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十一章 一击必杀

    吴飞的脸色凝重起来,虽然他很是自负,但不知为何一脸镇定的萧战让他感到心中发毛,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人,而是一头绝世凶猛的异兽。

    “锵!”

    吴飞抽刀出鞘,一瞬间强烈的自信回归,虽然他不是吴家那几个最顶级的天才,但绝不是萧家一个只有仆人待遇的小子可比。

    咧嘴看着叶凡,吴飞冷笑道:“小子,今天本少爷就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

    吴飞也没有什么废话,说让你三招这样的蠢事,他一出手就是绝招。

    回旋刀!

    这是吴家非常有名的一套刀法,讲究招招回旋,环环相扣,如果对手无法在第一招做出破解,接下来就将陷入连绵不绝的刀网中,直到被郁闷的砍死。

    一刀出,吴飞的气势瞬间达到顶点。

    不管是玄武境,还是玄神境,武者都无法做到玄气外放,吴飞这一刀看上去气势十足,但对于萧战来说要破掉容易很多。

    几乎就在吴飞一刀斩出的刹那,萧战的身体就动了,手中蛇矛如电突刺,就在吴飞一刀气势达到最顶点之时直奔其咽喉而去。

    萧战这一矛很普通,就是一个简单的突刺,可却让吴飞那即将攀升到顶点的气势戛然而止。

    吴飞的脸色大变,他的刀招还未完全展开,而蛇矛却已经穿透刀招直奔咽喉而来,他想要躲,暂避锋芒,可却骇然发现自己躲避的速度根本赶不上矛突刺的速度。

    “噗!”

    双方交错而过,吴飞一刀是主攻,身体仍保持着前冲之势,可是他的头颅却已经离体而去,瞬间鲜血如柱喷溅而出。

    萧战根本没有去看已经死掉的吴飞,目光冷冷的扫过吴家一众武者,淡然道:“我说过让你们一起上。”

    现场落针可闻,吴家一众武者一脸骇异的看着失去头颅的吴飞,事实胜于雄辩,萧战的话很狂妄,可现在他们却觉得这家伙绝对有嚣张的资本。

    “都给我上!”

    吴潇脸色阴沉,第一时间抽剑出鞘,一剑杀向萧战。

    回旋剑!

    跟回旋刀同源,真正的修炼方法是一手刀,一手剑,不过这个要练成要求很高,吴家很少有人练成过。

    一招回旋剑杀出,吴潇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数倍胜过先前的吴飞,几乎是他一剑杀出时,剑就已经来到萧战的面门。

    然而,吴潇的脸色却率先大变,他这一剑无论如何都斩不下去,因为萧战的蛇矛如若一条阴冷的毒蛇,先一步穿透他的招式,如果他一剑继续削下去,蛇矛绝对会先一步贯穿他的胸膛。

    吴潇那一瞬间的脸色很是难看,萧战的矛可怖之极,他想要退,或者是变招,却骇然发现那看似简单的一矛却瞬间衍生出无数变化来,将他的一切应变扼杀。

    好可怕的矛技!

    吴潇很果断,玄气无法外放,修为高一境界在这一照面间也没有任何用处。

    一声大喝,吴潇一剑直削萧战面门,完全就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吴潇这一应变很是精彩,任何人在这一情况下都会变招,可惜他遇到的人是萧战。招式非但没变,整个人还朝着斩来一剑撞上去。

    什么?

    这小子难道找死?

    就在吴潇瞪大双眼时,萧战的身体宛若无骨之蛇,他同归于尽的一剑险之又险的贴着其身体斩落。

    这一幕很是诡异,吴潇震惊于人的身体怎可这样时,冰冷刺骨的蛇矛直接穿透他的胸膛,临死的那一刻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明明高出一个境界的他竟然会被萧战直接给秒杀掉。

    死不瞑目的瞪着萧战,似乎就是做鬼也不想放过他。

    “嘭!”

