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一百四十四章 萧昇的态度

    无数高手齐聚猎魔林,整个齐州都震动起来,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恐怖的风浪即将来袭。齐州地处御花神朝西北,只能算作是边陲之地,这里的高手有限,实力同样有限。而这次进入齐州的高手大多都是临仙境以上,就算是神启境都来了很多。

    恐慌不可避免的出现,齐州原本的世家都人人自危,尤其是那些派往猎魔林参加试炼的家族,更是惶恐,那可都是家族最精锐的后代啊,这次十有**都葬送在猎魔林了。

    萧家不可避免也出现了恐慌的情绪,作为家主的萧牟整日阴沉着脸,这让整个萧家上下都惶惶不可终日。

    “大哥,如今傀儡魔宫同黑魔崖大批高手进入猎魔林,看来他们都是冲着魔山而去,战儿现在就在其中,万一起了冲突,以他的实力怕是凶多吉少啊。”

    闻人秀月面露忧色,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她的掌控,花楼的确是强,哪怕只是御花神朝内的花楼,其实力要碾压傀儡魔宫跟黑魔崖也易如反掌。可是这次闻人秀月来齐州的目的只是想要将侄儿弄回花楼罢了,并未带太多的高手,面对差不多倾巢而出的傀儡魔宫跟黑魔崖,她没有太多的办法。

    萧昇微微皱眉,现在的情形绝对不是萧家年轻一辈能够左右的,他的确不能袖手旁观。目光看向闻人秀月,萧昇淡然道:“你一定相当关心战儿的安危吧,那你对猎魔林内部的消息应当很了解诺,不如给我说说看。”

    闻人秀月闻言眼忍不住一跳,小心的看了一眼萧昇,发现他没有生气之后才道:“小妹的确非常关心战儿,毕竟这次猎魔林的试炼非同小可,小妹决不能让任何外力威胁到战儿。”

    说到这里,闻人秀月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是古怪的道:“根据小妹的观察,傀儡魔宫同黑魔崖之所以会大军进犯猎魔林全都是因为战儿之故。”

    萧昇忍不住惊讶道:“那小子都干了什么?”

    闻人秀月双目很亮道:“战儿的能力真的有些出乎小妹的预料,这次猎魔林试炼是人都知道是有心人弄出来的幌子,他们的真正目的就是魔山。虽然事先有人将猎魔林梳理过一遍,但猎魔林都凶险绝不是一般修为不到起源境的人能够随便闯的。可是战儿一路来表现得异常惊艳,先是将萧家整支队伍收服,然后控制一尊来自上古傀儡族神魂附体的独角兽,领着一大批异兽横扫而过,让所有试练者沦为炮灰。”

    萧昇脸露笑容道:“遇上一个被傀儡族附体的独角兽,这些充其量只能说他运气好。”

    闻人秀月点头道:“大哥说的没错,这些只能说明运气好,不过接下来才是重点,首先战儿炼制出一百尊起源境傀儡,跟魔山黑甲重骑对决,时候他竟然强行控制数千黑甲重骑,不久后更是设下陷阱,控制了傀儡魔宫一尊临仙境的高手,借机掌控一支属于傀儡魔宫的力量。”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好奇道:“大哥啊,这个傀儡术到底是谁教战儿的,竟然连傀儡魔宫的傀儡师都能控制?”

    萧昇挑眉道:“前不久听说他拜了一个人为师,这些应当都是他那位师傅传的吧。”

    闻人秀月忍不住吃惊道:“这么说来那个《邪傀诀》也是战儿这位师傅给的喏?”

    “《邪傀诀》?”

    萧昇吃了一惊。

    闻人秀月苦笑道:“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他先将《邪傀诀》第九卷带进魔山,然后再将前五劵抛出来,引得傀儡魔宫跟黑魔崖倾巢而出,小妹担心这只是一个开始,用不了多久消息就会传开,那个时候无数高手齐聚,咱们还是早点将他弄出来的好,万一让人查到他的头上,那可就要麻烦了。”

    萧昇真的很吃惊,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儿子竟然如此会来事,尤其是将《邪傀诀》这等东西放出来,绝对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脑中闪过无数念头,萧昇皱眉道:“或许魔山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战儿不得不这么做。”

    闻人秀月道:“小妹也是这么想的,战儿先后几次进入魔山,肯定是发现了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想要借别人之手做些什么,只是被这个《邪傀诀》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小妹担心事情根本无法收场。”

    “你有什么打算?”

    萧昇突然看着闻人秀月道。

    闻人秀月微微笑道:“小妹打算亲自出手去将战儿带出来,以我的身份,想来傀儡魔宫跟黑魔崖的人不会为难。”

    萧昇突然摇头道:“你还是不要出面的好,既然事情跟《邪傀诀》有关,你这么做只会惹麻烦。”

    闻人秀月道:“那不知道大哥打算如何做?”

    萧昇淡然道:“既然这一切都是这小子弄出来的,我觉得他一定会预料到后果有多严重,现在一时半会儿他是不会有事的,咱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闻人秀月吃惊的看着萧昇,她没有料到自己这位姐夫竟然会如此淡定,难道他真的不担心战儿的安危?

    “天塌了,自然会有高个的顶着,既然这小子想要这么干,我只能希望他到时有能力收场。”

    萧昇像似没有看到闻人秀月的吃惊一样,继续开始手中未完的打铁。

    闻人秀月咬牙道:“战儿的修为实在是太弱了,面对神启境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这个时候你就一点儿都不担心?”

    “到了该出手时,我自然会出手,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

    萧昇的神情突然冷淡下来,屋中这时也响起打铁之声,闻人秀月张了张嘴,她知道姐夫的态度表明要送客了。

    闻人秀月苦笑一声,只得无奈离去,她绝不会像萧昇一样淡然,如果萧战真有个三长两短,她可没有办法向姐姐交代。

    兵器作坊内的打铁声沉闷而充满韵律,悄无声息间一名老者出现,他看着不断挥舞着铁锤的萧昇道:“你儿子在玩火,你这个做父亲的就不出面管一管?”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