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八章 嚣张跋扈 三

    “是我干的!”

    单映雁第一个走出来,她一脸轻蔑的看着单瘦男子,眼中尽是不屑。

    “你?”

    单瘦男子脸色一沉,他有些怀疑单映雁的话,要知道她的修为只有神引境,就算肉身拥有神启境的程度,但也不是自己弟弟的对手。

    单映雁只看单瘦男子皱眉的样子,就知道对方在怀疑自己,她不由冷哼道:“你弟弟试图非礼我,我就给了他一点颜色瞧瞧。”

    单瘦男子脸色阴沉道:“直接将我弟弟双掌砍掉,这就是你所谓的给我弟弟一点颜色看看?”

    单映雁不屑道:“听说你们随意杀戮我们神朝的考生,其中还强暴了不少女人考生,我只不过砍掉他的手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单瘦男子的眼中瞬间射出冷冽寒芒,一股杀意从他的身体中涌现,几乎瞬间他动了,一手直接抓向单映雁。单瘦男子的出手给人感觉就是突兀,虽然单映雁一直在防备他的突袭,但当他出手时,还是给他一种突然的感觉。

    单手抓出,诡谲的魔气涌现,只让单瘦男子的手掌护卫一片黑色,那诡异的纹路闪烁,可怖到极点。

    “锵!”

    单映雁出剑了,长剑离鞘,几乎闪电间就封死了单瘦男子可怕一掌,她的剑异常的纯粹,这是纯力量的一剑,一双眼睛锁定那抓来的手掌,剑招瞬间施展。

    “嘭!”

    单映雁瞬间连出十三剑,剑剑连绵,环环相扣,竟然将单瘦男子抓来一掌强行破开。

    单瘦男子有些吃惊的推开,他一脸惊异的上下打量单映雁道:“看来还真是你伤的我弟弟,很好!真没想到神朝竟然还有这等高手,竟然能够将肉身运用到这种程度。不过你也仅仅也就这样了,肉身总归是上不了台面的,修为才是一切。”

    单瘦男子语气异常高傲,似乎是在宣布单映雁的死刑一般,完全给其定性,认定自己就是这场对决的胜者。

    听到单瘦男子的话,赵胖子嘴角绽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或许以前你遇到的肉身武者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家伙,但今天你碰到绝对是特例。赵胖子心中完全是幸灾乐祸之情,他仿佛再度看到聂海的下场,当初那家伙可是第二剑就差点被干掉了,狄龙虽然实力更强,但碰上单映雁想要获胜难度绝不是一般的大。

    “你废话真多!”

    单映雁出剑了,她没有用以前自己所学剑招,一切都是融合十万以上招式蜕变而来的剑招。

    雁凤十三剑!

    单映雁一瞬间就使出自己自创的剑招。

    第一剑!

    剑光瞬间如电闪现,这一剑与众不同,看似一剑,却又似乎拥有十多剑连绵,一剑杀来,一个无形漩涡生成,目光一触那刺来的剑,竟然有种心神完全被吞噬的感觉。这种吞噬无形无色,目光一触,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要陷进去,这种陷绝对是主动的,仿佛是自己心甘情愿一样。

    这一剑非常可怕,单瘦男子目光一触刺来长剑,几乎本能的他出手了,整个人瞬息间迎剑而上。单瘦男子这一招完全是冲着单映雁一招破绽而去,他非常自信,一招出手似乎能够瞬间秒杀掉单映雁似地。只是当他招式杀到一半,本能的凶险感觉让他心头猛地一跳。几乎瞬间他认知中的破绽消失,单映雁的剑这一瞬间竟然撕裂他的防御,一招直奔胸口要害而来。

    怎么可能!?

    单瘦男子震惊之极,他无法理解,明明破绽就在眼前,为何一瞬间竟是自己调入陷阱。

    这一剑不但让单瘦男子吃惊,就连赵胖子也看得心惊肉跳,他嘀咕道:“真是阴险啊,要是我面对这一剑怕是也会上当,还真是没有看出来她竟然如此哦有心机。”

    相比赵胖子的吃惊,萧绮晴却是在萧战耳边瘪嘴道:“很是淫.荡,她竟然拿在萧哥哥身上领悟的招式对敌。”

    萧战暗自苦笑,这一招剑法还真是在他身上领悟的,名字还是他起的了,叫做玉女剑,至于原理就是意喻一个敞开了防御的女人,哪个男人会不想给她致命一击的道理。

    “这家伙是找死,这样的招式,也就萧哥哥能进,并能将她杀得丢盔卸甲。”

    萧绮晴的话又传来,让萧战很是无语,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丫头在床上绝对是最好要的姐妹,没有人拥有她们之间的默契,可是一旦下了床,就喜欢斗气。

