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九十八章相爱相杀一家人

    赢擎苍这句话落下后,室内有一瞬间的安静,安静的好像真空状态,还是阿莎不小心把浴巾弄到了头上,嫌看不见辛晴了,吱呀呀的哼唧,才让辛晴回过神来。

    “那你睡这里,我去睡客房。”辛晴咬牙切齿的转过身,不去看赢擎苍已经的上半身。

    赢擎苍没理她,接着脱裤子,辛晴抱着阿莎就冲了出去,跑到隔壁客房半天都没动。然后发现阿莎的衣服什么的都在那边,又偷偷的跑回去,在门口一看发现赢擎苍好像不在里面了,浴室里有水声传来,辛晴激动的赶紧跑进去直接拿了衣服丢进婴儿床里,然后把床推到隔壁房间。做完这一切后她还不忘记把门反锁上,给阿莎嘴里塞了个奶瓶放到婴儿床里,自己放心的去洗澡了。

    等辛晴哼着歌,裹着浴巾打开卫生间的门时,就看到赢擎苍躺在床上,被子只盖到小腹,结实的肌肉在灯光下好像涂了层荧光,看上去就想伸手摸一下,辛晴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时整个人都炸毛了。

    “你怎么进来的?”

    赢擎苍扫了门一眼,辛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上面插着钥匙。

    “你从哪来的钥匙?”辛晴抓狂了,她都不知道这房子里的钥匙在哪。

    “楼下的储藏室里,怎么你不知道吗?”赢擎苍一副惊讶的表情,可惜他的眼睛里写满了:我就知道你不知道。

    下次见沈公子一定要掐死他,辛晴瞪着赢擎苍气呼呼的说:“好,你睡这里,我去隔壁。”

    “唔,那走吧!”赢擎苍说完就要掀被子,辛晴几步冲过去死死按住被角,“你别动!”

    他下面肯定是光的,怎么能让他就这么出来。

    “好!我不动。”赢擎苍的眼神突然变的幽暗,直勾勾的盯着辛晴。

    辛晴发现他盯的地方貌似不是脸,于是她绝望的低头,然后尖叫一声,顾不得去捡掉在浴室门口的浴巾,而是本能的就跳进被子里,把自己裹严实。

    “呵呵呵”耳边传来低沉的笑声,赢擎苍的声音像魔鬼的禁咒,“原来,你这么迫不及待要和我上床呢!”

    辛晴现在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她尽量靠床边,离他远一点,只露出个脑袋说:“咱们能不这样吗?”

    “哪样了?”赢擎苍明知故问。

    辛晴咬了咬牙:“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尊重我,也尊重你自己。”

    “我要是不尊重你,你以为你现在还躺在被子下面?”赢擎苍冷冷的说道,“你不会不记得当初我不尊重你的时候是怎么做的吧!”

    想到他们刚再一起时那七夜,辛晴打了个哆嗦,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不能那么做,你答应过我的,现在还不到两年。”

    “你想太多了。”赢擎苍翻身下床,辛晴吓的正要闭上眼,却发现他下面穿了睡裤。赢擎苍撇

    了她一眼,“我就是过来看看阿莎睡了没,你大可以放心,我现在对你没兴趣。”说完,赢擎苍关上门离开了。

    辛晴松了口去,身体慢慢放松下来,然后她觉得的唇边咸咸的,伸手一摸,才发现是眼泪。吸了吸鼻子,将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阿莎从婴儿床上抱过来,小心的搂在自己怀里。

    “阿莎”她戳了戳小人儿肥嘟嘟的脸,“要是能把记忆都丢掉,是不是就不会这么难受,他现在有未婚妻了,他已经不需要我了!”辛晴将自己埋进被子了,呜咽的闷声嘟囔,“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门外,赢擎苍死死的攥着拳头,幽深的眸子痛苦的看着地板,然后抬起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慢慢的回到隔壁房间。

    原本以为换了地方,阿莎会睡不好,谁知道小家伙只在后半夜醒了一次,辛晴喂她喝了奶,叼着奶瓶又呼呼的睡了过去,早上辛晴肿着眼睛看着嘴里吐泡泡睡的香的小人儿,心想还是孩子好啊,什么都不懂最幸福了!

    洗了把脸清醒一下,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肿眼泡,辛晴忍不住鄙视自己,有什么啊,至于吗?然后拍了拍脸下楼去了。一进客厅正好看到赢擎苍从外面开门进来,手里拎着几个纸袋子。看到他依旧帅的掉渣,辛晴又觉得不平衡了,凭什么自己就一晚没睡好,他就一点事都没有?这么想着,态度就恶劣起来。

    “吃早餐!”赢擎苍将袋子里的汤包,油条,鸡肉粥摆好,辛晴认识这些中餐食物,离这里起码隔了五条街。

    “我不饿。”她捂着肚子说。

    赢擎苍看了她一眼,目光暗了暗,转身就上楼去了。辛晴心有戚戚的看着他的背影,想自己刚刚的口气是不是真的很糟,然后她又锤了脑袋一下。

    想什么呢?自己没错!转身看到一桌子冒着热气的食物,又侧头看了眼楼梯方向,快速拿起一个汤包塞进嘴里。

    “啊!”她捂着嘴原地跳脚,一边吸着气,“烫死了!烫死了!”

