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97章敞开心扉

    古琴离开后,安东尼立即从自己手上的文件中抽出一份出来递给叶昔。

    “叶特助,这份是公司和查理斯集团明天开会的资料,因为明天就要用,所以需要您尽快审批一下。”

    “嗯。”叶昔接过来,缓缓地打开文件。

    客厅里很安静,只有叶昔翻看文件时纸张滑动的声音传来。

    越看,叶昔的眉心皱得越紧,最后‘啪’的一声把资料扔在了茶几上,“重做。”

    安东尼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那个……叶特助,现在所有人都下班,是不是……”

    叶昔冷冷地道:“我不喜欢重复第三遍,重做。”

    安东尼打了个寒颤回答,“是,明天早上,一定把重做的资料给您审批。”

    惨了,又得跟安东尼这个家伙一起背这个黑锅了。大卫简直欲哭无泪,他招谁惹谁了?

    叶昔沉默了片刻,才道:“会议前做好,然后大卫送我那边审批。”

    听到叶特助说会议前做好送去审批,安东尼的脸上闪动着惊喜。

    虽然依旧是要重做,但起码不用今天晚上把大家给叫出来赶啊。

    相比起安东尼的惊喜,大卫一点都不喜,为什么又是他?很简单,企划部的人都知道你跟叶经理认识啊!

    安东尼把茶几上的资料拿起来道:“叶特助,我们先回去了。”

    “嗯。”叶昔轻轻点头。

    待安东尼和大卫离开后,他扫一眼茶几上那上百份文件,皱了皱眉头,然后起身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古琴刚洗完澡,正在吹头发,见到他进来,瞥下了头。

    叶昔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走过来,伸手就要接她手上的吹风,却被古琴给躲开了。

    叶昔把脸凑到古琴的面前问,“怎么了?”

    古琴用力地捏了捏手上电吹风,垂着眼帘道:“叶昔,对不起,我害你落下了那么多的工作。”

    叶昔没说话,只是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古琴抬起头,又轻轻地开口,“以后你不用特意抽时间陪我,我没事的……”

    古琴的话没说完,叶昔就伸手把她给抱进怀里,“工作没有你重要……”

    他说,工作没她重要。

    古琴的眼泪簌簌地往下流。

    见到她哭,叶昔心疼地抬起手给她擦眼泪,“怎么哭了?乖,不哭……”

    古琴抿着嘴角,躲过他的手,然后小声地问,“你真的不怪我么?”

    叶昔盯着古琴看了片刻,然后伸手扶着古琴的肩膀,把她转过来,认真地看着她道:“在我心里无论什么都没有你重要!”

    古琴的眼前浮起层层的雾气,曾经他最重要的人是他的辰少,然后是他的少夫人,再然后是他的工作,而她永远都排不上号……

    “现在最重要的终于是我了……”

    听到这话,叶昔挑眉,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你一直都是最重要的。”

    “才不是。”古琴哼一声,然后道:“以前你最重要的你的辰少,然后是少夫人,再然后是你的工作……”

    语气虽然没什么起伏,却依旧带着点幽怨。

    叶昔愣了愣,低头看向怀里的人。

    在他看来,古琴住在了他心里最重要的位置,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样就够了。

    辰少对他有救命之恩,有知遇之恩,他把他当成最尊敬的人,少夫人是辰少的爱人,他理所当然也要尊敬。

    至于工作,那是他的职责。

    他从来没有想过,在古琴的心底,竟然是这样一个排位。

    她以为他心里最重要的辰少,之后是少夫人,然后是工作,根本没有她的位置。

    叶昔抱着古琴的手紧了紧,然后轻轻地开口。

    “我十八岁那年,父母出意外双双去世了,之后我便进了部队。在部队呆了五、六年才转业出来的。转业后出来找工作,因为性格的原因,处处碰壁,后来在慕氏集团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

    “慕氏那个时候算是大公司,竞争比较的激烈,就算是小小的保安部也是如此。我这个人生性不太喜欢阿谀奉承,所以当时的保安队长便一直看不惯我。虽然时不时地会跟保安队长起了冲突,但我也没多想。”

    “却没想到某天夜里,趁着半夜无人的时候,队长带着人进宿舍给我教训。我反抗的时候,打伤了他们好几个人,当时不仅惊动了警察也惊动了慕氏的高层。队长在慕氏高层有人,我一个没背景的小保安判刑是板上钉钉的事。是辰少下令彻查那件事,我才没判刑的。”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古琴紧紧地环住也成的腰,眼眶一点一点地泛红。

    如果不是他的辰少,也许她根本就遇不到她的叶昔了。

    “没关系。”叶昔拍着古琴的后背,然后继续说,“辰少总说,他那是公事公办,但对我来说,那就是救命之恩,然后我就做了他的保镖。辰少却从来没把我当过保镖,他送我去参加公司的培训。后来辰少出车祸,离开了慕家,离开了慕氏,却为我安排好了在慕氏的出路。是我不肯留在慕氏,我硬要跟着他的,然后我们在b市重新开始到现在。”

    说到最后,叶昔看着古琴缓缓地道:“如果没有辰少,我叶昔现在也许依旧在监狱里,就算出来了,也依旧是个保安。对我来说,辰少是我最尊敬的人,少夫人是辰少喜欢的人,我也一样对她尊敬。至于工作,那是我的职责。在我心里,你早就在最重要的那个位置,那里只有一个你。”

    听到叶昔这么说,古琴就比较尴尬了。

    想她当初还误会叶昔暗恋宁浅语,还弄出来不少的事。想到那些事,古琴吞了吞口水,然后猛然地呛到了,“咳咳……”

    “怎么了?”叶昔关心地问。

    古琴摇头,“没事,我就被口水给呛到了。”

    叶昔没有多想,只是道:“嗯,以后有什么话就直接问我,别乱想。”

    别乱想?直接问?咳咳……古琴的眼底闪了闪,“我会的。”

    那个误会就当成秘密掩埋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