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七十一章 一个秘辛

    看着正拿自己脸颊研磨自己要害的聂雨灵,萧战要不是脑子有点发晕,他非得叫这个女人知道厉害。

    “你……你怎么了?”

    聂雨灵呻吟道:“奴……这一个月来都在思念主人,今天终于见着主人,奴渴望得到主人恩赐,让奴久旷之躯得到慰藉。”

    萧战暗自咂舌,看着聂雨灵如同母狗般跪地摇臀蹭脑,他实难想象她竟会是第三执事。萧战算是见多识广了,他很清楚聂雨灵表现得像一条母狗绝对是接受过调教,这可是御院第三执事啊,到底是谁有这本事调教她。

    “你以前的主人是谁?”

    萧战眼睛眯起来,他很想知道答案,这或许是一个惊天阴谋,让第三执事成为女奴,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他……他已经死了。”

    聂雨灵脸上露出哀求之色,似乎萧战没有满足她最强烈渴望变得欲求不满。

    萧战愕然道:“死了?他到底是谁?”

    聂雨灵道:“他是神庙之主,当年是他将奴驯服,让奴成为一条母狗,他说狗是最忠诚的动物,奴是这个世间最为忠心的母狗,不管发生什么,奴都会完成主人交代的人物。他让奴隐藏在御院中,等待他的召唤。”

    萧战真的很意外,没想到聂雨灵以前的主人是神庙之主,那家伙的手伸得还真是长啊,早在无数年前就想好要对付神朝了。萧战真的感到心情,难怪神朝差点就彻底覆灭,碰上如此处心积虑的神庙,不灭才怪。

    萧战现在很庆幸,便宜师父虽然挂得早,但还是做了不少好事的,先是将神庙之主干掉,现在又能够让他借用神座之境,不然岂会顺利搞定御院这个最大的卧底。

    “你是母狗对吗?”

    “奴是条母狗,一直静候主人召唤,求主人不要再抛弃奴。”

    聂雨灵满面都是凄楚与哀怨之色,似乎真的遭人遗弃似地。萧战看得火气,这女人能够让人兽血沸腾,根本抑制不住释放出来的冲动,低吼一声道:“本主人现在就赐你恩宠!”

    萧战的话只让聂雨灵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她急忙趴在地上,冲他翘起屁股,身上的衣物瞬间化为齑粉,露出她惹火妖媚到极点的胴.体。萧战看得咽口水,他倒是想要扑上去一趁兽性,可他还没有失去理智,知道眼前美女乃是半神,除非他不要下半辈子幸福了,不然还是悠着点比较好。

    妈的!

    这个时候自己下不了手这是何等折磨,萧战有种抓狂的感觉,这个时候哪里有时间去找神窑出品的黑丝裤袜的道理。

    “主人!”

    聂雨灵发出一声兴奋的哀鸣,一瞬间她的身上就出现了萧战目前最紧缺的东西,这就是最为强烈的信号,他低吼一声,这一刻哪里还能憋得住。

    这是一场狂风暴雨,时间在飞速流逝,狂暴的力量肆虐着,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直到萧战彻底将心头那股暴戾情绪宣泄才得以结束。

    萧战感觉手指无法动弹一下,全身力气完全随着无休止的宣泄消失,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每次面对半神十有八.九都会这样。萧战发现自己已经离开武库,出现在一张床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独特的香味,一嗅间让他脑中浮现出聂雨灵的模样来。

    美妇人已经消失,萧战有些无力的翻转身体,通体都是清爽的感觉,这是沐浴更衣后才有的,显然在他沉沉睡去的时候聂雨灵不但将他带回自己的住处,还给他清理身体。静静的躺着,萧战清晰感到自己的力量在恢复,身体中每一块肌肉又开始充盈着渐渐澎湃的力量。

    脚步声飘进屋子,非常轻柔,萧战就算不去看也知道是谁来了。

    “主人。”

    一道柔和温驯的目光落在萧战身上,声音中透着难掩的喜悦之情,他的目光不由看向来到床边的聂灵雨,一身雪白长袍裹身,头梳神朝特有贵妇发髻,娇媚靥面绽着温柔迷人的笑,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一个端庄娴静的贵妇,那里能够预料她不久前如同母狗般趴伏在地向人求欢。

    萧战感觉身体中的力量恢复了很多,他不由坐起身来,目光先是欣赏一番聂灵雨的美态,然后开始打量身处环境。这是女人香闺,不过却非常朴素,没有女性化装饰。

    “这是哪里?”

