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两百三十四章 血脉验证 二

    “哈哈!你们说萧奕武是不是我们萧家人啊?”

    突然一道嘲讽道声音传来,只让萧奕武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他根本不用去看就知道是谁在嘲讽自己。

    萧武!

    萧奕武心中冷哼一声,现在他还真不能跟萧武计较,这小子是萧战在萧家最好的朋友,这个时候他根本无法得罪。

    萧武嘿嘿笑道:“怎么不说话,难道你真的是那个吴靖的种?嘿嘿!我感觉也是啊,上次猎魔林试炼吴家的人可是让我们萧家损失惨重啊,你这个前少主可是出力不少。以前我们不知道你为何这么干,现在算是明白了,原来你其实是吴家打入我们萧家的卧底内奸啊。”

    萧武的话引来周遭不少萧家子弟附和声,萧奕武第一次猎魔林试炼时的表现实在是影响太坏了,不少人都在心中仇恨他。如今萧奕武落难,大伙哪有不跳出来踩一脚的道理,如果真是这家伙不是萧家人,怕是会有不少人第一时间跳出来废了他。

    萧奕武清晰感受到了这些人的敌意,他脸色阴沉的冷哼道:“我是萧家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吴家人,更不是那个吴靖的私生子,现在你就说这些太早了,一切还是等血脉测试之后再说不迟。”

    萧武脸上浮现诧异之色,萧奕武的镇定让他很是意外,难道这小子真的是萧牟的儿子?

    血脉测试惊动了很多人,如今萧家整个外家族执掌权利的人都出席,萧奕武是否是萧牟之子这不仅仅是萧牟的私事,同时也关系到萧家耻辱。

    萧牟暂时还没有出现,负责主持这次血脉测试的人是萧祈雨,这是一个老头子,据说是萧牟的一个宗族长辈,他是负责掌控萧家宗祠的长老,他的出现可见家族对这次血脉测试的重视。

    一个家族的少主可是非常重要的,现在传言萧奕武竟然是仇敌的儿子,这种事情无异于狠狠打了萧家上下的脸,谁都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自然也就不能马虎了。

    家族重要人物纷纷登场,萧奕武感到前所有为的紧张,这是决定他命运的时刻,他想不紧张都难。无数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向萧奕武看来,绝大多数都是幸灾乐祸的,就连原先属于萧牟那一脉不少人也露出同样的表情。这一刻萧奕武很清楚,不管这件事情的结果如何,他都已经失去这一脉的人的支持,这让他的心情格外的沉重。

    时间飞速而过,该来的始终要来,萧牟出现了,作为整个事件最为愤怒的人他这一刻显得格外冷静,面对众人那充满怪异的目光仿佛浑然未觉似地。萧牟的目光终于落到萧奕武的身上,他的眼中一瞬间闪过一丝杀意,在内心深处他其实早就认定萧奕武不是自己的儿子,对于这个消息传开时他并没有众人想象中那般愤怒。当然虽然萧牟并没有失去理智的愤怒,但他要不怒那就是真正的软蛋了,一旦事情被证实是真的,他一定要将这对奸夫淫.妇干掉,不然难以洗刷属于他的耻辱。

    “家主,不知道血脉测试什么时候开始?”

    萧祈雨率先开口,他的话一瞬间就让整个现场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萧牟跟萧奕武身上扫过,看好戏的心态在绝大多数人心中酝酿,很多人都希望能够看到萧奕武倒霉。

    萧牟脸色阴沉,目光扫过所有人,他沉声道:“那她来了再说。”

    萧牟的话音刚落,殿中出现一阵骚动,很快陈雪出现了,今天的她一身盛装,脸上的神情显得异常的淡定,仿佛这不是异常对他们母子的审判,而是一场盛大的节日似地。陈雪的到来萧牟自然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两人的目光相撞于虚空,一种叫做敌意的光芒越来越亮,他们这一刻不是夫妻,而是一对生死仇敌似地。

    萧牟看着陈雪道:“血脉测试现在可以开始了。”

    陈雪冷笑道:“我也有这个意思,还是早一点开始的好,生得让我们母子背负不洁之名。”

    萧牟冷笑道:“你还真是淡定啊,希望传言不是真的就好。”

    陈雪冷哼道:“我倒希望传言是真的,这样咱们之间完全可以来一个了断。”

    萧牟的脸色一沉,他冷笑道:“我真有此意,不管这次结果如何,咱们这个名存实亡的婚姻还是就此终结的好。”

    陈雪脸上突然露出笑容道:“希望你记住自己说过的话,测试开始吧,希望你不要反悔。”

