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五十七章 秦轲

    秦轲淡然道:“有战亲王从中作梗,他们很难在大夏王朝发展起来,唯一的看透或许就是那个叫萧战的消息,听说已经炼制上千万的傀儡大军,不过傀儡毕竟是傀儡,根本不值一提。”

    “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些傀儡大军还是很厉害的,根据战亲王的说法绝对能够同大夏王朝最顶级军队媲美。”

    谢勋对于秦轲的说法直皱眉头,他感觉这家伙实在是太熬了,似乎在其眼中别人都不值一提似地。

    秦轲不屑道:“大夏王朝的疆域虽然庞大,但绝对比不上大秦王朝,我们秦家耗费千多年,让自己的血脉融入这个王朝,如今掌握着五个军团,一支傀儡大军而已,只要将大秦最精锐的军团调来,一切都不是问题。”

    看到谢勋还想争辩,拓跋诩笑道:“知道我最佩服你们秦家什么能力吗?”

    秦轲好奇道:“我们秦家可比不上你们拓跋家族,我倒是好奇我们秦家到底有什么值得拓跋兄佩服的。”

    拓跋诩叹道:“神朝十大家族,就你们秦家人最多,就拿嫡系血脉这一点来说,仅仅你们秦家一家就比得上八大世家总和了。说实话,我最佩服你们秦家的人,不管男人,就是能生,仅仅千年啊,你们竟然在大秦王朝组建了一个庞大世家,每每想到这个,兄弟我就不服不行啊。”

    谢勋哈哈笑道:“拓跋兄说的没错,秦家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繁衍后代的能力,别的家族要耗费万年才能积累起如此大规模的家业,他们不到千年就能达到,实在是让人不得不佩服啊。”

    秦轲没好气道:“这有什么好的,你们只看到我们秦家嫡系血脉人口多,哪知道我们这些人想要出头要比其他家族太难了,毕竟人一多资源分配就要少上很多,我倒是希望跟你们调换一下。”

    谢勋哈哈笑道:“秦兄也就说说罢了,你们秦家的男人能力之强在整个神朝那都是鼎鼎大名,要是你换到我们谢家,哪有这么大的本钱的享用人间美色。”

    秦轲立时得意的笑道:“你这话倒是说的不错,男人吧就应当强势一点,这样才能获得痛快滋润。”

    拓跋诩突然道:“这次有我们支持,大夏王朝肯定会陷入内乱中,咱们完全可以借助这次机会将北域这些家伙干掉,不过这个叫萧战的小子是一个大威胁,毕竟千万傀儡军团虽然及不上正规军团,但有这样一支军团,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大的障碍。”

    秦轲笑道:“这个好半,就让战亲王出面不就得了,他不是一直窥视这小子的傀儡术嘛,既然他想要那就必须由他自己去抢才行。”

    作为五域联盟的代表自然都是各大世家的精英,这次虽然是来破坏北域联盟备战准备,但各自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基本上每一个人都带来了不少家族精锐。这些精锐并不是直接从神朝带过来的,而是这些世家通过每次进入荒路,在荒路中开枝散叶,这就是为了将来子孙后代参加荒路时成为最大臂助。千年的时间,并不是很久,但绝对能够培养出超越斩灵境的高手,天才一点的就算是神启境都有可能。

    这是五域联盟最大的优势,而北域联盟的试练者因为每次荒路都要遭到来自五域联盟的打压,基本上在荒路的力量都被清扫一空。

    从青楼出来,已经是午夜时分,秦轲虽然不久前在十多个花魁之流身上一展骑士风采,但他精气神却出奇的好,秦家的男人在这个方面就要比一般男人强悍,秦轲绝对是秦家能力最强的一流,以前在家族中时,严厉的家教让他没有机会一展自己的能力,如今失去束缚,那可真是夜夜笙歌,醉卧花丛。

    离开青楼,秦轲并未回住处,而是来到城中贫民区,脸上绽着邪笑道:“确定就是这里。”

    “公子交代的事情属下如何敢不卖力,那小娘子就住这里,家中只有一个傻子般的哥哥,仅凭公子一人就能搞定了。”

    一名青年一脸谄媚的出现在秦轲身边,看着兴致盎然的秦轲忍不住又道:“公子啊,这只是一个身份很普通的女人,虽然姿色出众,但公子爷您要什么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犯得着三更半夜跑这来。”

    秦轲嘿嘿笑道:“这女人虽然身份普通,但却跟本公子那嫂子有**分神似,第一眼看到本公子就难以自持,今夜无论如何都要将她收了。嘿嘿!嫂子虽然暂时窥视不到,但一个跟嫂子一模一样的女人常伴身侧,那也是一种享受。”

    青年的脸上立时露出会意之色来,他谄媚的道:“那就让属下给公子将那个隐患清除如何?”

    秦轲笑道:“去吧,记住不要将人弄死了,本公子可不想成为她的杀兄之仇。”

    青年笑道:“公子放心,属下可不敢动公子的大舅子。”

    秦轲猛拍青年的肩膀道:“你不错,今后本公子一定会重用你的。”

    青年一脸喜色的带着一群武者翻墙入屋,转瞬间消失。秦轲脸上浮现出笑容来,这次还真是意外之喜,没想到碰到一个跟嫂子如此神似的女人,要知道他可是窥视自己嫂子很久了,奈何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如今碰到一个跟嫂子如此神似的女人,也算是让他这么多年的心愿如愿以偿。

    要如何搞定这个女人,秦轲的方法自然简单,强闯入屋,上了就是,他们秦家的男人对于征服女人那可是行家里手,但凡被他们上过的女人,都会食髓知味,最终死心塌地。秦轲对于征服女人那已是驾轻就熟了,自然不会玩什么追女人的把戏,直接闯进屋子。

    “你是谁?”

    屋中女子吓了一跳,这已经是深夜,突如其来的破门者让她一阵惊慌。

    这个时候屋中很暗,自然什么也看不到,秦轲嘴角绽着邪笑,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夜中视物不是难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