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两百零一章

    但是他很快发现裙腰处编织法有些独特,虽然弹力十足,但此时却像一把锁死的锁,毫无松动的意思。

    萧战很是郁闷的看着笑靥如花的禹嫣嫣道:“有这个必要吗?”

    禹嫣嫣吃吃笑道:“傻瓜,我这叫合欢裙,是不用脱的。”

    萧战一愣,尝试将裙子掀起,不过他的尝试失败了,因为看上去只有一层的裙子突然间层层出现,他掀开一层还有一层,让他永远都找不到那男人最为渴望之处。萧战很是心焦,明明目标就在眼前,可是他却始终找不到真正目标所在,那种唾手可得却不可能的颓废让他极度焦躁,整个人的动作也变得暴躁起来。

    禹嫣嫣笑得很是妩媚,她抓住萧战的手,协助踏入裙中,那层峦叠嶂的阻碍瞬间消失,他轻易的就探到那属于男人的禁域之源。就如同禹嫣嫣所说一般,她所穿的的确是合欢裙,当萧战的手指探去时,阻碍随之消失,还未等他开始探秘,一股强横的吸力骤然来袭,让他彻底体会被包容的滋味。

    身临其境玄妙异常,萧战的眼睛很快瞪圆,他清晰体味到了那种旋转的滋味,指尖被咬住,缓慢的旋转,那种越来越强的咬合力,如果换一个地方,那种美妙绝对要人命。

    禹嫣嫣的眼神媚惑异常,轻抚着萧战的面颊,得意异常道:“魔玉之体只要让女人进入,就可以拥有她们最为独特的体质,瑶仙的蓝月之体似乎很让你着迷,我就将之夺过来了,喜欢吗?”

    萧战笑容满面道:“瑶仙的蓝月之体我从未体验过,你怎么知道我喜欢?”

    “当时虽然是你的分身尝试了岚烟的蓝月之体,但你的分身代表的就是你自己,我自然能够感受到你的心。”

    蓝瑶仙妖娆迈步而入,跟着她一道的还有萧绮晴诸女,她们笑得很是暧昧,看着两个互相寻根探秘的男女,突然间一股极度暧昧的气氛生成了。

    禹嫣嫣妩媚一笑,原本探入萧战亵裤的柔荑解除他的武装,众目睽睽下跨身而上。抵死缠绵的爱最有感染力,原本暧昧的气氛瞬间升温,两人的纵情投入让周遭一众美女很快交换一个眼神,根本无需言语交流,她们围拢上来,想要给如若**燃烧着的男女加温。

    原本同禹嫣嫣的爱之交流很快变为群体活动,也不知道谁传言萧战心情不好,他的女人,他的侍女侍卫统统加入进来,场面想要不混乱都难。

    ……

    神巢的人来了,并不限于萧战主动召唤的神卫宫,神巢四宫齐聚,神妃宫、神姬宫、神玉宫都派人来了,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邀请萧战去神巢。发生刺杀事件,神巢绝不会坐视,这次过来的都是最精锐的力量,四宫都将自己最强武力派来。萧战直到这一刻才知道虽然神卫宫武力最强,但其它三宫也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

    这次四宫派来的人只有一千人,让萧战吃惊的是其中九境强者多大一百人,其余的都是神变境强者,这种力量已经强出神朝无数大势力了。神巢力量如此强,着实有些出乎萧战的预料,仅仅一百个九境强者就能让无数大势力汗颜了。当然,九境强者并不是一切,一个超级势力必须拥有至少一尊半神坐镇。

