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两百四十九章 大封锁 五

    “爹,这事就这么算了?”

    女子紧蹙黛眉,事情的转折让她有些目瞪口呆。

    安恒摸了摸额头道:“还能怎样,这事不是为父能够参合的,还是让大人去头痛吧。”

    女子迟疑道:“这小子真是花楼楼主之子?”

    “应当不会有假,这种事情她不会说谎的。”

    安恒摇头一叹。

    女子瘪嘴道:“那小子虽然系出名门,但一身修为实在是太弱了,我看也就是一个庸才罢了。”

    安恒看着女儿摇头道:“这话你可就说错了,就如同他说的一样,如果是公平绝对,别说你是起源九重,就算是斩仙九重,也不是他的对手。”

    “怎么可能?”

    女子很是不服。

    安恒叹道:“这小子的武技或许不算什么,但他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傀儡师,猎魔林绝对凶险,可是根据为父获得的资料显示,这小子带着所有的试练者闯进魔山,要做到这一点就算是神藏境的武者都做不到,可他却做到了。”

    女子不信道:“肯定是萧家的人暗中帮忙所致,不然一个小小的半步起源境怎么可能穿过那些可怕的禁制跟险境。”

    安恒叹道:“他是否有这个实力,不久的大比上你就能够看到了,现在为父担心的是他的父亲,如果真是那人的话,今后为父可就要小心了。”

    “能让爹都忌惮,他父亲是谁?”

    “萧神。”

    “萧神?”

    女子瞪大眼睛,她显得很是茫然。

    安恒苦笑一声,萧神的名字对年轻一辈自然陌生,可对于他们这一代人来说那就是一个传说了,当年这人可是拥有无数的追随者,每一个都异常的可怕。虽然萧神最后消失,但要是让这些追随者知道他欺负了萧神的儿子,今后绝对要小心了。

    ……

    萧战一路上显得很是沉默,实力的重要这次彰显无疑,虽然他有杀手锏,但这种东西是不能动的,说白了这一切还是他自身的实力太弱,他必须尽快提升修为才行,总是依靠这种手段根本就不是办法。

    “这次萧家的事情很麻烦,研究禁忌傀儡术这可是神朝禁制的,现在暴露怕是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才行,这事情你还是不要参合进去的好。”

    闻人秀月幽幽一叹。

    萧战淡然道:“萧家的死活小侄自然不关心,不过属于小侄的东西,小侄绝对要保。”

    闻人秀月挑眉道:“什么东西?”

    萧战沉声道:“小侄现在是萧苑的主人,自然要保住萧苑。”

    闻人秀月蹙眉道:“萧苑以傀奴而闻名,他们怕是也在研究禁忌傀儡术吧。”

    萧战点头道:“整个萧家都在干,用来高禁忌傀儡术研究的有一百多座地下实验室,其中萧苑就掌握着三分之二,不过小姨不用担心,这些麻烦已经被小侄彻底解决,就算是神傀师来了,也找不出痕迹来。”

    闻人秀月很是吃惊,她不明白萧战凭什么这样之心,这小子看来隐藏着很多的秘密啊。闻人惜月这半年来的所见所闻让她完全颠覆了对萧战的认知,自己这个侄子修为或许不算什么,但这手段实在是可怕,以前想将萧战弄回花楼完全是因为他是自己侄子之故,而现在她则是非常希望将他带回花楼,只要全力栽培,他的将来绝对不可限量。

    “你要明白神傀师的可怕,尤其是掌握时间法则的神傀师,只要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们都能够让一切复原,除非……”

    闻人秀月说到这里,萧战直接道:“除非找到掌握时间法则的神傀师对不对,小姨不用担心,小侄正好认识这样的人物,早就请她帮忙,将一切隐患都给清除了,神朝的人绝对查不出什么来的。”

    闻人秀月疑惑的道:“你怎么认识这样的存在?”

    萧战笑道:“小子自然不可能认识这样的存在,这一切都是因为师父,他来自玄族,正好有这样一个人物在北齐之地,小侄就请她出手帮忙。”

    闻人秀月好奇道:“你师父到底是谁?”

    “绝无仙!”

    “绝无仙!?”

    闻人秀月吃惊异常。

    萧战微微笑道:“薛前辈正好跟师父来自同一种族,这才会给小侄两个承诺,不然早就抢夺秘籍走人了。”

    闻人秀月一脸震惊道:“没想到你师父竟然是绝无仙,你今后最好不要随便跟人提及,不然后果绝对难料。”

    萧战点头道:“小姨放心,师父做了什么都给小侄说过,神庙这次损失惨重,绝对不会放过师父,小侄才不会傻到随便乱说。”

    闻人秀月突然道:“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萧战挑眉,他听单映雁说过,小姨这次过来就是想要将他带到花楼,不过父亲肯定没有同意,不然也不会让他参加猎魔林试炼进入御院。

    “小侄自然按照父亲的安排参加荒路,然后进入御院。”

    闻人秀月嗔道:“你娘可是花楼之主,你就不想去花楼见你娘嘛。”

    萧战苦笑道:“小侄倒是想,不过爹肯定不会答应,至于花楼小侄肯定会去的,毕竟娘在那里,小侄还从没有见过了。”

    闻人秀月叹道:“你娘并非不想见你,只是她有自己的苦衷。”

    萧战挑眉,他迟疑道:“小姨,我娘跟我爹到底发生了什么,每次我一提到娘他老人家就翻脸。”

    闻人秀月苦笑道:“你跌跟娘因为处事方法跟理念不同,当年大闹一场,具体的什么小姨也不敢多嘴,你还是去问你爹娘吧。”

    萧战虽然很想知道爹娘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小姨不说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压下心中的好奇道:“小姨,这次萧苑肯定会有麻烦,如果他们没有找到证据的话,还请你帮忙将萧苑要回来。”

    闻人秀月皱眉,她不想参合这种事情,不过这是侄儿第一次救她办事,如果拒绝绝对会影响他对姐姐的看法。想了想,闻人秀月还是点头答应了,如果他们什么也查不出来,保住萧苑并不是太大的难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