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凤冠

    萧战苦笑道:“现在小子就连陛下都未见过,更不可能知道陛下的伤势如何,不过只要陛下能够允许小子施为,抱住陛下的命不是问题,只是这个伤势小子就无能为力了,最多让陛下恢复到刚刚受伤的时候。”

    木亲王皱眉道:“父皇受伤有千年,也就是说你这次治愈能够让父皇拥有千年的时间,拿下一次再度使用同种方法时会不会有问题?”

    萧战笑道:“王爷尽可放心,小子这种复活术可没有这种弊端。”

    木亲王看着萧战心中的念头不由寻思起来,如果萧战真的能够让父皇恢复到受伤的时候,他就会成为父皇的续命保障,受重用这是不言而喻的,说不定将来还会拥有举重若轻的地位。

    “你真有把握让父皇恢复到受伤时?”

    萧战沉声道:“这一切都要等见过陛下才能知道。”

    木亲王笑道:“不如就做一次实验吧,如果成功就表明你拥有这个能力。”

    萧战笑道:“巧得很,今天有人跟小子说过,明天要测试一下小子是否能有把握医治陛下。”

    “哦,这人应当是禹晚晴吧,她是父皇的心腹,的确会安排一场测试。”

    木亲王微微皱眉,他迟疑片刻才道:“如果禹晚晴安排测试的话,她挑选的人有三个,第一个是皇宫大太监,他受了跟父皇一样的伤势。第二个人则是肖公瑾,他是原先皇宫禁卫统领,第三个人就是皇后。”

    萧战一愣,没想到木亲王竟然提到了皇后,回想到禹晚晴不断给他介绍皇后,他心中不由犯嘀咕,这女人不会让他医治皇后吧。

    萧战很快将这个念头甩出去,他感觉禹晚晴就算是皇帝的心腹也不会让皇后充当第一个试验品,最大的可能应当是那个皇宫大太监,毕竟这种奴才替皇帝去死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想到这里,萧战不由好奇道:“他们都收了同种伤势嘛?”

    木亲王叹道:“当年他们都是被同一个人打伤的,受伤伤势基本上一样,只要你能够医治其中一个,就一定能够医治陛下。”

    萧战想要了解具体的伤势,不过木亲王也不是很清楚,说一切都要等它进入皇宫真正见过医治的人才能知道。

    木亲王对于医治皇帝非常上心,竟然要送萧战一件半神器,对于木亲王的慷慨,萧战又不是傻子,既然对方要送,他自然就要收了。只是当战亲王拿出这件半神器时,萧战愣住了,因为这东西跟他记忆中某样物品非常神似。

    凤冠?

    萧战结果一看就是女人装备的凤冠,脑中记忆涌现,一番对照,他发现只是形像而已,眼前的凤冠更为神异,显然是一件真正的半神器,仅从等级上就远远超过记忆中的凤冠。当然,萧战判断两者不同的原因是炼制手法不一样,从凤冠中找不出一丝前世熟悉的感觉。

    “这是凤冠,本王在遗迹中找到的,这东西能够增幅神力,对于你施展复活术非常有帮助。”

    萧战闻言挑眉,记忆中的凤冠也是增幅神力的,不过这东西只是套装的一部分,就是不知道是否还有凤袍了。萧战自然不会向木亲王询问凤袍的事情,他知道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凤袍就在玄戒中,而玄戒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虽然感觉应当就在自己身上,但只要他不能成神,玄戒就永远不会出现。

    萧战回到庄园,将自己在木亲王府的事情稍稍讲述一遍之后,他就开始研究凤冠,对于半神器用【真理之眼】研究是不明智的选择,他直接将小小蜜召唤出来,询问这凤冠是否跟他的曾今拥有的凤冠一模一样。

    小小蜜笑嘻嘻道:“炼制手法完全不一样,不过功能似乎差不多,真让人难以相信竟然有东西会如此相似。”

    萧战眼睛眯起来,他在脑中提出质问道:“你真的不知道其中缘由?”

    小小蜜很是无辜道:“我当然不知道,人家只是小蜜姐姐派来协助主人的,至于小蜜姐姐都干了神了么,那就不是人家所能知道的。”

    萧战不满道:“上次碰到了月仙,现在又碰到凤冠,我怎么感觉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存在。”

    小小蜜笑嘻嘻道:“主人就当它们之间有联系吧。”

    萧战突然道:“既然有凤冠,那就一定有凤袍吧,如果我真的遇到这东西,你说会不会太巧合了?”

    小小蜜笑道:“世间哪有这种巧合的事情。”

    萧战对于小小蜜的说辞很是不满,不过可惜他根本奈何不了对方,只得放弃从她嘴中知道答案的打算了。

    ……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翌日天刚朦朦亮,禹晚晴就出现在庄园中,一辆奢华的马车将萧战请出了庄园。马车缓慢行驶在皇城街道上,外界一切完全被隔绝,萧战通过简单的询问才知道此行目的就是去皇宫。

    皇宫内自然不会有皇宫禁卫统领,萧战感觉自己医治的对象应当就是那个大太监,对于太监这种生物他还是不想太多接触,以前他做大夏皇帝时可是将身边的太监都清楚,只剩下宫女。

    皇宫的守卫只能用森严来形容,一名普通禁卫的修为都是神引境,这让萧战不得不感叹大禹王朝不愧被誉为皇帝第一王朝,这个皇宫禁卫的实力就要在大夏王朝之上。

    “这次我要医治的人是谁?”

    萧战被禹晚晴领进一座奢华的宫殿内,这里已经清幽,侍候的太监同宫女似乎都被支走。

    禹晚晴微微笑道:“不用担心,你要医治的对象就在这座寝宫内,待会儿你自己进去,我就不陪你了。”

    萧战眨眼道:“这样不好吧?”

    禹晚晴笑道:“用不着紧张,不会有事情的。”

    萧战有些狐疑的禹晚晴,这里可是皇宫内,他一个男人出现在这样一座寝宫中,万一这是某个妃子的寝宫,他岂不是要立马被当做是心怀不轨之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