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二百零七章

    立时就有武者试图过来擒来萧战。

    “我看谁敢乱动!”

    邓碧珠眼睛一瞪,瞬间就有武者挡住九爷一脉试图动手的人。

    乾芬琪怒道:“邓碧珠,你要分清形势,不要为了一个外人搞得家族产生内讧。”

    邓碧珠冷哼道:“谁说他是外人了。”

    萧元河嘿嘿冷笑道:“虽然他是你绮晴的意中人,但毕竟还没有正式完婚,那他现在就不是我们萧家一份子。而既然不是萧家一份子,那我们自然也用不着跟他客气,希望你们不要为了一个外人,而闹得咱们家族内部不和,这事如果传到家主那里,你们可是一点都不占理。”

    邓碧珠冷笑一声,她敢想到处萧战的身份,萧战这时来到她身边道:“你们是来给那个废物撑腰的吗?”

    乾芬琪怒道:“你竟然敢说我儿子是废物!”

    萧战冷笑道:“在我看来那小子就是一个废物,我只有寂灭境的修为,他却连我一指都接不下来,这不是废物什么才是废物。”

    “你放屁!”

    乾芬琪怒不可遏,她几乎吼道:“我儿子乃是御院真正的天才,不到一百岁,如今修为已经达到神引境了,这样的天才只要等他成为神启境的武者绝对能够获得家族继承人资格,你竟然敢说我儿子是废物。”

    萧战耸肩道:“这又能如何,连一个寂灭境的武者一招都接不下来,就算他将来成为神启境的武者,那也改变不了他是废物的事实。”

    “小子,你这是找死!”

    乾芬琪怒不可遏,就想叫人将萧战擒下。

    “哼!真是不要脸啊,儿子打不赢,做娘的就叫来这么多高手打算替儿子报仇,如果我们萧家都是这样的天才,那迟早会沦为其他家族的笑柄。”

    萧绮晴一脸讥嘲的看着乾芬琪道:“你猜外人会如何讥讽你们?输了就叫母亲出头,这不就像那些还没断奶的小子被人打了哭爹喊娘的叫妈妈嘛,啧啧!什么萧家天才啊,原来只是一个没断奶的小鬼。”

    萧玉飞哈哈笑道:“小妹说的好,打不赢就喊妈妈出头,这不正是没断奶的小鬼嘛。”

    “伶牙俐齿的小丫头,竟然敢讥讽我儿子,看我不……”

    乾芬琪怒不可遏,就想冲上去给萧绮晴一巴掌,她的举动立时就让邓碧珠怒目而视道:“想打我女儿,你这是找死!”

    萧元河轻咳一声道:“你们不要试图转换话题,我们是来找这小子的麻烦,不要往其他方面扯。”

    乾芬琪狠狠瞪了一眼邓碧珠,她这才冷冷看着萧战道:“没错,我们是来找这小子的,敢打伤我儿子,这小子今天……”

    乾芬琪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道冷哼出现,瞬息间恐怖气息出现,只让在场所有人的脸色猛地一变。

    “一点都不懂礼貌,这小子岂是你能够叫得,还不给我叫叔叔。”

    突然间恐怖的气息涌进大厅,只让所有人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几乎是瞬息间一尊身着劲装的美妇出现,她凤目含煞,浑身上下都充满一种不怒而威的恐怖气势。

    这是一尊九境强者!

    萧战看到美妇人出现时很是惊讶,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他明白她是自己的亲人。

    看到美妇人的出现的瞬间原本一脸冷笑的萧元河脸色猛地一变道:“原来是老祖宗驾到。”

    美妇人冷哼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小七的孙子,你们还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想要欺负我孙子。”

    萧元河脸色一变,吃惊道:“您老的孙子?”

    萧元河几乎下意识的看向萧战,他脸上的表情一时间很是精彩。

    美妇人冷笑道:“他就是我的孙子,这是他从出生开始第一次回家,你们很好,竟然想要废了我孙子,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

    萧元河暗自叫苦,他没想到萧战竟然会是美妇人的孙子,从辈分上来说就算是他爷爷见了美妇人也要恭敬的叫一声姑姑。当然这不是萧元河真正头痛的,美妇人叫雷绮儿,乃是雷亲王独女,要知道雷亲王乃是一尊半神,雷绮儿有这样的人物撑腰,不管到哪里都可以横着走,在萧家自然是无人敢惹了。

