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725章炎睿和温倩儿的番外(3)

    炎睿仔细地重复了一遍问题,“当时罗城的那个保镖要杀我的时候,你当时为什么要救我?”

    温倩儿听到炎睿这话愣住了,难道说他当时是清醒的?迟疑了几秒,温倩儿才浅笑着开口,“很简单,我是担心你死在我房子里,会给我惹麻烦啊。”

    等她说完这句话,温倩儿差点没在心底给自己鼓掌,她这绝情的话说得真好,现在他大概更加恨她了吧?

    这样也好,恨起码能让他一直记着她,不是吗?

    可是她好痛、好痛……

    温倩儿生怕自己再呆下去,会情绪崩溃,她将手腕从他的掌心中挣脱,然后后退一步,跟他拉开距离,压着心底的痛楚,冲着炎睿勾起嘴角,“那个……炎总应该没其他的事了吧?我先走了。”

    结果她的话音刚落下,炎睿突然从她的手上把行李箱给抢了过去,然后一把拽住她的手,便往回走。

    “你要做什么……”温倩儿有些莫名其妙炎睿的行为。

    炎睿并不回话,把她拽到之前那辆计程车前面。

    因为他行李还在车上,司机还在那里等着他,“先生,你的行李……”

    “师傅,麻烦你把行李箱给放后备箱里。”把手上的行李箱扔给计程车司机后,炎睿就径直拉开后车门,把温倩儿抱起来,塞进车里,随后他人也跟着弯腰上车。

    “你要做什么?”温倩儿把之前的话再问一遍。

    炎睿回答,“送你回家。”

    “回家?回什么……”最后一个‘家’字,卡在了温倩儿的喉咙里。回家?他送她回家?她的家在哪?

    炎睿没有说话,等司机上车后,他直接给司机报了地名。

    听到那个熟悉的地名的时候,温倩儿一脸震惊地看向炎睿。他要送她回那里?是她听错了吗?他怎么会送她回那里?

    一个多小时后,计程车把他们给送到了筒子楼前。

    站在这个比以前更加破败的大楼,温倩儿有些无法形容她心里的感觉。

    她真的没想到她还会回到这里,她以为这么多年过去,这栋楼已经拆除换成了现代化高楼大厦,没想到它依旧在这里。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一直沉默的炎睿开口了,“上去吧?”

    上去?温倩儿愣了愣地看向炎睿。

    后者没说话,直接提着温倩儿和他的行李,往大楼里面而去。

    温倩儿迟疑了片刻后,抬起脚跟了上去。

    熟悉的背影、熟悉的楼道,全部都是她记忆中的样子。

    温暖又安心。

    温倩儿的眼眶蓦地一热,脑袋迅速地低了下去……

    一路上跟着炎睿走上三楼,来到那个熟悉的大门口。

    温倩儿缓缓地抬起头,正好看到炎睿从西装口袋里摸出那串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钥匙出来,插进钥匙孔里,把门打开。

    他熟练地把灯打开,然后提着行李箱走了进去。

    温倩儿没有动,她的视线在看到房子里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摆设的时候,便震惊得再也动不了了。

    在震惊过后,是无数的疑问。

    为什么他要把她给送回来?

    为什么他还留着她给他的钥匙?

    为什么这么多年,这个房子依旧保持着之前的样子……

    她不敢让自己想太多,因为她明白自己做得有多错,错得没有后悔的余地。

    炎睿把行李箱放好后,见温倩儿还站在外面没动,迟疑了几秒,然后问,“都到自己家门口了,怎么还不进来?”

    ‘都到自己家门口了,怎么还不进来?’

    听到炎睿这句话,温倩儿的身子猛然一震。她紧紧地捏了捏衣服下摆,然后抬起脚跨进来。

    她进屋后,一寸一寸地打量着房子,除了东西都变旧了些,真的没有任何变化。

    也没有长期没有人住的那种脏乱,反而是很干净。

    就像是常常会有人来打扫……

    下意识的,温倩儿便想到了炎睿。

    视线朝着炎睿转过去,正好对上炎睿的。她愣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转开,“感谢炎总送我回来。”隐藏的意思是,炎总可以离开了。

    炎睿却并没有动,只是盯着温倩儿。

    温倩儿知道炎睿呆得越久,她的情绪便越压不住,她紧紧地用指甲掐一把手心,然后淡淡地道:“炎总是大忙人,我便不留……”

    温倩儿的话没说完,炎睿便打断了她,“当时为什么要救我?”

    温倩儿没想到炎睿会再问一遍,她的脸色白了几分,好半响后,她抬起头回答,“炎总,刚才我已经回答过了。”

    炎睿深邃漆黑的眼睛,对视着温倩儿澄澈的眼眸看了两眼,语气轻缓地开口:“那麻烦你再回答一次。”

    温倩儿的身体开始控制不住地轻颤起来,她的眼底酸涩得厉害,望着炎睿不敢眨眼睛,生怕一不小心眼泪就忍不住砸落下来。

    她冲着炎睿微微的弯了弯唇角,然后开口道:“我之所以救你,是担心你死在我的房子里,给我添麻烦。”

    这简短的二十二个字,几乎耗费了温倩儿所有的力气。

    炎睿听到温倩儿这话,原本平静无波的眼底翻滚着剧烈的怒气。

    “你说你是担心我死在你房子里,给你添麻烦是吧?那你干嘛不要罗城的保镖把我给带到别的地方去杀死我?死别的地方,就不会给你惹麻烦了。”

    “你干嘛要把罗城的保镖骗上来?还想把人给敲晕?结果人家没晕,你只好拖着我下楼?直接扔楼道里就好了啊,楼道里又不是你房子里,不会给你惹麻烦。”

    “人家追下楼,你干嘛又跑回去拦?都到大楼外了,死了也跟你没关系了吧?”

    面对着炎睿一句又一句的质问,温倩儿顿时像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软弱地跌坐在了脏兮兮的楼道地面上,眼泪像是决堤的河流,簌簌的滚落了下来。

    看到温倩儿这样,炎睿的心狠狠一震,朝着她吼道:“你不知道那个人手上有枪吗?你不怕死吗?你以为你救了我,替我受了那一枪,你欠我的,就能一笔勾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