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六二章 陈雪隐秘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陈静燕的脸色阴沉到极点。

    陈雪跪在地上,脸上的神情异常倔强,面对陈静燕那可以杀人的目光,她硬着头皮道:“这小子害得奕武失去少主之位,我不管用任何手段都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陈静燕冷哼道:“奕武之所以弄到如今这个地步,那全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身为少主只要安安稳稳,将来萧家的家主迟早都是他的,可你看看他都干了什么?排除异己我不反对,可他竟然将萧家年轻一辈中的精英送上绝路。年轻一辈是一个家族的未来,他这是想要绝萧家的后啊。”

    说到这里,陈静燕恼火道:“还有你简直愚不可及,你要干掉那小子,能不能找好一点的办法,勾结傀儡魔宫的人将萧家年轻一辈子弟炼制成傀儡,你真以为别人瞧不出来,昨天要不是那家伙突然倒戈,现在就算是我都保不住你。”

    陈静燕从未有一刻发现眼前女人竟然是如此的愚蠢,最近他们母子这干的都是什么事啊,他们是不想将自己玩死就誓不罢休。突然间陈静燕失去兴致管这对母子了,他们要死要活都悉听尊便。

    陈雪脸色阴沉的离开了陈静燕的住处,她如何瞧不出自己已经让老祖宗失望透顶,对于自己的事情她自然清楚,昨天要不是那傀儡突然发疯攻击自己,现在怕是萧家上下都不会放过他。

    回到自己的住处,四周冷清一片,服侍自己的吓人似乎都消失了,陈雪的脸色一时间更为阴沉了,她感觉自己似乎已众叛亲离。

    脚步声突然传来,一名侍女来到陈雪的面前,她的神情异常冷漠,完全没有一个下人该有的谦卑。

    “主人想见你,老地方。”

    侍女说出这句话之后,根本不等陈雪回答,一扭腰肢消失在屋中。

    陈雪阴沉的脸色一时间像似要凝成冰块一般,她眼中复杂的光芒闪烁,到了最后尽是刻苦的杀意。

    深吸口气,陈雪这才平复心中难以遏制的杀意,对于侍女口中的主人她自然知道是谁,也知道老地方是哪里,如果有可能她真的不愿意去见这个人,可她知道自己必须去。换了一身衣裳,陈雪一下子就算是最为亲近之人乍一看也难以认出来,她并未从走出屋子,而是打开一道暗门消失在其中。

    陈雪悄无声息的离开萧家宅院,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行踪,在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她来到一间茶楼中。茶楼地处有些偏僻,一天最为热闹之时来这里的客人都三三两两,陈雪特意来到一间僻静的雅间,当他推门而入时发现有人已经等候她多时。

    这是一个男人,整个人完全笼罩在斗笠中,以陈雪的角度很难看清其面容,不过在看到这人的一瞬间她就认出这是约见自己的人。陈雪的目光很是平静,若无其事的在男子身前坐下。

    这时有专门负责沏茶的茶女奉上香茗,杯中那热气冉冉升起,可是刚刚坐下的陈雪一颗心却冰冷异常。

    屋中陷入短暂的沉默,陈雪最终忍不住开口道:“你来找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男子的目光落在陈雪的脸上,微微笑道:“你似乎对我充满怨气啊,这样是不对的,如果你一直保持着这种心态,那是会犯错误的。”

    陈雪脸色阴沉道:“我现在天天都在犯错,照你吩咐的去做迟早有一天我会将自己玩死,既然都是犯错,我何必在意了。”

    男子叹道:“咱们的关系没有必要这样吧,你可知道我对你的心意?”

    陈雪的嘴角立时绽起一个不屑的弧度,目光落在男子的脸上,嘲讽道:“你对我的心意我早就感受到了,这些年来我干了这么多蠢事还不都是因为你对我的心意。哼!在你心中我只不过是一件工具罢了,从一开始你就是在利用我,现在何必说这些让人作呕的虚伪话,真是讽刺啊。”

    男子对于陈雪嘲讽的话竟然露出欣然之色,仿佛这些都是一种赞美似地,只见他点头道:“这些虚伪吗?我也感觉很是虚伪,可你我本应该是一对恋人啊,萧牟这家伙横刀夺爱,为了能够将你抢回来,我费尽千辛万苦,甚至于不择手段,如今眼看已经措手可得了,这是多么令人感动得故事啊。咱们难道不能维持这种关系嘛,何必将之撕开,那显得多么血淋淋跟丑陋啊。”

    陈雪嗤笑道:“不要将我当做三岁小孩,你口中的不择手段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哪怕当初我们相恋也是你有意为之,这一切都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将萧家扳倒。说吧,这次要我做什么,只要不是伤害奕武的事情,我都可以考虑。”

    男子微微笑道:“这可是你的命.根子,我怎么会伤害他了,这次约你出来主要就是帮你一把,将萧战这小子给除掉,你看我有多关心你。”

    陈雪冷哼道:“你难道不知道萧承恩已经回来了,他是萧战这小子的爷爷,一身修为极有可能已经达到临仙境,你招惹得起?”

    男子幽幽叹道:“真没有想到萧承恩这老家伙竟然没有死,临仙境啊,整个齐州也只有州府大人才有这个实力,萧家如今出了一个萧承恩算是如日中天了,只要有这个老家伙在,想要萧家内乱怕是不成了。不过这些并不是太大的麻烦,临仙境齐州虽然没有,但其它州府还是有的,真正麻烦的是萧战这小子,他的师父可是神启境的绝世强者啊,只要有他在,萧家就等若有一尊守护神在,所以说他必须死。”

    陈雪道:“你想怎么做?”

    男子笑道:“吴家不是将那座矿场赔偿给了这小子嘛,你让人将矿场交个他就是。”

    陈雪狐疑道:“这座矿场有什么问题吗?”

    男子笑眯眯的道:“这可是一座很正取之不竭的矿场,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命享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