    萧元河这时哪里还敢找萧战的麻烦,他们这一脉嚣张,但雷绮儿更嚣张,最让他心惊的是雷绮儿绝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动手揍人那是时有发生的事情。一旁的乾芬琪同时也蔫了,她是郡主不假,但同雷亲王独女完全不同,两者间根本没有可比性,这时就算她恼火自己儿子被人欺负了,也不敢在找随便开口。

    雷绮儿冷笑一声,目光扫过九爷一脉所有人道:“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莫不是想要继续找我孙儿的麻烦。”

    雷绮儿阴冷一笑,几乎瞬间九爷一脉刚刚还气势汹汹的人顿时消失无踪,雷绮儿美人敢惹,绝对不会有人离在这里自找没趣。

    雷绮儿自然不会关心九爷一脉的人,她的目光落在萧战的脸上,笑眯眯的道:“乖孙儿,见到奶奶怎么一点都不高兴?”

    萧战有些迟疑道:“你真是我奶奶?”

    雷绮儿挑眉道:“这还能有假?”

    萧战疑惑的道:“那为何爷爷从未说过我有一个奶奶?”

    雷绮儿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她几乎咬牙切齿道:“该死的老鬼,你长年累月在沾花惹草也就罢了,竟然敢在我唯一孙子面前隐瞒老娘的存在,看待会儿我回去如何收拾你。”

    雷绮儿很快就将这事抛诸脑后,她笑容满面的拉着萧战的手道:“乖孙子,跟奶奶回家去,看着其他人儿孙满堂,奶奶却连儿子孙子一年到头都看不到影子,实在是想念得紧啊。”

    对于雷绮儿的热情,萧战根本无法抗拒,直接被拽到一座巨大的宅子中,还没有等他搞清状况一群美妇人突然出现,她们的目光都有些相似,透着一种慈祥。被人关心自然是令人高兴的事情,不过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让萧战心中总是怪怪的,最终他实在忍不住才道:“你们不会都是我奶奶吧?”

    萧战的话引来一阵笑声,一名气质最为雍容贵气的美妇人捏了他的脸颊一把才道:“我们不是你奶奶,而是你娘。”

    “我娘?”

    萧战一脸的问号,说实话他想过很多可能,但惟独没有想过这些女人竟然全都是父亲的妻子。萧战现在很想将老爹揪出来问一问,你老人家有这么老婆统统扔在家中不管也就罢了,为什么就连自己唯一的儿子都不告诉。

    “我是你大娘,这些按照你爹娶进门的先后次序,一直可以排到十七娘。”

    大娘微微一笑,她一一重新给萧战介绍大家的身份。

    虽然萧战已经知道这些人都是父亲娶过门的妻子,但他还是非常好奇,父亲既然有这么多老婆,为何还会因为老娘之故将自己其他女人统统抛下不管。萧战没有问父亲这些被遗弃的老婆,他不知道她们心头是否有怨气,还是从其他方面了解比较好。

    萧战第一次回家,将整个大宅院的人都惊动了,属于他的住处在进行彻底的装新。萧战看着浩浩荡荡忙碌的仆人,说实话心中感觉这绝对是劳师动众,不就是一个住的地方而已,犯得着动用数千仆人准备。

    萧战无法干预在父亲十七个老婆统领下的装修,他拉着萧绮晴找到爷爷萧承恩,当他再次见到爷爷时意外的发现爷爷已经鼻青脸肿,让他差点一下子没有认出来。

    “爷爷,谁揍得你,要不孙子找人给你报仇如何?”

    萧承恩恼火道:“得了,你小子就不要瞎参合了,这顿揍你爷爷我算是没地方报仇了。”

    萧战恍然道:“难道是奶奶揍得?”

    萧承恩压低声音道:“除了她谁敢这样揍我,要不是我实在是受不了,这些年也不用找东躲西藏。”

    萧战能够想象出奶奶的强势,爷爷的武力值比不上奶奶,怕是长久以来都生活在奶奶的阴影下,不敢回家情有可原。

    “爷爷啊,父亲有这么多老婆,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萧承恩翻白眼道:“她们统统都是你奶奶强行塞给你爹的,当年要不是你爹溜得快,怕是你的娘还要翻倍。”

    萧战差不多算是明白了,这个家里奶奶就是真正掌握话语权的人,不管是爹爹,还是爷爷都要生活在奶奶的阴影下。

    “就算是这样,爹也没有必要隐瞒自己有这么多老婆的事情吧?”