    “这是御院第三重世界,奴一直在这里闭关,平时很少出去。”

    聂灵雨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她的目光落在萧战脸上,嘴角绽起一个开心的弧度。

    萧战有些惊讶的看着聂灵雨,这个女人完全没有一点魔后的感觉,他觉得她应当是一个温柔的女人,这样的人实在很难将之同兜玉这样的妖妇联系起来。萧战从床上走下来,任由聂灵雨给自己梳洗。

    “你闭关都是做些什么?”

    萧战发现聂灵雨住的地方实在是太朴素简单了,他无法想象一个女人在这样的地方能够爱平淡的生活这么久,虽然他感觉聂雨灵的实力是十大魔后中最强的一个,但也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枯燥了,同她十大魔后的名头完全不符。

    聂灵雨笑道:“奴闭关时主要是研究炼器之道跟调教之道。”

    萧战好奇道:“具体说说看。”

    聂灵雨道:“奴擅长炼器,对于傀儡之道非常有研究。”

    聂灵雨领着萧战来到一座大殿,她将手掌按在一拐巴掌大小的阵图上,很快大殿中传来一阵轰鸣声,不多时大殿中央一个通往地底深处的门户洞开。萧战跟着聂灵雨走入洞中,一张张晶灯亮起来,将这条尝尝通道照得通亮。

    萧战的眼皮挑起来,通道非常不简单,看上去没有任何东西,可是他发现墙壁上的壁画异常独特,内里一条条兽犬似乎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这是奴创造的一种傀儡壁画,将奴炼制的傀儡封存其中,这些兽犬实力非常强悍,每一头都拥有九境的肉身,除非是半神,一旦外人没有得到奴的允许进入这里就会被它们撕成碎片。”

    聂灵雨唤出一块壁画中的兽犬,形象非常像,可以说完全将兽犬模拟出来了,不过它所有部位却是金属构成,可以清晰看到金属的光泽,一看就是一头金属傀儡兽。兽犬能够变形,跟萧战给裹婵母女炼制的兽犬非常相似,这头兽犬很快化为半人半兽形态,体内气息异常狂暴,就如同一头真正的兽犬。

    萧战很快来到一座地宫,这里布满卫士,一个个都是九境的存在,它们同那傀儡金属兽犬变化人形时一模一样,不用说都是同种傀儡。

    “你似乎很喜欢炼制这种傀儡兽犬。”

    聂灵雨笑道:“奴是条母狗,自然对自己的同类情有独钟。”

    萧战挑眉道:“你平时都是如何解决自己的生理需要的?”

    聂灵雨失神道:“奴的身体只有主人才可以享用,除了主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触碰,奴想主人时会使用【梦境指环】。”

    聂灵雨轻抚手中的一枚戒指,这就是她所说的梦境指环了,一定是类似于梦想成真这种能力的戒指,对于这个萧战到不怎么在意。他开启真理之眼,让他惊讶的是聂灵雨竟然只被一个男人碰过,这个男人自然就是他了。

    神庙之主难道是圣人不成,将这样一个女人调教成母狗竟然没有让任何东西碰过,这种手段可是要强过裹婵兜玉太多了。

    “神庙之主为何不碰你?”

    聂灵雨笑道:“他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自然无法碰奴。”

    “什么意思?”

    萧战不由一愣,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那是什么?

    “天使!”

    回答萧战的人是小小蜜,她有些惊讶的道:“没想到这个神庙之主竟然会是一个纯正的天使,一般天使中只有那些具有初代血裔的天使才会不具备性别。说真的,你的师父还真是厉害,竟然能够将一个初代天使干掉,这实力很难让人相信他只是刚刚跨足神座之境。”

    萧战皱眉道:“玄土这些家伙难道都是瞎子嘛,神庙之主乃是天使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看出来。”

    小小蜜道:“没有人会将神庙之主的衣服脱掉来验明正身,没有被人发现这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萧战想想也就释然了,神庙之主毕竟是神庙之主,外人不可能脱掉对方衣服去观察的,只要注意一点基本上不会露出破绽。萧战很快就不去想什么神庙之主了,这家伙已经挂掉,想着也是多余,如今聂灵雨已经成为自己的女奴,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享用成果。

    地宫就是一座巨大的实验室,这里很多器具都是用来制造傀儡用的,当然除了炼制傀儡,还有很多专门用来锻造各种特殊器具的设备。聂灵雨向萧战介绍着她这座地宫,对于傀儡他自然不是太感兴趣,因为这些傀儡虽然强大,但真要论技术的话根本比不上他的傀儡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