    神巢内拥有自己的半神,不过根本很难见到人,一般情况下这些半神就算是神巢内四宫之主也无法轻易见到,她们已经成为传说中的人物。

    萧战并未继续在边荒集逗留,是时候离开了,帝尊有请,帝都一行势在必行,正好可以去见一见神巢。如今有帝尊作为靠山,血刹的人绝对不敢明目张胆找他麻烦,帝都之行倒没有什么好担心。行程完全由神巢的人负责,萧战很快就上路了,从边荒集前往帝都必须跨越大半个神朝,路程实在是太过遥远了,完全相当于跨越数十个荒路那样的距离,要是没有传送阵,萧战都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年才能抵达目的地。不过虽然有传送阵这样的高速交通工具,萧战抵达帝都还是耗费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如此久的时间就连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神朝统治的疆域实在是太大了,萧战直到现在也很难相信,神朝竟然能够统领这么大一片区域,无数年月竟然没有出现分裂的情况。来到神朝已经有不少时间了,萧战这一刻才知道自己对神朝的了解仍然非常的肤浅,他还没有完全融入到神朝之中,真正将自己视作神朝一份子。

    萧战很清楚,随着自己及记忆的苏醒,前世的一切对他的影响越来越深,让他总是不由自主的将自己当做那个来自战族的萧战,而不是属于神朝的萧战。萧战很清楚,这种错觉让他很难将自己视作神朝一份子,自然也对千年后神朝所面临的那场浩劫没有切身的体会。

    帝都对于萧战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初临帝都周遭一切让他很不适应,这里似乎有一道无形的枷锁,让所有进入帝都的人都显得格外拘谨。萧战清晰感到这种枷锁的存在,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有这种深深的压抑感。

    这到底是什么愿意?

    萧战很是困惑,自从进入帝都的那一刻,他就感到自己相似套上一道枷锁,让他整个人显得有些压抑。

    进入帝都,马车驶入一座奢华的庄园内,这是由神巢特意安排的居所。相比萧战的心情压抑,萧绮晴诸女则是显得异常振奋,尤其是萧绮晴,她从进入帝都开始酒标是让他陪着自己去萧家见她的父母。

    萧战没有拒绝萧绮晴的要求,见家长自然是必须的,这是他第一次回自己的本家,见识一下父亲出生的地方也是不错的。要回家了,萧绮晴显得很是开心,自从去了齐州萧家,她已经有十多年未回家了,长时间不见自己的亲人,她心中自然迫切的想念。

    回萧家自然只有萧战同萧绮晴两人,不过神巢对他的护卫做的很严,派出三十六名女卫给他,每一个都有九境的实力,对他进行贴身保护。萧战对于神巢的敏感有些无奈,这里是帝都,血刹的人绝对不敢乱来的,来自帝尊的愤怒可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神巢这些女人对他可谓百依百顺,不管是什么要求绝不会有任何含糊,可唯独对他安全的事情没有任何商量,如果逼急了就要自刎谢罪。对于神巢这样的态度萧战无可奈何,最终妥协,让三十六个女卫留在戒指世界中,让她们可以随时从其中出入保护他的安危。

    萧家虽然是从本家分出来的,但其实力却非常的强,甚至远在本家之上,起码拥有一名半神,数十位九境强者坐镇,让他们在权贵云集的帝都举足轻重。帝都权贵云集,萧家府邸坐落在一片大贵族集聚地,在这里遍布王公大臣,进入这里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因为你随时都会感到自己处于监视中,似乎有无数双可怕的眼睛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萧战从进入帝都开始,就感到有些压抑,他不明白这种压抑来自何方,不过在踏足这片权贵聚集地时他隐约有所悟。生活在帝都,等级制度无处不在,在这里人会感到一种压抑,萧战入城不久,就清晰感到皇权对自己的约束。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萧战虽然在不少王朝呆过,但是他没有一次如此感到压抑过,原因自然简单,因为他拥有蔑视皇权的实力,自然不会感受到皇权带来的威慑力。而现在完全不同,萧战根本没有对抗皇权的资本,他必须遵循神朝一切法规,这自然会让他感到压抑。

    “你们找谁?”

    萧战同萧绮晴还未踏入萧府大门,就被人拦下来了,负责阻拦的人是萧家看门护卫,他们的实力很强,都有临仙境水平,为首一个更是神引境的存在,就算是帝都,这样的武者充当看门护卫也很是少见的,从这一点足矣显示出萧家的实力之强弱来。

    “不找谁啊,我们只是回家而已。”

    萧绮晴显得很是开心,挽着萧战的胳膊,整个人显得很是高兴。

    “回家?”

