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两百五十七章 结拜 三

    萧战呻吟一声,终于醒转过来,他发现自己的头很痛,从床上坐起身来,拍了拍自己仍人昏昏沉沉的脑袋,脑中这才回忆自己喝醉之前都干了什么。萧战感到仍没有完全消掉的酒意,不由暗自咂舌,钱裕弄来的美酒当真后劲十足,竟然让他喝醉了。

    萧战努力回忆喝醉前发生的事情,他记得自己跟结拜大哥聊得异常投机,将无数媒体炼制手段一一道来,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媚术跟原术所产生的奇妙效果。回忆有些模糊的记忆,萧战心中暗自叫苦,希望自己没后说什么胡话,不然这个脸可就丢大了。

    “主人醒了。”

    萧战正在后悔时香风袭来,很快床边出现两个绝色美女,他眨了眨还有些迷糊的眼睛,竹辛自然知道,她旁边这个美女是怎么回事儿?

    萧战拍了拍脑袋,让自己意识清醒一点,这才仔细看向竹辛身边的美女,很美,也很媚,尤其那两瓣红唇,绝对能够勾起人无限占有的**。萧战的目光很快下移,几乎瞬间他的眼睛忍不住亮了。

    丰满!

    不对,用丰满这个词不足以形容这名美女的丰满,上身衣物被她那岧岧饱满撑起一个极度勾魂的弧状,是人一眼就能判断出她没有胸衣束缚,可那骄傲之势只欲裂衣,有着一众常人难见的雄奇之美。

    这女人很丰满,其胸之美堪称完美,不会让人产生一种累赘之感。萧战给出这些评价之后,不由疑惑起来,他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她怎么在这里,难道是喝醉时想大哥讨要的?

    萧战脑中刚刚闪过这样的念头,突然,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仅仅一个疏忽,他的嘴巴就被塞满,甘甜美味入喉而来。萧战真的很惊讶,美人儿竟然是一个乳娘,那滋味让他有种上瘾的感觉,咂咂嘴,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好奇道:“你什么时候跟我的?”

    美人儿笑道:“主人昨天向钱公子讨要的,现在奴婢已是主人私产,还望主人能够好好珍惜奴婢。”

    萧战皱眉道:“昨天我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美人儿笑道:“主人跟钱公子谈得投机,可是无话不谈,奴婢还是第一次看到钱公子佩服人了。”

    萧战挑眉,从美人儿的话就能听出她以前就是钱裕的贴身人,【真理之眼】开启,如他预料的那样这个女人也是一个处女,这让他忍不住道:“你们两个都还是处女,为何大哥从未动过你们?”

    “噗嗤!”

    两女同时笑了,她们看着萧战道:“难道主人不知道钱公子其实是女人嘛,她虽然好女色,但还无法给我们开.苞。”

    女人?

    萧战彻底呆住,他还真没有料到钱裕竟然会是一个女人,这回他真是看走眼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他先入为主的认为钱裕是男人,哪会想到一个女人会跑来开青楼,还立志要将青楼开遍神朝。

    搞了半天结拜大哥原来是一个女汉子,萧战搔了搔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这位特殊的大哥。

    “哈哈!贤弟可是起来了。”

    萧战脑中刚刚闪过这样的念头,钱裕就出现了,他……不对,应当是她换了一声名贵公子袍,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公子哥,这难道是易容术?萧战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很是自然的开启【真理之眼】,很快他发现钱裕还真是一个女人,这不由让他对她的易容术万分佩服。

    “大哥看上去很精神啊,看来小弟的酒量果然不行。”

    萧战一脸的苦笑,喝得不省人事绝对丢人。

    钱裕笑眯眯的道:“这怪不得贤弟,毕竟是第一次喝这种美酒,今后只要常喝就能够适应了。”钱裕的目光落在萧战怀中的美女身上,她笑道:“贤弟还满意吧,这可是老哥最疼爱的乳娘,每天起床跟睡觉都必须喝上一口才行,现在送给贤弟一早醒来还真有不适应啊。”说到这里,她猛拍萧战肩膀道:“我果然跟贤弟有缘啊,不单嗜好像似,就连喜好也像似啊,对了,贤弟还没有告诉为兄奶酒到底要如何炼制,以及那种最为独特的佳酿玉酒。”

    萧战嘴角忍不住狠狠抽搐起来,他昨天喝醉之后都说了些什么啊,只希望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就好。

    钱裕显然对奶酒已经佳酿玉酒这种东西极为感兴趣,她根本不管萧战脑中在胡思乱想什么,拉着他就走。钱裕绝对是一个奢侈的人,吃个早点而已,上百人在旁侍候,这些都是美女,一个个堪称人间绝色,论姿色绝不会比竹辛这些人差。

    说实话萧战还真不适应,吃点东西而已,身边围着几十个美女,别说动一根手指头,就连吃的东西都由美人嚼碎了喂着吃。萧战还真不适应这种吃法,但奈何美女都太过殷勤,她们以前就是这般服侍钱裕用餐,而现在钱裕一句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凡是属于她的女人,他可以当做衣服随便穿。

    萧战真是汗颜,要不是知道钱裕是一个女人,他还真是受不了,毕竟他没有跟其他男人分享女人的习惯,至于跟女人分享那就无所谓了,他只希望钱裕不要在跟某些什么结拜,将这些美女分享。

    环佩声突然传来,一名身着宫袍的美妇人摇曳而入,她跟屋中服侍着的美女不同,更显成熟妩媚。

    萧战的目光落在美妇人身上,他的眼中很快闪过疑惑之色,因为他发现这个女人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似乎他们曾今见过。萧战心中的疑惑仅仅一闪,很快他就明白肯定是昨天喝醉酒之后见到的。

    心中暗自苦笑一声,自己这酒量真是不敢恭维,看来必须好好锻炼一下才行,万一再碰到这种事情将来被卖了都要给别人数钱了。

    “贤弟,你倒是给玉珠说说这个奶酒跟玉酒的炼制法吧,等事情成功之后,老哥让你第一个品尝如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