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两百三十章 威胁 二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萧战的脸上浮现出邪笑来。

    “你敢!”

    美女刺客脸色猛地一变,作为女人最怕的就是这个,尤其她还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处女,这种威胁实在是要命。

    “你看我敢不敢吧。”

    萧战嘿嘿一笑,给羞月使了一个眼色,后者脸上立时浮现出魅惑之极的笑容,抵在美女刺客咽喉处的长矛消失,不等美女刺客反应过来,她闪电间将其制住。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一旁的萧战看得目瞪口呆,一根白色绸带出现在羞月的手中,她迅雷不及掩耳的就将美女刺客给捆绑了,当然仅仅捆绑绝不会让目瞪口呆的,真正让他看得瞪眼的是羞月随手一挥一个小几出现,这玩意儿上边铭刻着无数的神纹,本来这些都是常用物不会让让人感觉奇怪,但是当羞月将美女刺客四肢绑在小几四个脚上时,小几上的神纹活过来,很快美女刺客的手脚竟然同四个脚相容。

    在萧战目瞪口呆中小几消失了,似乎同美女刺客融为一体,而这个时候的美女刺客就像想小几一样趴在地上,哪怕羞月解除她的束缚,她都无法动弹,只能这样四肢着地,仿佛她真的就是那小几。

    “这是什么东西?”

    萧战算是大开眼界,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不过他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但还是能够知道这个小几的作用,怕是就是一种刑具,让人化为一张小几。只是萧战很是困惑,让人化为一张椅子除了羞辱对方外,还能做什么?

    羞月抿嘴笑道:“这东西叫做人几,这是奴婢在进行神之轮回前炼制的,算是一件半神器。将它跟人融合,人就会变为一张椅子,当然这种椅子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椅子,而是一种供人取乐的工具罢了。”

    萧战翻白眼道:“搞一张椅子,还不如弄一批嘛,这样岂不是更有寓意。”

    羞月吃吃笑道:“本来是有的,不过奴婢将这东西弄丢了,想要的话需要重新炼制,改天奴婢就重新炼制一番,让主人开开眼界。”

    萧战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他真的无法想象以前的羞月到底是干什么的,她掌握的东西都是那么让人无法想象。萧战忍不住道:“我说羞月啊,你们神族以前是不是在这个方面特别荒唐,这种东西都能想得出来?”

    羞月笑道:“我们这一脉血脉中流淌着一种对**极度渴望的力量,不管男女天生都**强烈,除强大的实力外,我们会研究很多奇怪的东西,奴婢以前最擅长就是这个调教,这种器具有很多的,不过可惜不是损坏就是遗落,一切都需从头再来。”

    萧战一指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美女刺客道:“你这是想要干什么?”

    羞月拍了拍美女刺客的屁股道:“既然是取乐的工具,那自然就是要被男人的用的,这女人很不老实,主人需要好好征服一番才行。至于用法,奴婢会在一旁指导,嘻嘻,成为人几的女人就算她以前是一张白纸,也会瞬间成为最顶尖的欢愉高手。”

    萧战眨眼道:“你是想要我上她?”

    羞月咯咯笑道:“主人的天赋就是征服女人,只要将她上了,她绝对会死心塌地,何必跟她废话,直接将她生米煮成熟饭吧,保证她会乖巧听话,对主人死心塌地哦。”

    “混蛋!我要杀了你们!”

    美女刺客羞怒欲狂,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人如此对待,可惜她想要挣扎抵抗,但奈何融入身体中的那件半神器让他彻底失去活动的能力,出脑袋可以动之外,其它地方都完全僵硬,虽然有触感,但却无法动弹哪怕分毫。

    萧战看着美女刺客道:“你叫什么,现在可以说了吧?”

    美女刺客怒道:“变态!”

    萧战翻白眼道:“不说的话那我可真的要听她的了。”

    美女刺客咬牙切齿道:“我……我叫纳兰秀,你如果敢对我做那个,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萧战嘿嘿笑道:“你难道没有听到她刚刚说嘛,本少主有一个异常独特的能力,但凡跟本少主那个的女人都会死心塌地,如果本少主真的将你那个了,你就会心甘情愿留在本少主身边,你说本少主是不是该将你给办了。”

    纳兰秀死死盯着萧战的眼睛,好一会儿她才服软道:“你……你要怎样才可以放过我?”

    “放过你吗?”

