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两百章 吴家父子的谋划 四

    “萧战这小子必须死!”

    萧奕武咬牙切齿,他的拳头都不由紧捏起来,他认为要不是萧战自己就不会失去少主之位,更不会沦为整个萧家的笑柄,这一切就是这小子造成的,岂有不死之理。

    陈雪黛眉不由皱起来,她如何看不出自己的儿子已经心里失常,不过这个也正常,毕竟不管谁突然经历这种大起大落,怕是也会跟萧奕武一样。只是想到要对付萧战,陈雪满心忧虑,萧战并不好对付,她了解过这次跟随一道进入猎魔林的人,非常清楚这小子有多可怕,一旦将其惹怒,后果难料。

    只是陈雪的理智虽然告诉她最好不要去惹萧战,但看着萧奕武的样子,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劝。

    萧奕武可没有自己母亲的烦恼,现在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萧战干掉,就算干不掉,也要让其身败名裂。想要要对付萧战,萧奕武一瞬间将对自己分身的担忧全都抛出脑后,他开始寻思起来,自己到底要如何才能找个机会将萧战除掉。

    萧奕武走了,只剩下满怀心事的陈雪,她可要比萧奕武更为了解吴靖这家伙,她相信如果有利于吴家成为齐州第一世家,这家伙绝对会毫不犹豫将他们母子给牺牲掉。陈雪感觉这种情况的发生可能性非常的大,如此以来他们母子绝对会身败名裂。

    一定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那该要怎么办?

    陈雪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陈静燕,这是她在萧家唯一的靠山,只是很快她又犹豫了,她感觉如果真的去找陈静燕,萧奕武的事情绝对瞒不住,这让她很是犹豫,她不能确定陈静燕最后会不会力挺他们母子。

    该怎么办?

    “你的难题其实很好解决的。”

    突然一道动听之极的声音在屋中响起,只将陈雪吓了一跳,她的脸色一瞬间就毫无一丝血色。

    “是谁?”

    陈雪变色的瞬间,体内属于起源境的力量狂暴而出,一口软剑突兀的出现在她的手中。

    “用不着紧张,我可是来帮你的哦。”

    清甜悦耳的声音透着一股撩人心扉的味道,如果落入男人耳中,绝对的**蚀骨。

    “你到底是谁?”

    陈雪第一反应自然是喊人,可是她很快意识到对方已经知道自己的秘密,如果大叫的话,后果绝对难以预料。

    “何必这么紧张了,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要给你指出一条明路罢了,如果你按照那个吴家家主的要求去办,最终的结果保证是身败名裂。”

    声音突然变得柔和起来,透着一股让人心定神安的味道,陈雪原本的警惕竟然不知不觉的放松。

    “你到底是谁,还是出来一见吧。”

    陈雪咬牙,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就是板上的肉,一切都已经不由自己做主了。

    随着陈雪的话出口,一道妖娆婀娜的身影突然出现,这是一个戴着面纱的女人,一身紫色,那婀娜妖娆的身段就算是身为女人的陈雪都看得一阵心跳加速。

    紫衣女子尽露在外的一双美眸含笑看着陈雪道:“你的问题其实很好解决的,根本没有必要纠结。”

    陈雪冷哼道:“那你到说说看如何解决?”

    紫衣女子笑语嫣然道:“你们要对付萧战,你认为这个可能性有多大?”

    陈雪凝眉道:“吴靖胸有成足,我想他的把握应当很大吧。”

    紫衣女子不屑道:“那你们不可知道萧战的真正实力?”

    陈雪凝眉道:“倒是听说过一些,不过具体的却不清楚。”

    紫衣女子笑道:“你不清楚,可我却非常清楚,你们想要对付他根本就是以卵击石。他的手中斩灵境傀儡魔宫的傀儡师就有十多个,寂灭境的有一尊,就连神引境的傀儡也有两尊。”

    听到紫衣女子的话,陈雪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十多个斩灵境的傀儡,轻而易举就能灭掉她,更别说还有寂灭境跟神引境的。陈雪还真没有想到萧战只是去了一趟猎魔林而已,手中竟然掌握了如此可怕的实力。

    说紫衣女子笑眯眯的道:“当然,这些实力只是冰山一角。这次猎魔林试炼因为《邪傀诀》的原因引来傀儡魔功同黑魔崖火拼,据我所知这《邪傀诀》就是萧战放出来的,萧家的内家主想要谋夺他手中的秘籍,没想到却引来九境强者,他干脆就将秘籍交给了对方,并得到对方两个承诺。”

    “九境强者两个承诺?”

