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一百八十八章 直接擒拿 一

    连续三天萧战都在尝试收服美女刺客,效果还是很显著的,原本每次征服看他的目光透着仇恨,当第三天他又一次酣畅淋漓的释放之后,她眼中有丝丝情意缠绕而来。目光交缠颇有种郎情与妾意在其中,萧战的嘴角绽起一抹邪笑,说不出的邪魅动人。

    诗茹茹俏脸一红,她感觉自己实在是太贱了,竟然会爱上一个对自己施暴的男人,虽然每次都很享受,但这绝不是她爱上他的理由。

    萧战没有说话,每次他都毫无言语,只会让彼此沉浸在这种最原始的交流中,这次也不例外。办完事一脸愉悦的他享受着贴身侍女的温柔服侍,至于诗茹茹自然会有人给她清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皇甫香,对于诗茹茹假扮她刺杀萧战,她一直耿耿于怀。皇甫香给诗茹茹清洗只是一个借口罢了,报复跟折磨才是她的目的,当然她很注意分寸,一切都停留在羞辱的范畴内,这不让诗茹茹成为白虎就是她的杰作。

    萧战没有理会皇甫香的报复行动,只要不弄出人命,只要她高兴就成。诗茹茹差不多就要沦陷,萧战觉得是时候对血刹其他成员动手的时候了,目前为止他知道在荒城有三个血刹成员,最难对付的无疑就是那个殷桢,不过他手中拥有六尊九境强者,要收拾一个身边境的武者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萧战所谓的麻烦并不是殷桢的修为,而是他目前的身份,作为荒城禁卫一员,他要对这家伙动手必须给闻人听雨打一声招呼。

    “堂舅,这次我要对殷桢出手,还希望得到您的支持?”

    闻人听雨皱眉道:“你为何要对他动手?”

    萧战笑道:“因为他就是血刹成员。”

    “你可有证据?”

    闻人听雨眼皮一跳。

    萧战点头道:“这都是诗茹茹说的。”

    闻人听雨愕然道:“你已经搞定了她?”

    萧战笑道:“差不多已经搞定了。”

    闻人听雨好奇道:“血刹的人都有血咒,如果她要背叛血刹,血咒肯定会反噬,你是如何克服这个的?”

    萧战嘿嘿笑道:“小侄将血咒转嫁给一尊凶兽了,她自然可以随便说出自己的同伙来。”

    闻人听雨很是好奇萧战的手段,不过很快他道:“三天前禁卫中有位统领丢了坐骑,不会是你小子弄走的吧。”

    萧战笑道:“堂舅啊,这只是小事而已,没必要太过在意的。”

    闻人听雨摇头道:“本来血刹在荒城安排杀手也不算是违规之事,不过他们行刺试练者这就是犯规矩的事情,将之清除出去没有人能够说我包庇人。”

    “只要有堂舅支持,这个殷桢根本就不是问题。”

    萧战脸上露出冷笑来。

    闻人听雨摇头道:“你太乐观了,殷桢对你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他的师尊却是一名九境强者,如果你要对其动手,这尊九境强者怕是不会袖手旁观。而一旦双方发生冲突,最终的结果或许就是殷桢被驱逐罢了。”

    萧战不以为然道:“一尊九境而已,这又算什么?”

    闻人听雨叹道:“你手中有六尊九境高手,自然不用在意这一尊九境武者,可是你不要忘了这里是荒城,是三大势力共同修建之地,总共拥有十多尊九境强者,一旦你们同他动手,其他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那时你认为还能在十多尊九境强者守护下动手。”

    萧战眉头不由皱起来,闻人听雨所说绝对非常有可能成真,毕竟荒城是一个整体,就算证实这尊九境强者来自血刹也没用,毕竟没有证据证明其参与到刺杀中。要干掉这个殷桢,或许将之拿下必须悄无声息来干,决不能让人察觉到,萧战不怕得罪血刹,毕竟双方已经势如水火,再添油加醋充其量就是锦上添花而已。

    既然不能明目张胆动手,萧战自然打算将这个殷桢给绑架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多困难的事情,他将这个艰巨任务交给了秦玉凤,虽然她的实力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最擅长绑架的人。

    秦玉凤擅长媚术,一个眼神就能将人迷得神魂颠倒,并不是谁都拥有【真理之眼】这种东西的,以她九境的实力偷袭一个神变境修为的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

    殷桢脸色很是阴沉,诗茹茹被闻人听雨关押,他根本无法接近,自然不会知道闻人听雨早就将人交给萧战了,不然他绝对会杀到萧战住处抢人。

    “师尊,这闻人听雨实在是太过分了,他凭什么关押小妹。”

    尹独鹤淡淡的瞥了一眼殷桢道:“她是血刹的杀手这其实不算什么,神卫宫也有杀手在荒城,可她不改行刺一名试练者,并且还被人当场擒拿,这种事情就算是为师出面都没用,你还是不要去热闹闻人听雨,这家伙可不是好相与的,你得罪他绝对是不理智的行为。”

    殷桢很是不甘道:“闻人听雨明知道我是师傅的弟子,还敢如此做,他这是不给师傅面子啊,师傅难道什么也不做?”

    尹独鹤冷哼道:“为师该如何做用不着你来管,再想用激将法,别管为师翻脸无情。”

    殷桢脸色猛地一变,他还真没有想到尹独鹤竟然会发火,他虽然是神变境强者,但在九境武者面前也就是蝼蚁一个罢了,当下自然不敢继续废话。殷桢离开了,他自然心有不甘,诗茹茹被擒不单单是因为手下被擒之故,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一直窥视诗茹茹,眼看事情已经有了很大进展,没想到关键时刻却出了这么一出。

    刺杀萧战失败,还让人逮个正着,而这事好死不死的又被闻人听雨知道,结果就弄成这样的局面。

    该死啊!

    殷桢脸色阴沉到极点,本来以为只是受到擒来的事情,没想到事情却出现这样的变故。脑中无数念头闪过,殷桢很清楚要想从闻人听雨手中抢人无异于以卵击石。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