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六十二章 接管提议

    搞定一位龙女绝对是意外之喜,这远比征服十大魔后还具有意义,毕竟龙女的修为先不去说,她的肉身就是无敌利器,虽然她的肉身暂时自己或许还享用不了,但是却可以拥有最强武力,只要将自己的武道传给龙女,她可以碾压无数半神。

    让兜玉召来衣物给龙女穿上,虽然在妖巢一直处在变身状态下,但龙女对于人身还是非常适应的,仅从她的举止来看,就能发现她一定受过良好的宫廷教育,哪怕过去无数年月,礼仪已经融入她的骨子里。

    龙女给萧战的感觉就像似一位高贵的公主殿下,一身神朝贵妇盛装,款式同兜玉的非常相似,不过在她那金色龙尾的映衬下显得氛围妖艳。

    得到龙女,萧战对于其他的事情变得漠不关心起来,至于兜玉所说那个花奴种花已经无法引起他的兴趣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自己的武道传给龙女,看到她无敌的英姿。

    “亲爱的,不要忘了你来这里的目的哦,这段时间我会将她对身体的控制,包保让她成为一个尤物。”

    兜玉显然对萧战被龙女勾走了魂很不满意,也不知道她跟龙女说了什么,龙女眼中虽然不舍,但还是表示自己会好好学习控制身体。

    龙女就这么被兜玉骗走了,萧战是这样认为的,看着一脸微笑的兜玉道:“有这个必要嘛,这个花奴跟种花还是不要看了,我感觉我会受不了那个变态程度的冲击。”

    兜玉笑容妩媚的道:“那可不行,我可要将我的一切秘密同你分享,你不许拒绝。”

    萧战翻白眼道:“我知道不就得了,犯得着看这些东西?”

    兜玉邪笑道:“种花之日不单是那些成熟花奴的大喜事,还是无数花奴第一次种花之日,这次育花师培育的新花奴有十万,这其中处女占了三成,第一次被兽类蹂躏璀璨哪怕身体已经具备成为花奴的资格,第一次对于她们来说还是非常凄惨的。”

    萧战挑眉,看着嘴角绽笑的兜玉,他能够感觉出来,这个女人不会对自己所做事情有任何愧疚心里。萧战感到异常疑惑,兜玉一直强调让他观赏花奴种花难道只是纯粹的想让他见识自己的一切?

    萧战猜不透兜玉的心里,对于这种心里扭曲的女人,想要读懂她们的心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萧战不会奢求懂兜玉,他感觉要真的懂这个女人或许自己也必须达到她那个变态的程度,这不是他希望的。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兜玉挽着萧战的胳膊道:“我想让你帮我改革妖巢,让这里发生质变。”

    萧战眼睛不由一亮道:“你让我来改造这里?”

    兜玉点头道:“你拥有一种非常特殊的能力,能够让兽类进化为人,如果有你接管这里一切,这种跨种族培育兽武的方式一定能够愈发圆满,让我们组建一支最强兽武。”

    萧战挑眉道:“你真的让我随意处置这里?”

    兜玉咯咯笑道:“我不会让你马上掌控这里一切,而是先让你接管一部分,等你完全熟悉这里的时候我会将妖巢真正交给你掌管。”

    萧战没好气道:“你完全交给我就是,保证我能够创造出你难以想象的成绩来。”

    兜玉亲了萧战一口道:“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担心你会将妖巢的特色直接砍掉,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要取缔花奴?”

    萧战点头道:“当然要取缔,你这种搞法实在是太邪恶了,跟我的道德观念不符。”

    兜玉笑道:“你不妨这样想嘛,将自己的敌人打败之后,女人做成花奴,男人做成兽奴,让他们为我们培育兽武。”

    萧战闻言一呆,他有些迟疑道:“这会不会太邪恶了。”

    兜玉吃笑道:“邪恶才好嘛,在我看来这才是报复敌人的最高境界,不但可以最大程度的璀璨敌人,还可以彻底奴役他们的子子孙孙,用最恶毒的方式践踏他们的人伦。”

    萧战一脸古怪的看着兜玉道:“你是见过最恶毒的女人。”

    兜玉笑道:“多谢夸奖。”

    萧战看着笑靥如花的兜玉,心头突然火气,猛地将她搂入怀中,痛吻她的红唇,大力揉捏她的胸与臀,一切发展非常快,粗暴的扯落妖妇身上所有衣物,直接将她压在小几上,兽性的征服飞速上演,似乎心头有股难言的火,这次的他异常狂暴,毫无一丝怜惜的模样,试图将胯下这妖妇蹂躏璀璨。

    数个时辰的狂风暴雨过去,萧战无奈叹口气,看着怀中一脸满足的兜玉,他知道自己的粗暴对于她的过人承受力来说充其量就是让她获得更为高品质的欢.爱。萧战心头还是有些火气的,对于兜玉所做一切他非常反感,既然这女人将这里交给他来改变,那他就要彻底改变这里的罪恶。

    萧战心中生出一股报复的冲动来,他拍了拍兜玉的屁股,直言让她像母狗一样给自己清理身体。萧战跟兜玉有过数次欢.爱经历,清洗身体没少做,不过他直言说出来之后,这妖妇咯咯笑道:“本来我打算帮你舔干净的,现在门都没有。”

    萧战无语道:“犯得着嘛。”

    兜玉打了一个响指,很快冰彤与裹婵联袂走进来,她笑道:“你们两个现在就是两条下贱的母狗,舔干净我们两个身体上的浊物。”

    裹婵媚眼瞅着萧战道:“我要做主人的母狗。”

    冰彤淡然道:“做谁的母狗倒是无所谓。”

    兜玉妩媚的给了萧战一个媚眼,她下命令道:“既然你这丫头喜欢做你的母狗,那就去做你的母狗吧,至于冰彤,你还不快过来帮本主人弄干净。”

    裹婵立时喜滋滋的跪在萧战面前,卖力的充当清洗身体的角色,那神态与动作风骚.淫.荡得很。相比起来冰彤就矜持很多了,她跪在兜玉面前,哪怕做着最淫.秽的事情,也会给人一种庄重的感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