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木亲王

    看着显得很是无聊的萧战,肖一茹的嘴角绽着温柔的笑容,她跟刁碧秀真的很像,当她喜欢一个人时不会流露出兴奋的光芒,而是温柔似水,似乎恨不得用目光将你融化掉。

    “娘说这次给陛下治病非常重要,你不会紧张吧。”

    萧战笑道:“我看上去很紧张吗?”

    肖一茹摇头道:“没看出来,只是感觉你无聊而已。”

    萧战点头道:“的确无聊。”

    肖一茹含笑道:“要不我给你解闷如何?”

    萧战看着肖一茹的眼睛道:“你要如何解闷?”

    肖一茹嘴角绽起蚀骨温柔的笑意来,白皙如玉的柔荑落在萧战的大腿上,那指掌仿佛技艺精湛的乐师,隔裤拿捏着他。肖一茹的目光绝对温柔,萧战看着她含羞带媚的靥面不由想到她的母亲,每次刁碧秀看他时目光总是充满母性的温柔,让他难以自拔的沉醉其中,不愿打破这种感觉。

    指掌的拿捏只是开胃小菜,拉开武装,这一刻肖一茹成了真正的乐师,正在吹奏最为**的乐章。萧战真的很是惊讶,肖一茹在这种状态下竟然还能如此温柔似水,她的双眼眸被温柔完全填满,看不出丝毫的**色彩。

    萧战的眼力何其惊人,肖一茹是真的没有生出任何**,那种温柔完全就是一种情感的交流,跟**没有一点关系。萧战真的惊讶了,以前虽然跟肖一茹有过亲密交流,但她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不明白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她如此纯粹。

    萧战看着肖一茹,不由再次想到刁碧秀,她每次看到自己时都会异常的温柔,这让他难以判断她心中到底有怎样的想法,是否跟肖一茹一样?肖一茹的技巧完全比不上萧战身边那些女人,就算是萧绮晴跟单映雁也远远不及,可是她的温柔完全将技艺的缺陷弥补过来。萧战就是做好的老师,谁叫他见多识广,外加经验丰富,很快在他的指点下肖一茹技艺突飞猛进,让他惊讶的是技艺的提升竟然她变得更为温柔,那眼中的温柔简直能够蚀骨**。

    萧战同肖一茹的交流并未持续太久,因为这时有人来拜访,说是木亲王有请。对于木亲王的邀请萧战并不感到意外,毕竟他是肖邦鱼的女婿,属于木亲王一方。

    木亲王是大禹王朝最优势的亲王之一,随着王朝大帝重伤欲死,他是最有利的皇位争夺者,如今萧战能够将皇帝治愈,这对于他来说绝不是好消息。萧战知道这次木亲王相邀对于他来说未必就是好事,他不能保证木亲王是何种心态。不过萧战虽然无法把握木亲王的态度,但他并不惧怕对方,真要比起来他手中掌握的实力远远超过对方,如果翻脸大不了打一场。

    “战儿不用担心,木亲王这人还是很好说话的。”

    刁碧秀扫了一眼俏脸绯红的肖一茹,她如何不知道女儿跟女婿刚刚在干什么,目光落在萧战的身上,她眼中的光芒温柔的很。

    木亲王派人来请,萧战很快就离开庄园,目送他离去,刁碧秀看着肖一茹道:“你不会坏了你的好事吧。”

    肖一茹摇头道:“刚刚相公无聊,我帮他解解闷罢了,谈不上打搅。”

    刁碧秀目光温柔似水道:“感觉如何?”

    肖一茹嘴角忍不住绽笑道:“感觉欲罢不能,母亲绝对想不到,相公可是有两根东西。”

    刁碧秀眼睛忍不住瞪圆了,她异常吃惊道:“真有这种事情?”

    “当然是真的。”

    肖一茹看着刁碧秀嘴角绽起意味深长的笑容,肖家的女人都喜欢分享自己的男人,她也不例外。肖一茹以前可是很喜欢跟刁碧秀谈论自己的事情,她跟肖战的事情也没有隐瞒的事情,可以说母女两人无话不谈,她很清楚母亲对肖战也有冲动,只不过一直压抑着,而如今随着萧战的出现,这种压抑完全消失,现在心中最为迫切的事情怕就是将萧战给生米煮成熟饭。

    肖一茹对于母女同侍一夫没有一点抗拒心理,反而很是期待,因为她早就想要跟刁碧秀分享同一个男人,以往只是嘴上谈论而已,现在就等着将一切付诸行动了。

    “娘啊,你的动作可是有些慢了,相公根本没有领会到你的真实意图哦。”

    刁碧秀笑道:“事情不能操之过急,还是一步步来。”

    肖一茹笑道:“娘啊,你需要我帮忙吗?”

    刁碧秀笑道:“你要如何帮忙?”

    “这还不简单,在相公耳边吹风,问他是否对娘有感觉。”

    肖一茹咯咯一笑。

    刁碧秀笑道:“战儿可不像表现出来的坐怀不乱,娘能够感觉出来他很享受娘带给他的母爱。”

    肖一茹调笑道:“娘需要的可不是给予母爱。”

    刁碧秀嘴角绽笑道:“娘的母爱可是与众不同的,只会给宝贝心肝,你弟弟无福消受,你爹没那资格,也只有战儿才可以毫无保留的得到它。”

    ……

    “小子见过王爷。”

    木亲王生得异常的俊美,他的修为达到了神变境,给人的感觉很容易亲近,完全不像一位权势滔天的王爷。

    木亲王是独自会见萧战的,他目光柔和的道:“你可知是谁将你推荐给陛下的。”

    萧战对于木亲王的话有些意外,不由道:“小子不知。”

    木亲王微微笑道:“是本王将你推荐给父皇的,你一定奇怪吧。”

    萧战眼皮一跳,摇头道:“陛下乃是王爷生父,救治自己父亲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嘛。”

    木亲王哈哈笑道:“没错,身为儿子救治父亲的确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过身在皇室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个。这次对阵火亲王,你功不可没,要不是有你的复活之术,怕是黑赤王的领地早就易主,如此以来,对本王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萧战急忙道:“小子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罢了。”

    木亲王点头,他看着萧战道:“不知道你对于救治陛下可有把握?”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