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两百一十一章 见家主

    萧战的脸色只能用阴沉来形容,妖娆女子的出现预示着大麻烦出现,这个女人或许不算什么,但她身后所代表的那位使者绝对是一个大麻烦,九境强者,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对方动动手指头就能将他灭掉。

    “有什么好担心的,到时让我们傀儡族出手,保证让这家伙死的不明不白,你就算是想要将他炼制成傀儡都成。”

    独角兽突然出现在萧战面前,这家伙虽然现在是马脸,但任何人看到它的样子就会有种这家伙的笑容好生灿烂。

    萧战原本担忧的心情在看到独角兽的瞬间似乎消失无踪,他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上下将独角兽大量,眼中奇怪的意味只让后者浑身都不自在。

    “你小子这是什么表情,我怎么感觉浑身发毛?”

    独角兽双眼怒瞪萧战,额前独角电弧闪烁,那威胁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萧战一点都不怕独角兽的威胁,他一脸古怪的道:“看你那春风满面的样子,现在你正跟自己老婆在一起吧。”

    “哼!这是自然,老子不跟自己老婆在一起,难道还跟你这小子在一起不成。”

    独角兽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萧战笑容古怪的道:“你老婆还真是重口味啊,她难道真的受得了你?”

    独角兽火道:“小子,你这是在挑战我忍耐的极限,我跟我老婆那可是非常纯洁的,不要用你那龌龊心灵来玷污我们之间最为纯洁的感情。”

    萧战嘿嘿笑道:“一头独角兽跟一个人类的感情,真不知道要怎样才算是纯洁?”

    独角兽怒道:“老子可不是独角兽,老子可是傀儡族决定天才。”

    萧战摆手道:“好了,咱们不讨论这个,就算你跟老婆干了什么勾当,那也是你跟你老婆之间的事情,我是管不着的。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神朝派来的使者,要调查猎魔林事件,你这段时间就给我收敛一些,还有最好让你老婆弄一些可以掩饰自己血脉气息的东西来,要是暴露了,你们夫妻跑路不要紧,可不要连累我。”

    独角兽恼火道:“你小子真不仗义,什么叫我们夫妻跑路不要紧,咱们现在可是同一条船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哪会暴露自己。哼!你小子就放一百个心吧,咱们要做出隐藏血脉气息的东西还是很容易的,就算现在我们站在神朝那些人面前,他们也绝对看不出来。”

    萧战淡然道:“希望如此,如果真的暴露了,你们倒是可以一跑了之,而你们那些族人就要永远呆在那暗无天日的封印中了。”

    独角兽瘪嘴道:“这点用不着你小子体型,老子清楚得很,不过说真的,咱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去将我的那些族人弄出来啊。”

    萧战摇头道:“现在你就不用想这个了,神朝肯定会派人去检查封印之地的,咱们去哪里完全就是自投罗网,一切还是等咱们的实力恢复再说。”

    独角兽点头道:“这话倒是实在,你小子还是快点提升修为啊,我还等你将我的本体复活了。”

    萧战嗤笑道:“我劝你还是不要想着复活自己的身体,重新造一具身体,然后用这个身体修炼,对你好处更大。当然,以我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就非常不错,毕竟都用了这么多年,很多方面已经习以为常。”

    独角兽翻白眼道:“放屁,老子恨不得立马拥有人的身体,这鬼样子看到女人都不能上,你不知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嘛。”

    萧战笑容古怪的道:“谁说不能上,是你自己放不开罢了。”

    “邪恶的小子,老子懒得理你。”

    独角兽眼中尽是恼火之色,不过它还真奈何不了萧战,毕竟现在算是它的契约主人,它决定眼不见心不烦。

    独角兽离开了,萧战的心情好了不少,不过来自神朝使者的威胁必须解决,他不是一个逃避责任的人,既然一切都是自己惹来的,那就要想办法自己解决掉。

    要如何解决这个麻烦?

    萧战的眉头皱起来,问题很不好解决,虽然他并非毫无抵抗之力,但他手中的那些傀儡族是不能曝光的,不然后果更为麻烦。可不能依靠那些傀儡族,萧战实在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办法对抗一尊第九境武者。虽然先前他已经能够向妖娆女子透露他得到了薛无神的承诺,让对方不敢太过分,但这种事情可不好保证,秘籍能够让人疯狂,天知道这个家伙会干出什么来,或许不能将他怎样,但完全可以向他身边的人下手。

    “主人在想什么?”

