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两百六十三章 南齐城 四

    钱裕点头道:“自然顺利,现在已经有两大家族答应加入,每一个家族基本上都能够凑齐数千人之多,这次咱们弄它晚万把人绝不是问题。”

    萧战摇头道:“其实大哥根本没有必要找这些人,只要有充足的材料,想要多少傀儡都不是问题,到时咱们完全可以弄一支傀儡大军,将整个荒路上的试练者统统踢出去。”

    钱裕摇头道:“时间上怕是来不及吧,根据老哥所知,进入荒路,武者除自己我外,连武气也不能带。”

    萧战眨眼道:“开什么玩笑,连武气都不能带。”

    钱裕耸肩道:“试练者只能带着自己进入其中,虽然没有武器,但是荒路上可以找到,那里甚至隐藏着各种强大的种族,运气好的说不定很是顺利就能得到帮助,而运气背的话,那就有可能被这些种族追杀。”

    “这样啊。”

    萧战顿时明白,怕是他的炼制大鼎都无法带进去,万一被没收那就麻烦了。沉吟片刻,萧战这才道:“不能带武器,那难道就连材料都不允许带?”

    “这倒没有。”

    钱裕笑道:“毕竟就算带再多的材料,如果没有炼制工具,材料也只是材料,人怎不能那材料跟人战斗。”

    萧战笑道:“大哥给我多准备材料吧,炼器之事全包在小弟身上。”

    “没问题。”

    钱裕含笑点头道:“今晚我带你去跟这些家伙见见面,大家彼此认识一下,试炼开始时也有一个照应。”

    萧战没有拒绝,虽然感觉钱裕请这么多人未必能够真正派上用场,不过既然她这么要求,他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钱裕很快跟萧战分别,她显得很是焦急,似乎有什么事情让她迫不及待。钱裕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她熟门熟路,很快就来到一座幽静的院落,这里有无数美女恭迎,她的目光并未在这些女人身上多做停留,直接朝着一间屋子走去。

    门紧闭着,屋中似乎没有人,钱裕推门而入,立时就见钱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嘴角绽起邪笑,人瞬间来到钱琴身前,一巴掌就落在其屁股上。这一巴掌力量可不小,脆响在屋中回荡,只让气氛瞬间变得暧昧起来。

    “死丫头,竟然敢背着我偷男人,说!你都偷了谁?”

    钱裕的脸上绽着兴奋的笑容,钱琴哪会注意不到,她明白自己主人对她偷男人的事情非但不恼,反而异常的兴奋,这让她异常的得意。不过钱琴虽然得意,但脸上却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道:“回主人的话,都是奴婢的错,你千万不要追究他的责任。”

    “啪!”

    又是一巴掌落在钱琴的屁股上,她那里的肉可不是一般的多,而且充满弹力,一巴掌抽出来的声响显得格外清脆。

    “唉哟!”

    似乎很痛,钱琴大声呼痛,瞧她那可怜欲泣的模样,钱裕只觉心头邪火躁动。

    “说,到底是谁?如果隐瞒不报,本主人定要将你们这对狗男女凌迟不可!”

    “主人饶命啊,都是奴婢的错,您千万不能怪罪他。”

    钱琴一副打死不屈的模样,仿佛她真的是那个为了心爱的男人牺牲的女人,她的这种表现自然引来钱裕巴掌侍候,最终她似乎承受不住钱裕的淫威,最终屈服了,将萧战的名字供出来。

    “他是怎么搞你的?”

    钱裕双目绽放出凶狠的光芒,似乎要将罪魁祸首萧战碎尸万段似地。

    钱琴又羞又恼道:“主人不知道,少爷简直坏死了,他竟然喜欢玩欺负处女的把戏,奴婢真正的第一次竟然被他走了后门。”

    “他真的喜欢这样欺负你?”

    钱裕眼睛一亮。

    钱琴咬牙切齿,似乎很生气道:“这事岂能有假,奴婢恨死他了。”

    钱裕给了钱琴一巴掌道:“生在福中不知福,好了,给我将整个过程复述一遍,记住一点遗漏都不能有,不然本主人定要弄死你。”

    ……

    时间飞速流逝,天色刚刚暗下来,钱裕就将萧战拉到南齐城最大的青楼醉雁楼。不用说这家青楼就是钱裕所开,现如今无数年轻俊杰齐聚南齐城,作为最大的寻欢场所,醉雁楼可是拥挤的很,要不是钱裕是这里的老板,怕是连一个雅间都没有。

    这次钱裕成功邀请皇甫家跟余家合作,两家少主早已经恭候多时,他们都对钱裕很是恭维,瞧那模样完全不像似庞大家族的少主,而到像似一个小家族在攀附大家族似地。

    萧战跟在钱裕身边,在其介绍下他认识了两家的少主,都是起源境圆满的高手,远比齐州之地那些天才强出一截。

    “早就听说过萧少主的大名了,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皇甫嵩满面笑容,他给人的感觉很是容易亲近。

    余孟然哈哈笑道:“萧少主的威名真是如雷贯耳啊,让傀儡魔宫同黑魔崖火拼,最终两败俱伤,听说猎魔林付之一炬就是萧少主的杰作。”

    萧战苦笑道:“余大哥这是夸人啊,还是在损人,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当初使者找上门来,可是吓死小弟了。”

    皇甫嵩眯着眼睛道:“可萧少主最终安然无恙这是事实,听说萧少主跟花楼有着某种密切的关系,最终他们竟然出面抱住萧家,要不然萧家这次绝不会只受到这种程度的打击啊。”

    萧战眼皮一跳,他没有想到这个皇甫嵩的消息竟然如此灵通,就连这种事情都知道。

    钱裕哈哈笑道:“老弟跟花楼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不过却知道他老爹是谁,说出来你们怕是还不会相信。”

    皇甫嵩挑眉道:“到底是谁,竟然让钱兄都赞不绝口。”

    “萧神。”

    “萧神?”

    皇甫嵩跟余孟然一愣,这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异常陌生的名字。

    钱裕微微笑道:“看来萧神隐迹时间太久了,你们都将他给忘了,那不知道可听说战侯爵望。”

    皇甫嵩心神一震,吃惊道:“战侯威名哪个不知,哪个不晓,难道这个萧神跟他有关系不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