    萧战飞起一脚将吴潇的尸体踹飞出去,人如闪电般扑向吴家其余武者。吴潇的死让这帮吴家武者惊魂丧胆,当被萧战击杀三人之后,其余人竟然做了鸟兽散。

    萧战并未追赶,这倒不是他想心慈手软,而是刚刚击杀吴潇差不多耗尽所有的气力,要将这些家伙统统干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脑中回忆击杀吴潇的一幕,萧战暗自摇头,虽然这一世似乎从未练过剑,但对剑的理解已深入骨髓,就算闭着眼睛他都能够破掉吴潇这一剑。

    目光落回地上的几具尸体,萧战从吴潇的身体中找出一份地图来,看着上面标明的安全线路,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地图。得到地图之后,萧战就对这几个吴家武者的尸体不感兴趣了,从吴家武者在这边守株待兔来看,他们已经领先他太多了,他必须加快速才行,不然八个名额显然没有他的份。

    ……

    “翻过前面这片丛林就是猎魔林的尽头了吗?”

    萧茹霏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这一路过来被几大家族的试炼队伍联手追杀,萧家的试炼队伍完全被冲散,他们这一路就只剩下四人。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能够穿过眼前这片丛林,他们就能获得参加荒路的考核。

    萧茹霏二十出头,在玄土人的寿命可是很长的,这个年龄的女人也就是一个少女。萧茹霏的修为达到玄武中阶,雪白劲装包裹下的身体已经完全发育起来,显得凹凸有致得很。虽然一路被人追杀,萧茹霏的脸色显得苍白,但那份美丽完全藏不住。

    “绮晴,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到底在想什么?”

    萧奕武很是俊美,在萧家一群年轻武者中绝对鹤立鸡群。此刻他的目光落在四人中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上,虽然他极力让自己表现得风度翩翩,但眼中的贪婪总是不时闪现。尤其当他的目光落在眼前女人的胸脯上时,不但呼吸变得急促,而且身体某个部位都开始不受控制,变得蠢蠢欲动。

    这女人实在是太丰满了,萧茹霏发育得很完美了,可跟她一比就只能用青涩来形容。萧奕武做梦都想将这个女人拥入怀中,亲手去体味她的丰满。

    萧绮晴如何感受不到萧奕武贪婪的目光,强忍心中的厌恶,蹙眉道:“我们一路来的行踪似乎完全在对方的掌握中,上百人进入其中,到现在完全被分割开来,你不觉得奇怪嘛?”

    萧奕武笑道:“绮晴想太多了,都是萧家之人,不可能有奸细。”

    萧绮晴盯着萧奕武,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来,不过显然她什么也看不到。黛眉蹙了蹙,萧绮晴突然道:“你们先走,我要等萧哥哥。”

    萧奕武的脸色一沉,眼中隐晦的杀意一闪而过,很快他皱眉道:“现在都差不多一个月了,按道理来说萧战这小子应当跟我们会合才是,如今他还没有出现,很有可能已凶多吉少了啊。”

    “萧哥哥绝对不会有事。”

    萧绮晴一脸的坚定。

    看着萧绮晴眼中的神采,萧奕武心中的怒火直冒,他自然知道萧战去了哪里,他不认为那小子能够穿过猎魔林最凶险的那条路,现在十有**已经喂异兽了。可这些萧奕武自然不能说出口来,萧绮晴不是那种花瓶,一身修为在萧家的同龄人中仅次于他不说,人还极为精明,要是让她知道是他在搞鬼,就算将萧战给除掉,他要想最终抱得美人归的几率差不多等于零。

    “那小子死定了,还等他做什么。”

    萧茹霏狠狠瞪了一眼萧绮晴那饱满得过分的胸脯,她算是萧家一等一的大美人了,可跟这女人一比简直就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对手。先不说脸蛋,就拿彼此的胸脯来说,每次一作比较,自认很丰满的萧茹霏就有种自己只不过是雄伟山峦边上两座小山包的感觉。

    这是一种强烈的视觉差距,怪异的很,让萧茹霏不但自卑,而且还很受伤,根本就不敢跟萧绮晴待在一起。

    萧绮晴黛眉一蹙,如果利剑的目光瞬间看向萧茹霏,脸色不善道:“你凭什么说萧哥哥死定了?”

