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722章大结局(2)

    慕圣辰小心翼翼地把宁浅语扶到靠近舞台最前面那张桌子前,边拉椅子边道,“你慢点坐……”

    然而他的椅子还没拉好,宁浅语便大大咧咧地抽出一张椅子坐下去。

    慕圣辰满头黑线,“你小心点。”

    “你别大惊小怪我没事。”宁浅语随意地挥了挥手。

    慕圣辰也没有再说什么,把早给准备宁浅语喜欢吃的东西取出来,然后喂给宁浅语吃。

    宁浅语也不客气,他喂一口,她吃一口。

    刚吃几口,小宝贝的声音传了过来,“妈咪、爹地。”

    他们一转身,便看到古斯正抱着小宝贝在他们的身后。

    宁浅语皱了皱眉头道:“小宝贝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要义父抱,快下来。”

    “不要,小宝贝喜欢义父抱着。”小宝贝噘嘴,搂进古斯的脖子,一副生怕宁浅语要她下来的表情。

    古斯摸了摸她的头发,转头朝着宁浅语道:“没事,我喜欢抱着她。倒是你,可得小心点。”

    听到古斯的话,宁浅语几乎无力吐槽了,一个个的把她当成易砰碎的瓷器了?好歹她也算二胎,有经验的人好么?而且她是医生,还不是普通医生,是专家。

    “古斯,你行行好,别说这种话了,你再说这种话,我都快要淹死了。”

    古斯听到宁浅语这话,简直哭笑不得。

    旁边的慕圣辰幽幽地道:“大家都是为了你好,你现在的身子……”

    眼见着慕圣辰又开始念叨她了,宁浅语立即叫停,“停,停,仪式开始了。”

    现场音乐确是已经响起来了,慕大总裁只好闭上了嘴巴。

    宁浅语做出一个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然后继续享受慕大总裁的服侍。

    看着他们互动的古斯含着笑,抱着小宝贝坐下来。

    伴随着音乐响起,司仪上台,声情并茂地讲起了开白场后,新郎和新娘进场。

    因为古家的传统的缘故,所以新人在婚礼之前,必须先祭拜古家的祖先。

    在司仪主持下,完成繁杂的祭拜之后。

    关系较亲的亲友跟着新人转站去教堂,观礼结婚仪式。

    先是牧师优美的婚礼致词。

    然后是婚礼问誓,紧接着是交换戒子。

    正当牧师说,新郎可以吻新娘的时候,一直坐着吃东西的宁浅语的脸色突然变了。

    坐她旁边的慕圣辰敏锐地发现了宁浅语的脸色不对,立即问,“怎么了?”

    “那个……我肚子痛,我大概要生个孩子。”宁浅语摸着肚子回答。

    听到宁浅语说要生了,慕大总裁的声音立即抬高八度,“什么?要生了?”

    慕大总裁这声音,直接盖过了牧师的声音,几乎整个现场的人都听到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高台上那本应该亲吻的新人。

    “你们继续啊!”宁浅语安抚一声高台上的新人,然后朝着身边的傻男人吼道:“慕圣辰,你傻了?”

    这一吼让慕圣辰回过神来了,他起身把宁浅语从椅子上抱起来,“送医院,这附近的医院在哪?”

    妈的,他怎么在来的时候,没好好地调查清楚呢。

    “这边都是教堂,没医院啊,最远也得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叶昔和古琴急匆匆地从高台上冲下来。

    一听这么远,慕圣辰六神无主了。

    “怎么办?”宁淑君握着宁浅语的手,急得打转。

    杜中渝皱着眉头,一个劲地打电话。

    “直升机呢?”古斯正在暴走,可惜没用。

    龙门直升机是多,可是不在教堂这边啊。

    如果现在从龙门调直升机过来,黄花菜都凉了。

    宁浅语咬咬牙道:“直接接生吧,古琴,你帮我。”

    “啊……”古琴半天没合拢嘴巴,她是法医,不是妇产科医生。但现在没别的选择了,古琴迟疑了几秒,同意了下来,并给大家分配任务。

    “叶昔,你去找教堂的负责人要间房间。哥,你去找人准备尿不湿那些。”

    听到古琴的吩咐,叶昔和古斯立即离开去做安排。

    古琴先让慕圣辰把宁浅语放平在长椅上,然后开始按宁浅语的脉搏,数心跳。

    几分钟后,他们把宁浅语给送到教堂的房间里。

    除了宁淑君和古琴,其他的人都留在外面守着。

    听着从里面偶尔传出来的尖叫声,慕圣辰急得打转,眼睛瞪着房间的大门,简直恨不得冲进去。

    “怎么这么久?浅语会不会有事?我该死的,都做的是啥事啊,让她受这种苦……”

    叶昔和古斯想安慰慕圣辰,都不知道从哪安慰起来。

    因为他们听到宁浅语那胆颤心惊的喊声,也担心不已。

    杜中渝算是最淡定的,却也是焦急地踱来踱去。

    不过还好,宁浅语是第二胎,进房间里后,不到半个小时,里面就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等在外面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脑子恢复运转,开始麻利地做安排。

    又过了二十分钟,房门打开了,宁淑君抱着孩子出来。

    没等抱着孩子的宁淑君开口,慕圣辰便急匆匆地问,“浅语怎么样了?”

    这五十分钟的心惊肉跳的等待,他的嗓子都被无尽的恐惧给磨得嘶哑。

    宁淑君虽然觉得慕圣辰不先问她怀里的孩子,而先问宁浅语,有些不好。

    但想到慕圣辰对宁浅语的心疼,也释怀了,“浅语很平安,只是有些脱力。”

    听到宁淑君说宁浅语没事,慕圣辰悬挂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来,然后把视线落在宁淑君怀里的孩子身上。

    包裹里的小东西闭着眼睛乖乖的睡着,小脸比巴掌还小,有些刚出生胎儿特有的微红,照在灯光下,还能看见他脸上一层微微发光的细毛,鼻子嘴巴眼睛都小的不像话。

    宁淑君抬起头,看向慕圣辰,“是男孩。”

    慕圣辰的眼波没任何变化,只是压低声音问,“妈,我可以抱他吗?”

    “当然可以。”宁淑君点头,把怀里的孩子送到慕圣辰的手上。

    慕圣辰小心翼翼地兜着怀里的孩子,抱了一会,最后交给宁淑君,自己则跑去看宁浅语去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