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一百零一章敢背着我和别的男人……

    辛晴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外国人对化妆舞会那么热衷。

    一个拍卖会还要弄成化妆舞会的形式,每一个来参加的客人都不能把脸露出来,报价牌上的号码是你唯一的身份凭证,而辛晴作为拍卖方有一张特殊的磁卡,她只要把磁卡装在身上,走过入口的机器时,就会自己显示身份。

    因为实在不想去打扮,辛晴就干脆把自己装成阿拉伯女人,从头到脚都罩在淡金色的袍子里,只露了两只眼睛。出发时想了想还是拿了条水滴形的红宝石项链当做头饰挂着额头上,看起来鲜艳欲滴,让原本死板的袍子变的神秘又带了几分性感。

    让打扮成希腊勇士的摸样站在她身后,却因为矮胖的身材让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搞笑,他自己一点都不在意,得瑟的介绍除了那颗粉钻,今天拍卖的钻石了还有三颗都是他们矿出产的。

    拍卖会要开始时,辛晴看到走进来个穿着王子服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辛晴一眼就认出那个男人的身份。而那个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间看了辛晴一眼。

    那颗粉钻被放在最后压轴拍卖,马上就轮到的时候,竟然又进来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的燕尾服,脸上带着银色的面罩,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辛晴身上,辛晴瞪大眼睛看着他。

    赢擎苍!!他怎么来了?

    之后拍卖师宣布拍卖开始,辛晴扶着额看赢擎苍和威廉互相咬着不放。威廉就是一开始扮王子的男人,辛晴不知道为什么一眼能认出来,她觉得是因为气质,那个男人的气质如同古代公子,温润平静,所谓公子如玉,是最好的写照。不像某人

    辛晴瞪着又举了一次牌的赢擎苍,他这是疯了吗?花那么多钱买钻石。他想要干嘛不直接开口,那本来就是他的东西。辛晴尽量不让自己去想他要那颗钻石是不是要送给茉莉求婚。

    两个男人谁也不松口,旁边的让一直兴奋的抖着他的大肚子:“辛小姐,看来我们的钻石要超过前几年那颗蓝钻了。这也没什么,虽然我们的小一点,但是珠宝这种东西都是买来给女人的,女人肯定都喜欢浪漫的粉色。”他自顾自的说,“那两位先生不知道是要送给谁呢!”

    “人家就不能自己留着吗?”辛晴没好气的开口。

    让没发现她语气不对,还好意的解释说:“辛小姐,那是不可能的!贵族圈子里,带粉钻的男人可不是什么好寓意哦!”

    “什么意思?”辛晴不知道还有这种说法。

    让小声说:“那就表示他是某位贵族包养的。”

    辛晴啊了一声,觉的贵族圈子真乱。

    拍卖锤落下,拍卖师的声音兴奋的响起来:“恭喜99号先生以1400万拍得钻石!”

    辛晴脸一黑,99号就是赢擎苍。

    “我不舒服,我先回去,剩下的你自己处理吧!”辛晴丢下话站起来离开了。

    古堡的西面已经被改成酒店,来参加拍卖的客人大部分都住在这里,辛晴回去后就坐立不安的等赢擎苍,一直到天黑都没等到人,她有些不知所

    措,难道他买了钻石就走了?连见都不见她?可人家干嘛要见她,已经没有关系了,辛晴拼命说服自己,还是没忍住,捂着脸哭了一场,哭累了冲了个澡,准备去餐厅吃饭。

    “辛小姐!”刚坐下,就看到隔壁桌的人冲她打招呼,威廉坐在那,一脸微笑的看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辛晴走过去坐下:“很可惜,你没拍到钻石,不能送给你心里的那位姑娘了。”

    威廉笑了笑:“你怎么认出我的?”

    “感觉。”辛晴一摊手,“或者说是女人的直接?”

    “呵呵!那你的直觉能不能告诉你,今天和我抢钻石的是什么人呢?”

    辛晴楞了一下,难道他知道是赢擎苍拍到了钻石?

    见她那样子威廉的嘴角挑的更大了:“行了,行了,和你开玩笑的!”

    “哈哈!”辛晴干笑了两声,转移话题,“对了,这顿饭我请吧,算是回报你之前的帮忙。”辛晴觉得很不好意思,威廉之前开口让ck让步,虽然说不是为了自己,可如今人家也没拍到钻石。

    尤其是和他抢钻石的还是赢擎苍,辛晴觉得就和自己抢了似的。

    “好啊!”威廉也不客气,招呼服务生过来点菜,两个人边吃边聊,就像老朋友一样。辛晴发现威廉对中国文化很了解,可他竟然从来没去过中国。

    “以后你空去的话,我给你当导游!”辛晴举了举酒杯。

    威廉和她轻砰了下,笑意颇深的说:“一定有那么一天的!”