    陈雪很是吃惊,能够得到这等绝世强者的承诺,萧战这小子今后岂不是等于有了一座可怕的靠山。

    紫衣女子笑道:“没错,就是九境强者的承诺,他当场就用了一个。说如果他被人干掉了,那就请这位九境强者替自己报仇,你说你们的谋划是否能够成功了?”

    陈雪眼睛都忍不住瞪圆了,请九境强者给自己报仇,别说是他们母子跟整个吴家,怕就是那个邪玉宫也要飞灰湮灭。

    脑中无数念头闪过,陈雪突然看着紫衣女子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紫衣女子微微一笑,她在屋中一张椅子上坐下,目光在陈雪身上打量,隐约间在那轻薄的面纱下可以看到她的唇角微微绽起。紫衣女子笑意盈盈道:“我如何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母子如果要对付萧战那完全就是以卵击石。不妨在告诉你一个消息,吴家的少主吴昱已经宣示效忠萧战,你们母子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怎……怎么可能?”

    紫衣女子的脸色瞬间毫无人色,这个消息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紫衣女子淡然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要么臣服,要么就是飞灰湮灭。”

    “我……我该怎么办?”

    陈雪脸色异常的难看,心底最大的秘密一下子让最大的敌人知道,这让她感觉仿佛到了世界末日。

    紫衣女子微微笑道:“你愿意相信我吗?”

    陈雪看着紫衣女子咬牙道:“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紫衣女子笑道:“你的确已没有选择的余地,那就让我给你指出一条明路吧。”

    紫衣女子的眼中闪烁着瑰丽之色,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诱惑荡漾开来,听到她的身影,同她的眼睛对视,陈雪一瞬间生出强烈的信任感来。

    紫衣女子眼中的笑意愈发的浓郁了,她含笑看着陈雪道:“你要摆脱目前的困境其实很简单的,只要你能够像那个吴家的少主一样,选择效忠萧战,一切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

    “怎么可能?”

    陈雪脸色一变,她突然盯着紫衣女子道:“你是萧战的人!?”

    紫衣女子神色淡然道:“我的确是他的人,你不要以为让你投向他是他的主意,他对于你们母子的生死可是一点都不关心,我想你心中应当明白,他或许更为乐意看到你们母子胜败名列。”

    陈雪咬牙道:“既然如此,你来说服我岂不是显得很可笑?”

    紫衣女子笑道:“怎么会可笑了,我能够让他改变主意,正式接受你,只要他点头,你们母子现在面临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哪怕那个吴家的家主掌握着你们最大的把柄,他都有办法让其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闹剧跟笑话。”

    “真的?”

    陈雪心头一震,一脸吃惊的看着紫衣女子。

    紫衣女子淡然道:“你心中更为在乎的还是萧奕武这小子吧,至于自己是否身败名裂你根本不在乎。只要你选择向他臣服,就能够保住你儿子的身份,他将来还能继续做萧家一员,甚至就是家主也不是不可能。”

    陈雪脸色数变,她很难判断紫衣女子说的是否是真的,迟疑半响才道:“他真的有这个能力?”

    紫衣女子淡然道:“我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信不信由你。不过别怪我将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拒绝我的提议,他很快就会利用你们母子这个丑闻,那时有什么后果你应当非常清楚。”

    陈雪心中念头电转,她咬牙道:“如果我选择臣服他,会有什么后果?”

    紫衣女子笑意盈盈道:“你应当知道一个女人该如何臣服男人吧。”

    陈雪脸色猛地一变,她吃惊的看着紫衣女子,酥胸急剧起伏,好一会儿才咬牙道:“只要他真的能够助我们母子度过眼前难关,我愿意……愿意臣服他,哪怕成为他的玩物。”

    紫衣女子眼中的笑意浓郁起来,她的目光再度审视陈雪,那感觉就像似在欣赏一件精美艺术品。紫衣女子的目光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被她注视,陈雪的一张玉脸忍不住绯红起来,她感到局促不安。

    紫衣女子盈盈起身,她来到陈雪的面前,一双妩媚的眼眸闪烁着妖异的光泽道:“你现在要想做他的女人基本上不可能,只能从女奴开始做起。你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才行,从现在开始我会逐步调教你,让你成为一个讨主人欢心的女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