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上门警告

    萧战眯着眼睛道:“这件事情倒是不急,我们可以回到神朝之后再来处理,我很想知道神卫宫在荒路是不是有人手。”

    皇甫香点头道:“荒路有一座神卫宫。”

    萧战冷笑道:“很好,既然五域联盟那些家伙这么迫不及待的希望我死,那我就不能让他们好过。”

    萧战的方法自然简单,那就是让人刺杀五域联盟在荒路留下的力量代表,让其彻底陷入混乱。作为神卫宫之主,萧战的命令绝对能够得到彻底贯彻,仅仅刺杀是远远不够的,他还让自己留在荒路的力量展开全力对五域联盟的打击,直到将之连根拔除为止。让人将自己的命令传下去,萧战暂时也就顾不上荒路的事情了,如今荒路试炼结束,他就要离开,这里发生的一切自然再也无法影响到他。

    荒路的事情暂时过去,萧战不想再管,可五域联盟这些家伙他要见上一面,他要让这些家伙明白他已经将他激怒。

    ……

    “刺杀失败了。”

    秦轲一脸的遗憾,没想到将血刹的刺客请来竟然还没有将萧战干掉,这让他感叹这小子的命还真大。

    “听说血刹的杀手被擒。”

    钱殇突然道。

    秦轲嘿嘿笑道:“血刹不是很牛嘛,这次竟然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这小子算是死定了。”

    金袍人目光阴冷道:“你说的没错,一旦被血刹盯上,这小子死定了。”

    钱殇微微蹙眉道:“虽然这小子肯定会被血刹的人干掉,但你们觉得我们这些人就能高枕无忧了嘛。”

    秦轲愕然道:“钱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钱殇叹道:“你们不要忘了他的身份,虽然没有人出面证实他就是花楼之主的儿子,但我听说荒城禁卫统领闻人听雨对他可是很关照的,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嘛。咱们要刺杀他的消息绝对瞒不了人,如果他真的被干掉,咱们就是买凶.杀人,花楼很难说不会找我们的麻烦。”

    秦轲不以为然道:“荒路发生的事情外人是不能报复的,就算花楼是规则制定人之一,他们也不能破坏。”

    钱殇苦笑道:“你们不要忘了,荒路试炼已经结束,也就说咱们买凶.杀人乃是一种报复,这已经破坏规矩了,花楼自然也没有必要遵守这个。”

    秦轲闻言脸色猛地一变,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一行人并非真正的高枕无忧,一旦萧战被人干掉,他们绝对会有麻烦,毕竟被花楼之主当做杀子仇人那绝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金袍男子冷哼道:“你们也太敏感了,这小子是花楼之主又如何,咱们哪一个的身份简单,难道花楼的人还敢名目张大找咱们报复嘛。”

    “殿下,有人要见你。”

    突然,一名侍女走进来。

    “是谁要见我?”

    金袍男子突然皱眉。

    “来的人有两个,一个自称萧战,另外一个就是钱裕。”

    金袍男子闻言眼睛立时眯起来,刚刚发生刺杀不久,萧战就找上门来这绝对来者不善啊。金袍男子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既然萧战都杀上门来,他自然没有避而不见的道理,说实话虽然见过对方,但这种正式见面绝对是第一次,这次他输了荒路,但他认为请动血刹的人可以将这种失败统统挽回来。

    钱裕审视的目光扫过周遭一切,她啧啧称叹道:“千年的准备果然充分啊,瞧瞧这住的地方好我们那里太多了。”

    金袍男子笑眯眯的道:“如果钱兄喜欢,小弟也可以给钱兄弄来这么一个地方。”

    钱裕突然看向金袍男子,她冷笑道:“请血刹的人刺杀我的结拜兄弟一定是你干的吧。”

    金袍男子扫了一眼默不作声的萧战,淡然道:“是我又怎样。”

    钱裕脸色阴沉,她虽然喜欢装扮男人,但只要涉及到萧战,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女人,有人要干掉自己男人,这让她异常的愤怒。钱裕脸上绽起冷笑,她看着似乎很是得意的金袍男子道:“不得不说你走了一步非常臭的棋,这样做你只是在自掘坟墓罢了。”

    金袍男子冷笑道:“自掘坟墓?我可不这么认为,只要能够将挡在面前的障碍清除掉,不管是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够达到目标就是好办法。”

    钱裕冷笑道:“你用什么方法都好,但就是不改将血刹请出来,你可知道自己给自己召来怎样的麻烦?”

    金袍男子笑眯眯的道:“说真的,我还真不知道,不知道钱兄是否可以指教一番?”

    钱裕哼道:“既然你需要指教,那我就不妨指教你一番,想来你应当知道陛下已将神巢送给他了吧。”

    金袍男子看向萧战,叹道:“当然知道,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事,神巢乃是陛下的后宫,陛下竟然将之送人。”

    钱裕冷笑道:“那你知道神卫宫是否也属于神巢?”

    金袍男子闻言脸色一变,他自然知道神卫宫是什么,看向萧战的目光充满惊骇之意,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突然出现,他现在算是明白钱裕为何会说他在自掘坟墓了,找人刺杀神卫宫之主,这不是找死还是什么。

    钱裕冷哼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血刹刺杀神卫宫之主,很有可能会引发一场神朝两大杀手组织间的血拼,我不管你是如何做到的,但作为挑起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你可做好承当这个后果带来的恶果。”

    金袍男子嘴角狠狠抽搐起来,来自神卫宫的报复让他寝食难安,今后他都将活在忐忑不安中,同时如果量大超级杀手组织真的血拼,作为罪魁祸首他一定会受到制裁的。金袍男子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一直是优势,这让他能够聚集如此多的人在身边,但这个身份有时候却会给他带来束缚,就像现在,如果血刹真的同神卫宫火拼,伤亡绝对恐怖,毕竟双方都是杀手,神朝很有可能会出现一场腥风血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