    辛晴放下酒杯时无意的转了下头,然后她就僵了,赢擎苍坐在他们左边也不知道坐了多久,脸上看不出喜怒,那眼神却像时刻要扑过来似的,辛晴甚至有种要被撕碎的错觉,她打了个冷颤。威廉发现她的脸一下子变的惨白,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赢擎苍已经往这边走过来。

    “你是”威廉想了一下站起来,“你是辛小姐的先生?”他侧头开玩笑似的对辛晴说,“怎么你每次见到你先生都和见鬼一样啊!”

    辛晴心里百转千回了半天,定下心神,自己紧张什么,这么想她的脸色好多了,坐着没动开口说:“威廉先生,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夫妻。”

    “不是?”威廉惊讶道,“那你们孩子?”

    赢擎苍打断还要解释的辛晴,冷冷的看着她:“你不想要阿莎了是吧?”

    辛晴脸一沉,不吭声了。

    “让你看笑话了,她在跟我闹别扭!”赢擎苍换上一副轻松的口气,自顾拉开椅子坐下。

    威廉摇着头笑了笑:“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哦,还不知道你贵姓?”

    “我姓赢。”赢擎苍的态度非常配合,完全不似以往般不耐烦。

    “赢先生,我是威廉,很高兴认识你!”威廉伸出手和赢擎苍握了握,又接着说:“怪不得赢先生愿意花1400万拍下钻石,原来是为了哄辛小姐高兴!”

    “你怎么知道是

    他?”辛晴说完就后悔了,明摆着此地无银三百两。

    威廉眨了眨眼睛:“男人的直觉!”

    “你的直觉还真是准。”赢擎苍挑着一边嘴角,眯着眼看了看辛晴,“亲爱的,吃饱了吗?”

    辛晴紧张的结巴:“干干什么?”

    “吃饱了就回房间去,我连钻石都送了,你就别和我怄气了。”说完也不等辛晴回答,就拉她起来,转身对威廉说,“那我们就先走了!”

    威廉站起来送他们:“有机会一起吃饭。”

    “一定有机会。”赢擎苍笑的意味深长,不知道为什么辛晴总觉得这两个男人之前好像有些不对劲。

    一进房间,辛晴看着赢擎苍的冷脸,突然想起什么,冲进卧室里在床头的墙壁上摸了半天。赢擎苍慢悠悠的晃进来抱胸靠在门框上:“想找情趣用品?这里的酒店没有这种服务,再说就算有,我们现在的关系也不适合用。”

    辛晴怒视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赢擎苍走到床边坐下,辛晴警惕的后退几步,“那你跑来拍什么钻石。”

    赢擎苍轻松的往床头一靠:“我想送人一条项链,正好缺颗钻石,所以就来了。”

    “你想要,可以直接拿去,用不着花那么多钱买,本来就是你的东西。”辛晴心里有些发酸,握了握拳头。

    赢擎苍瞟了她一眼:“那怎么行,那太没诚意了。”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个盒子往床上一丢,“那,钻石给你。”

    “我不要!”辛晴叫了一声,“你不是要送人吗?”

    赢擎苍站起来看着她:“你脑子想什么呢?我是让你帮我设计成项链,难道要我光秃秃送个裸钻给人家吗?”

    送给别的女人项链,还让自己来设计,辛晴的脑子一下就炸了,拿起盒子丢到赢擎苍身上:“见你的鬼去吧,我才不会给你设计。”说完拿起行李就往出跑,她要离开这里,一分钟都不想和这个男人待下去了。

    辛晴直接打车回了市里,一路上开着车窗拼命吹,生怕眼泪掉下来,脑子浑浑噩噩的也没发现后面一直有辆车跟着她。

    “少爷,小姐好像不太对劲。”阿澈慢慢的将车停在路边,看着辛晴下了出租车,然后站在家门口半天都没动。天已经完全黑了,也看不清她在那干什么。

    赢擎苍皱着眉头,正想着要不要下去看看,就看见辛晴突然身子一软,整个人就跌到地上。阿澈还没来得及说话,赢擎苍已经冲下车去了。几步跑过马路把人抱起来,阿澈赶紧跟过去把门打开。

    “去买药,她发烧了。”赢擎苍冷着个脸,摸了摸辛晴的额头,“真是一点都不省心,让你在一路吹,现在好了吧”

    辛晴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脱自己的衣服,她想挣扎,却没有力气,然后就突然哭起来,嘴里不清不楚的喊着。

    “赢擎苍,救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