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两百二十一章 萧奕武相邀 五

    既然不屑,萧战的嘴角自然露出一个不屑的弧度,这种程度的傀儡让他心中充满鄙夷,或许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这种炼制手法的残忍跟不人道。

    萧如嫣自然注意到萧战对这些傀奴的不屑,她的眼睛瞬间一眯,傀奴是萧苑最大的招牌,无数豪客都慕名而来,如今还是第一个对这些傀奴露出不屑来,这让她心中异常不愤。萧如嫣脸上的笑容消失,她冷冷的道:“少主似乎对这些傀奴不满意?”

    萧战淡然道:“活死人而已,本少主可没有这个兴趣。”

    萧如嫣嘴角绽起一个冷笑道:“傀儡不都要抹杀灵智嘛,只有如此才能炼制出最为合心合意的傀奴来。”

    萧战嘴角不屑的弧度荡漾开来,他直摇头道:“傀儡术的目的是什么?不外乎控制人,让其化为自己的傀儡。而操控人的灵智就是傀儡术的最高境界,让其心甘情愿的受自己奴役,抹杀灵智炼制人身只是最低劣的手段罢了,要是这样我还不如直接用材料炼制傀儡,效果都要比你这个好太多了。”

    萧战将这种傀儡术贬得一无是处,只让萧如嫣恨得咬牙,要不是他顾忌萧战的身份,怕是会直接动手将他扔出去。冷哼一声,萧如嫣冷笑道:“少主此话过了,用人炼制的傀儡怎么可能用其他材料代替。”

    “为什么不可能,那只是你们孤陋寡闻罢了。”

    萧战脸上尽是不屑之色。

    萧如嫣挑眉,她的嘴角绽起一个不屑的弧度道:“早就听说少主掌握了傀儡术,不知道奴家可有幸见到少主的神奇傀儡术?”

    “有何不可。”

    萧战哈哈笑道:“你们这种傀儡术简直就是对傀儡术的玷污,今天本少主就让你们见识一番什么是最高境界的傀儡术。嘿嘿!就算本少主用一般的材料炼制出来的傀儡都要好过这四个被抹杀灵智的女人。”

    萧如嫣心中强忍着怒火,萧战简直就是肆无忌惮啊,将萧苑最顶级的傀奴贬得一无是处。

    “很好!就让奴家欣赏一回少主的手段吧,不知道少主都需要一些什么东西,奴家可以马上命人准备。”

    萧如嫣的嘴角绽起一个冷笑,提出准备材料就是为了堵萧战的口舌,免得他说没有材料不方便练。

    萧战嘿嘿笑道:“要不是手上工具不足,我倒是随你们那材料都行,现在嘛还是有些讲究的。”

    萧战现在手中没有能够让材料复活母巢,所以对材料还是有要求的,他直接列出一个清单,上边都是炼制战偶最为常用的材料。虽然这种战偶炼制只是最普通的,但只要材料齐全萧战就算没有造物的能力,也能够让战偶变成一个另类的生命体。

    萧如嫣接过萧战递来的清单,这些材料出少数几样比较少见外,其它的都是最为常见的材料。萧如嫣黛眉不由紧皱起来,材料都是常用的,可她从未见过这些材料竟然能够炼制傀儡。看着一脸淡定,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萧战,萧如嫣冷笑一声,她认为他就是在吹大气,不管他有多天才都改变不了他实力低微的事实。

    萧如嫣很想看到萧战丢丑,自然卖力的让手下准备材料。因为萧战这么一闹,院子内的气氛显得很是怪异,不少人看向他的目光都透着古怪。萧奕武皱眉,看着一脸微笑的萧战,他低声道:“少主有必要跟她一般见识?”

    萧奕武很是惊讶,萧如嫣是谁他很清楚,没想到萧战如此不给面子这个女人竟然都在忍气吞声,这让他不由想到萧月焰这个女人,当初他提出要对付萧战时,她也直接决绝了。看来萧战远没有他想象中的简单,不然不会让这么多人忌惮。

    萧战淡然道:“这个什么傀奴让我很不爽,说实话我虽然不是什么卫道士,但最厌恶这种因为个人变态的喜好就抹杀他人的灵智的家伙,这远比直接强暴对方还让人深恶痛绝。”

    萧奕武嘴角绽起一个不以为然的弧度,不过他并纠缠这个问题,现在在萧战面前他也只能沦为跟班的地步。

    “少主真有把握?”

    萧战一脸轻松的道:“如果这次你跟我一道进入猎魔林就不会有这种疑问了,小小的傀儡小事一桩罢了,你尽管看着就是。”说到这里,他突然道:“对了,怎么没有看到你所说那些各大家族的代表,难道他们还没来?”

    萧奕武笑道:“他们就在这个宅院内部,现在怕是正在畅谈人生了。”

    萧战只是看了一眼萧奕武那暧昧的笑容,就知道这些公子哥在搞什么,这让他很是不屑,根本没有去看这些家伙的兴趣。这次过来萧战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搞定邪玉宫那个女刺客。

    萧战问了一声之后就再也没有表示了,萧奕武微微挑眉,他第一反应是萧战害怕那个女刺客混杂其中,不过很快他就否定这种猜测了,因为萧战如果真的害怕就不会来萧苑,应当是真的对这种聚会不感兴趣。

    萧战所在的屋子就像一座大殿,内里面积足有三百个平方,就像一个小型广场,此时大殿异常空旷,萧奕武约的那些公子哥似乎根本没有过来的意思,也就萧战跟萧奕武两个男人。

    萧如嫣虽然不满萧战,但她自然不会让这里显得冷清,很快一群衣着单薄的女人鱼贯而入。这些女人姿色非常出众,身材异常的惹火,那若隐若现的诱惑能够将任何男人的目光留住。

    这样的场面绝对是萧战这世第一次遇到,脑中记忆中虽然有更为荒唐的场景,但这一世毕竟是第一次,记忆有时候不能成为经验,只有切身体验过,才能真正体味到那种醉死梦生的荒唐。

    美人穿得这样单薄跳的自然是艳舞,并不是那种淫.秽之舞,而是一种诱惑之舞,轻纱曼舞的模样让人欣赏之余不会产生太过邪恶的视觉冲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