    护卫不由仔细打量萧战跟萧绮晴,很快他皱眉道:“你们是萧家的人?”

    萧绮晴笑道:“那是当然,我的爹爹叫做萧天启,母亲叫做邓碧珠,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回家了。”

    护卫顿时肃然起敬道:“你应当是七爷之女绮晴小姐吧,昨天七夫人还嘱咐小子,如果小姐回来立马通知她老人家。”

    萧绮晴喜道:“娘原来早就知道人家要回来了啊。”

    护卫急忙笑道:“七夫人早就记挂绮晴小姐,不久前还让人来询问过。”

    萧绮晴拉着萧战往府内走去,她满心喜悦道:“萧哥哥,娘早说让人家带你回萧家一趟,如今绮晴总算是兑换承诺了。”

    走进萧府,萧战仔细打量这里一切,完全陌生的环境,他根本找不到家的感觉,说实话他早就好奇当初自己的爷爷跟父亲为何要去本家,从最近发生的一切来看,爷爷跟父亲远不是他所了解的那样。以前萧战认为爷爷最多也就斩灵境修为,可是他现在知道,爷爷的修为绝不止斩灵境。

    萧家很大,就如其中就感觉进入到一个独立的王国一般,完全同帝都的气氛隔离出来。

    “你们是谁?”

    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有兴正浓的萧战跟萧绮晴。

    一个少女高傲的仰着头,她看向萧战同萧绮晴的目光透着一种俯视,似乎他们在她的面前就是那卑微的下人一般。

    萧绮晴仔细打量着少女,她还没有开口,少女就先开口道:“我从未见过你们,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招来的下人,难道一点规矩都不懂嘛。”

    萧绮晴笑道:“不知道这里有什么规矩,我们还真不知道了。”

    少女脸色一沉,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她,这一刻仿佛真的成为一个掌握别人生死的主人道:“这里是萧家内宅,你们这些吓人没有经过通传是不能进入这里的。你们竟然不知道这些规矩,强行闯进来,我现在就可以喊人将你们抓起来,执行家法。哼!就算将你们活活打死,那也是你们该死。”

    萧绮晴笑眯眯道:“这些规矩我们还真不知道,现在被你抓到,不知道你打算如何处置我们了?”

    少女脸上表情异常冰冷,冷冷的扫过萧战同萧绮晴,嘴角微微翘起道:“简单,马上跪下向我求饶,我说不定能够高抬贵手,只让执行家法的人打断你们一条腿就足够了。”

    萧绮晴上下将少女打量道:“小妹妹,你是萧家嫡系子弟?”

    少女脸色一变,冷哼道:“放肆!卑贱的奴婢,本小姐也是你能够随便称呼小妹妹的,看来刚刚本小姐还是太过仁慈。”

    少女冷笑一声,下一刻她大喝一声,只将一群萧家护卫叫来,这些武士作为内宅的护院武者修为可是很强的,基本上都在寂灭境以上,这些人将萧战跟萧绮晴团团围住,全都虎视眈眈。

    少女高傲的仰着头道:“你们两个卑贱的奴才,竟然敢对本小姐大不敬,现在给本小姐将他们拿下,男的打断双腿,女的卖到瑰月斋去,这样的贱人只配充当那些男人随便玩弄的贱货。”

    萧绮晴脸上原本的笑容消失了,本来她只打算同少女开开玩笑,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如此恶毒,开口闭口就骂她贱婢不说,竟然还要将她卖到妓.院去,这让她异常的愤怒。

    虽然常年不在帝都,但萧绮晴可是非常清楚的,瑰月斋可是帝都最富盛名的一家青楼,少女开口就要废人,还要将人卖到青楼,可见她平日里就骄横跋扈,绝对是一个恶毒的女人。

    周遭护卫脸上立时露出狞笑来,当即就有人朝萧战跟萧绮晴围拢过来,一名寂灭境的武者一手抓向萧战,这一抓可不简单,完全封死萧战一切变数,这是超越归一境的武道境界,名为无招之境,打破招式禁锢,完全可以千变万化。

