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五十章 初战成功

    萧战的目光在身边这些女人身上扫过,嘴角一抹邪笑站起来,他发现自己竟然对这些女人充满一种占有的**。这种**很是纯粹,就是很想**的同她们进行**的交流,这只是一种毫无感情的**,非常的浓烈。

    萧战有些惊讶,因为这种念头产生时他竟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这种心理以前绝对是没有的,他虽然有很多女人,但绝不是那种随便什么女人都会上的,因为他有最强的占有欲,如果一个女人无法被他完全占有,他绝对不会对这女人有太大的心思,对于****的追求并不强烈。

    直接将一个女人搂在怀中,萧战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身心内立时生出一股躁动的情绪来,**异常的强烈,这并不是因为她是谁,而仅仅只是对这具成熟的**感兴趣。萧战知道自己的心里产生了变化,这一切应当都是妇人将那可血钻融入到他身体中的缘故,虽然已经将那位神座的意志磨灭,但邪恶的血脉之力还是影响到了他。这种变化真正可怕的不是让萧战自身变得邪恶,而是他自己根本不觉得自己变得邪恶,这让他很担心,以前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将来都会变得理所当然。

    萧战心情有些凝重,他没有将怀中女人怎么样,虽然很想侵占她的**,但现在他没有这个心情。

    “少主在想什么?”

    裹婵挽着萧战的胳膊离开妇人香闺,作为一名最顶级的调教师,她绝对是一名能够窥破人心灵的术师。萧战的情绪变化裹婵瞬间就解读出来了,她有些不理解,要知道在她的认知中阴无邪绝对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绝不会因为心里的变化有任何负罪。

    萧战同裹婵对视着,她的眼睛仿佛一双窗户,能够看穿他的心灵。萧战心头一跳,几乎下意识的开启真理之眼,他惊讶的发现,裹婵的心灵窥探非常神异,这不是简单的窥探你的心灵,她似乎能够从他每一个神态,每一个肢体动作判断他。就算动用神器遮掩来自心灵的窥探,他的神情变化,甚至肢体动作也会完全暴露他的心灵。

    “以前看女人不管是恨自己,还是爱自己,感觉她们有血有肉,可是现在我发现女人只有**跟脸蛋,她们的喜怒哀乐似乎全都是无用的,说实话我应当讨厌这种感觉,可是却发现自己内心非常认同,这让我很是矛盾。”

    裹婵笑道:“少主的理解没有错误,女人最美的就是她们的**,其它的东西何须在意。”

    萧战翻白眼道:“如果只有**,那只是玩具而已,就像你给我的感觉很危险,可我却很想得到你,这跟你的**无关,我真正感兴趣的是你这个人。”

    裹婵吃吃笑道:“少主真的想要得到奴婢?”

    萧战笑道:“这是自然,你的眼睛能够窥破一切,难道发现不了我对你的占有念头。”

    裹婵吃吃笑道:“奴婢当然能够感应到,以前少主对奴婢一点兴趣都没有,可如今竟然如此想要得到奴婢。咯咯!少主同裹珠搞过了吧,想不想母女通吃?”

    萧战目光落在裹婵身上,他突然发现自己竟无法克制自己对她的喜欢,眉头不由皱起来,因为他实在发现不了自己为何会对她产生这种喜欢情绪来。裹婵的确漂亮,但萧战漂亮女人可是见多了,绝不会因为漂亮而喜欢她。

    萧战在纳闷,被裹婵挽着出现在昨夜晚膳之地,妇人已经等候多时,她同昨夜所见完全不同,不再是那薄纱裹体的模样,一身长袍,腰间绸布紧束,跪坐于蒲团上,此刻的她显得分外高贵迷人,让人完全无法联想到她魔后的名声。

    妇人目光落在萧战身上,她的眼神异常的温柔,上下将他大量,好一会儿才点头道:“我还担心伤了你的身体,看来昨夜那种程度对你来说刚刚好。”

    裹婵在一旁服侍着,她一双妙目落在萧战身上,抿嘴笑道:“少主昨夜好生神勇,主人乃是半神,竟都被弄得丢盔卸甲。”

    妇人瞪了一眼裹婵道:“死丫头,连我都敢调戏,看来你是欠收拾。”

    裹婵抿嘴笑道:“奴婢可是实话实说,主人身具淫源之体,当初就是十三执事斗碰不了主人,最终还是找人替代,才能采到种子借胎生子。”

    萧战愕然道:“那这个替代者是谁?”