    萧承恩耸肩道:“这事说来就话长了,将来你自己去问你爹娘吧,爷爷我就不参合了。”

    说到这里,他萧承恩突然压低声音道:“小子,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你奶奶最喜欢张罗亲事,如果有女人的话尽可能带回家,如果她感觉数量不够,无法给她抱得更多的曾孙曾孙女,会不断给你找对象的。”

    萧战闻言算是彻底明白老爹那么多老婆是如何来的了,八成是奶奶想要抱孙子想入魔了,就不断给老爹张罗。

    萧战松口气道:“这点爷爷倒不用担心,我别的东西或许没有,就是女人多。”

    萧承恩笑得有些yd的道:“听说皇帝陛下将神巢送给你了,你小子身边女人绝对多,多弄一些漂亮的,看上去很好生养的回家,你奶奶见了心里一定会很踏实的。”

    萧战闻言很是无语,不过他还是对爷爷的话深以为然,他可不想凭空多出一大堆老婆来,还是多弄一群看上很好生养的女人回家来安奶奶的心。萧战住的地方还在忙碌,他现在住在父亲以前住过的院子中,既然要安奶奶的心,他自然第一时间就想要将还在庄园中的女人接过来。

    “你的女人当然都要接过来,哪有住在外边的道理,我马上就让人去安排这事,你放心留在这里等她们回家就成。”

    大娘对于萧战的事情非常热心,她没有给萧昇生下一子一女,自然将萧战当做自己的儿子,他的女人就是她的儿媳,自然要全都接回家,同时还要安排一个合适的机会,将她们的名分都给定了。

    大娘在家里还是很有话越权的,根据萧战短时间的接触,他了解到他们这一脉话语权最大的就是几个女人,奶奶无疑权利最大者,大娘论权利能够排进前三,从七娘口中了解到,大娘乃是皇室公主,是当今皇帝陛下的亲妹妹。

    萧战到现在差不多也明白老爹原来竟是皇帝的妹夫,是真正的驸马爷。单映雁诸女在大娘的帮助下很快住进萧家,对于孙子带女人回家,雷绮儿非常关心,她第一时间就出现,亲自见了这群孙媳妇。

    雷绮儿对于萧战的眼光很是满意,根据爷爷的说法她似乎对于好生养的女人情有独钟,会感到满意全在情理中,谁叫萧战所有女人中除丰满外,屁股几乎都生的性感迷人。回家萧战几乎所有时间都同家人在一起,别的事情不可能去做,不过这一切都因为三皇子的邀请而发生改变,这是他早就答应过的事情,自然不能反悔,这让他从奶奶跟一众娘亲的无限关怀中挣脱出来。

    萧家在帝都绝对是一等一的大家族,能跟皇室联姻就是明证。萧战回家已有十多天,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得到皇帝的召见让他感到很是意外,不过他知道这不是皇帝将他遗忘,而是有着他不知道的事情正在悄然发生,感觉很快就会见分晓。

    跟三皇子会面谈不上正式,因为三皇子邀请的地点乃是一座青楼,这是帝都最达到一座寻欢场所,能够将他邀请到这里来肯定这位三皇子并不想让气氛太过严肃。

    显然三皇子很清楚,萧家一直旗帜鲜明,选择支持大公主,萧战虽然初回萧家,但很大程度上会受到萧家的影响,彼此的关系需要建立,而萧战给人的感觉就是好色,女色自然是拉近彼此关系的一种有效手段。

    “你要同三皇子见面?”

    大娘有些好奇的看着萧战,似乎这只是不经意的关心一问。

    “跟三皇子的约定是在荒路之时,当时孩儿遭受血刹的刺杀,三皇子的人给我提供了消息,当时我就答应了这个会面。”

    “血刹一直是十三皇子的左膀右臂,他们刺杀你完全就是因为你萧家嫡系血脉这一点。娘不想干预你的事情,只是想要告诉你萧家一直支持大公主,在这一点上旗帜分明,你同三皇子会面怕是会惹来非议。”

    大娘神色淡然,让萧战难以看穿她心中真正所想。

    萧战不以为然道:“非议又能如何,萧家根本无法束缚孩儿。”

    大娘点头道:“你现在代表的势力甚至都在萧家之上,萧家的确无法束缚住你,不过有一点你必须明白,萧家毕竟是你的家,在这里你有你的亲人,不管你做什么都要将一切考虑周全,不要弄得家不和睦。”

    萧战笑道:“大娘尽可放心,该如何做,孩儿心中非常清楚的。”

    大娘笑道:“你很有主见,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大娘不要影响你,不过有一件事情大娘要告诉你,希望你做好准备。”

    “什么事情?”