    单瘦男子当真了得,竟然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单映雁的玉女剑,不过他的封挡毕竟是仓促变招,一瞬间就让他陷入被动,当单映雁第二剑杀来时,他完全被压制住了。单映雁的剑同萧战一脉相承,招式讲究一击必杀,他没有用全新的招式,同样的玉女剑再度杀出,不过这一剑完全不同,速度提升一截不说,竟然还完美毫无破绽。

    霎时间那剑光夺目,单瘦男子眼中的单映雁消失,他看到的只有那夺目刺来的剑光。单瘦男子出剑了,霎时间漆黑魔气涌现,如若一张囚笼,强行将单映雁的剑困住其中,试图让其成为困兽之斗。

    “嘭!”

    如若囚笼的魔气瞬间炸裂,那感觉就像似被那剑光绞碎了一般,魔气瞬间炸舞,而单映雁一瞬间连人带剑消失。

    消失了?

    不!

    根本没有消失!

    单映雁那看似一剑的招式瞬间化作上千剑,所有一切都在一闪念完成,单瘦男子直觉只整个人突然间调入一张无形大网中,他那强横的修为一瞬间像似被上千剑强行切割开来,让他后继无力,修为仿佛在那一瞬间消失似地。

    出现了!

    消失的单映雁终于出现了,所有一切消失,只剩下她一剑刺向单瘦男子咽喉,完全就是一剑封喉的局面。

    这一刻对于单瘦男子来说完全就是必杀之局,因为他的修为一瞬间就像似倾泻而去,让他完全提不上来,那感觉就如同男人在女人消耗太多,已经后继无力了。

    该死!

    单瘦男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剑招,没有任何力量外溢,简简单单的剑招本身却如此诡异,仅仅两剑就让他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

    退!

    单瘦男子一瞬间选择了后退,这一刻他不得不退,这不仅仅是单映雁剑招凌厉到可怕的程度,要知道他手中还有自己的弟弟,一旦同单映雁缠斗在一起,他很难顾及到自己的弟弟。

    单映雁岂会让单瘦男子如愿,她的剑瞬间接踵而来,还是玉女剑,只不过这一剑完全不同,那感觉就如同跗骨之蛆,单瘦男子的退似乎将单映雁扯过来,他没有完全摆脱不说,刺来一剑让他一颗心忍不住狂跳。

    “嘭!”

    掌与剑瞬间发生碰撞,可怕的气劲瞬间爆开,鲜血染红了单瘦男子的衣袖,他的脸色阴沉到极点。将手中的红发男子甩出去,这一刻的单瘦男子动了真怒,他无法忍受自己竟然不是一个女人的对手。

    大战瞬间升级,单瘦男子的武技招式瞬间变得可怕起来,似乎一下子提升了一个档次似地,竟然同单映雁杀了一个旗鼓相当。

    大战引来无数围观者,无数的考生汇聚而来,这其中外来世界的考生数量竟然要多过神朝一方。

    聂海脸色阴沉到极点,他跟在一男一女身旁,这个时候的他感觉就似一个跟班,这种待遇哪会让他高兴,不过这一刻形势逼人,他不得不忍气吞声。

    “那个同狄龙对战的女人武技境界很高啊,能将肉身运用到这一步,同龄中还真是难以出其右。”

    紫衣女子嫣然一笑,妙目打量着单映雁,眼中闪烁着感兴趣的光芒。

    一旁的金袍男子笑道:“的确有些本事,这种武技境界,整个玄土中绝对能够名列前茅,不过她的先天还是太弱了一些,虽然拥有神启境的肉身,但只要狄龙力量再强出一倍,她的这种以技破力的方式将完全失效。”

    紫衣女子摇头道:“狄龙的实力想要爆发出一倍的修为来还是可以做到的,只不过眼下的情况就是他根本不敢这样做,毕竟他的对手可不知这个女人一个,一旦使出全力,碰到其他人出手,必败无疑。”

    金袍男子笑道:“不如咱们给狄龙撑一回腰吧,大家怎么说都是来自第五重天,算是老乡了。”

    紫衣女子笑道:“我也正有此意,往后在御院咱们可是要齐心才行,一定不能让神朝的人欺负了。”

    紫衣女子生得很美,在她的身体中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萦绕,让她看上去显得格外的魅惑迷人。

    一男一女很快消失在原地,他们瞬间来到比斗的现场,此时单映雁同狄龙的战偶已经到了白热化,双方一时间杀难解难分,很难分出胜负来。

    “狄兄啊,你可是代表了我们第五重天年轻一辈的巅峰武力,怎能在这里输给一个默默无名的角色。”

    金袍男子的笑声在酒楼响起,他的话充满一种睥睨天下的感觉,似乎单映雁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存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