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第八十九章晚上陪我,作品就是你的

    接下来一个月,辛晴除了每天上午学习,下午就都耗在兰达的工作间里。.无奈的是一个月快过去了,她依旧没机会接触这次的作品设计,兰达依旧每天让她打杂。奇怪的是前几天开始,爱娃突然被兰达允许参与设计。辛晴想是不是打杂也是考验,爱娃通过了,自己还没通过,于是更加卖力的泡咖啡,倒垃圾。

    直到一天晚上她去附近的花店买花,一辆车开过去驾驶座上坐的人是兰达,他旁边的竟然是爱娃。当时兰达的手还放在爱娃那波涛汹涌的两团肉上。辛晴瞬间明白了,回家后上网和施芊芊她们诉苦。

    “你们说我怎么办吧?”她们三个开启语音聊天模式,辛晴听到张宓在那边嘎吱嘎吱的啃苹果。

    施芊芊一点都不意外的说:“很正常,你要不向恶势力低头,要不就反抗。”

    “哈哈,她那点战斗力,反抗也没戏。”张宓继续嘎吱嘎吱。

    辛晴抓了把自己的头发:“我以为只有中国才有潜规则”

    “这和人种没关系,这是人性。”施芊芊给她普及,“据说设计师的圈子和演艺圈差不多,脏的很。”

    “我可是很洁身自好的!”辛晴不同意,“再说,也不见得所以的设计师都这样啊!”

    张宓幸灾乐祸的说:“那和你没关系,你现在碰到的就是渣,你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吧!”

    “怎么解决啊?”辛晴觉得早知道还不如不参加,“要不我去举报?”

    施芊芊恨不得从电话那边把辛晴揪过去,掰开她的脑子:“你傻啊?你说ck会为你一只小虾米得罪一个设计师吗?”

    “就是说!”张宓附和道,“没准还让那个兰什么的人渣反咬你一口,到时候你没准连学院都呆不下去了。”

    辛晴出了身冷汗,她还是太天真了。现在这种情况,她不管怎么做,小命都在兰达手里捏着,如果工作结束时兰达说她不好,那么ck就会认为她不好,但时候学院那边没准真的会开除她。

    “所以,这件事我就只能烂在肚子里。”辛晴捶了下枕头,“那这次的设计我就只能看着了。”

    施芊芊认真的说:“你要千万不要大意,现在不是你参与不参与的问题,而是他们会不会让你顺利的完成这次设计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辛晴脸一白,“如果顺利还好,但凡出了什么事,自己就是被推出去的炮灰!”

    “没错!”施芊芊表扬她,“还不算傻的彻底。”

    “你走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很多事情,不是你不去惹,就不来找你的。你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对付你身边的每一个人。”施芊芊担心的说,“之前辛家的事情,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后来又有赢擎苍护着你,你根本就没接触过这些肮脏的事。现在只有你自己,没人可以帮你。你必须要成长起来,面对各种职场上的阴谋诡计。不然你还是趁早回来算了。”

    张宓一听也跟着叫唤:“就是,回来吧!趁着赢擎苍还没变心,回来当你的少奶奶去!”

    &nbs

    p;   “呸!”辛晴翻了个白眼,“那我也太没出息了!”她看了看时间,“行了,太晚了,不聊了,我会注意的,至少会先保证不被人陷害!”

    “小心那对狗男女啊!”张宓挂断时还在叮嘱她,“奸夫淫妇什么的最可怕了。”

    知道真相的辛晴第二天下午走进工作室时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尤其是看到爱娃一脸似笑非笑的盯着她时,这种感觉更强烈了。有一瞬间她甚至想冲出去喊一声我不玩了!

    “辛晴,你能帮我个忙吗?”爱娃拿着一沓画稿过来。

    “你你说。”辛晴整理了下思绪,这是她一个人的战斗,就算不能赢,也要把命留下来!

    爱娃不好意思的看着她说:“兰达让我修改这些初稿,可是我今天晚上有事,想早点离开,要不给你做?”

    “这是他交给你的工作。”辛晴有些惊讶的看着她,竟然已经敢擅自做主了?还是说这是兰达默许的?