    “笨蛋,不知道汤包里有汤吗?”辛晴红着眼睛捂着嘴巴抬起头,看到赢擎苍抱着阿莎站在楼梯下面,阿莎看到她那个样子还咯咯咯的笑。

    赢擎苍将阿莎放到儿童餐椅上,然后从冰箱里拿出块冰走到辛晴跟前:“张嘴。”他态度恶劣,“我看看烫伤没有。”

    “呜呜”辛晴张开嘴哼哼,赢擎苍眉头一皱,“烫了个泡,看你怎么吃东西。”说完却动作小心的把冰块放进辛晴嘴里,然后瞪她一眼,“含着别动。”

    辛晴忍着疼坐下,阿莎看到她鼓着嘴,以为里面藏了好吃的,伸出小肥爪子过来在她脸上拍。

    “别动她,她嘴里的是狗屎。”赢擎苍端起粥推到辛晴跟前,一边拍拍阿莎的脑袋。

    辛晴翻了个白眼,好像她听得懂似的,然后又看着桌上的粥瘪着嘴说:“我喝不了,嘴疼。”

    “谁让你喝了?”赢擎苍给阿莎带好小围嘴

    ,“让你喂她。”

    辛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端起粥开始喂阿莎。她觉得自己每次在赢擎苍跟前智商就会负数,一定是他们的磁场不对,不然怎么只在他跟前才丢脸。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赢擎苍慢悠悠的喝着豆浆开口:“你平时接触的人智商都和你差不多,所以你觉得自己挺聪明。”

    言下之意就是因为一群笨蛋再一起,所以显得你就不那么笨了。

    “你”辛晴正想反驳,赢擎苍打断她的话。

    “你最好少说话,赶紧让嘴巴好起来,明天就是阿莎生日,我在米其林餐厅订了位,你不会想到时候什么都不能吃吧!”

    赢擎苍成功的堵住了辛晴的嘴,辛晴喂阿莎吃完饭后,还跑去网上搜了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方法可以让伤口快速好的,查了几种药之后发现家里没有,于是她准备带着阿莎一起出去买药,顺便散步,结果就看见刚刚不知道出去又干什么的赢擎苍回来了,手里拿着两盒药。

    “吃了。”他递给她,顺便去到厨房去倒水。

    辛晴把药打开,接过杯子不忘记说,“你买的药管用吗?别吃了没用。”

    “你是不是不疼?”赢擎苍见她这么多话,眯着眼睛问。

    辛晴赶紧摇摇头,将药吃下去,然后她一整天都只有呆在家里,赢擎苍说外面空气不好,会感染。辛晴在心里诽谤你以为是国内吗,这边空气很好好吧,但是她也就只能心里诽谤诽谤,乖乖在呆在家里和阿莎玩。

    不知道是不是药的效果好,第二天晚上他们准备出门吃饭时,嘴里的泡已经好多了,虽然还是没下去,但是只要不碰到就没那么疼。米其林餐厅要求客人必须穿西装打领带,女士一定要穿晚礼服的。所以今天辛晴特意打扮了下,穿着改良过的中式旗袍,头发也盘起来,用了朵很大的牡丹花固定在脑后,配上淡绿色的旗袍,她看上去就像一朵盛放的富贵牡丹,天香国色!

    赢擎苍从她下楼开始眼神就不对了,一直沉着脸盯着她,辛晴不知道他抽什么疯,只好假装看不见。三个人出现在餐厅时,引起了不小的喧哗,赢擎苍就不用说了,穿着黑色的西装,如希腊神抵般俊朗的五官站在那就是发光体。西方男人对中国女性一向都很感兴趣,此时见到这么精致美丽的中国娃娃,纷纷将目光投过来,更别提赢擎苍怀里还抱着个白团子似的小宝宝!

    三个人跟着侍应生走到座位上,赢擎苍早就订好了餐,侍应生也将红酒开好,还特地贴心的为小阿莎准备了热的鲜榨果汁。辛晴见赢擎苍的脸色还不太好,就没话找话问。

    “你都点了什么?”

    赢擎苍看着她,慢慢吐出几个字:“你的嘴烫伤了,点了什么你也不能吃。”

    辛晴正考虑要不要把手袋丢过去砸死他,就看到不远处的另一张餐桌上迈尔正吃惊的看着她,身边还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是艾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