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二百一十八章 逼其妥协

    “这倒用不着,神巢已经给孩儿安排了护卫。”

    萧战并不想让一群陌生人围在身边,这会让他很不适应。

    雷绮儿不以为然道:“护卫实力还是要更强一些才好,奶奶这些护卫可是从你外祖父那里弄来的,实力绝对强横。”

    萧战笑道:“神巢给孙儿安排的护卫实力可是很强的,每一个都有九境的实力,除非是半神亲临,不然还真没有人能够要孙儿的命。”

    雷绮儿一呆道:“看来神巢还真是对你上心啊,本来奶奶觉得你要掌控神巢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雷绮儿在知道萧战拥有三十六位九境武者贴身保护后就不再提护卫的事情,毕竟能够闯过三十六个九境强者封锁伤到孙子,只可能是半神,他不认为在帝都会有半神对孙子出手。雷绮儿对萧战很是关心,尤其是对他跟女人的夫妻生活,很关心他这多十多年过去了,为何还没有女人肚子有反应。

    萧战对于这个问题还真是没有太好的办法,从前世开始,生儿育女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艰巨问题,哪怕女人无数,他要真正将女人肚子搞大还真不容易。

    打了执法殿的人事情决不会轻易了结,这点萧战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几乎是奶奶前脚刚到,执法殿的人后脚就跟来了。

    萧狂脸色阴沉的道:“你就是萧战。”

    执法殿绝对来者不善,跟他们一同过来的还有一位长老,人家起来有数十个,每一个修为最低都达到神启境以上,最强的自然要属萧狂同那位长老,他们都是九境强者,气场非常恐怖,虽然不是可以为之,但那无形的气势足可压迫任何九境以下武者抬不起头来。

    “哼!”

    雷绮儿冷哼道:“干什么?想找我孙子麻烦,当我不存在嘛!”

    萧狂脸色阴沉,他没有说话,雷绮儿辈分要比他高,就算修为相差不大,他先天上就要弱一头。开口的是萧狂身边的长老,他笑眯眯的道:“弟妹冲动了,我们并不是要找谁麻烦,只是想要将整件事情弄清楚罢了。”

    雷绮儿冷哼道:“这事在清楚明白不过了,你们执法殿的人想要公报私仇,所以利用这次机会特意整我的孙儿。”

    长老轻咳一声道:“弟妹误会了,事情起因完全是小孩子小题大做,不过你孙子毕竟将执法殿的人打伤了,这件事情必须做出裁决才行。”

    雷绮儿冷笑道:“那你们想要如何裁决?”

    长老目光扫过萧战,淡然道:“不管事情对错,打伤人就必须接受家规处置,不过毕竟是我们执法殿小题大做,没有顾忌他,他反应过激才会发展到这一步。根据我们执法殿的商议裁决,他必须公开道歉,并面壁思过一年才行。”

    雷绮儿冷笑道:“又不是我孙儿的错,他凭什么道歉,更别说面壁思过一年了,你们提出的裁决我第一个不服。”

    长老无奈道:“这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让步了,事情毕竟闹得这么大,弟妹不要让我们难做。”

    雷绮儿冷哼道:“这都是你们咎由自取,当年执法殿就这么对我的儿子,如今又想对我的孙子,真当我是好欺负的不成。”

    萧狂脸色阴沉道:“他触犯了家规,就必须受到制裁,这点不容更改。”

    萧战剑眉一皱,萧狂对他的敌意很是浓烈,他能够感觉出来,这家伙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次就算妥协,这家伙的手段还会接踵而至。嘴角绽起一抹冷笑,萧战突然道:“如果我不答应了。”

    萧狂的脸色瞬间又是一沉,他看向萧战的目光充满刺骨寒意,几乎是瞬间一股恐怖的气势透过他的目光向着萧战施压而来。

    “轰!”

    几乎瞬间萧狂压向萧战的气势被一股力量强行阻隔,这是九境武者其实的对撼,同样是目光,竟然一点都不必萧狂弱分毫。萧狂的脸色猛地一变,因为他清晰感应到了同自己硬撼的人并不是雷绮儿,就在他想要找出隐藏武者时,几乎是一瞬间数十道可怕气息同时横扫而来。

    “轰!”

    可怕的气势就如同异常风暴,直接撞上萧狂,虽然他是九境武者,但一人哪里能够对抗数十人,几乎瞬间他就被恐怖气势震飞,人在空中一口鲜血忍不住喷出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只让长老都吓了一跳,数十道气息来得快去得也快,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不过他还是一脸吃惊的盯着萧战,因为这些恐怖气息都是从他这里发出来的。长老自然知道不可能是萧战发出的可怕气势,他一瞬间几乎想到了什么,心中不由暗自发苦。长老不是傻子,这些九境武者绝对藏在神器中,一下子冒出这么多肯定不是来自萧家,而是来自神巢。长老暗自苦笑,他知道自己的估计尤物,神巢对萧战的重视超出想象,竟然派出这么多九境武者贴身保护,看来不久前血刹刺杀萧战起了效果,一下子派来数十名九境强者贴身保护,这事绝对已经惊动半神,说不定来自神巢的半神已经就在萧家了。

    长老知道执法殿踢到了铁板,他们这个跟头栽得绝对狠,很吸口气,他看着萧战道:“看来你是不会同意接受我们执法殿的制裁了。”

    萧战耸肩道:“打伤了人,我会负责治好他们,至于制裁我又不是傻子,才不会道歉跟面壁

    。”

    长老深深看了一眼萧战,他点头道:“很好,这件事情就到这里为止,你是萧家一员,我并不想将事情彻底闹僵,希望今后你能够约束好自己,不要随意出手打伤自己人。”

    长老绝对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既然知道不可能奈何的料萧战,他很快就做出选择。相比起来受了重伤的萧狂眼中隐含着愤怒,本来是兴师问罪而来,没想到却被打成重伤,现在妥协让他有种灰溜溜的感觉。

    “这事难道就这么算了?”

    离开萧战的宅院,萧狂脸上尽是愤怒之色。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