    “这个应该没关系吧!我们本来就是一起来学习的,谁做不一样。再说了,你一直都没机会接触,我这可是给你机会,你要拒绝吗?”爱娃一副这是我施舍给你的,识相的就赶快答应。

    这是一定要自己答应了?辛晴想了想接过来:“好吧,那兰达有什么要求吗”

    “这些都是兰达为这次设计画的部分细节,你给它们都上好色就行了!”爱娃抖了抖的胸前的两团肉说,“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你要是表现好了,兰达没准就让你参与设计了。”

    看着爱娃扭着屁股离开,辛晴无比庆幸自己发现了他们的奸情,不然一定会以为这是机会来了。可是现在,她心中冷笑了一声,这种机会不要也罢

    兰达回来时发现爱娃不在,只是问了一声,辛晴说她有事走了,兰达想了想说。

    “对了,她昨天和我请过假。”又皱着眉头看了眼辛晴,“那她的工作由你来完成,今天就加个班吧!”

    辛晴点点头:“我明白,我正在做。”

    “给我看看。”兰达伸手拿起一张她刚刚填好色的原稿,看到上面的色彩时眼睛亮了下,“咦!你为什么把叶子涂成粉色?”辛晴赶紧说:“客人不是说是为20岁的少女设计的吗!粉色是最能代表这个年纪的颜色,浪费又充满童趣。”

    “那花朵呢?”兰达看了眼她正准备涂色的画稿,那上面是一朵铅笔画的太阳花。这种专门定制的首饰设计起来很繁琐,他们会先把所有能想到的图案画出来,然后在进行组合,最终决定一款最满意出成品,如果成品效果不好,就要重新再来一次,推翻之前所有的设计,重新找新的思路。

    辛晴手上的,就是一套花草的图案,她把叶子涂成了粉色,原本是亮色的花就不能再用同系的颜色了。

    听到兰达的疑问,辛晴拿起蓝色和玫红色的彩笔说:“玫红色打底,然后在覆盖两层蓝色。”

    “这两种颜色?”兰达皱了皱眉头,“你涂我看看。”

    &nbsp

    ;辛晴不慌不忙的将两种颜色涂在那朵花上,兰达拿起之前的粉色叶子放在上面对比了半天,问:“宝石能达到这种效果吗?”

    “中国有一种宝石叫碧玺,是古代君王才能佩戴的饰品,就是这种颜色。”

    兰达看了她一眼:“怪不得你的推荐语上写着对色彩的把握非常有个性。”他将画稿丢给她:“从明天开始,你负责所有颜色的填充。”兰达说完就转身离开,辛晴听到他小声的嘀咕。

    “中国的东西还真奇怪,那种颜色的宝石都有,看来我得去恶补一下中国的知识了。”

    辛晴对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乡巴佬,我们五千年的文化岂是你们这种几百年历史的国家能理解的。

    第二天爱娃在学校看到辛晴时,仔细盯了她半天才开口:“你没事吧?”

    辛晴扯了扯嘴角:“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事?”

    “昨天你画完就回家了?”爱娃浑身上下打量着她怀疑的问。

    辛晴看她的反应就知道昨天肯定有猫腻:“不然呢?我去哪?”

    “怎么可能”爱娃嘟囔。

    辛晴冷笑了一声:“你是算好了我会有什么事是不是。”

    “你什么意思,我这是关心你。”爱娃见辛晴好像真没事,口气不太好的说。

    辛晴没理她,转身走了。下午两个人去工作室,当爱娃看到辛晴坐在设计台上画稿时,一把将她推开:“这是我的工作,你什么意思?”

    “是兰达让我画的,有什么疑问你找他去。”辛晴拨开她的手,又坐回去。

    爱娃不敢相信:“你胡说!他才不会”她突然不说了,只是盯着辛晴露出一脸诡异的笑容,“呵呵,我就说怎么可能没发生什么,怪不得让你参与设计了,哼看来你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这种事情怕是以前也没少做吧!你那些名牌首饰也都是这么来的吧!”

    辛晴皱着眉头,她再说什么?然后猛的脸一沉,正要和她说清楚,兰达的声音就从门口传来:“干什么呢?不赶紧工作?爱娃你跟我出来一下。”

    爱娃眼神哀怨的看了眼兰达,又瞪了辛晴一眼,这才跟着兰达离开。辛晴握着发抖的手,不停的在心里和自己说:不生气,不生气,她怎么想是她的事情,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了

    一脚踢开椅子,辛晴想去洗手间洗把脸清醒一下,结果她回来的时候,路过员工休息室,听到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后半部分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

    她好奇的从没关严的门缝里偷偷看进去,看到爱娃的裙带掉在腰间,骑在兰达身上。兰达的裤子丢在一边,两个人正抱着一起。

    “你刚刚刚刚说的都是真的?没骗人家吧!”爱娃在这种时候,还不忘记问,“那昨天到底有没有得手。”

    兰达一边动一边说:“当然,她哪里有你好,我只喜欢你这样的,但是她她占时先不要动,我改变主意了,她留着还有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