皱眉头:“太可疑了。”

    “你也觉得有问题吧!”赢擎苍靠在办公椅上,“一个人背景怎么可能这么干净,何况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英国贵族。他的身份,地位,和这张纸上的东西没一样符合。

    沈公子冷笑了一声:“所以这是伪造的。”

    “什么样的人需要伪造自己的人生呢?“赢擎苍似笑非笑的说,“他到底有什么秘密怕别人知道,没准,连这个身份都是假的。”

    “你想让我去趟英国?”沈公子看着他,“我在英国没什么是势力的。”

    赢擎苍摇摇头:“你回纽约去。”

    “不要!”一听让他回家,沈公子本能的就拒绝。

    “你必须回去,在你的大本营去调查一个人应该更方便吧!”赢擎苍瞟了他一眼。

    沈公子想了下:“你的意思是,这个威廉和黑道有关系?”

    “不知道。”赢擎苍摇摇头,“但是以我们自己的手段查不到,就只能让你家老爷子帮忙了。”

    沈公子一头栽到沙发上:“啊呀呀呀我不想回去见他!”

    “行,那我去,你留下坐镇赢氏。”

    沈公子跳起来:“别,我去,你自己留下吧!”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他好像很怕留在这,你对他做什么了?”

    阿楠翻了个白眼:“没有,主要是因为咱们这一层都是男的,他说他每天对着男人会发疯。”

    “少爷,您住在小姐家里的照片,还用不用在贴到她们学院的网站里了?”

    赢擎苍想了想摇头:“不用了,上次那张一家三口吃饭的照片足以让她落实有夫之妇的名头,以后不用贴了。”

    “还有件事。”阿楠想了想说,“辛浩宇死了。”

    赢擎苍皱了下眉头,还是开口问:“怎么死的。”

    “我们派人去诱导他赌博,结果欠了高利贷,被乱刀砍死的。”

    赢擎苍点点头:“赵佳丽呢?”

    “被一个从北边来的暴发户老头包养了,现在貌似还不错,住着别墅,每天打牌逛街。”

    “她过的这么舒服,我就不舒服。”赢擎苍笑了笑,“去给她找点事干,省的太悠闲了让她忘记欠别人的债。”

    远在大洋彼岸的辛晴可不知道辛家如今就剩下她和辛语蝶了,她每天忙着在学院的图书馆里找资料,午饭都是迈尔帮她买好了带过来。大概是忙昏了头,她全然忘记了之前赢擎苍的警告。

    要离迈尔远一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