    萧战的脸上露出冷笑来,无招境在他看来异常的可笑,面对抓来一掌他没有任何动作,仿佛已被吓傻了般。

    寂灭境的武者脸上狞笑愈发的浓郁,在他看来擒拿萧战完全就是手勤来的事情,只是当他的手掌落在萧战的肩膀上时脸色瞬间变了。只见萧战微微一个震肩,一手抓在他肩膀上的武者整只手臂所有关节完全脱臼,惨叫还没有来的发出,萧战就已撞入他的怀中,可怕的冲击让他整个人飞起来,直接撞向他身后围拢过来的,参加瞬间响起,足有十多人同时飞起来,一下子就形成连锁反应,数个呼吸的时间竟有一半的护卫武者躺下了,他们全身的关节竟然同时脱臼。

    少女一脸吃惊的看着这一幕,萧战竟然一个照面就放到一半的护卫,要知道这些护卫的实力都不弱,其中还有神引境的存在,仅仅一个撞肩而已,这也太过夸张了。震惊过后,少女一阵震怒,她怒视萧战道:“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萧战耸肩道:“我还真不知道,你是否能够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少女脸色阴沉道:“你既然敢反抗,就不怕家法的惩罚嘛。”

    萧战摇头道:“萧家的家法我还真不知道有些什么,不如你就解释给我听一听如何?”

    萧战的话,让少女怒不可遏,她认为萧战这是在挑衅她,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

    突然,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传来,几乎是瞬间这人就出现在少女身边,这是一个少年,他的年龄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可是一身修为却达到神引境。

    “三哥,这两个家伙胆敢抗命,他们竟然还想对我动手,快点将他们拿下,我要亲自将他抽筋扒皮,碎尸万段!”

    少女脸上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原本挺漂亮的一张脸蛋这一刻看上去非常的恶毒。

    少年脸上表情异常高傲,他上下将萧战打量一番,然后看向一旁的萧绮晴,他的眼睛很快就亮了,一双眼睛直接落在她那饱满如峰的胸脯上,如此丰满的女人是他第一次遇到,那种震撼让他久久无法从震撼中脱离出来。

    极品啊!

    世间竟有如此丰满的女人,这一刻少年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得到眼前这个女人,让他成为自己的禁脔。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少年脸上立时露出自认最为潇洒的笑容道:“不管你们做过什么,我都可以宽恕你们,只要你今后做我的侍女,你们将获得难以想象的荣华富贵。”

    少年虽然极力让自己的笑容显得潇洒,但是他的视线总会不受控制的王萧绮晴胸口看去,将他色狼的本心完全暴露,这让萧绮晴异常的愤怒,她最讨厌这种色狼了,脸上瞬间就露出厌恶之色道:“自以为是的家伙,想让本小姐做你的侍女,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着你本小姐就会觉得恶心。”

    少年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萧绮晴的拒绝让他异常的愤怒,他认为自己让她成为自己的侍女这是最大的恩赐,她竟然直接拒绝了。一个卑贱的下人,能够得到主人的赏识,那是她获得的最大恩赐,她竟然不领情罢了,还敢如此嘲讽他。

    岂有此理!

    “你竟然敢拒绝我的好意!?”