    一道温柔的声音打断了萧战的沉思,抬头看去,发现不知何时羞月已经来到身边,她的眼神异常的温柔,仿佛能够将他的心都融化掉。萧战看到羞月心中不由叹息一声,要是这个女人的修为还没有消失就好了,这个什么神朝使者那就根本不足畏惧了。不过这种想法也就在萧战的脑中一闪而过罢了,羞月如果修为还在他才要更为感到头痛,毕竟相比神朝,一个半神境的恐怖神族才是真正的威胁。

    萧战幽幽叹道:“刚刚我去追吴靖的时候碰到了这次神朝使者的弟子,听这女人的口气,她的师傅似乎跟咱们萧家有过节,而他们的真正目的好像是想要借助这次猎魔林封印之事谋夺《邪傀诀》。”

    萧战真心郁闷,他没想到自己随便放出一个《邪傀诀》竟然会给自己惹来这么多麻烦,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羞月黛眉微微一拧,她幽幽叹道:“这个《邪傀诀》我也有耳闻,在上古神战时玄土傀儡族的一名强者差点将傀儡之神都给吞噬了,最终虽然他失败,但却导致傀儡之神因此而陨落,这绝对是一部异常了不得的神诀。”

    萧战翻白眼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神朝使者可不是那么好摆平的,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羞月挑眉道:“能够让主人烦心,这个神朝的使者应当是第九境的武者吧,主人真要解决问题,奴婢觉得还是去找主人的父亲才对,他或许有办法。”

    “我父亲?”

    萧战一愣。

    羞月微微笑道:“虽然奴婢如今的修为只有起源境,但眼力还没有丢,如果奴婢没有看错的话,主人的父亲应当是一个第九境强者。”

    萧战的眼睛忍不住亮了,他早就在猜测自己父亲的修为境界,没想到还真是一个九境强者啊,平时都在兵器作坊内打铁,原来藏得这么深啊。萧战忍不住兴奋起来,如果老爹是第九境强者的话,那他就算是有了最为强硬的后盾了,那个神朝的使者想要做什么就不考虑那个后果。

    “主人的心情现在是否好了?”

    羞月的脸上绽着妩媚的笑容。

    萧战的目光落在羞月的脸上,一颗心就忍不住跳的快速起来,他知道她并非是在勾引他,这是最自然的笑,可她这张脸实在生得娇媚,就算面无表情都会给人一种勾人的妩媚。

    羞月嘴角绽起一个弧度,她突然欺近萧战,青葱玉指印在他的胸口,用带着腻人意味的口吻道:“如果主人还郁闷的话,奴婢可以让主人的心情好起来哦。”

    萧战忍不住咽口水,羞月的身上有着一股魔力,能够让他忍不住想要化为狼,将她剥光吃掉。

    萧战的反应完全看在羞月的眼中,她的嘴角绽起一个妩媚的弧度,将他拉到屋中,拉来一张椅子,让他坐在其上,然后含笑蹲跪坐于他的身前。萧战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雏,前世的记忆有无数这种画面,不过让他压抑不住热血的是那些记忆对于他来说是完全陌生的,而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给他第一次的新奇体验,仿佛就是让幻想成真,那种兴奋跟期待让他整个人都处于最为亢奋的状态中。

    一双柔荑,美妙的韵律在奏响,这一刻的羞月就是那乐师,最为美妙的乐章被她奏响,所有的烦恼跟忧愁尽数都被她吞噬。

    萧战叹息一声,羞月的善解人意是无法言喻的,根本就不是萧绮晴跟单映雁可比,这一刻他的心中哪里容得下烦恼跟忧愁。

    ……

    萧战离开自己的住处,他的心情很不错,《无限不灭魔体》的修炼有很多方式,无疑羞月的曲艺演奏是效果最好的一种,他知道美人儿并不是想要助他修炼《无限不灭魔体》,她的真正目的或许是想要让《无限双龙》进化,这种体制的成熟,似乎能够让他体内的神之晶替茁壮成长。

    “你要见家主?”

    管家皱眉看着萧战,作为萧家内家主的御用管家,他在萧家的地位可是很高的,本来他是不用搭理萧战的请求的,可是他知道如今这小子自己根本惹不起,最好的办法就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萧战沉声道:“不久前我遇到神朝派来使者的弟子,听她的口气,这次的使者是我们萧家的仇人,我很想知道这人到底是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