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九五章 一路顺利

    当然,萧虎虽然愤怒,但人可不傻,有了惨败给萧战的经历,他也知道凡事不能仅看表面,说不定这九人也是扮猪吃老虎的角色。

    萧虎很理智,并不代表他的小弟同样理智,二十多个打九个,这完全就是**的蔑视,他们如何受得了。当初虽然在城门口见识到叶凡独挑十多个半步起源,但见到毕竟是见到,没有亲身下场领教都会相信自己堂堂半步起源打不过一个玄神境武者。更何况这次要对付的只是一些不同的半步起源,九个打他们二十多个还扬言必胜,哪个能够憋住火。

    二十多个武者怒气冲冲摆开架势,不少人叫嚣着要将对面早就做出攻击阵势的九人灭掉,在萧战喊了一声开始之后,他们冲上前去,这些家伙都是打架好手,这一冲上去虽然毫无章法,但也有模似样,显然都是群架经验丰富的人。

    只是来自萧氏兵器作坊的九人要比这些嗓门大的家伙速度更快,这是一个攻击型刀阵,虽然起源境以下武者无法做到玄气外放,但是他们却将彼此的气势连在一起,处在攻击阵势最顶端的武者一刀斩出,霎时间那恐怖的刀势叠加在一起,只让冲得最前面的一名武者脑子有些发懵,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一刀砍飞出去。

    二十多人一窝蜂冲上来,可轻易就被分割,他们看上去人多,可是靠战阵最近的人一瞬间只觉四面八方都是战刀斩来,基本上都是一个照面间就被砍飞出去。

    萧虎一张老脸黑得吓人,二十多人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半数武者落败,虽然只是被砍飞而已,但按照规矩他们已经失去资格了。这场比斗是没有悬念的,二十多个武者很快落败,所有人都一张脸铁青着,二十多个打九个,却败得这么惨,他们一张脸根本挂不住。

    “现在大伙知道战争的用处了,虽然咱们的对手不一定会,但只要我们自己掌握了,就要比对手强出一大截,不说能够横扫对方,起码自保的可能性增大无数倍。”

    榜样的带头作用是显著的,没有人在质疑掌握战阵有什么不对,都虚心接受了,毕竟都希望自己能够更强,这样活下去的几率将更大。要掌握战阵,一行人的速度倒不是很快,有萧战领路,走走停停,三天的时间都没有走过试练地外围。

    萧战一点儿都不急,可是其他人却没有他这么淡定,担心其他家族的人先一步抵达魔山。萧战不可能将大家有可能面临的凶险讲出来,没办法之下只能加快速度,不到一天的时间,在【真理之眼】下,他们有惊无险的穿过外围区域,这个时候队伍却停了下来。行进速度如此快,自然需要进行休整。

    “根据地图显示,前面就是沼泽,上面标记着极度危险,也不知道有什么危险。”

    萧何站在一座高丘上,看着眼前完全阻断前路的沼泽面色凝重。他知道沼泽这种地方就算没有那些可怕异兽跟虫类也凶险异常,万一陷进去就算是元识境的武者也要一命呜呼。

    萧绮晴微微笑道:“有什么要担心的,只要跟着萧哥哥,咱们一定能够顺利穿过这片沼泽的。”

    萧绮晴的实力进步很大,顺利迈入百招境不说,还一步迈入玄神巅峰,基本上这一境界算得上无敌手了,不过她对付半步起源武者根本不够看。

    听到萧绮晴的话,萧何的眼中露出一丝异色,虽然这一路来他们很轻松,甚至连人手都没有损失,但他敢肯定这一切都是萧战的功劳,这位萧家少主似乎天生就能预支危险的存在,很多次都是跟危险擦肩而过。萧何可不相信萧战来过这里,而每次都能够找到最为安全的线路表明萧战绝对拥有预知的能力。

    这一发现自然让萧何更加紧密团结在萧战身边,跟着一个能够正确找到安全线路的少主身后,存活几率自然更大。

    “也不知道其他家族的人怎样了?”

    数天过去了,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速度自然不会有多快,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其他家族的人情况如何。

    “不用担心,你们没有发现嘛,随着愈发靠近魔山,异兽跟冲来会变得越发恐怖,就算都是半步起源境,但可怕程度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萧战摇了摇头,虽然一路看似没有危险,但他却能够感到危险始终都没有远离他们,对于这次试炼他一点把握都没有,不知道最终能够有多少人活着回去。

    休整的时间并未持续太久,一个时辰之后,一行人再度上路。自然还是由萧战打头阵,【真理之眼】让他艰难的找出了一条可行的通道,大伙听话一切都还好说,可是整支队伍毕竟不是一条心,一路的安然无恙让人生出猎魔林试炼不过如此的想法来。

    既然心中有了想法,自然就对萧战不时严肃近乎苛刻的要求表现得不以为然,这种情况在跟萧战不对付的那些人中最为明显。由于【真理之眼】的缘故,萧战将二十多个害群之马独自组成一队,这些家伙见走了大半天的路,看上去显得的沼泽竟然连一只异兽都没有跳出来,胆子不由大起来。

    陈猴生得就跟他的名字一样,整个人就像一只猴子,他的目光显得格外奸诈,也总认为自己要比别人聪明。陈猴不以为然的扫了一眼被萧战所说的危险沼泽,他压低声音道:“老大,发现没有,萧战这小子有意将我们孤立,咱们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对他最为不满的人。陈绩那家伙似乎也快被他收买,迟早会将咱们的目的讲出来,咱们不得不防啊。”

    陈冷目光阴冷的看着走在队伍最强的萧战,低骂一声道:“你以为老子没看出来,这小子眼睛毒的很,每次被他盯着,老子都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穿衣服似地,似乎心底啥秘密都写在脸上。老子敢保证只要咱们稍有移动,这小子绝对不会有任何含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