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两百零一章 嚣张一脉 一

    “这是谁做的?”

    萧如火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弟弟脸色阴沉到极点,这是萧家,竟然还有人敢将他弟弟伤成这样,他很想知道到底是谁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萧雅兰急忙道:“大哥,是那个萧玉飞的妹妹。”

    萧如火脸色一沉道:“萧玉飞的妹妹?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萧玉飞的妹妹好像已经嫁给龙家,她什么时候回娘家来了?”

    萧雅兰急忙道:“大哥,不是那个,是他另外一个妹妹,这女人嚣张极了,她一见面就咒骂小妹,小妹气不过就跟她发生冲突,真是该死啊,这贱人的男人竟然出手将小妹所有护卫大成重伤,三哥想要替小妹出头,结果也被这家伙一招达成重伤。”

    “一招打成重伤?”

    萧如火虽然恼火,但还是皱眉道:“三弟一身修为达到神引三重的地步,难道这家伙是神印巅峰的高手不成?”

    萧雅兰闻言有些迟疑道:“这个……这个家伙的修为好像还不到神引境。”

    “这不可能!”

    萧如火异常干脆的否定了萧雅兰的话,一个修为不到神引境的武者根本不可能一招打败自己的三弟,这简直太荒谬了。

    萧雅兰苦笑道:“大哥,这是真的,那家伙当初仅仅一个撞肩,就将小妹数十个手下撞成重伤,那情形都通过三哥一模一样,那些家伙之中可是有好几个神引武者。”

    萧如火的目光凝重起来,他看着昏死过去的三弟,伤势他早就检查过,全身关节脱臼,没有伤害人体分毫,一招能够达到这种效果,这人对力量的掌控已经达到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最为可怕的是还可以一招击伤数十人,试问他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萧如火很难相信,一个不到神引的武者能够做到这一点,这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看着萧雅兰的表情,萧如火知道这一切或许就是真的,打伤自己三弟的家伙绝对是一个武道奇才。

    只不过萧如火心中没有任何佩服之情,他的嘴角绽起一抹残忍的冷笑,敢伤他弟弟,就必须付出惨重代价才行,没有人能够因此以外。

    ……

    萧战很相信这一点,这完全就是一种直觉,同萧绮晴的婚事是由父亲一手促成,显然他老人家对这事一定非常在意,绝不会错过他同绮晴的婚礼。萧战心中这种直觉并没有同任何人说起,毕竟这是直觉,在没有绝对把握的前提下,他不想同任何人说起。

    邓碧珠对萧战非常热心,虽然他跟萧绮晴的婚事还没有通过双方家长亲自确定,但他俨然已将他视作自己的正牌女婿了,这不她毫不避讳让他同自己女儿住在家就可以看出来。虽然神朝并非真正的保守,但男女还未成为夫妻,男方住到女方家,还两人同睡一张床,这还是需要勇气的。

    邓碧珠的要求被萧天启拒绝了,虽然自己也将萧战视作女婿,但这种事情还是收敛一点好,哪怕女儿跟女婿已经如胶似漆,蜜里调油,还是按照正常程序来走。邓碧珠并不是那种异常强势的女人,对于丈夫的要求最终采取了妥协,夫妇二人一番商量最终决定让萧战回自己真正的家。

    帝都萧家算是萧战真正的本家,他们这一脉在萧家地位甚至还要在萧绮晴这一脉之上,不过相比起来,他们人丁要单薄很多。萧战自然好奇自己亲人的情况,这跟齐州萧家完全不同,他虽然在那里生活了数十年之久,但一直没有真正的归属感,周遭一切的熟人根本无法给与他亲人的温馨感觉。

    萧战知道这是血脉之间存在差异所致,虽然彼此都拥有萧家血脉,但是这种血脉早就疏远,彼此间自然不会有那种熟悉感觉。

    萧绮晴对于父亲的安排很是不满,不过她也无可奈何,只能接受这个事实。挽着萧战的胳膊,将他带到自己的居所,十多年没有回来,这里仍然一尘不染,显然她不在的这段时间这里一直有人打扫。

    萧绮晴挽住萧战的脖子,献上自己最为香甜的吻,从边荒集离开,他们已有一个多月没有亲热了,这让她很想要他。甜蜜的吻很快变的火辣起来,痴缠的唇舌相戏,挑逗着彼此的情.欲,萧战的双掌很是自然的抚上萧绮晴的胸脯,虽有衣物阻隔,但两团妙物惑人至极,无限**的滋味直透指掌而来,让他欲罢不能,只能通过尽情的揉捏才能释放自己内心深处最为强烈的渴望。

    萧战的呼吸在揉捏中变得急促,萧绮晴的奶.子愈发诱人了,这样尽情的揉捏让他难以满足内心深处最为强烈的渴望。萧战近乎粗暴的将萧绮晴的衣衫扯开,嫣红的肚兜难以将内中妙物包裹,它似乎被撑到极致,一种叫做裂开的视觉感官异常的强烈。萧战这一刻血脉完全贲张,视线落在嫣红肚兜上,指掌蠢蠢欲动,揉捏两团妙物的冲动如炽如烧。

    萧战紧盯着嫣红肚兜,那最为惑人的弧状,勾引出他内心深处最为炽烈的渴望。萧绮晴的脸上绽现出笑容来,萧战贪婪的目光让她很是受用,她喜欢他为自己痴迷,彻底迷失在自己饱满的胸怀中。

    萧战是真的痴迷,虽然萧绮晴的奶.子经常能够恣情揉玩,但他总能百玩不厌。神峰巍峨挺秀,绝不是嫣红肚兜能够束缚的,不过此刻萧绮晴的嫣红肚兜却真实的将之束缚住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禹嫣嫣所赠如意宝裳之故,这是一件宝物,不管神峰巍峨挺秀,它都能勉强将之束缚,让那种撑衣欲裂的美态彰显到极致。

    扯落最后的束缚,让心上人最美丽的一面完全盛放,萧战的指掌贪恋异常,那种永远都无法满掌的诱惑让他恨不得倾尽所有来达成目的。欲求不满就是人类最大的原罪,它会让人变得异常贪婪,倾尽一切都要满足这种渴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