    萧牟的眉头不由一皱,陈雪的反应有些出乎他的预料,这女人为何会如此笃定,这是早就破罐破摔,还是有恃无恐。脑中无数念头闪过,萧牟冷哼道:“测试马上开始吧。”

    萧祈雨神色淡然,仿佛没有看到这对关系降到冰点的夫妻争吵似地,他的目光看向萧奕武道:“过来吧,血脉测试现在开始。”

    萧奕武深吸口气,是生是死已不由己,这一刻他只能相信萧战的话了。迈着沉重的步子来到血脉晶石前,对于血脉的测试萧奕武自然清楚,根本不用萧祈雨催促,他直接将手放在晶石上。

    萧祈雨的目光看向萧牟跟陈雪,他这才开始吟唱咒语,很快晶石亮起紫光,血脉的测试也从这一刻正式开始。霎时,所有的目光汇聚而来,大殿内所有人都屏息以待。

    血脉晶石测试这是属于萧家血脉者的测试,只有具备萧家血脉的人才能激活晶石,如果是外族人,晶石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萧奕武脸上的表情显得格外凝重,随着萧祈雨吟唱咒文,他感到一股神秘的力量作用在自己的身体上,霎时间手中刚刚还显得冰凉的晶石发烫起来。

    数个呼吸的时间仿佛成了永远,萧奕武一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

    亮了!

    晶石终于亮了!

    萧奕武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这一刻有松口气的人,但更多的是不可思议,这其中就包括萧牟本人,他吃惊的看着闪现夺目光华的晶石,这种情形就是测试者具有最为纯正萧家血脉的表现。

    怎么可能?

    萧牟难以置信,他在心中早就认定萧奕武不是自己的儿子了,然而测试的结果却让他大跌眼镜,难道萧奕武是自己的儿子?

    这不可能啊!

    萧牟脸色阴晴不定,他这一刻怀疑萧奕武或许不是吴靖的私生子,而是萧家其他人,至于是谁他一时间还真想不出是谁,只是心中极度怀疑萧奕武是自己的儿子。

    陈雪一颗心彻底放松下来,这一刻她整个心里想着的人就是萧战,心中对他感激之情在汹涌澎湃,只让她恨不得将自己脱光了,承欢在他的身下。

    “你还有什么话说?”

    陈雪一脸不屑的看着萧牟,奕武的确不是儿子,可你必须认,这个绿帽戴的结结实实,因为从这一刻所有人都会将奕武视作你的亲生儿子。

    萧牟这一刻是真的尴尬,虽然心中极度怀疑,但事实胜于雄辩,他的目光不由看向萧祈雨,眼神颇有求助之色。

    萧祈雨笑道:“家主应当感到高兴才是,事实证明一切都是谣言,这是有意重伤家主。”

    萧牟眼皮一套,萧祈雨的话不由表明结果确定无疑,这让他更为尴尬了,他看着一脸轻蔑之色的陈雪道:“既然奕武是我的儿子,吴家的人胆敢如此羞辱我,这事绝不会这样完了。”

    陈雪冷笑道:“就这样?不要忘了不久前你说过的话,咱们的婚姻就此终结吧,这个萧家主母的身份我已经受够了。”

    萧牟脸色一沉,虽然对跟陈雪离婚心中很是赞成,但这个时候选择离婚无疑会给人的感觉是他被自己老婆给休了的感觉。只是让萧牟骑虎难下的是提出离婚的是自己,如果自己现在否认,言而无信的他脸面岂会好看。

    陈雪不屑道:“这么快就要反悔了,亏你还是一家之主,说过的话一转眼就不认了。”

    萧祈雨开口道:“主母还是不要意气用事的好,家主也是因为一时愤怒冲动说出这样的话。”

    陈雪冷哼道:“我才不管这些,反正这个萧家主母的身份本来就是名存实亡,既然今天他已经将面具彻底撕掉,那我根本没有必要在做他的妻子。”

    萧祈雨还想说什么,陈雪直接打断道:“我希望能够和平接触婚姻关系,这样对谁都好。”

    陈雪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只让萧牟脸色难看的僵在那里。

    萧奕武深深看了一眼萧牟,他自然清楚这家伙并不是自己的父亲,很快他也离开了,他必须去见萧战,他很清楚自己今后都绑在萧战的战车上,不管这家伙想要干什么,他都必须跟在起身后摇旗呐喊。至于萧奕武的生父,说实话他从未将那家伙当做自己的父亲,从其威胁他开始,再到将他们母子的事情捅出来,可谓讲最后彼此间那点亲情都彻底抹杀。

    事情的主角离开,只让大殿内所有人都面面相视,大戏落幕,可他们总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