    少年脸色难看的看着萧绮晴,他很是愤怒,一张脸上露出狰狞之色。

    萧绮晴不屑道:“什么好意,真是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

    萧绮晴双臂抱胸,她试图用这种方式阻隔别人窥探的目光,不过她这种举动只是让自己本来就饱满过分的胸脯更显饱满了。

    少年脸上突然露出冷笑来,死死盯着萧绮晴道:“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本少爷施以家法了。”

    少年瞬间消失在原地,神引境的修为让他完全可以无视修为只有临仙境的萧绮晴。

    萧绮晴的脸色瞬间一变,临仙境修为远不是神引境的对手,就算她获得了萧战的一个大境界增幅也照样无法对抗一名真正的神引境。不过萧绮晴虽然吃惊,但她并未惊慌,只是冷冷的看着朝着自己杀来的少年。

    少年的脸上尽是冷笑,一张抓向萧绮晴,他的目光不受控制的看向她的胸脯,那饱满的弧状只让他心中揉捏的冲动如炽如烧。如此美艳的峰峦,岂有不将之掌控的道理,几乎瞬间少年原本擒拿的手掌直接抓向萧绮晴的胸脯,那一瞬间他嘴角绽起一抹yd之极的笑容。

    “哼!”

    一声冷哼如若炸雷,在少年耳边响起,只让他心神剧震,心中强烈的冲动瞬间被震得粉碎,几乎瞬息间萧战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指点向他的手掌。萧战这一指看上去异常的普通,轻描淡写,云淡风轻,尤其是乍一看上去只有寂灭境的修为。

    少年的虽然被萧战一声冷哼震慑住,但当他看到萧战的修为只有寂灭境时他的眼中立时露出轻蔑的光芒,只有寂灭境的修为,就妄图同一个神引境的高手对抗,这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

    几乎瞬间,少年一掌力道瞬间加强,他要一掌废掉萧战。

    只是指掌交击的瞬间,让少年目瞪口呆的事情瞬间发生,他的掌劲瞬间被震碎,萧战的手指直接点在他的掌心,霎时间一股震力爆开,他清晰感觉到几乎是瞬息间自己整只手臂关节全都脱臼。

    整个人在瞬间被击飞,人在空中,少年听到自己身体中传来一阵爆鸣,他全身关节竟然在一瞬间完全脱臼。

    怎么可能?

    这是少年现在唯一想要知道的答案,他可是神引境的高手,竟然一瞬间被一个寂灭境的武者一招击败,这是在正面交手的情况下,作为高出一个等级的武者,竟然被对手一招秒杀,这完全就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怎么可能!?

    少女看着自己的三哥被萧战一招击败,眼睛都瞪圆了,这算是他所见最为荒唐的事情。

    脚步声来袭,大战惊动这片宅院的主人,少女很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第一时间冲到少年面前,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少年,她又惊又怒。

    “给我将他们抓住!”

    无数萧家武者冲来,一名俊美青年只是少了少女一眼,他很快看向仍在发怒的萧绮晴,他的脸上瞬间露出喜悦的笑容。

    “小丫头,回来了也不事先通知一声,好让大哥去接你。”

    “大哥!”

    萧绮晴一脸的兴奋,瞬间冲到俊美青年面前,一把将之抱住。

    俊美青年哈哈笑道:“小丫头,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别忘了你男人就在一旁看着,你不怕他吃醋?”

    萧绮晴笑语嫣然道:“大哥胡说八道,萧哥哥才不会吃你的醋了。”

    俊美青年放开萧绮晴,他扭头看向萧战道:“你就是萧战吧,小丫头以前回信总是提到你。”

    萧战急忙道:“你是绮晴的大哥萧玉飞,小弟见过大哥。”

    萧玉飞笑眯眯的道:“你是伯父独子,说来这还是第一次回家吧。”

    萧战点头道:“的确是第一次。”

    萧玉飞扫过倒了一地的萧家武士,不由笑道:“看来一定不怎么愉快。”

    萧战摇头道:“只是一些讨人厌的苍蝇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萧玉飞笑道:“一些骄纵惯了的小毛孩而已,的确用不着在意他们。走吧,去家里,母亲早就让小丫头带你回来,对这一天母亲可是期盼很久了。”

    萧绮晴立马跳到萧战身边,挽住他的胳膊,不断给他介绍萧府的情况,当然重点还是介绍他们父母家人的情况。

    萧玉飞微微一笑,他来到少女跟昏死过去的少年面前,低头道:“小丫头,我知道你肯定想要报复对不对,看在是同一家人的份上,我奉劝你还是不要这样做。”

    少女怒视着萧玉飞道:“你想包庇那家伙?”

