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四十九章 神座血晶

    听到萧战的救助,傀儡神戒之灵很开心,就像似一个小孩子突然得到父亲奖励一般,可以清晰感应到的她开心的情绪。

    “傀儡术有很多种,像【爱神咒】同【爱奴咒】这是一种契约,需要双方同意,或者干脆一番彻底失去抵抗能力才能施展。眼前女人都不适合这些条件,所以用这两个傀儡术不会成功,而要让傀儡术成功,最要用【愿想傀儡咒】。”

    “什么是愿想傀儡咒?”

    萧战对于傀儡神戒之灵提出的傀儡咒还是第一次听到。

    傀儡神戒之灵很开心,能够帮到萧战让她感觉很骄傲,因而喜悦万分道:“【愿想傀儡咒】目的就是以目标的最大愿望为咒术源泉,只要是生灵就会有愿望,而一旦有愿望,就很难躲过【愿想傀儡咒】攻击。”

    萧战皱眉道:“这个【愿想傀儡咒】有什么特点吗?”

    傀儡神戒之灵道:“【愿想傀儡咒】要想施展成功有一个关键,那就是共鸣,主人施展时必须能够同她的愿望联系上,当找到共鸣点后,【愿想傀儡咒】就会生效,主人那时就会成为她情.欲的寄托,为了主人,她可以奉献一切。”

    萧战心中有了决定,目光不由重新落在屋中美女身上,适时她跪于一张软榻旁,他的脑中属于阴无邪的记忆再度涌现,让他明白每次同妇人晚餐之后他都会接受眼前美女的按摩推拿,这样的事情已经持续无数年了,久得就连阴无邪自己都忘了。萧战心中涌现困惑来,他很清楚妇人这样的要求一定有自己的目的,她绝对对阴无邪做了什么,或者说对他有某种期待,只不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他不得而知,一切都只能任由事情发展,他才能明白这一切。

    萧战脱掉身上的衣服,接受美人的按摩,说实话她的手法实在是太赞了,从第一下开始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让他彻底放松下来,以至于在一种美妙难言的感觉中沉沉睡去。

    “情况如何?”

    妇人走进来,走到榻边,温柔的凝视着熟睡中的萧战。

    负责按摩的美女跪于地上道:“少主的身体已经完全成熟,如果奴婢没有判断错误的话,应当已经蜕变为神体。”

    妇人脸上露出喜悦情绪道:“永恒神炉果然拥有塑造神体的功效,不枉我接近十三执事,让你获得重塑的机会。”

    妇人坐于榻上,玉掌落在萧战的身体上,爱抚间笑容满面道:“今天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已成功了,我等这一天很久了,放心吧,我这就会让你苏醒过来,那时咱们不用顶着母子身份继续隐瞒什么。”

    妇人站起身来,她来到屋子一角,手中按在墙上,随着她口中喃喃自语一番一道光芒亮起,当一切恢复原状时一道门户出现。妇人走入门户,当出来时她的手中出现一个锦盒,咬破手指,一滴血液滴落锦盒上,霎时间一阵神光涌动,那属于神族的文字浮现。

    锦盒终于打开了!

    一枚闪烁着夺目血光的血钻出现!

    “这是什么?”

    萧战很是吃惊,身体还处于熟睡中,他根本无法那马动弹一下眼皮。

    “这是原血,属于实力强大的武者血液净化。”

    小小蜜的声音在萧战脑中响起。

    “这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从目前的情况来分析,阴无邪并不是她的儿子,她接近十三执事目的就是为了借用永恒神炉,这滴原血充满邪恶的气息,根据我的判断应当来自一尊神座。”

    “神座?”

    萧战异常震惊。

    “绝对是神座,必然血脉气息不会如此浓郁。”

    “那为何会出现在这种情况?”

    “就算是神也会陨落,更何况是神座,我想这人应当是冲击神灵境界时陨落的,毕竟修为达到这一程度,就算是碰到同为神座境的武者也难以陨落,而唯独在冲击神灵之境时,才是最为凶险之时。”

    “她要做什么?”

    妇人手捧血钻,放在萧战胸口,她嘴中念念有词,只让血钻绽放出夺目血光。

    “她试图让血钻同你融合,在这枚血钻中一定保留着那位陨落神座的记忆跟意志,显然她创造阴无邪就是为了复活这位神座。”

    “现在该怎么办?”