    萧绮晴的目光充满压迫,萧茹霏只觉呼吸一窒,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两人年龄相仿,可一个已经踏足玄神境,而一个则只有玄武中阶,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让她一阵沮丧。做女人脸蛋比不过,身材差一大截,就连修为也一个天上一个地上,萧茹霏看着咄咄逼人的萧绮晴恼羞成怒道:“那小子走……”

    “如菲,怎么跟你绮晴姐姐说话的!”

    萧奕武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妹妹。

    萧茹霏可是很凶悍的,毫不相让道:“大哥,那小子走的可是猎魔林最为凶险之地,绝对死定了,你怕什么。”

    “你给我闭嘴!”

    萧奕武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这个没脑子的妹妹,都说胸大无脑,怎么到了他们萧家这种情况反而颠倒过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萧绮晴死死盯着萧奕武,她的手已经按在剑柄上。

    萧茹霏像似没有看到萧奕武那警告的目光,盯着萧绮晴一脸怨毒的道:“很简单,那小子跟人走的那条路乃是猎魔林最为凶险的路,他这次绝对死定了。”

    萧绮晴没有理会萧茹霏,而是看向萧奕武道:“你太过分了。”

    萧奕武皱眉道:“绮晴,如菲这丫头说话向来不经大脑,她的话岂能相信。要知道猎魔林凶险异常,什么危险都可能遇到,萧战那小子的修为只算一般,就算他真的出了事情,这事也跟我没关吧。”

    一直跟在萧奕武身边的萧劲飞这时附和道:“奕武大哥说的没错,这一路来我们遇到的凶险还少嘛,萧战这小子也就一名中介玄武罢了,有什么意外怎么能够怪到奕武大哥的身上来。”

    萧茹霏附和道:“就是啊,咱们萧家进入猎魔林死掉的天才还少嘛,萧战这小子就算有个意外也怪不到我大哥的身上来。”

    萧绮晴的目光扫过三人,心中没来由的一沉,萧奕武窥视她很久了,这一路来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难道都是这家伙一手策划?

    脑中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萧绮晴一阵心惊肉跳,她感觉自己还是离萧奕武远一点比较好,万一这家伙失去耐心露出狰狞一面,她还真不一定对抗的了。

    走!

    这是萧绮晴的第一个念头,她很果断,连一句废话都没有,转身就走。

    目送萧绮晴一行离开,萧奕武的脸色阴沉之极,心中虽然恼怒萧茹霏的大嘴巴,但更多的还是对萧绮晴的失望,他费尽心机,这女人竟然满脑子都是萧战那小子。萧奕武想不明白,他到底哪点比不上萧战那小子,他可是萧家的少主,真正的第一人啊。而那小子虽然是萧家子弟,但平时却只能在兵器行打杂,简直就是一个仆人,怎么可能跟他相比。

    萧茹霏看着脸色阴沉的萧奕武压低声音道:“大哥啊,这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样根本不行啊,不如找个机会将她生米煮成熟饭,看她还有何脸面去面对萧战那死鬼。”

    萧奕武没好气道:“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我早就做了。”

    萧茹霏咯咯笑道:“大哥啊,这女人对自己的第一次都看得很重,她跟萧战那小子眉来眼去这么久都没**,定是想要留在洞房花烛那一刻。如果大哥能成为她的初夜男人,就算她不喜欢你,也只能选择跟你。”

    萧奕武的脸上露出犹豫之色,似乎难以决断。

    萧茹霏继续蛊惑的道:“大哥可要考虑清楚,这女人可是认定你害死了萧战那小子,如果他的死讯传回来,大哥就是她的仇人,那时想要得到她的芳心就没有任何的机会。大哥只有趁现在将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就算那小子的死讯传回来,可米已成炊,大哥多哄哄她,她会认清现实的。”

    萧奕武死死盯着萧绮晴消失的方向,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冷漠起来。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