    萧战眼皮突然连跳,他感觉大娘的眼中透着一种看好戏的味道,这让他立时明白事情绝对很棘手,肯定会让他感到头痛。

    大娘笑道:“事情很简单,在你回家的第一天,陛下就将我召入宫中,谈了你的事情。”

    萧战不由摸了摸鼻子,现在虽然奶奶跟爷爷都在,但大娘无疑能够代表父亲,她现在的身份就是他的母亲,皇帝将她请到宫中,这意思耐人寻味啊。

    “不知道陛下找大娘做什么?”

    大娘笑眯眯的道:“陛下找我很简单,就是讨论你的婚事。”

    萧战苦笑道:“莫不是陛下要将哪位公主许配给我不成?”

    大娘点头道:“没错,陛下就是这个意思,陛下对你非常看重,从将神巢交给你就能看出来,现在你不但掌握着神巢,还掌控着实力异常强大的傀儡军团,不久前边荒集一役,已经让无数人见识到傀儡军团的强悍跟无限潜力。陛下必须有一种真正约束你的手段,联姻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只有你真正成为陛下的女婿,那陛下才会真正信任你。”

    “不知道孩儿要跟那位公主联姻?”

    萧战叹了口气,这点他早就有预料,成为皇帝的女婿是最好的办法。

    大娘笑道:“珠玉公主。”

    萧战眨眼,他自然从未听说过这位公主殿下,所以听到这个名号绝不会有任何喜恶情绪出现。

    “战儿尽可放心就是,珠玉公主论美丽绝不会逊色于大公主,同时大娘可以保证,她绝对是战儿最喜欢的一类女人。”

    大娘笑得很是暧昧。

    萧战心中犯嘀咕,她感觉大娘肯定还有很重要的信息没有告诉自己,就算没有动用【真理之眼】,他也能够感觉出来大娘绝对有些幸灾乐祸。

    萧战很想从大娘口中知道这位珠玉公主到底有何不同,可惜大娘只是一句会安排一场相亲,那时一切答案自然都会揭晓,让他一颗心痒得很。

    ……

    萧如风脸色阴沉到极点,自己乃是堂堂的萧家天才,竟然被人一招秒杀不说,如今萧府已经有不少人在传他还是一个没断奶的小鬼。

    真是岂有此理!

    萧如风心中那个怒啊,这样**裸的羞辱让他恨不得将这些胡说八道的人干掉,他知道必须将这种谣传扼杀在萌芽状态,不然一旦传出去,他的名声就算是真的臭了。

    “三哥,这个仇咱们决不能这么轻易就算了。”

    萧雅兰一脸气愤的出现在萧如风的面前,好戏没有看成,害得他们这一脉彻底被人羞辱,这个仇决不能如此了结。

    萧如风冷哼一声道:“那你想要怎样,那小子乃是三爷一脉这一代的独子,咱们根本就无法动他。”

    萧雅兰冷笑道:“咱们找萧府自己人自然不行,小妹已经打听到他同三皇子相约嫣然居,咱们萧家一直可是大公主的坚定支持者,这家伙竟然同三皇子关系过密,他这是**裸的背叛,一定有很多人想要找他麻烦,让他明白自己到底该如何选择阵营。”

    萧如风微微皱眉道:“萧家一直是坚定的大公主支持者,既然知道他要同三皇子会面,三爷一脉就没有人出面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萧雅兰冷笑道:“也许三爷一脉的人想要改换效忠支持的人,转头三皇子怀抱也说不定。”

    萧如风摇头道:“事情不会如此简单的,如果真是这样,萧家其他人不会答应的,肯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在其中。”

    萧雅兰不以为然道:“谁在乎这些,我现在只想让这小子明白一点,我们兄妹不是谁都能欺负的,他欺负了咱们,就要为止付出代价不可。”

    萧如风看着一张原本漂亮的脸盘,现在变得狰狞起来的妹妹,不由皱起眉头来,他感觉事情绝对不会想象中那样简单,不过他虽然感觉事情有些不同寻常,但他并未制止妹妹的决定。脑中只要发现萧战的样子,萧如风就想到自己被一指击败的场景,这是耻辱,本来这一切都要由他亲自讨回,但是他发现自己竟然畏惧了,内心深处根本就不敢面对萧战,直觉在告诉他如果再次面对萧战,他还会以惨败收场。

    萧如风深吸口气,萧战就像似他的噩梦,这些天他只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