    萧战听到小小蜜的话不由急了,一位神座的力量绝对可怕,要是真让这枚血钻融入自己身体中,将会给他现在的意识造成难以想象的冲击。

    “主人不用担心,您只需全力施展【愿想傀儡咒】,其它的交给人家就成。”

    小小蜜的声音透着自信,这让萧战放心不少,当初就连真正神灵的神之晶体都能搞定,一尊神座级别的高手应当不是太大的难题。

    血钻压在萧战胸口,他清晰感应到灼热的气息,那感觉就像似要将他的身体融化一般。最要命的是一股邪恶的意志力先一步从血钻冲出来,钻入他的身体,朝着他的大脑冲去。几乎瞬间,萧战感到自己体内的月之心释放出一个【梦想成真】的能力,那一瞬间他彻底放心下来,他很清楚这是神器释放的【梦想成真】,就算是神座猝不及防下也要着道。

    有了小小蜜跟月之心帮助,萧战不去管血钻跟那钻入身体中的神座邪恶意志,他开始全力施展【愿想傀儡咒】。

    【愿想傀儡咒】成功的关键就是生出共鸣,傀儡咒施展并不是难事,有傀儡神戒作为主导咒术一切都很轻松,可是同妇人愿望很难产生共鸣。萧战反应还是很快道,妇人最大的愿望无疑就是复活那位神座,很容易就能让彼此愿望共鸣。

    “轰!”

    共鸣来得异常猛烈,【愿想傀儡咒】瞬间生效,萧战清晰感应到他的心同妇人相容,愿望在交融,傀儡神戒瞬间发威,只让妇人完全接受萧战的身份,不管他变成谁,他都会是她心目中那个他。

    成功的喜悦情绪刚刚涌现,那枚融入体内的血钻彻底容萧战血脉相容,【吞噬】只能发作,在疯狂吞噬血钻一切精华,同时他体内几件神器联手,将那属于神座的意志轰散。神座的确可怕,哪怕仅剩意志,也能轻易将任何一尊半神摧毁,只是这次碰到的是几件神器联手,最终的结果就是意志彻底被打散。

    吞噬之能运转到极致,萧战清晰感应到自己吞噬了一个神座的血液净化,他的身体隐有提升,血脉中多出一种属性来。

    罪血!

    【真理之眼】清晰告诉融入体内的血脉属性,神座的精血是恐怖的,哪怕一丝都能撑爆一尊半神,萧战根本无法完全吞噬这枚血钻,绝大多数都给封存在身体中,只等将来慢慢吞噬。

    不知何时,萧战重新夺回身体的控制权,睁开双眼就见妇人那近在咫尺的激动脸颊,目光交汇,他的心头突然冒出一股邪火来,霎时这股邪火肆虐开来,刚刚恢复活动的手掌突然蹿起,闪电间就将妇人一只奶.子抓住,原始的冲动化为揉捏的力道,试图缓解体内突然冒出来的邪火,只是越是揉捏身心内蹿出的邪火越来越烈。

    妇人脸上绽着温柔而妩媚的笑容,被萧战压在榻上的她,看着他对自己着魔的狂态。妇人一直就讨厌男人,她的身体从未被男人碰过,就算被她复活的那位神尊虽然是她的主人,但却从未碰过她。妇人是一个喜欢掌控的人,以前都是她玩弄女人,从未被人玩过,萧战绝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她不但不厌恶,反而异常乐意让他来玩,很想用自己的身体让他快乐。

    这种感觉对于妇人绝对是新奇的,生平第一次寻思该如何取悦男人,半神肉身之强只能用变态来形容,妇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哪怕她拥有神窑出品的黑丝裤袜,萧战要想征服她也是一件异常艰难的事情。

    ……

    力量开始回归,疲惫如同潮水般消退,萧战醒过来了,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榻上,如果记忆没有错误的话,这里是属于妇人的香闺,往日就算是阴无邪都被禁止入内,可以说他是第一个睡在这张榻上的男人。

    睁开双眼,萧战打算起床,只不过他才刚刚坐起身来,房门就被推开,一群女人鱼贯而入,开始服侍他梳洗起床。

    萧战的视线第一时间就被一个女人吸引,他看到的一瞬间差点喊出裹珠的名字来,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她并不是裹珠,而是裹珠的母亲裹婵。萧战虽然有阴无邪的记忆,知道裹珠母女生得很像,但还是没有想到她们竟然如此像,看上去简直就像似双胞胎。

    萧战目光同裹婵目光碰撞,这女人立时嘴角绽起一抹暧昧的浅笑,颇有种偷情男女的味道。萧战嘴角也露出笑来,目光扫过围着自己的这些女人,他发现她们身上的感觉都给人相同,似乎能够诱发内心深处最原始的冲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