    萧玉飞淡然道:“就当我是包庇他吧,作为长辈,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不要招惹他,同时更不要想要报复我妹妹,不然那个后果绝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少女傲然道:“那咱们走着瞧!”

    萧玉飞冷冷一笑,他没有再跟少女废话,而是冲一旁武者道:“将这些废物弄去疗伤,等他们伤好了就让他们离开萧府,萧家不需要这样的废物。”

    萧玉飞非常有话语权,立时所有重伤护卫都被弄走,看到这一幕少女怒不可遏,这些护卫都是因为她的命令重伤的,萧玉飞如此做让她感觉自己被人扇了一耳光,正眼冒金星。

    “你不能这样!”

    萧玉飞冷冷的看着小女道:“小丫头,我如何做还轮不到你来管,哪怕是你父亲都没有这个权利。”

    “你!”

    少女气得浑身发颤。

    萧玉飞冷冷一笑,他扫了一眼少女跟昏死过去的少年,嘴角绽起一股若有若无的笑意来。

    ……

    萧战不是第一次见到邓碧珠了,虽然他从未来过帝都萧家,但萧绮晴父母不止一次去过齐州看望自己的女儿。

    “伯母好。”

    邓碧珠生得异常美丽,她的面容同萧绮晴有五份神似,不过气质却显得异常端庄典雅,尤其是那种雍容的欺负,无形间会给萧战一种很强的压力。萧战有些惊讶,邓碧珠同记忆中的感觉完全不同,那种和蔼虽然还在,但气场绝对没有这么强。

    萧战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原因,一个是他的修为太弱,无法感觉到什么,还有就是父亲有意低调,以至于邓碧珠夫妇也要跟着低调。

    邓碧珠含笑打量着萧战道:“终于舍得回家来看看了。”

    萧战笑道:“早就想来看一看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

    邓碧珠笑道:“真是没有想到十五年前见你时修为还不到起源,如今竟然已经达到寂灭境,看来这次荒路试炼对你的帮助可是超乎想象的大。”

    萧绮晴笑嘻嘻道:“娘啊,你可不知道,萧哥哥可厉害了,五域联盟联手,近千年的积累,可是在萧哥哥一人面前却打败亏损,最终竟然就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只能选择不战而降。嘻嘻!我们北域联盟可是大获全胜,这一切都是依靠小哥哥了。”

    邓碧珠笑道:“听说陛下让你成立傀儡军团,看来这十年的荒路试炼,你完成得很不错了。”

    萧绮晴得意异常道:“萧哥哥可你想象中还要厉害。”

    邓碧珠失笑道:“丫头,你眼中怕是除了你的萧哥哥,其他人都是庸才了。”

    萧绮晴笑嘻嘻道:“那是当然。”

    邓碧珠突然道:“看来你们的婚事要马上定下来才行,这么好的女婿要是让其他人抢走了,我们一家岂不是损失很大。”

    萧绮晴喜道:“真的。”

    邓碧珠笑道:“当然是真的,不然让你将战儿带回家做什么。”

    “呀!还好了!”

    萧绮晴一把抱住萧战,给了他一个深情热吻。

    “萧哥哥!绮晴就要成为你的妻子了,实在是太高兴了!”

    萧战对于跟萧绮晴成婚的事情自然乐意,抱住激动一场的心上人,他扭头看向一旁含笑的邓碧珠道:“我跟绮晴的婚事难道不通知我父亲吗?”

    邓碧珠叹道:“大哥不见踪影,想要将他请来可不容易,不过你爷爷正好就在家,这事由他出面效果一样。”

    萧战对于这一点倒不是很意外,不过他感觉父亲应该会在他的婚礼上出现。

    萧战很相信这一点,这完全就是一种直觉,同萧绮晴婚事是由父亲一手促成,显然他老人家对这事一定非常在意,绝不会错过他同绮晴的婚礼。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