    妇人含笑看着萧战道:“她是一名花奴。”

    萧战眉头微皱,花奴就是一种性.奴,也就是说阴无邪的母亲是一个性.奴。很快萧战的眉头舒展开来,他又不是阴无邪,没必要因为这个而不快。

    妇人笑容满面道:“她虽然只是我手下一名低贱花奴,但身份却是非常高贵的。”

    裹婵吃吃笑道:“她是鹿王最疼爱的王妃,贤惠之名享誉神朝,被誉为贞洁的象征。”

    妇人嘴角绽起一个弧度道:“这些都是她美丽的外表,可惜谁能知道真实的她到底有多么的淫.贱不堪。每年鹿王妃都会来一次妖巢,只有当她在那里时才会流露出自己的本性,她是我调教出来的花奴中最好的一个,再过几天就是种花时期,所有的花奴都会齐聚妖巢,到时我会带你去妖巢,让你见识真正的鹿王妃。”

    萧战心头猛地一跳,妇人这话有些古怪,按道理来说阴无邪应当知道何为花奴,肯定也去过这个妖巢,她为何还这样说?难道是因为血钻融入身体,让她认为是那个神座意志觉醒?

    萧战感觉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妇人创造阴无邪的目的就是为了复活那位神座,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他对这个的兴趣不是很大,他真正关心的还是这个妖巢位于隐盟总部,如果他进入那里,就有机会接触真正的隐盟。现在已经同妇人建立一种关系,虽然看上去去她跟原来一模一样,但萧战明白她不会伤害他,或许仍然保留着她的本性,但绝对会为了他做任何事情。

    用过早膳,萧战打算离开魔堡,虽然有分身,但不管是预备神院还是御院整个阵法重建他都必须亲身参与,仅用分身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今后一定要常来魔堡。”

    妇人温柔的看着萧战,她的脸上绽着笑。

    萧战闻言笑道:“我会常来的。”

    妇人在萧战脸上亲了一口,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目送他离开。

    “主人。”

    裹婵来到妇人身后,目光直到萧战消失,她才压低声音道:“您打算如何处置他?”

    妇人笑道:“他?你可要记住一点,他从今往后也是你的主人。”

    裹婵低声笑道:“他可是将少主弄死了,主人就不生气?”

    妇人不屑道:“弄死也好,我根本不在乎。”

    裹婵突然吃笑道:“奴婢现在还忘不掉他趴在主人身上睡着的模样,听说他可是拥有两件至宝,那一定很有趣哦。”

    妇人眼中透喜道:“你没听错?”

    裹婵兴奋的道:“哪能啊,奴婢现在不知有多期待了。”

    妇人脸上露出笑容来道:“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罪恶之心已同他融合,血脉中充斥着罪恶,不过他还远远不够邪恶,作为我的男人哪能不邪恶,咱们应当想办法让他血脉中的罪恶同他完美相容。”

    裹婵笑道:“他在压抑自己的变化,如果让他回归以前的生活,本性很快会被压制住,很难达到主人的要求。让他仅仅常来魔堡远远不够,主人必须将一个能够随时诱发他本性的东西放在他身边,日积月累,他迟早会蜕变成为主人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

    妇人微微笑道:“我早就有人选了,他一定会喜欢的。”

    妇人话音未落,一阵脚步声响起,很开一道妖娆的身影浮现,这是一个妖艳到极点的女人,一双闪烁着妖异光泽的眼眸能让人心迷失。女子身上毫无衣物遮掩,最为惹火的胴.体完全展露,让人心惊的是她屁股后边生有一条长长的尾巴,那一片片肉鳞闪烁着妖异的光泽,性感到极点。

    “主人。”

    生有尾巴的女人跪在妇人面前,她的尾巴摇动着,似乎在向她的主人示好。

    裹婵目光落在女子脸上,立时吃吃笑道:“同她母亲就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主人怎么突然改主意了?”

    妇人挑起女子下巴,欣赏着她那妖媚迷人的脸蛋,嘴角绽笑道:“你完美继承了月奴的一切特质,本来打算让你像月奴一般做一名花奴,不过你现在有更重要的任务。从今往后你只需跟着他,诱惑他,让他成为一个邪恶的男人。”

    “奴一定会圆满完成主人的命令。”

    女子脸上露出娇媚迷人的笑容。

    裹婵笑道:“主人不会打算直接送到他的面前吧?”

    妇人微微一笑:“虽然我们才认识一天,但能够感觉出来他是一个怜香惜玉的男人,让如此美艳动人的女人如果在他面前变成花奴,他一定坐不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