    萧战一脸玩味的打量着纳兰秀,他轻声嘀咕道:“你们邪玉宫已经解了暗杀本少主的任务,难道将你放了,你们邪玉宫就会取消这次刺杀嘛?可惜我听说似乎没有这个规矩啊,那你说既然你们要杀我,我将你放了岂不是纵虎归山,自找麻烦。”

    纳兰秀客脸色阴沉道:“你如果真将我那个了,我娘不会放过你的,她会将你们萧家上下屠个干净。”

    “你娘是谁?”

    萧战好奇道。

    “我娘是邪玉宫的宫主,你最好不要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纳兰秀出言威胁,一副恶狠狠的看着萧战。

    萧战挑眉道:“照你的意思,如果本少主将你给放了,你们邪玉宫就只杀本少主,而如果将你给办了,你们邪玉宫就要报复萧家所有人可对?”

    “没错。”

    纳兰秀咬牙切齿道。

    萧战嘿嘿笑道:“那我还是将你办了算了,至于你们要报复整个萧家那尽管去报复就好了。”

    纳兰秀吃惊道:“你就算不管萧家其他人,难道还不管你父母?”

    萧战笑容古怪道:“我爹是九境强者,你们如果能够干掉他,尽管去,至于我娘,她好像是花楼的楼主,虽然我长这么大似乎从未见过,但别人是这么说的,想来是不会骗我才是。”

    纳兰秀目瞪口呆的看着萧战,她失声道:“你胡说八道!”

    萧战耸肩道:“你不觉得本少主在萧家如此肆无忌惮,那些家伙却能够如此容忍,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嘛。嘿嘿!萧家灭了就灭了,如果你们能够将我爹娘也给灭了,我想你们应当也能够在神朝称王称霸了,毕竟花楼的楼主身份就算是那些掌握实权的亲王都无法比拟。”

    纳兰秀嘴角哆嗦一下,她现在明白,如果萧战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她们邪玉宫就给自己招惹了天大的麻烦,刺杀一个九境强者的儿子,这就不是邪玉宫愿意看到的,尤其这小子还是花楼之主的儿子,一旦事情发生,她们邪玉宫别想在神朝立足。

    纳兰秀死死盯着萧战,她想要看他是不是在撒谎,但很可惜她没有萧战的【真理之眼】,自然什么也看不到。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想办法去说服我的母亲,让她取消对你的刺杀。”

    萧战嘿嘿笑道:“这可不行,你这一跑了,万一是忽悠我怎么办,还是你写一一封信寄给你母亲,就说你刺杀失败失手被擒,让你娘过来赎人。到时我会亲自跟你母亲谈,如果她不同意,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火拼一场。”

    “混蛋!你太过分了!”

    纳兰秀咬牙切齿,任务失败本就够丢人的,还要让母亲赎人,她今后还如何在邪玉宫立足。

    “过分吗?”

    萧战好整以暇道:“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我就直接用强,等将你生米煮成熟饭,那个时候你娘也只能认了我这个便宜女婿。”

    纳兰秀怒哼一声道:“算你狠,我写还不成吗?”

    萧战眉开眼笑道:“这就对了,杀来杀去有什么意思,咱们就应该坐下来谈。”

    纳兰秀咬牙道:“你让我恢复行动能力啊,这样子怎么写信?”

    萧战看了一眼羞月,示意这件事情就交给她了。

    羞月黛眉微蹙道:“主人何须这么麻烦,直接上了多省事,一旦她死心塌地,她娘难道还不屈服。”

    萧战嘿嘿笑道:“我这人可不大希望做强迫女人的事情,如果能够让她娘主动将她送上门来,你不觉得这样更有成就感吗?”

    羞月展颜笑道:“花楼在神朝势力庞大,绝不是一个小小邪玉宫能够媲美的,刺杀花楼之主的儿子,那个女人一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

    “混蛋!你不好做白日梦了,我娘怎么会将我许配给你!”

    萧战跟羞月谈话并未瞒着纳兰秀,她哪有不怒目而视的道理。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萧战也懒得跟纳兰秀废话,虽然两种方法都是强迫的手段,但显然他更能够接受后一种,这样做不但可以得到一个美人,还能够接触这场刺杀风波。萧战将一切都交给羞月去办,对于这个女人的能力他还是充分相信的。

    搞定了纳兰秀,这次来萧苑的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了,萧战接下来就是要好好考虑如果对付吴家的攻势了。他敢肯定吴靖在得到神朝使者的支持后,将会少掉很多顾忌,当然萧战并未将吴靖放在眼中,他真正忌惮的还是神朝使者。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