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两百三十三章 血脉验证 一

    萧战嘴角绽起一个不以为然的笑容,别说他没有使用傀儡术,就算用了萧牟能奈他何。萧战的目光落在陈雪的身上,他根本不担心吴靖的威胁,真正在意的是神朝使者,这家伙绝对已经来了,只是不知道到底会干些什么。萧战很清楚一旦神朝使者真正现身,他的麻烦就真正的来了,一个九境强者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再加上对方是神朝使者,代表着庞大的神朝,很多事情都不能随便做,不然绝对会给自己引来无穷麻烦。

    “过来,坐这里。”

    萧战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含笑看着陈雪。

    陈雪的脸上立时露出妩媚的笑容,虽然两人并未真正发生过什么,但萧战的灵犀之手实在是神妙无双,那种滋味就仿佛彼此已经真正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作为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陈雪很清楚萧战在自己身体中留下什么,这让她真正将他视作自己的男人。

    腰肢一扭,陈雪来到萧战身前,她的脸上绽着妩媚之色,给了他一个水汪汪的媚眼,顺势就坐到他的大腿上。

    陈雪看着萧战的眼睛道:“主人,萧牟想要验证奕武的血脉,奴婢打算借助这个机会彻底跟他脱离关系,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跟主人了。”

    萧战挑眉道:“你是萧家主母,要跟他脱离关系不容易吧?”

    陈雪冷哼道:“我们的关系早就名存实亡,到现在已差不多有十年未曾亲密接触,我这个萧家主母跟守活寡有何异。”

    萧战笑道:“守了这么久的活寡,你没有偷过男人?”

    陈雪嗔道:“奴婢一直洁身自好,主人是奴婢第三个男人,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

    萧战翻白眼道:“最多就摸过你罢了,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男人了。”

    陈雪媚眼如丝道:“奴婢本就是主人的女奴,自然就是主人私有的玩物,不是主人的女人还是什么。那天主人虽然只是在揉捏奴婢,但奴婢清晰感应到主人将滚烫的思念留给了奴婢,奴婢已经是主人名符其实的女人了。”

    萧战嘿嘿笑道:“我那个是天赋技能【灵犀之手】,是由思念跟梦想成真两个天赋技能衍变而来,只要你心中想要,那就一定会梦想成真。嘿嘿!你屁股上留有羞月刻下的字,只要想到我的名字,看到我的人就会思念难耐,自然而然就会将心中最迫切的想法美梦成真。”

    陈雪脸上露出好奇之色道:“奴婢当初感觉真的跟主人在做那事,尤其那滚烫……思念尽数留给了奴婢,奴婢感觉那是真实存在的,难道这一切都是奴婢的错觉?”

    萧战嘿嘿笑道:“是否错觉还真难以说清楚,我听说这个天赋技能【相思】能够让女人怀孕,就是不知道我这个【灵犀之手】是否也有这个能力。”

    陈雪吃吃笑道:“主人将思念留给奴婢,不过奴婢并未怀上,或许是思念的次数不够,想来主人今后多多对奴婢施展这个【灵犀之手】,奴婢或许真的能够怀上了。”

    陈雪说话间一双眸子变得水汪汪的,就连鼻息都不由自主的开始急促,虽然很是轻微,但她绝对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想要让萧战多思念自己几次。

    萧战看着陈雪娇媚的模样,心中的冲动一瞬间难以遏制,他感觉自己很想化身为禽兽,真正将怀中的美妇人吃得渣都不剩。不过萧战并未作出进一步的举动,说实话心中虽然不介意将陈雪剥光办了,但他并不想玩弄有夫之妇,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名存实亡,他也不想这个时候对陈雪做什么。

    当然,萧战虽然不想现在跟陈雪作什么,但摸摸大腿,揉揉胸还是少不了的。陈雪绝对是一个心思剔透的女人,萧战适可而止的侵犯让她明白他在顾忌什么,这让她心中异常迫切的想要跟萧牟撇清关系,好让他对自己真正的肆无忌惮。

    “主人,奴婢马上就去安排验证血脉之事,身后就跟他彻底脱离关系。”

    陈雪很是坚决,心中想要思念成真的渴望愈发的迫切,她感觉自己已经压不住想要奉献自己的强烈冲动,这让她只想尽快的摆脱身份的束缚,恢复自由之身。

    陈雪的目光异常的火辣,那感觉就像似想要吃人,萧战被她看得心头一荡。不过他并未真的做什么,说实话对于暂时属于别人的东西他并不想动,哪怕这种关系名存实亡,只有等彻彻底底属于自己时他才会尽情采摘这早已完全熟透的果实。陈雪走了,只剩下萧战在发呆,说实话刚刚他没忍住摸了一把,这女人的屁股就像似会咬人似地,让他差点就变身为禽兽将她吃得渣都不剩。

    萧战暗自皱眉,陈雪肯定没有修炼过媚术这种东西,这一切应当都是羞月铭刻下的那两个字之故,这让他对于掌握这种奇特字体充满兴趣,两个字而已就能产生这种效果,一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行。

    ……

    萧家很热闹,萧奕武不是家主亲子一事完全传开,现如今所有人看萧牟的眼神都很古怪,男人被人戴绿帽那绝对是最大的耻辱,就算他跟陈雪的关系僵硬到冰点,但彼此毕竟还是夫妻。当然,如果仅仅偷男人,这并不算什么,像这种大家族中这种事情时常发生,尤其萧牟跟陈雪的关系名存实亡,真的偷了,大家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萧奕武是萧牟的儿子,曾今更是少主,现在传言不是萧牟亲生的,还是最大仇家吴靖的种,这问题就严重了。

    萧奕武的脸色异常阴沉,现在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充满鄙夷,如今的他已经沦为过街老鼠了。验证血脉对于萧奕武来说绝对是耻辱,当然他现在没工夫愤怒,他真正担心的就是萧战的许诺是否有用,只要混过这一关,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